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有事师父上(剑三) 作者:缺氧的金鱼(上)

字体:[ ]

 
呆卡萌的土豪毒哥穆羽然带着自家犀利师父陆离尘与剑三系统到了剑与魔法的世界。穆羽然紧紧抱住师父大腿,在这个魔幻世界滋润地生活着。
  
别人有重剑,他师父有双刀,别人有魔法杖,他有虫笛。别人有铠甲,有魔法袍,他们有装备。
 
 剑圣算什么,能控制敌人吗?能拉住敌人的仇恨吗?能提升队友攻击吗?有吸血阵法吗?光明主教算什么,能复活吗?能给队友回血回蓝吗?
 
龙族、高阶魔兽算什么?我有个指挥得了阵营战,当得了开荒团长的师父,刷个BOSS、打个战场妥妥的没压力。剑与魔法的世界又如何,师父在手天下我有。
  
至于魔宠什么的,别说爷有搅基蛇、呱太,就是没有也可以让师父开个团刷个打龙的副本,抓个龙宠。这个注意好,他还没有会飞的坐骑呢。
 
温馨提示:
1、本文架空,纯属虚构,背景不可考,请不要纠结
2、主受文,不喜务入
3、剧情需要会有狗血出没,不适者可绕行
4、有金手指,1v1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重生 异世大陆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羽然,陆离尘 ┃ 配角:毒哥,喵哥 ┃ 其它:剑三,毒哥,喵哥,穿越,系统
 
 
 
 
 
