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再度爱上你+番外 作者:阳光与盐

字体:[ ]

 
 
文案
四年前,他费劲心思,几经周折,只用了区区三百万,就让他沦为囚中之鸟。
原来,他在他两面三刀的继母眼里,就值这点身价啊!韩珉宇甩了甩一头黝黑的秀发,“照我说,那至少得值一个亿!”
好吧,韩珉宇很努力的想了想,他要是真值那么多钱,一来便宜了某些小人,二来,像他这样身价的人,不去做小白脸简直都对不起广大腐女群众了啊!
一场意外,他重生到了四年前,本以为就此可以重获新生,没想到身体的机能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变化,他本来想撞墙来着,却发现今生和前世并非一般光景,所以......所以只能苟且了呗!
"医生,男人怎么可能会有大姨妈!!”
韩珉宇:“ ......”
"先生,您有喜了!!”
好吧,韩珉宇半信半疑的嗅了嗅鼻子,现在的医生,就算有三条腿,也不一定能人道,就算有这能耐,也一定脑子有病!就算有病,也不一定肯吃药!
为什么嘞?
你傻啊!一个字:“扣”啊!
五年后。
韩弶呆呆的拽着韩珉宇的裤脚,“爸爸!这两个人到底哪个才是宝宝的爹地啊!”
韩珉宇手上拿着两份相同的DNA检验报告,微微后颤,“这......”
这是一个男主不甘被男友束缚从继而重生后报复的故事,本剧人物都有超高颜值,且故事慢热,各种包子卖萌卖乖,只有更虐,没有最虐!
好吧,性福?幸福就是被他爱着,同时又和另一个被女友算计而逐渐被掰弯的男人,尽情的YY。
 
 
内容标签: 重生 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珉宇,楚伊阳,叶斓天 ┃ 配角:安雯,张倩,刘秦 ┃ 其它:阳光与盐,都市,幽默,重生之再度爱上你
==================
 
☆、穿越了
 
  宽大的木质办公桌上,在药物的作用下,韩珉宇陷入了的酣眠,微弱的灯光打下来,憔悴的面容清晰可见。暗淡的皮肤显然已经很久都没有保养过了,可是娇好的面容却没有因此而减弱分毫。
  然而,手机来电铃声打破了四周黑漆漆的一切,他吃力的的仰起脸,发丝垂落,红肿的双眼泛出一丝倦意。
  “尼玛的,还让不让人活了。”说罢,韩珉宇很不耐烦的把手机靠在耳边。
  空荡荡的屋子里可以很清晰的听见电话里传来的声音,“韩大漫画家,您的忠实铁杠门都在不停的催更呢,看来这个月您的榜单又可以上升好几位了呢,您也不…… ”
  编辑的话,让人感觉就像一只苍蝇一样喋喋不休。
  俗话说的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加班加点的都是为了混口饭吃。现如今,恐怕他穷的就只剩下钱了,再怎么,也不会贪图这点小便宜。”于是,韩珉宇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虽然夏季已经接近尾声,但是屋子里还是异常的闷热。他焦虑地喘着粗气,暗暗的眸子里布满无境忧伤。而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包,闻了数下,这才渐渐的缓过气来。
