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在江湖飘呀+番外 作者:一世华裳(上)

字体:[ ]

 
文案:
上辈子,祁真小王爷间接死于江湖人之手。
重生归来,祁真发誓要把一切危险掐灭。
思来想去,他下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祁真:“皇兄,我要去做武林盟主!”
皇帝:“可是在京城待腻了?我带你去猎苑玩玩。”
祁真:“不,我要去做武林盟主!”
皇帝:“……你上次要的小玩意,我派人给你寻来了。”
祁真:“我要去做武林盟主!”
皇帝:“………………”
祁真于是带着宫中秘药和护卫,斗志高昂离开京城,朝着武林盟主的阳光大道一路狂奔而去。
本文又名《小王爷闯荡江湖》、《本王天下第一》、《奋起的小王爷》等等。
 
食用指南:本文架空,主受,1V1,CP已定,莫惑X祁真,更新有保障,欢迎入坑~
 
内容标签:重生 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真 ┃ 配角:莫惑 ┃ 其它:HE,重生,轻松,武侠
 
金牌编辑评价:
祁真小王爷上辈子间接死于江湖人之手,重生归来,他先是干掉了逆臣贼子,然后下决心去闯荡江湖,并成功说服皇兄让他离京,于是找太医要来宫中秘药、带上蠢萌暗卫、凭借从说书人那里听来的经验,斗志高昂地启程出发,开始了找红衣人、寻求小金球秘密、登上武林盟主之位的人生道路…… 
故事以两世的转换为开场,为读者营造出鲜明的视觉效果,作者文笔诙谐幽默,人物刻画生动,剧情设计巧妙,小王爷初入江湖的遭遇让人不时捧腹大笑,忍不住想知道他还会遇见什么,而那神秘的红衣人又究竟是谁。
==================
 
