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快穿,死亡收集系统 作者:阿鳞(上)

字体:[ ]

 
文案
 
综穿,耽美,主角攻,拒绝反攻。拒绝反攻。拒绝反攻!
 
主角属性未知、能力未知、种族未知、情绪波动未知……
 
+洁癖高岭之花画师+
+毁容阴鸷狂+
+女装变态设计师+
+妖娆诱惑小倌主+
+邪恶无口咒师+
+禁欲歪理僧人+
+温柔鬼畜玉中人+
+抖S阴冷魔教教主+
+情绪感知障碍养鹤人+
+滥情邪恶文身师+
+潇洒自由大漠唱谣人+
+沉默冷淡守山人+
+眼瞎情绪暴躁攻+
 
故事也许古代也许现代类型不定。
金手指粗大,请自带避雷针~
 
文案什么的果然是浮云……
读者群已经开了群号【326154231】
 
内容标签:快穿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苍敔流 ┃ 配角:各个世界的人 ┃ 其它:综穿耽美、主攻文、系统
 
 
 
  第一卷:空国,苍将军
 
  第1章 1.1:将军×将军【1】
  
  荒城边境的天空中此时正压着层层的乌云,闷响的炸雷是不是的随着龙蛇般刺目的闪电厉吼,空中的气息是雨前常有的压抑.
  苍敔流靠坐在将军帐里,阖着眼,面色有些苍白,显然是刚熬过一阵毒发,鬓角有些冷汗浸湿黑发。
  许久后,苍敔流终于将双眼掀开一丝,里面闪过些微不可见的杀意。
  【“系统,十年的任务应该是快要完了吧。”】
  苍敔流在心中问道。
  听到问话的系统立马回复。
  【是的,请实验者11111继续努力,‘十年战争’的任务还有两三天,任务完成后您将得到一次随机奖励。】他微微抬起下颚,自帐内往黑云滚滚的天际望去,游雷怒吼,狂风啸啸,战旗被扯得猎猎作响,他看了眼战旗扯飞的风向,沉吟片刻后按着座椅的扶手弯腰站起。
  随着他的动作,体内的骨头咯咯作响,四肢有些无力,太阳穴有些钝痛,这钝痛随着神经传导向双眼。
  苍敔流忍着这痛感走到帐外,伸出因为中毒而有些瘦长发青的右手,试了一下空中的湿度。
  他侧头对帐外守着的铁甲兵发令:“将苏离唤过来。”
  “是!”
  苍敔流再次漠然的看了眼敌军一方,哼笑一声,墨黑色的瞳孔中满是趣味和惋惜,转身回帐中,轻喃道:“这么好玩儿的人只能玩儿三天了,真是遗憾呢。”
  他的语气相当的惋惜,不过嘴角却带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最后三天啊……”苍敔流眸光深沉,不知想到了什么,他舔过自己的下唇,“这个身体太差了,的确是有些不合时宜。”
  “将军,不知您找末将有什么吩咐?”
  一道冷清的声音打断苍敔流的思绪,苍敔流抬眼看过去,是个身穿铁甲,面容清冷双眼却炙热的看着自己的男子。
  “苏离,过来。”苍敔流有些发青的右手轻缓的抚摸上自己左手的手骨,青红的血管分布在手背上,颜色相当的鲜明。
  这种鲜明的颜色透过因为毒发而有些病白的皮肤,让人产生一种这个人十分脆弱的错觉。
  但是与这个人相处过的人都知道,这个人可是相当令人折服的,比如苏离。
  苏离垂着头走过去,双眼中发出炙热的光芒,就像站在这个战场上的所有空国的士兵一样,全心全意的信仰憧憬着这个人。
  时国吞食其他三国,逐一击破只花了两年不到的时间,那正是空国朝廷腐败,流寇欺民,江湖崛旗而起的时候。
  时国吞下临、护、理,三国,五十万大军压在空国荒野边境的时候,是这个人……
