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事师父上(剑三) 作者:缺氧的金鱼(下)

字体:[ ]

 
  ☆、第五十一章 莫名收徒
 
  雷系剑圣虽快到达神阶,但他毕竟还不是,他的速度跟不上陆离尘不要命的攻击节奏。身后有奶爸支援,陆离尘想着快点结束战斗,在进攻时不顾对方的攻击。
    穆羽然满场跑,找到机会就是一个醉舞九天群疗,而他的灵蛇也给阿克曼公爵几人造成了不小的伤害。现在他们身上都挂着中毒的状态,他们体质没有之前穆羽然遇到的那些对手彪悍,一直不停的掉血。
    阿德尼特那边越战越勇,他原本就皮糙肉厚很是耐揍,现在还有人不断给他治疗更是防御阵都懒得布了。一个个火系魔法和龙息砸下去,土系法圣只能忙着防御,让其他人攻击。
    这两个家伙不管不顾的打法,简直在考验穆羽然的技术和蓝耗,他已经开始吃蓝药了。
    这场战斗在陆离尘胜利之后接近尾声,阿克曼公爵与家族中的高手被击毙,凯洛也没能幸免。但陆离尘他们并没有赶尽杀绝,他们是和平年代来的人,为了适应这个世界,做到如此已经不容易,还当不了屠夫灭人家满门。即便是自认为冷心的陆离尘也做不到。
    陆离尘师徒二人站在阿德尼特背上,离开了这片废墟。那些幸存下来的人也不敢阻拦他们,能捡回一条小命已是幸运的。
    “战利品呢,难道我们就不拿些战利品?”阿德尼特不甘心辛苦半天什么好处都捞不到。
    穆羽然:“你以为我们是打家劫舍的强盗啊?而且我都看到了,你把那几名圣阶身上的空间戒指都拿走了。”
    阿德尼特:“那只是他们伤害我之后的补偿,不算战利品。”
    陆离尘:“行了,快回去。”
    阿德尼特嘟囔两句,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陆离尘:“之前的伤没事吧?”
    陆离尘还记得救下穆羽然的时候,他的装备上都染血了。虽说他之后切了补天,已经看不出来受伤的迹象,但陆离尘还是有些不放心。
    “师父——”穆羽然哀怨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陆离尘挑眉看着他,心想不会有事吧?
    “我装备都破了,又要花好多金币才能修好。”穆羽然抱怨。
    “你又不缺钱。”陆离尘真想一脚把人踹下去,他就不该担心这小混蛋。要是他真的有事,估计早哼唧着黏上来了。
    “是不缺钱,但是修装备好贵啊。”穆羽然换回毒经装备,看着上面的洞洞一脸肉痛。
    陆离尘:“……”
    此时亚历克西斯魔武学院一座高大的建筑之上,博伊斯校长与几名院长正远远看着阿克曼家族的方向。
    “校长,阿克曼家族就这样毁了吗?”贝丽卡副院长问道。
    “作为一个上百年的大贵族世家,哪有这么容易毁掉?他们不过是毁了阿克曼家族明面上的部分势力而已。”博伊斯也是老牌贵族家庭出身,对此很是了解。
    “那怎么没有人继续阻止?”贝亚德问道。
    “两位神阶加一头圣阶巨龙,怎么阻止?而且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再召出什么厉害的玩意来?”博伊斯嘲讽。
    “阿克曼这任家主傲慢无礼,没什么能力。又将家族大部分资源,都用在了一个空有些天赋,却没什么能力的人身上。阿克曼家族的长老们早有所不满。只是大长老他们三人支持,阿克曼公爵才能一直掌控家族。”
    “阿克曼家族还是有聪明人的,当一个古老的家族开始腐朽时,就需要大换血。即便是损失惨重,也比家族衰败灭亡好。”博伊斯感叹。
    “那他们这次反而帮阿克曼家族完成了清洗?”贝亚德诧异。
    “以阿克曼公爵越来越自大无礼的处事风格,即便是没有他们,也会有别人。”博伊斯说到。“我们现在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应对众神殿的使者吧。”
    这次的事闹得这样大,国王陛下那边默许不会过问。阿克曼家族现在也不敢追究。但是那些道貌岸然,喜欢多管闲事的神徒们定然会到访。
    穆羽然他们回到住处,拉斯他们都还等在这里。奥尔达斯身上的外伤经过处理已经好了大半,但是被打断的四肢却没人敢动。
    拉斯给他们说明情况,穆羽然怒了,没想到阿克曼家族的人这么狠。但他不是学医的,接骨这种事还真不会。
    “果然人类都很坏。”变成人形的阿德尼特愤慨道,不过现在没人有心思理他。
    “师父,你会吗?”陆离尘在穆羽然心中简直就是万能的。众人灼热的目光都集中在陆离尘身上。
    “不会,只能试试看。”陆离尘心里也没底,他丝毫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是看过别人急救应急处理。
    “那就试试,结果不会更坏了。”穆羽然挺同情这苦命的孩子。
    奥尔达斯被折断骨头的地方已经肿了起来,还有些发炎。拉斯帮忙用水系魔法将活血散稀释之后,擦在浮肿的地方。等消肿之后,陆离尘让人找来板子和布条,准备将他的四肢固定好。
    在这过程中,奥尔达斯疼得□□出声,陆离尘担心固定夹板的时候他乱动,让班克斯和伊卡博德几人将他压住。废了好大的劲,这一群生手才完成这项‘巨大’的工程。
    陆离尘:“小穆,你来给他治疗。”
    “好。”穆羽然穿上朔雪套,拿上枫木站在床边。