  ☆、第一章 初入异界
 
一声富有攻击性的鹰啸,让穆羽然从黑暗中惊醒。他睁开双眼,刺目的阳光透过枝叶洒落,让他一时有些睁不开眼。他抬手遮挡,四周的景色越来越清晰,他这才看清四周竟是——一片原始森林……
    迷迷糊糊的穆羽然霎时清醒,猛然坐起,双眼直视前方。入目都是茂密的树林、低矮的灌木丛,鼻尖还能闻到一股青草被阳光暴晒后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其间又有一股落叶腐烂后的味道,混合着泥土的湿味,这味道绝不可能出现在他的书房里。
    虽说他是一个宅男,但对于周围环境还是十分注重的,他的屋内绝不可能出现腐烂树叶的味道。好吧,说直白一点,他有这么一点小小的洁癖。
    “这,这是哪里?”穆羽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弄蒙了。
    就在他呆愣的时候,危险正慢慢靠近。他头顶的树枝上一条快接近两米长,五彩斑斓的毒蛇,用柔软的身子盘绕着树枝,吐着信子,悄悄靠近它的美味大餐。它身上那艳丽的颜色,那三角形的脑袋,就算不知道这是什么种类的蛇,也能看出定然是剧毒无比。而那呆傻的大餐,还在神游天外毫不知情。
    就在五彩毒蛇快要一口咬住那细白的脖颈时,一道劲风伴随着破空声划过,噗嗤一声,那满心以为可以美美吃上一顿的蛇兄,被一把流光溢彩的弯刀插着七寸牢牢钉在树干上,绝了声息。
    穆羽然转头看着那把既熟悉又陌生的弯刀,眨了眨一双透着暖意的淡蓝眼眸。丝毫没觉得自己关注点不对,他刚才已经一脚踏入鬼门关了。那弯刀散发着蓝色的光晕,造型简单却透着一股低调的奢华,怎么看怎么像他明教喵哥师父的大橙武明王镇狱。
    此时他身后传来一阵若有似无的脚步声,一道高挑的身影从他身边走过,伸手拔出刀,帅气利落地挽了一圈,转到左手,然后将刀背在身后。
    穆羽然看着这身背双刀,一身白色帽兜收身暗纹长袍,挺拔的背影,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这身装扮怎么看都是剑三游戏中的明教喵哥,陌生是第一次看到一只活生生的大喵站在他面前。
    “师父?”穆羽然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只见那人缓缓转身,居高临下看着他,一双如同琉璃般的异色双瞳冰冷无情。那张完美到没有死角的面容,没有任何表情。他微微皱了皱眉,半响才应了一声:“嗯。”
    穆羽然眼神迷茫的看了看陆离尘,又看了看自己。入目的是黑色镶银皮甲,露出诱人的人鱼线,还有让人垂涎欲滴的腹肌,性感的腰线。这,这身体虽然和他一样性感,但身上的衣服明显是他的毒奶装。
    “师父我们这是在哪里啊,怎么瞬间3d游戏就变全息了?剑三似乎没有这地图啊,不会是新开的副本吧?”穆羽然欢喜地从地上站起来,巴巴跑到他师父身边。既然他家喵哥师父在这,那他一定还在游戏里。
    陆离尘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身边的穆羽然,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这明显已经不在游戏中。只是他们如今的身体,身上的装备,都与他们剑三游戏中的角色一模一样。
    看着智商经常不在线的蠢徒弟,陆离尘有时候真想一刀劈开他的脑袋,看看他脑子里塞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可能是脑浆。
    陆离尘伸手在穆羽然脸颊上狠狠掐了一把,原本他是想要掐他手臂让他清醒清醒。只是蠢徒弟身上穿的是朔雪套,肩上手臂上都是闪着银光的尖刺,不好下手。
    直到穆羽然那张俊逸到有些妖孽的脸被掐得变形,蓝色的眼眸中泛起水花,陆离尘这才放手。
    “疼,师父你干嘛?”穆羽然捂住被掐疼的脸颊,用哀怨的小眼神看着陆离尘。心中暗搓搓的抱怨他师父下手也不知道个轻重,脸颊上火辣辣的疼,肯定肿了。
    “知道疼就对了。”被一个外表邪魅的毒哥,用湿漉漉的哀怨眼神看着,陆离尘总觉得有种违和感。他就想不明白,他怎么就一不小心收了这么个蠢徒弟。
    穆羽然呆愣愣地看着师父转身去查探四周的环境,颓然地蹲下,神色间带着惊慌、恐惧。其实他又何尝是分不清现实与游戏,只是不愿意相信而已。
    现在却不由他不信,他之前明明还好好在家里打游戏,下一秒却出现在原始森林里。他记得自己死皮赖脸的跟着师父去见识挑战本,因为他操作不当,没有跟上师父的指挥,连累全团被灭。
    当他点了复活准备跟随大部队重来一次时,电脑屏幕却闪过一道耀眼的白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然后他就没了意识。等他再次醒来,已经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
    他是城里长大的孩子,在这样一片茫茫林海中,他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一道阴影挡在他身前,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他师父。
    “行了,看你那是什么样子,别给我们男人丢脸,现在最主要的是想想怎么离开这里。”陆离尘看着蠢徒弟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厌烦。
    “我们这是在哪里?之前还好好的在游戏里刷本,怎么转眼功夫就到这了?”穆羽然喃喃自语。
    “谁知道呢?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游戏系统也一起带来了,不然我们只怕走不出这林子。”陆离尘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莫名其妙出现在这。不过自从收了这个每天都在花样犯蠢的徒弟之后,他是越来越淡定了。他也只是比呆徒弟早醒来几分钟,对于现在情况知道的并不比穆雨然多。
    穆羽然看看自己身上与游戏里一模一样的装备,又看看陆离尘。他们此时的身体并不是原来的,而是游戏中的人物。只是系统在哪里?
    “嗷呜——嗷呜呜——”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阵狼啸,听声音离他们这里并不是很远。
    “糟了,是狼群,我们快离开这里。”陆离尘神色凝重,二话不说拉着呆徒弟往狼啸相反的地方跑去。虽然说他们是带着游戏系统过来的,但刚醒来的他们还没弄清楚系统如何使用,他们到底有多少实力?
    两人只能狼狈地在森林中奔逃,狼啸声却离他们越来越近。穆羽然看到不远处有颗参天大树,气喘吁吁地喊道:“师父,我们上树吧。”
    陆离尘显然也看到了那颗大树,拉着穆羽然来到树下,推着他往上爬。“赶紧爬。”
    在陆离尘的帮助下,穆羽然四肢并用,笨手笨脚往上爬。边爬边想着,要是大轻功还在,哪用得着这么费力。他刚想着,只觉得身体一轻,一下跃起,以一种飘逸的姿势瞬间上到离地面五米多高的树枝上。而在他跃起时,他身后带出紫色的蝶影,一闪即逝。
    “师父你快上来,狼群来了。”此时没有时间让穆羽然多想,他已经看到狼的身影了。只是狼有这么大吗?那一头头巨狼,高度快接近两米了吧?
    这时他身边的树干上突然多了一条金属链子,随后陆离尘的身影出现在他身边。陆离尘看了看越来越近的巨狼,说道:“这里高度不够,我们还得往上爬。”
    “但是我不知道怎么上去。”穆羽然刚才稀里糊涂就上来了,他知道应该是用了五毒轻功。
    “你试试脑海里想着门派轻功。”陆离尘刚才看到穆羽然上去,想到了自己的门派轻功,很自然的就跃上了树,他觉得可以一试。
    穆羽然照他说的往上跃起,身体腾空而起向上攀爬。但是停下来时没有控制好,差点从树上摔了下去,幸好随后上来的陆离尘一把揽住他的腰,让他稳稳停在粗壮的树干上。
    如今他们离地面已经近十米,估计是安全了。这时穆羽然才有心思好好打量他们所在这株大树,这大树应该生长了上百年吧。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大致在树腰。这大树树干粗壮,树冠繁茂,如今他们躲在树上,若只是以肉眼看的话,树下的人绝对看不到他们。
    而这时狼群已经接近树下,只是它们前面还有一只小野猪。显然这狼群不是奔着他们来的,而是追着猎物过来。那只小野猪在距离穆羽然他们躲藏的大树还有七八米时,被狼群团团围住。
    一头巨狼爪下用力,向那小野猪飞扑而去。巨狼张着血盆大口,露出锋利的牙齿。看那张巨口,就可以想象出它的咬合力会有多惊人,那小野猪估计只用一下,就会被咬断脖子。
    这时小野猪身上却发出淡黄色的光晕,一道土墙挡在巨狼前面。飞扑而上的巨狼收力不及,狠狠撞在那土墙上,被弹了出去,侧身着地,口中发出一身疼痛的低吼。同时小野猪周围出现了不少土刺,阻挡了别的巨狼。
    “我艹,这是什么鬼?”躲在树上的穆羽然,见到这样违反科学原理的景象,忍不住爆粗口。陆离尘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面瘫样,但他的眼神暗了暗。
 
