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大周右相 作者:玄衣尽染/任九雪七

字体:[ ]

 
 
文案
临淄王大公子,周赫贤,总是带着浅浅的笑容,辅佐王弟登上大周王位,最后却死在自家王弟的逼迫之下。
重生一世,看着琉璃国的江山,他依旧唇角含笑,内心温柔。
广结盟友,平异国之乱,合诸侯之力,杀昏君,步步为营,环环相扣,喋血沙场,游走江湖。
最终拼尽全力算得一个与王弟的好结局,
结局不虐,正剧向,受黑化。
日更。
1v1 新坑《重生之我们划船不用桨》和《律师攻略》欢迎入坑,大概这两本会长一点吧~对手指中(≧▽≦)
这里雪七,求拍砖求抱走(≧▽≦)专栏求收藏~
内容标签:重生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赫贤/周奏歌 ┃ 配角:玉真/谭易 ┃ 其它:权谋
==================
 
☆、重生
 
  琉璃国没有人不知道周赫贤,正如没有人不知道周奏歌一样。
  周奏歌是皇帝,少年皇帝。
  周赫贤是右相,大周右相。
  周赫贤跟周奏歌是兄弟。
  可是周赫贤却比周奏歌更得民心。
  若是一个大臣比皇帝更得民心,这个皇帝不仅不会再看重这个大臣,反而更加猜忌这个大臣。
  即便这个臣子是自己的手足。
  但是有一个法子,却可以让这个皇帝安心。
  实际上这世界是有千千万万个法子,可是这个法子是最好的法子。
  这么说你应该猜到了这个法子。
  若是你没有猜到,说明你的心还不够狠,不够当一个帝王。
  可是周奏歌是一个帝王,所以他的心够狠够冷,他立马就用了这个法子。
  周奏歌入主琉璃国的第三年,右相赫贤就在自己的府中投河而死。
  无意还是有意,意外还是果然,想必你已经明白。
  或许是上天不忍,或许是命运捉弄,或许是天道轮回自有定数。
  这大周的右相,这奏歌的王兄,却又活过来了。
  可是这个活过来的他,不是再是大周的右相。
  却还是周奏歌的王兄,还是临淄王府的大公子。
  既然一切都要在开始一遍,那么最后的结果会不会有所不同?
  时局动荡,天机难测,这谁又说的清呢?
  ———————————————————————————————————————————— —
  赫贤在临淄王府醒来的时候,日头已经西斜,他从床榻上下来,睁着双眼,有些茫然。
  丫头捧了铜盆毛巾,衣服佩玉,鱼贯而入。
  衣服是好衣服,象牙白的蟒花纹的锦袍,玉也是好玉,汉白玉双龙佩,半丈长的银色流苏映着阳光。
  可是赫贤却没有心思看这好衣服这好玉。
  他的心底只有一个问题,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问题。
  那就是现在,他究竟是在地府还是在人世
  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那是一双还带着婴儿肥的幼童的双手,没有练武多年的老茧,没有任何的皱纹。他活动自己的双手,像是确认这是不是自己的双手一样。 
  这手当然是他的手,这里当然也是人世。
  当周赫贤听到领头的丫头叫自己的时候,就明白了。
  他看着大丫鬟黛媛的脸,看着阳光下她脸上细细的绒毛,水灵灵的大眼睛,还有雪白的可以看得到血管的皮肤。
  他听到她一声一声叫着自己大公子,临淄王府的大公子。
  赫贤感到一阵恍惚,双眼也感到微微的眩晕。
  他站起来,任由丫鬟们给他更衣。
  看着记忆中儿时临淄王府的景色,赫贤摸着黛媛系在腰间的那枚白色的玉石,触手生凉,的确是自己儿时佩戴的那一枚旧玉。
  ;“所以……是上天在给一次机会么,所以是重生了么?”赫贤问自己,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
  但他最最终是相信了。
  他抬头向着天空感激的笑了笑,他上一世错过的事情,是上天希望这一世不能再错过么?
  看着发呆的大公子,大丫鬟黛媛可是有些着急。
  她猛的跪了下去,声音也提高许多;“大公子,王爷让你过去看小公子,可是催了半天呢。”
  小公子,传入耳朵的三个字仿佛一声平地惊雷直击到赫贤内心,他的唇角弯起苦涩的笑容,可是那样的苦涩笑容却有让人看的到深深的爱恋,他伸出手拉住黛媛的胳膊,语气也是孱弱的:“你说,你说我要去看谁?”
  :“小公子啊,大公子昏迷这么多天,好些了,王爷又出征回府了,特地叫大公子看看这个弟弟呢,大公子一定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弟弟吧?”黛媛想,王妃一直将小公子保护在寝宫之中,出生两年也甚少有人见过,大公子昏迷多日,一时忘了也是自然。
  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弟弟?听到这一句,赫贤笑的却是更加苦涩了。这世上有些人,你想要记住却偏偏忘了。有些人,你想要忘却,却是怎么也忘不了。
  若是通常忘不了,不是爱之深就是是恨之切罢了。
  赫贤问自己,自己对奏歌,如今是爱还是恨,这一世,是来报仇还是来弥补?
  小公子,他的唇轻轻吐出这几个字,咬了咬下唇,心里却是没有回答。
  上一世,他是他的王兄,隐忍心中情~爱,为奏歌心中的帝业鞠躬精粹,奏歌却步步疑他,最终逼他到死,这应当是恨的吧。
  可是,他和奏歌自幼长到一处,看着奏歌拉着自己,一口一口唤着自己王兄,看着奏歌运筹帷幄,一步一步成为琉璃国君,看着奏歌封他大周右相,说尽天下事,这又还是爱着的吧。
  如今,他重生一世,到底是该爱,还是该恨,还是就应当不爱不恨,只当没有上一世,只当奏歌与他只是普通的兄弟?
  他的双手握住了拳头,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
  他带着疑问走向奏歌的母妃宫中,看着这个已经出生两年,他却爱了一世而不敢言的人。躺在小小摇篮之中的小小孩童,他的王弟。
  赫贤轻轻推着摇篮中的周奏歌,正如当年他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一样,还是那么小那么的不谙世事,却对着他笑的好开心。
  赫贤看着奏歌笑了也笑了,他不知道自己笑了,他只知道,再见到他的感觉,真好,好到他觉得即便他杀了他要了他的命,他也一点不恨。
  非但不恨,反而觉得他做的是对的。
  :“赫贤,来这是你王弟,周奏歌。“ 说话的中年男子,一手将奏歌抱在怀中,一手将赫贤抱在膝上,笑着对着赫贤说到。
  赫贤看着这个上一世将临淄王位传位给奏歌的父王,微微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一句话。
  对于赫贤而言,若不是父王,他们兄弟也不会是日后的局面。
  :“赫贤,你跟奏歌虽然不是一母所出,但是你们,都是父王的嫡子,待奏歌长大一点,父王就让你们住在一处,你可要好好疼爱这个弟弟啊。”临淄王拍着赫贤的背,笑着看着这个大儿子说到。
  赫贤抬头看着父王,甜甜的笑,乖巧的点头,心里却是给了自己答案。
  上一世他没说的话,没做的事,这一世他要慢慢的做,慢慢的说给他听,
  上一世他不明白的东西,犯下的过错,那么这一世就不要犯,就要好好的弥补。
  上一世死他用生命成全了奏歌的江山天下,这一世他想要看着他成为天子帝王,更要成全他们自己。
  —————————————————————————————————————————————————————
  再见到奏歌的时候,赫贤已经是十岁的小小郎君,笑容浅浅,靠着百勤阁大殿的镂空雕花门,看着来人。
  :“王兄,父王说日后奏歌就要跟王兄一起住在百勤阁了,奏歌不懂事的地方还请王兄多多指教。” 奏歌一身红色金线的衣袍,目光清澈,对着赫贤鞠躬行礼。
  他看着奏歌身后,是带着各色古玩玉器的仆从,心底微微的摇摇头。
  他抱着胳膊看着这个他等了五年的人,开口,语气淡淡看不出半分情绪:“奏歌,父王让你我住在百勤阁是读书的,你带这些古玩干什么?”
  ;“奏歌知道了,奏歌错了,那就奏歌一人带着阿奴进来可以么?”奏歌睁着一双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挑,抿着嫣红的双唇问着赫贤。
  :“你进来就可以了,百勤阁正殿,你我书房内,均不得带任何仆从,让他去侧殿候着吧。”赫贤没有留一丝余地,直接了当的拒绝。
  这样快就认错的奏歌,这样需要古玩仆从的奏歌,不是当年的奏歌。
  :“可是阿奴一直跟着奏歌啊,王兄。”奏歌抬头看着这个抱着胳膊的王兄,小心翼翼的伸出小手,一点一点,靠近王兄的衣袖,想要拉住王兄的衣袖,却犹豫在那里不敢拉。
  :“可是奏歌你要知道,你是男孩子。”赫贤唇角弯弯,细心的解释,他伸出手,弯下腰,揉了揉奏歌的头发。
  奏歌看着自家王兄唇角的笑容,阳光透过他白色的衣袍,温润文雅,衣袍上的银色丝线也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五彩的光芒。
  他看着王兄,一时愣住了,只是听话的点点头,伸出手拉上了王兄的衣袖。跟着王兄跨过朱红色门栏走了进去。
  :“王兄?”百勤阁的四周门窗都死死的关闭,外面再明媚的阳光,在这里只能透过窗上的雕花被分成一缕一缕透进来,将殿内深处显得僻静昏暗,看不到一个人。
  毕竟是完全陌生的环境,年幼的奏歌心底终究是害怕的,他只得死死拉住王兄的衣袖,抬头轻轻的唤着王兄。
  听着和记忆中不一样的,奶声奶气的呼唤,带着足够的信任和依赖,不自觉的,赫贤的唇角弯起幸福的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  大修完的第一章,雪七参上。
 
