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地球日常 作者:歪脖铁树

字体:[ ]

 
 
文案
 
他从高科技末世重生到地球,准备做一个大写的大人物。
车祸濒死,他解决。
疑难杂症,他解决。
环境污染,他解决。
科技落后,他解决。
……
婚姻问题,他被解决。
 
内容标签: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烜 
 
 
 
    第1章 车祸
    
    呼吸从未如此顺畅过,沈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梦实在是太美好了,能闻到纯正的青草香味,还能感觉到温暖的阳光。皮肤没有被阳光灼烧,整个人都暖洋洋的,沈烜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末世中的阳光带有强烈的辐射性,正常人只要晒到,皮肤就会产生恐怖的异变。再也没有正常的青草,到处都是长牙五爪的凶兽一样的野草,只要人靠近,就会立刻把人卷起来,慢慢消化掉。噩梦一样的末世,每个人都绝望的活着,如果能看到沈烜现在梦中的景象,恐怕任何人都不愿意醒过来。
    沈烜试着在梦中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躺在草丛中,草叶散发着鲜嫩的气息,他试着拔了几片叶子塞进嘴里,青草苦涩的香味让他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又拔了几片。
    阳光不是恐怖的紫色,而是淡金色的,照在身上暖暖的。沈烜瞪大眼睛,看着蓝色的天空,敏锐的看到一只小巧的麻雀扑楞着翅膀飞过去。
    这一切太过于真实,他愣了愣,摸出一块小石子扔上去,准确的砸到麻雀。
    全身有着细细的绒毛,小小的黑豆眼紧紧的盯着沈烜,小爪子不安分的动来动去,嘴巴还一啄咦啄的试图啄开沈烜的手。这是一只真真正正的麻雀,只在末世爆发前,非常久远的历史上出现过。
    他生活的星球上处在末世中期,据说人类还要坚持生活将近五百年才能等到末世结束。沈烜曾经见过变异的麻雀,有人的手臂那么大,嘴里有着锋利的牙齿,尤其喜欢吃人类的肉。
    “啾啾。”小麻雀试着扑棱翅膀,但一个翅膀被小石子打伤,流出一点点血,让它疼的一直叫唤。
    “声音真动听。”沈烜喃喃自语着,手指尖轻轻拂过麻雀的翅膀,然后松开手掌,“难得见到一只历史中的麻雀,你走吧。”
    站在沈烜的手掌上,麻雀再次试着挥了挥翅膀,发现一点都不疼,那里的伤口也不见了,立刻高兴飞展开翅膀飞走。麻雀小小的脑袋里自然想不透,为什么自己的伤口变好了。
    再次躺在草坪上,沈烜感觉自己这个梦太长了,他竟然到现在都没醒过来。按理说,如果这么长时间醒不过来,很有可能被末世中变异的凶兽找到,他的小命也差不多该完结了。
    闭上眼睛睡了一觉,沈烜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依旧躺在草坪里,于是抓了几片草叶塞进嘴巴里嚼着,露出异常幸福的表情。真是极其美好的时刻,他非常喜欢。
    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离开这个梦境,沈烜终于不再干巴巴的躺着,他站起来拨开高大的草丛,走到外面,然后就傻眼了。
    眼前有一条平坦的柏油路,车辆来来往往,四周还有一幢幢高楼大厦。沈烜猛地回头,发现他存身的草丛根本不是草坪,而是一人多高的杂草,在高楼大厦中间显得异常突兀。
