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丧尸泪 作者:逆风or随落

字体:[ ]

 
文案 
 末世来了,重生一世的韩容止在危险之际将夜无殇推下塔楼,甚至把自己的空间,以及救命原石都交给对方。
本以为两不相欠,却不料五年后再次回到基地,一切都变了。对方身边多了一个白莲花,而自己身边也多了一个守护者……
痛苦纠缠之际韩容止发现那个守护者竟是前世的夜无殇……
看前世碰上今生,渐渐走上黑化之路的韩容止如何终结末世。
注:本文各种雷,无文稿,最初线路纠结,介意慎入。
本文绝对HE,开坑必填,绝对保证。
文中存在以后坑中角色,可忽视,最后,欢迎客官戳文
 
内容标签:强强 阴差阳错 异能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容止,夜无殇 ┃ 配角:穆少煌,方锦,白连,古怡 ┃ 其它:强攻强受,微虐文,HE
 
 
第1章 原石
  □□纪一千年,天地色变,星外陨石坠落地球,病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外界蔓延,人类发生病变,短短一夜之间无数人变成丧尸,全世界化作修罗地狱。人类迎来□□以来最大的灾难。
 
阳光此刻完全暴露在天空中,气温急剧上升,丧尸也因此极少现身。两道黑影一闪而过,朝着黑色塔楼前进,他们的速度极快,甚至很难看清楚他们的身影。在这个险恶末世能够这般明目张胆地在外边跑的,要么是实力强大足够自负的异能者,要么就是铤而走险的断粮人。
 
 “容止,为什么一定要来这里?”少年冷峻的眉眼带着几分困惑,冷然的声音似乎不带一丝情愫,他看向身边的温润少年,提出心里的问题,“虽然现在的太阳比较大丧尸很少出来,可还是很危险?”
 
韩容止闻言,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心想如果不是他重生一世打死也绝对不会来这种鬼地方,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有那种在末世堪比无价之宝的原石,他才不会这么心急地和夜无殇出来呢。
 
原石,这种在末世中后期被研究人员发现含有的在陨石上与丧尸病毒共生的伴生抗素,可以在一定次数下,保护自身不被丧尸察觉。这样的伴生抗素怎么可能不珍贵呢?再加上陨石上的病毒本就是因为这种伴生抗素无法抵抗病毒的大量繁殖才会爆发末世丧尸狂潮。所以这种本就稀少的原石,放在末世里就更加稀少了。
 
爬上顶层,韩容止看见那枚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石头,眼中迸发出惊喜之色,连带着本就精致的容颜愈加灵动。他怎么可能认不出?
 
那与前世夜无殇丢下自己带着其他人离去的前一天送给自己的那枚原石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只是对方是从何处寻来的原石他并不清楚,但这枚却是前世落入他的死对头白连手中的那块。
 
一想到那个伪装柔弱躲在别人背后专门捅别人刀子的人,容止忍不住望向身边冷着一张脸的夜无殇,强行压制住心中的苦涩。前世对方便是因为一个白连而将自己一个人丢下。明明前一天还口口声声说着甜言蜜语,第二天就撇开自己只留下一张写满绝情话语的半张纸。
 
如果不是前世自己临死之前这人毫无怨言地陪在自己身边,如果不是这人哪怕丧尸包围也不肯离开的执着触动了他,他甚至都不会选择在和这人有半点关系。他是一个男人,做不到那些泡沫剧中女孩子哭哭啼啼挽留不舍的事情。他有自己的尊严,尽管当初他一次次地包容对方的不好,但他没办法接受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暧昧纠缠。
 
 “你在这等我。”韩容止瞥了夜无殇一眼,小心地迈开步子向那块静静躺在地上的原石走去,他悄然释放自己的精神力观察起四周的情况。其他人都以为自己是空间异能,却不知道自己的异能是其实精神系。
 
当初自己差点就要告诉对方这件事,却不料最后居然发生那种事情,真是天意弄人。前世自己对外是凭借空间异能,虽然在好友穆少煌的帮助下他在末世活得还算安稳,但还是免不了被其他人针对。
 
