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专属音乐制作人 作者:G调律

字体:[ ]

 
文案 
曾经的他喜欢音乐,可惜没有声音,在被搭档下安眠药毒死了之后,他重生成了一夜之间失去父母的他。
同样的安静,同样的喜欢音乐,不同的是,这次,他有了声音,清澈明晰。
他创作,演唱,做着他一直以来想做的事。
他会好好的。
 
司煌:这次录音来录一下键盘。
蔚然:嗯?为什么?
司煌:我们乐队没有键盘,找别人不如找你这个原创,我想你也不想你的曲子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吧
蔚然:好吧……
 
司煌:这次MV顺便一起拍了。
蔚然:=。=为什么?
司煌:MV日程比较紧,没时间找别人来弹这么高难度的曲子。嗯……到时候就拍你的手,你介意?
蔚然:还好。
 
司煌:这次演唱会你来做嘉宾。
蔚然:嗯?为什么?
司煌:粉丝呼声太高,我们乐队没有键盘,邀请你做嘉宾算是回应粉丝的愿望吧。
蔚然:好吧……
 
司煌:明天开始你住我家。
蔚然:嗯?为什么?
司煌:我已经是我的专属了,你说为什么?
蔚然:嗯,好。
 
淡定一心只有音乐的小受被看似温雅实则强势的小攻一步步收入囊中的故事。
 
内容标签:娱乐圈 重生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蔚然,司煌 ┃ 配角:穆姜晟,舒予秦,黎媛 ┃ 其它:
 