  “苏离?”苍敔流眸光沉寂,发现他的失神。
  “是,将军!”苏离神色一凛,站直身体,腰间的长刀因为他的动作与铁甲铿锵撞击在一起。
  苍敔流瘦长的手指轻缓的在桌案上发黄的图纸上滑动,片刻后停在一处,他垂着眼睑,手指在那处轻轻摩擦,说道。
  “在这里,顺着风向将毒粉撒过去,士兵轮值的时间一天换一次新刻表,前几年埋过去的人现在也可以用了。”
  苍敔流声音略有低沉,语调悠缓,仿佛平日的喝茶闲聊,但是眸光却微微亮起,带着些期待的恶意。
  苏离立刻听出了什么意思,他露出惊喜的神色,双眼发出骇人的炙热:“将军……”
  苍敔流没理会他,继续说道:“他们那儿靠近密林,今夜趁着雷光将密林给我烧了,他们阵脚必乱,趁着这个机会,你带人潜入,与他们里应外合,将安宁破给本将绑过来。”
  苏离双拳紧攥的有些颤抖,看样子激动的不行:“那些士兵……”
  苍敔流低笑起来,眉宇间在烛火之下不似往常的煞气,英挺俊美的面容神色温和,看的苏离一阵恍惚。
  “本将可没有那个闲心一个个去杀,命人将他们的粮草和营地一并烧了就是,记得将其他的主将都给我废了。”
  吩咐了苏离,苍敔流靠在椅子上,阖眼沉思。
  为了压制毒性,内力被一层层的消耗,若是在不解毒,自己恐怕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他伸手去按太阳穴,双眼也是突突的胀疼。
  今天过后,这场战争应该足够落下帷幕了,十年的时间的确是够折磨人的,月前与师兄联信看样子也快到了,这毒,他应该有办法。
  【“系统?”】
  【实验者11111有什么问题。】
  帐外的天空聚集的雷云更厚重了,营帐亮起的烛光在昏暗的天空下朦朦胧胧。
  【“查看我的点数有多少。”】
  【死亡点数1865328,灵魂点数546824.】苍敔流皱眉,用食指轻敲桌面:“差距怎么这么大?”
  系统似乎丝毫没有察觉苍敔流的不悦,无机质的冰冷声音响起。
  【因为质量密度太过稀疏的灵魂在人体死亡的瞬间会承受不了脱离人体后的质压力,这样劣质的灵魂没有达到收集标准。】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毕竟这是苍敔流经历的第二个世界,别看是第二个,可是真正算是开始系统的还是从这一个世界算起。第一个世界这个系统只是接连不断的发布任务,没有奖励也没有解说,失败就是抹杀。
  开启第二个世界后,这个称为“死亡收集系统”的东西才冒出头。发布的任务也开始有奖励。就像是……
  实验。
  而且对于苍敔流的称呼一直是“实验者11111”,这两种差距过大的体验令苍敔流有些了然起来,恐怕第一个世界应该是筛选了,至于目的是什么……
  【所谓的灵魂的质量是怎么划分的?】苍敔流用自己拇指的指腹轻轻磨搓自己的食指关节。
  【灵魂并没有明确的顶级划分,其中最顶级的是被称为‘极致灵魂’,极致灵魂有四种颜色,纯银色,纯金色,纯黑色,纯红色,纯度没有达到极致的是普通灵魂,剩下的不能收集的被称为‘魂气’。请11111努力收集极致灵魂,用来提升自己。】【提升自己?什么意思。】苍敔流心头一跳,事情似乎和自己想象的有所差别。
  【叮!您的权限不够,不可回答。】
  苍敔流墨黑色的双眼簌然眯起,旋即又勾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点头没有再去询问什么。
  