    狠狠的给了自己一拳,肚子剧烈的疼痛让沈烜扭曲着脸,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车来车往的马路,不得不承认,他在梦境中生活,或者说他似乎……穿越了。
    这是一个好到不能再好的消息,沈烜仰天大笑,虽然这里的车辆看上去极其落后,但这里的一切都非常贴近大自然,而且通过给麻雀治疗伤口,他发现自己的异能还在。在末世中极其鸡肋的治疗系异能,不能祛除丧尸病毒,只能治疗物理伤口,是最没有用的异能。
    但肚子被击打的疼痛很容易就能用异能治愈,沈烜咧开嘴,露出大大的笑容。
    眼前原本很有秩序的车辆突然混乱起来,一辆大卡车飞快的加速,迅猛而又突兀的停在马路中间。后面的小轿车躲闪不及,‘嘭’的一声撞在卡车上,发出一声巨响。后面接二连三的小轿车都来不及刹车,收尾撞在一起,场面顿时变得混乱无比。
    沈烜站在路边看着卡车里有人跳出来,飞快的离开。最先撞在卡车上的小轿车像一个揉出褶皱的盒子,扁扁的趴在那里。汽油飞快的流出来,在平坦的马路上蔓延,如果有人此时扔一点明火,立刻就会酿成更加恐怖的惨剧。
    “少爷、少爷!”从后面的小轿车里跑出一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一边大喊着一边跑。
    其他轿车里的人也都跑出来,大喊大叫着。还有更多的人被困在车里,无论如何都跑不出来,他们其中有手上极其严重的,或许没过多久就会失去生命。
    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沈烜的双手抖了抖,他的身体在叫嚣,想过去帮忙,想救治他们。末世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冷漠无比,也许前一刻还在言笑晏晏,下一秒就会转身捅你两刀,所有的人只有唯一一个目的,那就是活下去。
    而在这里的人没有那些异能,他们的身体那么脆弱,他们也不想死。
    “孩子,求求你们剥开我的肚子,把孩子救出来。”一个女人的双腿被车挤断,双手也血肉模糊,她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大喊着。然而没有人注意到她,因为她的声音是那样微弱。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我媳妇,我愿意用我的性命和全部财产交换。”一个男人跪在自己昏迷的媳妇旁边,痛哭流涕的嘶喊着。
    救人如救火,等JC和救护车来的时候,恐怕已经有一部分生命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了。沈烜回过神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跪在地上,用力掰开变形的车门,仔细的检查那名孕妇的身体。
    “失血过多、四肢骨节全部都有严重损伤,就算是我……也救不回你。”沈烜眼神暗了暗,他知道这个未来的母亲完全是靠毅力活着,否则早就失去意识。
    “不、不用救我。救救我的孩子,只要他活着,我死而无憾!”孕妇满脸是血,却努力瞪大眼睛看着沈烜,“你是个好人,我、我就算到了那边也会感激你,求求你……”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又改头换面啦,大家别打歪脖。
    