  ☆、第一章   蔚蓝、蔚然
 
  
  白色的墙,白色的床,白色的床单以及身穿白色衬衣的少年,少年正坐在床上,手中捧着一本书轻声读着,声音很干净很清澈。
  少年床边的柜子上还放着不少书,几支铅笔,本子还有水果。
  很安静,很平和,连时光的流逝就在这样安宁的气氛下变得稀薄起来。
  这里是医院的单人病房,少年已经在这里呆了5天了,除了额头上依然有些微微的红肿和过分削瘦的身体,他已无大碍。
  少年名叫蔚然,17岁,正在读高二,当然没有人怀疑,蔚然已经完全不同了。
  ……
  他叫蔚蓝,是个被扔到孤儿院门口的弃婴,天生声带发育不全无法说话,也许他的父母就是因为他不能说话才把他扔了的吧……
  他不能说话,因此很安静,安静到让人怜惜,因此获得了更多的关爱。
  他不能说话,因此无法融入人群,又因为他总是被老师关爱着的,受到了同龄人的排斥。
  他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仿佛空气一般,只会歪着头用那双没有杂质的黑色眼眸注视着你,然后淡淡的微笑。
  他知道自己不能说话天生残疾,却还是微笑着渡过每一天,因为他的觉得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用耳朵去聆听这个世界,是分外美好的事。
  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必然会给你开一扇窗。
  蔚蓝不能说话,却有着无能能及的音乐才华。无论是在音感,作曲,编曲,演奏都惊为天人,能精准听出音的频率,能从几个和声推演出无数种发展可能,能随意转换各种风格的曲风,任何乐器只要练习几个月就能完全掌握。
  他有着一对天生音乐家的耳朵以及学霸的大脑,他有才华,却没有声音。
  蔚蓝将一些音乐作品发布在网上,很快就有人找他,他都没多大兴趣,直到有一条私信打动了他,上面说:我来做你的声音。
  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调查过他故意这么说的,又或者只是偶然,他确确实实被打动了。于是他回复道:好。
  从此,乐和走进了他的生活。
  那是一个温和又冷漠的人,看上去一直在微笑,其实从来没有真正笑过。别人评价乐和‘谦谦君子’,而他评价乐和则是‘微笑的僵尸’。
  蔚蓝对剥下乐和的微笑面具没多大兴趣,他也没花多少精力在他这个搭档上。他写歌,他唱他写的歌,这样就够了。
  蔚蓝的生活很简单,作曲,编曲,录音,制作,几乎每天都围绕着这四件事情,偶然出门寻找灵感,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宅在家里。
  他写好的歌都交给乐和,至于乐和是自己唱还是给别人唱,他并不在意。他只是喜欢音乐,喜欢用美妙的旋律构筑世界罢了。
  没过多久,乐和就红了,他偶尔上网都能看到有人议论乐和,说他:“唱作俱佳,音乐天使,谦谦君子,一笑倾城。”之类的,然后他再往下看,才发现原来乐和一直用他写的曲子说是自己写的,那样拥有灵魂的旋律配上乐和略带低沉的声线,获得了圈内老一辈的好评也收获了相当多的粉丝,因此一炮而红。
  来做他的声音是嘛?或许只是为了他的曲子而来的吧……
  蔚蓝略微有些失落,但转眼就把那种被欺骗的无力抛在脑后。
  起码,现在有很多人听到了他的歌曲不是嘛?
  这样就足够了。
  他和乐和对这样的作为缄口不提,他写他的,他唱他写的,他们之间一切都是那样安静没有一丝波澜。
  那天是蔚蓝的25生日,乐和推掉了所有的行程通告买了一大堆食材来到蔚蓝家里为他过生日,看着平时被奉为男神的乐和在厨房中切菜弄菜的,说真的,蔚蓝是有些感动的。
  他说:“生日快乐,蔚蓝。”
  他点了点头,吃掉了他做的所有的菜,即使他已经完全吃不下了。
  吃多了的蔚蓝有些昏昏沉沉,脑袋很疼,他感受到有人把他抱到床上,帮他盖好被子。
  那人用隐藏着莫大情绪的声音对他说:“请你原谅我,晚安。”
  那样的情绪是什么呢?
  啊……
  那是名叫悔恨、悲伤的情绪,似乎能将春日化作悲秋一般,落下了一地枯黄的秋叶。
  乐和为什么要和他说请你原谅我,蔚蓝当时不知道,但当蔚蓝再次醒来,他已经知道了。
  乐和想说的是:“请你原谅我杀了你,晚安。”
  是的,他被乐和杀死了,就在那一顿令他感动的晚餐中,乐和下了足够分量的安眠药。
  蔚蓝死了,带着点点不解和惆怅。
  ‘蔚蓝’又活了,依然不解和惆怅。
  蔚蓝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梦到了一个名叫‘蔚然’的少年的一生。
  蔚然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有疼爱他的爸爸妈妈,有护短的叔叔,还有一群不错的朋友。
  蔚然的爸爸妈妈都是外交官,长年奔波在外,一年一家人能聚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因此蔚然格外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光。
  蔚然是个安静的略带点忧郁气质的少年,平时话不多,总是走神,喜欢将目光落在不知道何处。但他又是个很省心的少年,每次父母回家,他总是面带微笑得说:“你们回来啦,我很想你们。”,然后在父母匆匆离去的时候,继续面带微笑得目送他们:“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们安心去工作吧!”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乖巧温和又带着笑的样子,蔚然的父母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的儿子过得不好或者不开心,因为他的笑容看上去实在太完美了。
  其实蔚然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还未成熟的少年,他克制着自己见不到父母的不满以及想要和父母在一起的强烈愿望,装着云淡风轻的样子,实则,心底已经埋下了忧郁的种子,在他的心海里化作了灰色的浓雾,沉沉得笼罩着他的天空。
  他是一个十分隐忍的少年。
  只是这样的生活没过过久,厄运就降临了,他的父母在一次飞行中乘坐的飞机坠毁,双双遇难。
  得知这个消息的少年默默得承受着莫大的悲伤,默默得处理着后事,用坚强的神色回应着每个向他投去怜悯的目光的人。
  他回答:“我会好好的。”
  没过几天,他又回到了从前那个云淡风轻的少年,总是走神,喜欢将目光落在不知道何处。
  蔚然将他的一切哀痛和眼泪,都化作了深夜中的音符,草草记录在已经被划得稀巴烂的五线谱上,用日渐消瘦的十指弹奏出强烈沉重的声音,发泄着他内心无比的阴郁和悲哀。
  直到天空微亮,他才停下双手的动作,喘着粗气。
  泪眼,溃不成堤。
  一天又一天,一夜有一夜。他白天继续上学,夜晚则彻夜思念父母,人日渐消瘦,却依然看似无碍得微笑着。
  “蔚然,你没事嘛?”他的叔叔蔚珩初似乎发现了什么,问道。
  “嗯?我很好。”蔚然这样回答,依旧乖巧安静。
  或许是蔚然太过平静,或许是他的眼眸太过清澈,他骗过了他的叔叔。
  他其实,很不好,很不好。
  不记得父母失事多少天了,不记得他已经多少夜只睡一两个小时,也不记得他又漏吃了多少顿饭。
  他浑浑噩噩迷迷糊糊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过着一天又一天,强撑着的微笑也无法掩饰他的脆弱和悲伤。
  那天,蔚然浑浑噩噩得走在操场上,阳光很灿烂,灿烂到让他感觉十分刺目。恍恍惚惚中,他似乎看到了他的父母看着他,向他微笑。
  “同学!危险!”
  ‘嘭’得一声,他的世界陷入了黑暗。
  然后,蔚蓝成了蔚然。
              