    只见他双脚离地,他手中精美的‘法杖’离手,在胸前旋转,散发出淡淡的紫光。一道白色光线连到奥尔达斯身上,他身上的伤势渐渐恢复。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奥尔达斯身上恢复如初,但他依然昏迷没有醒来。
    “好了,现在只能等他醒来了。”穆羽然看他血条已经回满,但身上还挂着虚弱的状态,看来在强大的治愈术也不是万能的,人的身体都会有承受极限,就算将伤口恢复如初,也没办法让受到重伤的人真正恢复。
    拉斯和伊尔博德留下照顾奥尔达斯,其他人先回去了。
    “小穆,你病刚好去休息。”
    穆羽然今天不止剧烈运动了一番,而且还受了伤。
    “好。”穆羽然也确实累了,乖乖去休息。睡觉前,他将小哈拎出来,让它自己玩。小哈还小,总是让它在空间里睡觉也不是个事。
    阿德尼特显然对这个黑不溜秋的小家伙很感兴趣,将它拎起来仔细打量。小哈一点也不怕他,挥舞着前肢,亮出锋利的狗爪,阿不,是狼爪,向阿德尼特挥去,口中还不断发出威胁的低吼。
    小哈虽然做得姿态十足,无奈它那幼生期的软萌形象不给力。不止没有丝毫的威慑力,反而可爱得不行。
    “呵呵,就你个小东西还想攻击我。”阿德尼特说着,往小哈身上释放龙威。
    小哈一点惧意都没有,依然凶狠(?)地挥舞着爪子去挠阿德尼特。
    “陆,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连龙威都不怕。”阿德尼特一脸错愕。
    “一头小狼。”陆离尘也有些吃惊。
    “嗷嗷——”小哈似乎被惹怒了,低吼着吐出一团黑色的小火苗。
    “疼疼疼——”阿德尼特被火苗灼伤,吃痛地将小哈摔了出去。
    小哈摔到地上,划拉着小短腿站起来,跑到陆离尘脚边,一双湿漉漉的小圆眼委屈地看看陆离尘,又对着阿德尼特叫了几声,那样子似乎在告状。
    陆离尘将小哈拎起来,看它并没有被摔伤后就不理会他。小哈见陆离尘不理它,委屈地跑到穆羽然门前挠门去了。
    陆离尘:“你没事吧?”
    “这是什么狼啊,我皮都烫坏了。”阿德尼特看着自己身上被烧得焦黑的一小块皮,不敢置信地喊道。
    “自己上药。”陆离尘说着,扔给他一瓶疗伤药。
    “我这可是龙皮,最坚硬的龙皮,抗魔性很高的龙皮。你以为随便什么火都能灼伤,什么药都能治疗啊?”阿德尼特不满地叫嚣着,不过还是将药擦在伤口上。
    “你们龙族有没有关于魔狼的记录。”陆离尘不理会他,在他眼中阿德尼特也是个熊孩子。
    “据说那是魔王的爱宠,早被封印在永恒之狱,你问这个干嘛?”阿德尼特突然抬头看着陆离尘。“你不会想说那小东西是魔狼吧?”
    “你觉得呢?”陆离尘反问。
    “不可能,魔狼是神级魔兽,数量稀少。而且魔狼体格庞大,头上长角,身上还有两对巨大的肉刺,全身包裹着黑雾,眼睛可是血红色的。”阿德尼特觉得这么一个小东西,绝对与传说中比巨龙还凶狠的魔狼扯不上关系。
    “恩,是不可能。”
    不过每种生物都会有个幼年期,或许小哈真的就是传说中的魔狼才会需要更多的能量来生长。他拿魔核喂过小哈,但是小哈吃了之后并没有什么变化,现在看来是喂得不够多。
    “陆,你这药还有没有?给我来个几十瓶。”阿德尼特看着自己完好的肌肤,惊喜不已。
    “你以为这是五个金币那种廉价货?”陆离尘挑眉。
    “我可是跟你签了契约的,你得对我负责,我体型大,需要的药也多啊。”阿德尼特耍赖,反正按人类的年龄计算他也是小孩子。
    “拿去,自己省着用。”陆离尘将身上的红蓝药分了一半给他,阿德尼特欢天喜地的收起来。
    或许是因为大病初遇,穆羽然这一觉睡得特别沉。等他醒来,发现小哈竟然睡在他身边。
    “嗷呜——”小哈见狗爹终于醒了,高兴地伸出舌头舔了舔穆羽然的脸。
    “别舔,你有没有做狼的自觉,狼族的骄傲呢。”穆羽然伸手拦住小哈的大脑袋。
    “呜呜——”小哈委屈地叫了两声。
    “对了,我睡觉之前明明是关了门的,你是怎么进来的?”穆羽然抓抓一头乱发,想不明白。等他换好衣服准备下楼,这才看到厚厚的木门被掏了个洞。那洞的大小,刚好够小哈出入。
    “小哈,你个小混蛋。”
    小哈似乎知道自己惹祸了,躲到床下不出来。
    阿克曼家族被不明人物重创,在亚历克西斯城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不少势力纷纷派人打探情况。但除此之外一切都很平静,没有继续深化的流血事件,没有持续的仇杀冲突。但是在事情没有明朗前,各大家族都加强了戒备。
    奥尔达斯昏迷了两天才醒来,他很幸运,被打断的骨头还算齐整,在穆羽然强大的治愈术之下没有残废。但是刚愈合的骨头还十分脆弱,他得在床上躺一段时间。
    拉斯作为他的好友,主动承担起照顾他的责任,伊卡博德几人也会来帮忙。奥尔达斯对穆羽然两人的救命之恩很是感激,也很感谢拉斯他们伸手援助。
    但是他更担心在家族中没什么地位的母亲。只是当他提起母亲时,拉斯的神色有些不对劲,让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在他追问下,拉斯才吞吞吐吐告诉他实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