  ☆、第二章 初识系统
 
那小野猪靠着土刺和土墙抵挡了一阵,但捕食它的狼也不是吃素的。一头巨狼张开血盆大口,从它口中闪过青色的光芒,一道风刃向小野猪飞去。
    小野猪身上再次泛起光晕,将那风刃挡住。但是它身上的光芒明显比之前减弱了许多,看来这种奇异的能量也不是无穷无尽的。而它的对手在数量上就占了上风,小野猪渐渐不敌,最终成为了巨狼的口粮。
    穆羽然看着那些巨狼血腥残暴地将小野猪分食干净,他躲在树上一动也不敢动,就怕这些凶残的猎食者发现他们的踪迹。虽然此时他们躲在离地十米左右的树上,但那些可不是普通的巨狼。若是这些狼一起发风刃,后果不敢想象。
    穆羽然脑补着自己被一道道风刃分尸的情景,只觉得背脊发寒,冷汗直冒。所以说脑补是病,得治。
    一阵微风拂过,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迎面袭来。穆羽然觉得胃部翻涌,但一头巨狼叼着从小野猪身上撕扯下来的一条腿,跑到树下啃得津津有味。小野猪不算大,就算这巨狼抢到了很大一部分,也不够它享用多久。等它将战利品啃完,准备跟随同伴离开。这时它似乎发现了什么,仰着头在空气中不停地嗅着。
    完了,它不会是发现他们了吧?躲在树上的穆羽然紧张地盯着那头巨狼,只觉得心都跳到嗓子眼了,他心里不断祈祷它快离开。天不随人愿,那狼向同伴呜呜几声,似乎在召唤同伴,而不远处另外三头巨狼也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了过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