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太上皇嫁到+番外 作者:岁月大刀流(下)

字体:[ ]

 
    第七十一章 “我们回京。” 
    
    楚辞当真是无可奈何。
    沈瑾依旧是慢理斯条,优雅的端起了茶杯,“其实沈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可怕。”虽然外界对沈家猜测颇多,而且似乎其中还掺杂了一些别的意味,沈瑾还是觉得,楚辞不应该被外界的传言误导。
    楚辞的呆了呆,他没想到沈瑾居然这么不给他面子,一下子就说出了他心里的想法。其实他也不是胆怯,就是不太想面对,有些逃避的意思。
    他总觉得,一旦确认了什么,他的世界就可能会天翻地覆,他犹豫退缩了。
    然而沈瑾并不给楚辞逃避的机会,他就这么直白的戳破了楚辞的自欺欺人,逼得楚辞不得不面对现实。
    大概意识到了楚辞的郁闷,沈瑾软和下来,“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
    这算是打一棒子给个甜枣吗?
    楚辞暗自嘀咕了一声,还是乖乖伸出了胳膊。
    微凉的手指覆盖在了楚辞的手腕上,楚辞悄悄抖了抖腿,感觉有些怪怪的。
    沈瑾的神色有些严肃,当然,他替人诊治的时候,都是极为严肃的。
    楚辞瞅着沈瑾的神色,心里也开始七上八下的,他一点都不想一直当哑巴。
    “你把嘴巴张开。”沈瑾放开楚辞的手腕,眉头紧锁。
    楚辞又乖乖张开了嘴。
    沈瑾伸出一根手指抬起楚辞的下巴,仔细看了看他的嘴,脸色更加难看了。
    “我需要做点准备。”
    他唤来身边的小童,仔细吩咐了几句。
    楚辞就看着他们忙碌。
    “我到底怎么了。”楚辞写道,心中有些不妙。
    沈瑾摇摇头,“前段时间我回到沈家,特意向家中长辈请教了一些问题。现在看来,我的猜测可能是真的了。”
    “到底是?”
    “你先把这个吃了。”沈瑾递给他一丸药丸子。
    楚辞也没有怀疑,一口就吞下去了。
    而后沈瑾又在小童准备的清水中放下了许多粉末,那碗清水在楚辞惊恐的目光下由奇奇怪怪的颜色变成乌黑,最后竟然又变成了清脆的绿色,惊得楚辞汗毛直竖。
    清水变成绿色以后,沈瑾淡定的端起碗,递到楚辞面前。
    楚辞拼命摇头,惊恐的往后退,他才不要喝这种东西!
    “你躲什么?”沈瑾很是奇怪。
    “……”楚辞拼命摆手,示意他坚决不喝那玩意儿。
    “我没叫你喝。”沈瑾微微勾起嘴角,又有些无奈。
    楚辞:“……”
    怀疑的目光依旧落在沈瑾身上。
    “滴一滴血进去。”沈瑾忍着笑意道。
    楚辞:“……”
    不情不愿的划破了手指,楚辞心道难不成沈瑾要和他滴血验亲?他和沈瑾也可以吗?
    就在楚辞胡思乱想的时候,沈瑾却神色紧张的看着手上的碗。
    忽然,他神色一变,鼻端动了动,然后就是一脸颓唐,喃喃道,“果然如此,竟然如此……”
    楚辞一头雾水,看见沈瑾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心下只觉得奇怪。
    楚辞想了想,拍拍沈瑾的肩膀安慰他。
    沈瑾渐渐平静下来,他定定的看着楚辞,张了张口,却似乎连说话都有些困难。
    楚辞见他失魂落魄的模样,又拍拍他的肩膀。
    “你可知这天下第一奇毒?”沈瑾哑着嗓子问。
    楚辞摇摇头,他还真没有注意过这个一听就很拉风的名字。
    “很厉害吗?”楚辞就写。
    沈瑾点点头,“几乎无药可解。”
    “难道我中了这种毒?”楚辞玩笑一般的写道。
    沈瑾不说话了。
    楚辞一愣,随即就觉得荒谬,不,不是吧?
    “我会找到办法的。”沈瑾轻轻揉了揉楚辞的脑袋。
    开玩笑吧?楚辞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沈瑾眼中闪过一丝心疼。
    “我中的这毒叫什么名字?”楚辞捏紧了笔写道,他已经平静下来了。
    “此毒名唤’黄泉’,是三十年前横空出世的一位天才南疆毒师的得意之作。这毒药最霸道的地方就是中毒之人根本无法察觉到任何异处,甚至也检查不出任何异样来,却会让人渐渐衰竭而死,一丝死因也查不出。甚至那毒师自己都没有制出解药。”沈瑾紧皱眉头,“我沈家之人一直对此毒兴趣颇大,手中更是留了些药,可惜,当年那毒师得罪了太多的人,被江湖人联手绞杀了。”
    楚辞瞪大了眼睛。
    “你也莫要怀疑。当年那毒师留下来的东西不多,我沈家只得了一些’黄泉’,这些年一直存在宝库中,供族人研究,是从来不曾拿出来害人的。况且那药用一点少一点,我沈家之人用以研究还不够,不会拿来害人的。”所以说,能够拿出“黄泉”的人,绝对不会是一般人。