  第2章 1.2:将军×将军【2】
  
  苍敔流指甲青白,瘦长的手指把玩着一盏茶,青绿色的茶水上还浮着茶沫子,一眼便能看出这并不是什么上好的茶水。
  他垂着眼睑,外面的天空灰压压的不似是清晨反而有种将要夜晚的错觉,雨水啪啦的打在帐篷上,满地的湿气。
  外面的雨势不算大却也算不得小,即便是下着雨,远处的密林依旧卷起滚滚的浓烟,其中还能看见不小的火光,清凉的空气中混杂着一股子血腥味儿,却静的有些可怕。
  只有雨声,噼里啪啦的雨声。
  苍敔流坐在椅子上,嶙峋的背后是苏离特意猎了一头虎剥下的虎皮,裹着苍敔流因为中毒而变得消瘦的脊背。
  榻上正躺着一个只穿着里衣的男子,那男子剑眉挺鼻,五官英俊。
  苍敔流坐着的椅子正放在榻边上,姿态有些漫不经心,眸光轻轻的刮过着男子的全身,随后轻笑了一声。
  似是听到了这声笑,榻上的人皱了下剑眉,表情停了一刹之后又放松下去。
  苍敔流放下茶盏,推开椅子弯腰站起,垂颈冷淡的欣赏这个人的相貌和看一眼便知道他柔韧很不错的身体。
  片刻后,苍敔流伸手用冰凉的指尖随意的将这人的额发往边上一拨,将这人的整张面孔露出来后两根手指轻轻一用力便让这人的脸侧过去,露出了脆弱的颈侧。
  苍敔流的指尖接触在炙热的皮肤上,从而更一直滑到这人的锁骨上。
  他垂颈似乎很有兴趣,指尖勾住这人的衣襟就要拉开,想要使里面流畅的肌肉线条露出来。
  苍敔流的手腕立刻被人抓住,他笑了一声,挑着眉尾,松开勾着衣襟的指尖,丝毫不在意自己被捏得骨节作响的手腕。
  “不装了?”苍敔流笑着说,“本将看你装得很是开心,配合配合你。”
  安宁破嚣张的看着这个站在榻前的人,双眼打量。
  “你这一招够损的啊。”安宁破冷笑一声,但是眼中却带着一丝赞叹,“没想到我时国的军中也能让你的人混进去,的确厉害。”
  苍敔流笑着没说话。
  安宁破这人能力的确不错,带兵也确实有一手,性子很是热血,这样的性格很是容易聚集人心,招揽人才,就是脑子太直,直来直去,太好猜他的心思了,倘若不是为了十年的任务,这一场战拖不到现在。
  苍敔流正准备说话,系统却忽然提示。
  【叮!‘十年战争’任务完成,任务奖励随机能力,是否立即开启?】【否】
  苍敔流一面应付系统,一边用黑沉沉的眼睛去看似乎带着愤怒有些心灰意冷的安宁破,他伸手将桌案上的地图一卷,说道。
  “自古以来,兵不厌诈,不破将军这是彻底认输了?”
  安宁破瞥了这个说风凉话的人一眼,对战十年,实在是没人比他更了解对方的阴险,随即冷哼一声,从榻上大马金刀的做起来,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将右脚踩在榻沿上。
  【叮!开启‘十年战争’后续结局任务,请实验者11111完成战败任务,任务奖励解毒剂一瓶,可使11111获得六十年内力,解除安蚀毒的负面效果。请11111努力完成。】苍敔流眉头一跳,心中啐了一口。
  妈的,你他娘的玩儿我呢,既然有结局任务,劳资都赢了,你现在发出来是个什么意思!
  “成王败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安宁破说着一闭眼,不管不顾起来。
  “呵哦~?”苍敔流这才神色冷厉,正眼去看他,这人长相英俊,眉宇正气,浑身上下都是坚韧又忠直豪义的味道,实在是……
  苍敔流踱步缓缓走过去,眯着眼盯着他,略有低沉的嗓音有些抑扬顿挫,他垂颈去认真的打量安宁破闭着眼的脸,缓缓说。
  “这么说来,不破将军这是要把你输了的代价给我了?”
  说着一把捏着安宁破的下巴,手劲儿大得连安宁破都痛得轻叫了一声。
  苍敔流随手往他嘴里塞了个东西,左手非常看准时机的狠狠掐住他的脖子,右手将这人的下巴太高,完全使他的脖子绷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