  打开窗,外面的世界全被钢条紧紧的封锁着,想着,自己被那个烂人送到美国已经有三年了,前些年他被诊断出得了哮喘,就被他当作癌症晚期一样胡乱塞到了国外。他所期待的爱情,曾经那么的火热,却在现实面前屡屡夭折。
  只怪自己当初用情太深,白白的和他滚了那么多年床单,唉,做人难,做男宠更难。
  啪一声,玻璃窗被一阵疾风狠狠的关上了,韩珉宇站起来,想去开,没想到外面的风更大了,一会把窗子吹来,一会又把窗子吹的更开了,怎么使劲也拽不到窗把手,顷刻间阴森森的恐怖感扑面而来。
  飘进来的大风吹得人脑疼,在模模糊糊中,他看见了玻璃窗里自己的投影,那双惊愕的眼睛使劲的眨巴着,怎么回事,明明自己的眼睛不在动。
  他闭上眼睛,调整状态,再一次睁开,镜面里瞬间出现了两副面孔,和自己长的很像但是发型和年纪却是不同的。
  他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听说人在精神状态不佳尤其是缺乏睡眠的时候往往会出现精神错乱。对,我一定就是就是这种情况。”韩珉宇自我安慰道,接着故意又揉了一下眼,可是看到的结果却是一样的。
  “你是谁?”韩珉宇被吓得摔倒在地,连连退了好几步。直到退到大门,他使劲的拧动门把手,可是大门被那个烂人反锁了,再加上这栋房子的锁都是特意加工过的,没有钥匙单靠蛮力想要拧开他它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眼前的片段是如此实实在在,真真切切,仿佛死神正在一步一步的逼近,令人难以置信。这时,从窗外传过来的强大吸力把他直接扑倒在了地上,慢慢的,他的手脚已经不听使唤,直到麻木。
  “怎么回事,我是怎么了。”他极力的嘶喊着,声音有点沙哑。
  药物的作用还在继续,他感觉一屋四壁摇摇晃晃的,天花板都要塌下来了,逐渐紧张到无法呼吸,一点一点的被吸到那看不见的风暴里,潜意识下的想要抓住身边的救命稻草,可是自己却像个傀儡一样动弹不得。怎么了,到底是怎么了,他想像个女人一样喊救命,可是这里的每个出口都是封闭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进。
  命悬一线的时候,他想起了那个烂人,傻逼楚伊阳,平时不是视金钱如粪土的嘛!为什么不在家里安置个全职保镖,或者请个法师做场法事之类的,啊啊啊,这一定是妖宅,这里的风水肯定有问题,救命啊,这里有妖怪!求各路神仙保佑,我这次大难不死一定给你们捐香油钱,给你们再塑金身。
  韩珉宇在心里无数次的默念着,可是心理效应还是没有奏效。
  他觉得一定是阎罗王觉得自己长的那么帅还喜欢男人简直就是大逆不道,所以今天特意来收服他了。或者是女娲大人觉得男女有别要把他收回去变成一个女人,这样人类的性取向就可以恢复平衡了。“可是好冤,为什么单单就收我一个人,白白让我饱受不白之冤,这可是要六月飞霜的啊。”
  由于极度的恐惧,再加上经久不散的药力,韩珉宇最终还是吓的昏厥了过去,感觉就像在看鬼片一样的惊悚,现在只能听天由命拼运气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发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吧,么么哒
 