    沈瑾接着道,“当初我见你症状心中就有些怀疑,这才急匆匆回去查证了。这些年我沈家对黄泉也算了解颇深,这才能看出你的病因。”
    “你知道吗?其实我沈家,对黄泉最为了解,有望堪破其中奥秘的不是别人,正是我那五舅舅。”沈瑾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没有必要隐瞒楚辞了。
    楚辞已经麻木了,大概沈瑾再说出什么来,他也不会惊讶。
    “而且,你的血入药七分,怕是中了这毒已经有十几年了。”沈瑾又抛出一枚重磅炸弹。其实他也很惊讶,按照黄泉的特性,楚辞早该在几年前就已经毒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体弱多病,依旧活得好好的。
    楚辞已经呆滞,还是被这话震得不轻。
    十几年?那岂不是,岂不是他还没进入这个身体,这个身体已经中毒了?谁会对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下这样的毒?
    楚轩心急如焚的瞪着那扇紧闭的门,恨不得把那门瞪出一个大窟窿来。
    “嘎吱”一声,门终于打开了,楚辞和沈瑾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辞辞!”楚轩眼睛一亮,感觉凑了上去。
    “你真的这么决定了?”沈瑾看看楚辞,心中很不理解。
    楚辞点点头。
    “好吧,我会等你,你要快些。”沈瑾叹了一口气,觉得他有时候真的没办法理解楚辞。
    “辞辞,你们在说什么?你要做什么?”楚轩见自己完全插不上嘴,越发的着急。
    楚辞看了看楚轩,“你回去吧,京城不能没有你,我就不回去了。”楚辞给楚轩看他提前写好的纸条。
    “为什么?”楚轩一下子就急了。
    楚辞指了指沈瑾。
    “你要和他走?”
    楚辞点点头。
    “不行!”楚轩神色大变,“辞辞,你要和我回京城的!”
    楚辞又摇头。
    “你要和我回京城!”楚轩提高了声音,死死抓住楚辞的袖子。
    楚辞心下烦闷,有些无奈。
    “他的病只有我沈家能治,你希望他死吗?”沈瑾严厉道。
    楚轩抓住楚辞袖子的手一下子就松了,“不,不能死。”楚轩喃喃道,面上闪过痛色。
    楚辞没有注意到楚轩的神色,他冲沈瑾点点头,将沈瑾送到了驿馆门口。
    沈瑾深深的看了一眼楚辞,“我在小南山等你。”
    说完他就上了马车,小童一甩马鞭,马车就晃晃悠悠的上路了。
    “阿辞。”慕睿站在楚辞身后,“你真打算去沈家?那家伙真的能治你的病?”
    慕睿虽然早就听说过沈家的名头,但是还是忍不住担心。
    楚辞点点头。
    “好吧,那我就勉强把你交给他了。”慕睿不甘不愿道。
    楚辞觉得好笑,手中比划了几下什么,一下子让慕睿红了脸。
    “你提她做什么?”慕睿羞赧。
    楚辞顶顶的看着慕睿,突然拍了拍他的手背,一脸认真。
    “阿,阿辞,你这是干什么?”慕睿被楚辞看得十分不好意思。
    我希望你能够幸福,楚辞在心中念道。
    “这是什么?”接过楚辞给的东西,慕睿有些奇怪。
    “你,你!”慕睿睁大了眼睛,“你要把你的产业都给我?”
    慕睿被楚辞吓得心惊胆战,虽然他帮着楚辞打理产业,这些年也赚得不少,但是楚辞的产业是他自己的,慕睿觉得自己也没有资格去碰。
    知道不解释清楚大概慕睿会一直不安,楚辞只好又提笔道,“我要去沈家,短时间内应该是回不来了。产业只是先放到你名下,等我回来了,发现赔本儿了,可是要找你算账的。”
    慕睿这才松了一口气,楚辞把全部的产业都给了他,让他有种楚辞是在交代后事的不详之感,他哪里能够接受?
    “军中的事情也交给你,调度的令牌和印章都给你,我会送去密信,他们不会为难你的。”楚辞算是把自己的活命本钱都交到慕睿手上了。
    慕睿觉得胸口沉甸甸的,楚辞这是把身家性命都交给他了,这如何不让慕睿感动?
    “放心,在你回来之前,我会替你守好这些东西的。”慕睿重重点头。
    楚轩沉默的看着楚辞的马车渐渐远去。
    这一定是最后一次看着你离开我了,楚轩狠狠擦了擦眼睛,心中暗暗发誓。
    他还太小,他根本没办法反对楚辞的任何决定,他也不能反对。
    但是这只是暂时的。辞辞,下次见到你,就绝对不会是这样的结果了,他是不会再放手的!
    “我们回京。”楚轩转身,和离去的马车渐行渐远。
    
    第七十二章 “我家主子姓楚。” 
    
    交代完了所有事情,楚辞身边只带了杨柳,连福喜都被他打发回去了。
    沈家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楚辞暗暗告诫自己,不过心中还有些忐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