弯腰拉开缠在腰间的鞭子,容止抬手挥舞着鞭子将那枚原石扫向夜无殇,看着对方稳稳地将原石抓在手里,他露出一抹愉快的笑意,一双眼睛显得特别明亮。
 
夜无殇走过去将手里的石头递给对方,原先冷漠的表情此刻多了几分暖意。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看着对方一脸开心自豪的模样,他也忍不住心情愉悦起来。
 
韩容止愣了一下,看着自己面前的原石,表情有些复杂。他伸手覆上对方宽厚的掌心,温和地笑了笑,眉眼弯弯掩饰住里面闪烁的荧光,笑容在阳光下显得特别温柔和煦,“这是护身符,你要好好保管,懂?”
 
 “嗯。”夜无殇小心地将那枚璨若星空的石头贴身收好,仔细凝视着对方的脸。不知道怎么的,他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这种未知的感觉让他有些胸闷。
 
 被看得有些尴尬的韩容止别开头,努力掩饰自己眼睛里面满满的落寞。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没有白连,这个人才会这么温柔地对待自己。一旦那个人来了,恐怕他就真的要一个人收拾一切离开了,与其到时候纠缠挣扎,倒不如早点做好心理准备。
 
牵着少年骨节分明的手,夜无殇准备离开塔楼这个让他不安的地方,却不料一群丧尸已经堵住了唯一的出口。他带着身边的人缓缓退回塔楼边缘,眼角向下轻轻一瞥,只见塔下的丧尸还在一个劲地往他们那里挤。
 
他不怨恨身边的少年让他们陷入而今的困境,他只是怅叹没有办法再与对方一同闯荡末世,没有办法好好在一起过日子。
 
韩容止看着冷峻的少年,眼神缱绻而又无奈,偷偷摘下对方送与自己的玉石坠子,放到对方口袋里。那里面,是他在末世前准备的大量物资,足够他去开创属于他的基地了。
 
他知道,这个空间如果自己不能修炼到五级,是没有办法进入的。他知道,对方怀里的那枚原石足以保护他不受丧尸伤害了。他知道,如果自己在这人身边,势必会导致两人同时交代在这里。他知道,可能这个决定会让自己万劫不复。
 
可是,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他总是习惯了对这个人好,总是下意识地为这人准备好一切,方锦说自己对夜无殇的好就像是一个温床,滋养着他的霸道。那时的他不是没想过,可就是这般自甘堕落地选择继续错下去。
 
只因为他,爱他。爱得太疯,爱得太傻,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如果真的有一天自己真的不爱,那大概是自己已经太恨了吧。人总是说,爱的有多深,恨就会有多深,痛就会有多深。他不喜欢疼痛,所以,还是不要走上这条不归路吧。
 
夜无殇只觉得背后一股力将自己推下塔楼,尚未反应过来就看到周围的景色飞速闪过。他扭转身体看着趴伏在塔边一脸煞白的少年,眼睛深处充斥着伤痛和不解。
 
这个人,适才明明不是还对自己很好,为什么现在要这么做?难道他就这么不愿和自己在一起,就连死,也不肯同穴?
 
傻瓜,那是你最后的活路。韩容止感受到身上血肉一点点被撕裂的剧痛,脸刷的一下就痛得发白,他瞪大眼睛看着向塔下坠落的人,似乎是要穷极自己的一切去将那道身影烙印进自己的脑海之中。
 
认识韩容止的人都很清楚,这个人最不喜欢疼痛了,可是此时此刻被丧尸一点一点肢解的剧痛甚至都不能让他痛呼出声。他趴在塔的边缘,看着躺在地上的人,泪水一点一点砸落而下。
 
他已经很少哭了,自从遇到这个人后,可是现在他最后的泪水,却也是因为这人而流。也罢,反正今后也不会有机会再哭了,自己的结局只有两个,一个是死亡,另一个是变成丧尸,两种结局都不会有哭的机会了。
 