 
  ☆、第二章 蔚蓝、蔚然(二)
 
  蔚然是被篮球砸中的,已经多日处在虚弱状态精神不济的人根本经不起这么一砸,当场陷入了昏迷。
  他被送入了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得出,身体状况糟糕、机能紊乱、营养不良、脾胃受损、轻微脑震荡等种种负面结果,这才惊动了他此时的监护人蔚珩初。
  在蔚珩初看来,蔚然一直都是一个乖巧省心的孩子,而他这段时间正在赶剧本,因此没能注意到少年的变化。蔚珩初看着手里的报告单,再看看躺在病床上瘦弱得不成样的人,愤怒之余又觉得十份心疼。这个一夕之间失去了父母的孩子,他怎么会天真的认为他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我很好”呢?那样瘦弱的身躯,那样浓重的黑眼圈,他怎么就没能发现呢?
  蔚珩初决定,从今天开始,他要当好这个侄子的监护人。他的侄子再过一年才成年,所以这一年,他会把少年缺失的都为他补上。
  蔚然整整睡了三天,这次昏迷彻底将他多日来的疲劳释放出来。
  三天过后,他醒了,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他床边上穿着风衣的中年男子。
  男子看上去约35岁左右,长着一张十分严肃的脸,头发被一丝不苟得疏在额后,衬衣的领口和袖口的扣子被整齐的扣着。
  他戴着一副银边的眼镜,透过镜片那双黑色的眼睛正直勾勾得看着蔚然。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蔚蓝花了30秒时间回忆起眼前的男人是在梦中出现过的名叫蔚珩初的人,又用了30秒时间弄清了状况——他重生在了这名名叫‘蔚然’的少年的身上,再用了30秒时间接受自己的身份。
  这1分30秒时间中,蔚珩初等待着蔚然的回答,没有一丝不耐烦,而蔚蓝也就安安静静得接受了他‘重生’了这么不科学的事情,接受了他是‘蔚然’的设定。
  “我……很好。”他的声音很虚弱,连带着几日未进水十分干涩嘶哑,却不难从中听出少年本来的声音,应该是十分干净的吧……
  第一次发出声音的蔚然显然有些激动和……难以置信?从前二十多年时间中,他无法发出一个声音、一丝声响,他已经习惯了他开口无声的事实,但现在,他成为了蔚然——一个没有任何缺陷的健全人,轻易就做到了从前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他怎么能不激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