☆、玩命的第一次
 
  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单人床上,等等,这张床,这里的摆设,这里的壁画怎么都如此熟悉,床前的茶几上摆放着自己大学时代的照片,和上次在混乱中看到的那个人一模一样,他吓得几乎再度晕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在做梦吗我怎么会回到这里,我昨天不是差点要死了嘛,无数的问题在他的脑子里翻江倒海,感觉要炸了。
  于是,他使劲的咬了咬自己的手指头,还是很疼的,证明这些都不是幻觉。
  “我勒个去,这到底是在闹哪出,我平时可没干过什么缺德事啊。”他再次环视着周围,两眼冒出一丝质疑的神色,说道“原来不用跳井,不用跳楼就可以直接穿越啊,太省事了。”
  虽然他看过很多穿越玄幻小说但是总觉得,那些都是杜撰的,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但是通过这次的事情,他还是坚信世间真有穿越这一说,而且没有猜错的话,是回到了四年前,韩珉宇觉得很欣慰。
  “幸好自己没有穿到那些古代后宫去上演那些爱恨情仇,被阉了做太监都说不准,娘娘们可得罪不起啊,现在顶多重活一回,而且摆脱了那个烂人,太棒了。”韩珉宇拍手叫道。
  这时,对面浴室的门被打开了,慢慢步入视线的这个男子,一米八七的个子,半遮半掩的胸膛微微敞开,透过薄薄的衬衫,给人一种视觉盛宴,从他的衣着来判断,那是自己和那个烂人的第一次啊。
  楚伊阳眼神犹如冰山一角,径直走到他的面前,步伐稳重,道:“小韩,热水给你放好了,快点去洗澡吧。”然后毫不费力的抽下他的皮带,复杂而带有侵略性的眼神逐渐逼入他的视线。韩珉宇见状,显得有些尴尬,才刚刚被莫名奇妙带回到这里,还没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谁有心思和你做这个。
  他望了眼楚伊阳这张冷酷的脸,道:“楚伊阳,你他妈的别来真的,大白天的干这个你也不嫌臊的慌。我可是个直男,你想做估计是找错人了。对了,最近我得了痔疮,你就放过我吧。”
  楚伊阳熟练地拉下自己裤子上的拉链,嘴角微微上扬,单手稍用力,就把他双肩按到在了床上,道:“直男怎么了,你甭说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别再老子面前装纯。这么多年了,老子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失手过,不喜欢男的?老子照样能让你硬得起来。”
  韩珉宇别过脸,咬着牙: “你个臭不要脸的少恶心了,当初就是听了你的花言巧语才会和你死缠烂打那么多年。”想他楚家家财万贯,富甲一方,岂是尔等小家小户可以高攀得起的,这要是得罪了天上的神仙,那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啊。
  他从来就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人,一直被人当作玩具一样来把玩,虽说自己当年也曾动了心,但是他也没硬逼过自己,现在为什么偏偏穿越到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还要和那个烂人干这种OOXX的事情。要是再早个两三个月,从此他的人生就圆满了啊!韩珉宇觉得很无辜。
  楚伊阳见他不理,眉宇之间泛出一丝不悦,借着些酒意,一下子变成一头发飙的野兽,一个巴掌打了上去,力量大的惊人。韩珉宇嘴角冒出了血,很快半边脸肿了起来。
  可是他还是不肯罢休,两眼瞪得老大,深邃的眼神弥漫出来的阵阵杀气,让人害怕得不敢接近,要是在过去,或许他早就妥协了。但是现在,对于他来说,这是一次可以彻底摆脱过往的机会啊。
  “你忒么死变态,长的那么帅,为什么偏偏喜欢男人,你个气死爹娘的。”韩珉宇咆哮着。说罢,楚伊阳把全身的力气都压在了他的身上,撕扯着衣裳,一件件扒.光。力量的悬殊已经让他无法动弹,显然,对他讲人话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
  楚伊阳两手扣住他的手,两条有力的双腿骑在他的大腿上,俯下身,从脖子亲吻到腹部,韩珉宇脸上立刻泛起了红晕,雪白的肌肤敏感得宛如刚刚降临的婴儿。然而,伴随着床体剧烈摇晃的卡擦声,他还是很享受的乖乖屈服了,想要彻底摆脱这个恶魔的千万次决心,在这宽大的客厅里,一点一点的消失殆尽。
  “不行,我不能再一次做loser,这和之前的我有什么区别。”
  在绝望时爆发的勇气是惊人的,韩珉宇直起身子,试图把他推开,却被他牢牢的抱住了,完了,这次只能默哀成为他的身下受了,谁让自己个子没他高,力气没他大。
  楚伊阳床上功夫了得,自己不是第一次领教过了,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楚伊阳终于达到了高.潮,”额额额,小韩,要.射了,要.射了”楚伊阳英俊的脸庞泛滥着春.意,让人看着很舒服。
  “想什么呢,眼看自己的清白又要再一次毁了,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对他有好感呢,他可是你的头号敌人啊.”在韩珉宇的心理暗示下,终于,他还是为了自己的清白做了最后一次反击。
  于是,趁楚伊阳不备的时候,抽出身,细长的手臂还是发挥了点优势,好不容易拽住茶几上的红酒瓶,像是命悬一线的八路撇下一切朝鬼子厮杀过去,道:“你忒么的下地狱吧”
作者有话要说:  加油,加油,加油,啊啊啊
 
☆、还好,吓死老子了
 
  “晃荡”一声,楚伊阳被重重的砸下了床,玻璃瓶子碎了一地。
  “这次终于一洗前雪,让他臭相百出了。”韩珉宇抹了抹脸上的污渍,摆出一副扬眉吐气的样子。
  他看着楚伊阳这副狼狈的德行,积压在心里多年的阴影终于得到了释然。眼前的那个烂人,衣衫不整,满脑门子的都是血。
  这次可不是擦破皮这点回事了,热腾腾的红色液体配上这副硬朗的脸蛋儿再也合适不过了,真是让人怜惜啊。
  他心里暗道一个爽字,“天是那么豁亮,地是那么广,情是那么荡漾,心是那么浪,曲儿是那么狂,看什么都痛快,今儿我就是爽”他想起了大张伟的倍儿爽,简直就是为他此时的心情量身定做的啊。这个feel太倍儿爽了,哼哼,下手还是轻的,韩珉宇弯腰,推了推倒在地上的楚伊阳,忒么的长那么厚实,也太不禁砸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