☆、同住
 
  暮色四合,百勤阁内已经是漆黑一片,奏歌看着趴在书卷上睡过去的王兄,伸出一只手指头,慢慢的移到王兄的面容面前,却悄然停住。
  他歪着头,透着窗外的月光,静静的看着王兄。
  就像看着一副画,一副简单的人物画,这画里有着砌玉的月光,有好看的人。
  若说有的人喜欢倚马斜桥,一掷千金的风~流公子,有的人喜欢温润如玉,满卷书香的墨客书生,有的人喜欢仗剑天涯,豪爽侠义的游侠少年。
  可是这时候的奏歌眼里,只有这脸上铺满月光,面容安稳,唇角含笑的王兄。
  这世间,不就是这样,各花入各眼,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么。
  可是四周漆黑,他很害怕也很饿,他最终伸出手指,触碰到赫贤的脸庞,低声叫道:“王兄,王兄。”。
  那样细小的声音,像是梦中人浅浅的呓语。
  可是赫贤却睡熟了。
  奏歌将身子往前挪了挪,最终将小小的脑袋靠近王兄的脸庞,瞪着一双大眼睛,想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看王兄到底是不是会醒的样子。
  梦中的赫贤感觉到属于奏歌的气息靠近自己。
  那样的淡淡的,带着梨花的香气。
  没有半点帝王的冷冽,半点帝王的无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