视线渐渐模糊,容止低低地喘着气,无力地倒在地上,茫然地看着渐行渐远的丧尸群,呆呆看着它们退到自己五米开外静止不动。最后还是抵挡不住混沌的意识,他陷入昏迷。
 
当夜无殇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基地的床上,方锦正坐在床边一脸探究地看着自己。他想到昏迷前少年脸上的泪水,心里暗自嘲笑。明明都不在乎自己了还哭什么,自己居然还会心痛,真是可笑至极。
 
方锦食指叩击着床边的桌子,无奈地看着自家老大,“容止人呢?怎么就只有你回来?”想到那个将老大待回来的人,他就忍不住皱眉。他总觉得那个人的行为存在目的性,而且在末世怎么可能还会有人为了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废了自己的异能?
 
一听到这个名字,夜无殇的脸立马就黑了下来,“不知道,以后也别在我面前提到这个名字。”既然那人无情,他又何须去留恋着对方。下意识地,他忽略了对方可能会被丧尸杀死的可能性。
 
方锦的脸色也不好看了,他站起来,“老大你耍脾气也要看场合和时间啊,天快黑了,你让他一个人在基地外面?他一个空间系的异能者,你叫他怎么过?”
 
明明是韩容止先放弃一切的,为什么是自己的错。夜无殇皱眉,他看着暮色即将降临,不禁皱眉。暗自唾弃自己心里的那份忧虑,他冷着脸拿起挂在椅子上的外套,意外地看着从口袋里掉出的玉石坠子。
 
看着自己当初送给对方的坠子躺在地上,他冷漠一笑,“看样子这人早就想要离开了,那还去挽留什么?”眼睛里面充满了阴狠的情绪,夜无殇捡起坠子,冷然地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意。
 
韩容止,把别人的一份爱意踩在脚下的感觉很痛快是吧?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开了,表示写同人文写的泪流满面
喜欢的收藏下呗
 
 
 
 
 
第2章 塔楼的秘密
 当韩容止从昏迷中醒过来时,他低头看着自己青色的皮肤和黑色锋利的指甲,眼中满满都是自嘲。重来一次,自己终究还是不得善终么?前世被人背叛,突遭惨死;今世为丧尸分食,终成丧尸。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看着东方,那里,是那个人的基地。想来此时此刻的夜无殇应该是和白连一起,卿卿我我,日久生情了吧。
 
他把对方推下塔楼,把救命的原石送给对方,把今后的支柱,那个空间交还过去,在末世所能生存的路,他都留给了那个人,从今往后,大抵是真的各行其道了。他想:自己对夜无殇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或许早在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扯平了一切。对方为自己放弃了成为家主,自己又何尝不是为了对方,被家人厌弃,暴打,甚至扫地出门。在那个年代,同性相爱还是存在着很大的障碍的。可是那又如何?现在,什么都不是了,不是么?
 
容止没有感觉到一丝痛意,脸上露出僵硬的笑,那笑容却是比哭还要难看。看吧,变成丧尸还是有好处的,至少从今往后,他都不会痛了。他和夜无殇,终究还是无缘无分,现在在加上种族的鸿沟,想来更是不可能了。
 
隐约间韩容止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看着一排排站在不远处的丧尸们,他才恍然惊起。为什么,他明明已经是丧尸了,还能拥有自主意识?他分明记得所有事情,分明还能够思考,要知道能够做到这地步的,只有等级超过七级方才能够有比较成熟的意识。
 
他走到那群丧尸面前,也没有刻意地释放出自己四级的精神系异能,就发现那群丧尸已然带着几分臣服的意思后退一步。心里更加困惑了,容止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不知道缘由所在,只是穿过那几只呆木的丧尸,顺着感觉走下楼梯。
 
站在楼下的空房,韩容止僵硬地歪着脑袋看向那孤零零站立在角落模糊的影子,他其实并不能确定那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只是那里传来的气息让他有点熟悉。抬起脚步迈向那个阴暗的角落,他伸手一点一点地想要去触摸那个影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