  第1章 重生算账1
  
  “哈哈哈哈!”
  大火弥漫,浓烟上涌,祁真咳了几声,无力地瘫坐在屋顶上,连日的担惊受怕和时不时的折磨,他早已身心俱疲。
  “哈哈哈哈!”
  浑身剧痛,祁真自小锦衣玉食,没吃过什么苦,他觉得自己应该哭,可听着某人不停地大笑,他已经麻木了。
  “哈哈哈哈!”
  祁真有气无力:“……疯子。”
  “哈哈……”
  “大胆!何人在此喧哗?!”
  “呀,着火了……”
  这里很快惊动宫中侍卫,张扬的狂笑混着侍卫的怒喝和宫女的尖叫一起传来,祁真抬起头,望向对面的红衣人。
  血红的身影被火吞噬,正独自站在高处仰天长笑,他身中三枚淬毒短箭,左肩胛骨和小腿被削尖的铁棍刺穿,又顶着爆炸强行从机关室破墙而出,如今被火灼烧,却仍在笑。
  且声音不带丝毫痛苦,反而畅快不已,一副笑对生死的模样。
  祁真喘了口气,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这个疯子!
  半月前,逆贼勾结这人将他和身为皇帝的大哥关进密室,只等时机一到便把他们宰了,他苦等十数天都不见暗卫来救,便决定以命搏命,亲自将他们引入了机关室。
  四十八道重重机关,有进无回。他明白自己会死,却没料到红衣人武功高强,完全是遇神杀神的架势,拎着他硬是闯了出来,而后将他扔下独自飞到对面大笑,这才有如今的局面。
  他压下心底的惊骇,见几名侍卫跃了上去,喝道:“别过去!”
  他再次咳了几声,告诉剩余侍卫密室的地点让他们去救大哥,自己则继续望着红衣人,那笑声在渐渐降低,最终戛然而止。他握紧拳,等了数息:“死了没有?”
  侍卫上前查看,恭敬道:“回王爷,死了。”
  “当真?”
  “是。”
  祁真脑中紧绷的弦骤然一松,眼前发黑,向后倒去,电光火石间他察觉这是从屋顶的裂口跌了下去,可接着便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烛火蒙蒙,空中飘着若有若无的熏香。
  祁真猛地清醒,掀开帘子愣愣地望着屋中熟悉的摆设,他白日醒过一次,只是一切太匪夷所思,他又晕了。
  如今再看,他不由得想,这真是回到了三年前?
  “王爷,您醒了!”太监康安快步上前扶住他,神情担忧。祁真看看这张比记忆里略微年轻的脸,忍不住掐了一把,还来回拉了拉。
  果然不是人皮面具……他木然放手。
  康安知道自家主子一向想起一出是一出,却不知这又是怎了,道:“……王爷?”
  “没事,我饿了。”
  康安便急忙吩咐宫女把饭菜端上桌,伺候王爷用膳。祁真端起碗,思绪还在这件事上。
  他为何会回来?难不成死了?
  他的表情扭曲了一瞬,自己先是搞死某几个畜生,接着又坑死红衣人,千辛万苦保住一命,眼看要名垂青史,谁知竟然愚蠢地摔死了!
  本王长这么大,难得英勇一把就落得如此下场!
  他将碗一放:“不吃了。”
  康安:“……”
  方才不还喊饿么?一口没动呢,康安问:“王爷,菜不合胃口?”
  “不,饱了。”祁真话音刚落,肚子顿时传出一阵咕噜声,清清楚楚。
  祁真:“……”
  康安:“……”
  房间死寂一瞬,祁真立刻凶狠地盯住某人。
  康安赶紧给他找台阶:“今儿的菜色不好,老奴这就让御膳房弄几个王爷爱吃的。”他们主子骄纵却不残暴,相反待他们还很不错,这是恼羞成怒了,得顺着点。
  “……不用。”祁真拿过筷子扒饭,被抓的半个月他基本都吃凉的,哪有现在的好命。
  月圆高挂,槐树叶投下一地淡淡的斑驳,随风晃动。祁真饭后没让康安跟着,独自一人来到院内散步。
  这是合元二年,他十五岁。
  依白天问的年月看,他的王府还有半月建成,到时他便会搬出皇宫,悠哉地当闲散王爷。事实上,他上辈子确实是如此过的,直到三年后……他的思绪不由得略过红衣人落到了逆贼肖衡身上,表情再次扭曲。
  世人都道帝王家无情,但他活得却很幸福。
  他是皇后所出,上面有两个嫡亲的哥哥,大哥既长又嫡,文武双全,十岁便被封为太子。二哥入了军部,带兵打过几次仗,手握兵权。父皇母后和他们几个兄弟的感情一向都很好,因此两年前大哥登位,完全是顺理成章,没有半点波折。
  他是父皇最小的儿子,被宠着长大,哪怕如今父母已相继离世,他还有两个哥哥在,更别提其中一个是当今皇上,可以说他生来就是享福的。
  他没受过罪,没见过多少龌龊事,直到肖衡出现。
  他握了握拳,满脸寒光。
  父皇还在时,宫里尚有其他嫔妃生的两位皇子,不过大哥不是残暴的人,只要对方老实是不会迫害他们的,那两人如今也都封了王。
  而肖衡是宫女所生,这些年一直流落在外,要是单纯地想回来,大哥虽说不能公开他的身份,但保他衣食无忧还是可以的,谁知肖衡竟把他们绑了妄想爬到他们头顶上来,简直痴人做梦!
  祁真越想越气,背着手在院内来回踱步,特别想把那混账剁了,可这件事不能草率,肖衡究竟是不是皇子,得详查。
  他迈进凉亭,低声道:“都出来。”
  话音一落,耳边便起了阵微风,两道声音在身后响起:“卑职见过王爷。”
  祁真转身看着他们。
  历代帝王都有暗卫保护,他们武功高强,训练有素,对主子绝对忠诚。而他再过不久便要出宫,皇兄不放心,在封王的那日给了他几个,这就是其中之二。
  “你们靠近一点。”
  两名暗卫道声是,上前半步,继续单膝跪着。
  祁真微微皱眉:“再近点。”
  两名暗卫又挪了挪。
  祁真很不满,干脆主动冲过去在他们面前蹲下,与他们头对头。
  暗卫:“……”
  祁真左右看看,压低声音:“本王有件事要你们去做。”
  王爷您其实可以放心大胆地说,周围没人的,暗卫动动嘴唇,将话咽了回去,跟着小王爷的这几日他们还是第一次听他以“本王”自称,可见很严肃,便恭敬道:“是。”
  祁真的声音更低:“你们去查一个人,他叫肖衡,今年十七,家住京城,本王要知晓他的全部底细。”
  “是。”
  “切记不要打草惊蛇。”
  “是。”
  祁真暗道京城这么大,凭一个名字找人太难,便将他们带到书房画了张画像,然后越画便越咬牙切齿,将毛笔啪地重重一放:“拿走。”
  暗卫看一眼,心下点头,如此丑的人好找。
  祁真目送他们离开,有些出神,肖衡解决后便轮到那些江湖上的人了,可红衣人的武功太高,如何对付?
  “笃笃。”
  房门不期然被敲了两声,康安在外面道:“王爷,皇上来了。”
  祁真猛地回神,急忙跑了出去。
  皇帝没有让人通传,而是穿着常服,带着几个人便来了,含笑望着他:“身子好了?”
  祁真眼眶一红:“哥……”
  皇帝微怔:“怎了?”
  祁真摇摇头。
  当时大哥听他对肖衡提起另一间密室,立刻明白他的打算,便要主动带人过去,结果却被红衣人点住穴道不能言更不能动,那只能看着他去送死的眼神和模样,现在想想还让他难过得想哭。
  他张了张口:“没事。”
  皇帝自然不信,放缓声音:“到底怎了?”
  “真没事,”祁真压下胸口蔓延的情绪,“就……就只是做了个噩梦。”
  “哦?什么梦?”
  “我梦见咱们被野兽追赶,一直跑一直跑,然后我引开了它们,”祁真哽咽道,“所以就和你分开了,也不知道你最后有没有事。”
  也不知等大哥出来看见他的尸体会是什么心情……他不由得吸吸鼻子。
  皇帝见他不像说谎,哭笑不得:“我肯定没事,将来若真遇上野兽也是我去引开它们,你乖乖在原地等我,嗯?”
  祁真再次泪眼汪汪,湿漉漉的双眸看着好生可怜:“……嗯。”
  皇帝越发哭笑不得,像小时那般把人抱进怀里拍拍:“多大了还哭。”
  “我没流泪。”祁真嘴硬。
  “对,没流。”皇帝笑着将他拉进屋,专心陪了他一会儿,确定他没事这才回寝宫。祁真站在门口望着他的背影,又想起上辈子的事,抽噎了一声。
  “……”康安道,“王爷?”
  祁真吸吸鼻子把眼泪逼回,凶狠地盯着他。康安低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祁真于是收敛情绪,洗漱后爬上床,沉沉睡去。
  暗卫的动作很快,仅过去两天便来复命了。
  祁真刚刚吃过早饭,噌地站起身:“找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