    第2章 收获婴儿一枚
    
    没有受伤,和受伤不严重的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便开始行动救人。他们身上散发出勃勃生机,还有只有沈烜能看到的那股子暖意。
    但就算这样,那些受伤严重的人也还是越来越严重,失血过多导致全身抽搐发冷,意识逐渐模糊。
    眼前的孕妇依旧看着沈烜,全凭一股意志力支撑着。原本已经坚硬如铁的心此时仿佛被一股坚韧而又温暖的力量狠狠的触动了,沈烜知道这是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爱,他上前一步揭开车门,重重的点头,“你放心,我一定会保住你的孩子。”
    “谢、谢谢……”明明身体摇摇欲坠,却咬牙坚持着,甚至主动拉着沈烜的手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
    看得出来,在车祸来临的那一瞬间,这位伟大的母亲牺牲了自己的腿和胳膊,甚至是连自己的头都没有保护,用尽全身力气保护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沈烜看了孕妇一眼,道:“我要刨开你的肚子,你……闭上眼睛吧。”
    就算经历过极其残酷的末世,沈烜也没见过能面不改色看着自己开肠破肚的人。只是这次他估错了地球母亲的坚韧,“没、没事,我想看着我的孩子出生……”
    沈烜没再说话,他知道这个母亲活不下来了,便没有伪装,而是直接探出极为锋利的指甲,轻轻划开孕妇的肚皮。在末世中进化出来的保命手段,几乎人人都有极为锋利的指甲,平时不用的时候就会缩短,用的时候便会迅速伸出来,能轻而易举的破开丧尸的脑壳。
    羊水破开,里面躺着一个小小的婴儿,皱巴巴的像个猴子,沈烜小心翼翼的把他抱出来,切断脐带。小婴儿看上去很小,应该并不足月,也没有哭,沈烜不动声色的在掌心覆盖异能,缓缓拂过婴儿的身体。
    皱巴巴的猴子终于张开嘴巴,发出小猫一样的哭声。
    “快、快给我抱抱。”伟大的母亲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我身边有给孩子穿的衣服,还有奶瓶、奶粉什么的。你是个好人,我这个做妈妈的不称职,希望你能帮忙给孩子一个安全的未来……”
    把孩子放在女人怀里的时候,她一边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边慢慢的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最终身体慢慢变得僵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她脸上还带着温暖的微笑,好像怕吓到自己的孩子一般,她好像完成了一项重大的使命一样开心的走了。
    从女人身边拿出一个包裹很仔细的包,沈烜垂下眼睑,看来她不光保护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甚至还保护了孩子需要的用品,也许那时候她就没想过会活下来吧。这种感觉让沈烜觉得温暖,虽然这位妈妈已经离开了,他打开包,拿出一块非常柔软的毛巾轻轻擦拭婴儿的身体,然后把他包裹起来,自己抱着。
    装婴儿用品的包正好背在身上,方便沈烜腾出一只手。
    受伤不算太严重的人已经被救出来,都躺在地上,沈烜只是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还有受伤严重的依旧待在车里,旁人也不敢随便挪动,只能等着救护车来。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跪在被挤扁的车子旁边,脸几乎贴在地面上,他本人毫无所觉,“媳妇,你别睡,我们来聊天吧。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那时候你看我不顺眼,见了面就打我一顿,我知道的,打是亲骂是爱……”
    男人说着说着,泪流满面的趴在地上,“媳妇,你要是走了,我也不独活,到下面咱们做对鬼夫夫,嘿嘿。”脸上还带着泪水,却咧开嘴笑起来,像地狱的恶鬼一样恐怖,男人身上也渐渐的散发出绝望的气息。
    沈烜三两步走过去,看大车子里的情形顿时皱眉,被夹在缝隙里的是个年轻男子,面色苍白,膝盖以下被卡住,血肉模糊。年轻男子已经闭上眼睛,沈烜敏锐的探测到,他已经没有呼吸了。
    “你想救他吗?”沈烜觉得这种感觉很奇怪,先是伟大的母亲,再是这个高大的男子,他们都想救自己爱的人,并且愿意牺牲自己,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情绪很纯粹,纯粹到沈烜诧异。
    在末世中,别说救人,就算亲兄弟亲父子,也能为了一点食物互相大打出手,一方丢掉性命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末世中的人生命力都很顽强 ,一般情况下死不了,他们只会互相伤害。
    地球上的人真奇怪,沈烜觉得。
    “我想救他,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的命、我的财产、我所有的一切,只要能换回他。”男人像抓住最后一棵救命草一样跪在沈烜前面,不住的磕头。绝望让他盲目,不去看沈烜的模样,也不敢去车里确认爱人的生死,就像给自己一个心理寄托一样求着沈烜,好像这样就会有奇迹发生一样。
    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乖乖睡觉的婴儿,沈烜单手掰开车门,硬生生撕下来,然后仔细的查看车里的年轻人,片刻之后他皱眉道:“我能救他,小腿以下虽然能保留住,恐怕以后都不能正常行走了。”
    “啊?”男人愣了一下,随即狂喜,“没事,我可以做他的腿。这次要不是他把我推开,现在躺在里面的人就是我了。”惊喜让男人的理智回笼,迅速爬起来站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沈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