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林权 作者:粟米壳

字体:[ ]

 
文案
林权上辈子活得窝囊,被谁都可以踩上一脚,最后惨死狱中,醒来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十六岁,一切还有重来的机会。
 
这是纯爱,纯爱,纯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权 ┃ 配角:叶一凡,叶卓然,张东军 ┃ 其它:重生复仇,美食,发家
==================
 
  ☆、第1章 监狱
 
“林权。”
    “到。”
    “你母亲来了,去接见室。”
    只有一扇小窗的房间里,阴暗的光线透下来,沉重压抑,男人从床上缓缓起身,挺了挺单薄的身子,细长的眼睛稍稍敛了些。门从外头被打开,因为手上被缠了手铐,只能垂在身前。每走一步就能听见脚铐的链子拖在地上发出的金属摩擦声。
    母亲?男人皱了皱眉,嗤嗤一笑,显然已经知道了前来探望的人是谁。
    接见室里,妇人似乎已在这里等候良久,却看着一点也不急,四方的桌子,她就坐在那里,听见门打开的声音,眼神迎着走进来的男人,“你终于肯出来了。”
    男人听着那略显刻薄的埋怨语气,一言不发的在妇人的对面坐下,抬眼,坐在面前的就是自己的后妈江心月,穿着一身整洁的月白高档套装,头发优雅的盘起,一副贵妇人的模样。
    “你这孩子……”江心月不像林权不冷不热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也有那么一些难过的,眼底的欣喜却还是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当初你就应该好好地听我的话,你看你现在,叫我怎么向你死去的爸交代。”
    林权蓬着一头的乱发,露出的两只眼睛就这样直直地看着对面的江心月,细长的白手缩在身子底下忍不住的攥起,青筋顿时突显,“如果没有你,我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他的声音嘶哑异常。
    江心月一顿,被他那冰冷的眼神一扫,有些再装不下去,嘀咕了声,“真不知道你妈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下贱胚子。”
    “有种你再说一遍。”
    见对面的人阴狠扫过来的眸子,江心月下意识地缩了缩,随后又不屑地撇了撇嘴,换了一副尖酸刻薄的嘴脸:“噢,不对,也不应该怪你妈,要怪就怪你那个不争气的老头子,一辈子窝窝囊囊的,连跟人大声说句话都结巴。真不知道当初你妈是看上他哪里了,大老远地嫁到这边,跟着他吃苦受罪的,到死都没享受些什么,再看看你,还真是跟你爸一个德行。”
    “你凭什么说我妈!”林权双手捏成了拳头,话都说得咬牙切齿,“你算什么东西!”
    江心月讥讽地抬了抬嘴角,“怎么,还想杀了我不成,啧啧啧,在牢里还没受够教训呐!家里怎么会出了你这么个坏东西,我只要一想到我们家一杨和你待一块那么多年,叫了你这么多年的哥哥,噢哟,心里都怕得不行。”
    林权低下头,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沉默了几秒才弱弱地开口道:“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报应?”江心月本来就笑着脸,听着林权这么说,笑得都合不拢嘴了。“你看看咱俩现在的样子,谁更像是有报应?”知道林权性子懦弱,不敢说什么,继续说道:“我是知道你明天就要死了,才大发善心地来见你最后一面,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真是活该。”
    指甲掐进了掌心,却还是选择一味地忍耐。
    林权越是这样,江心月就越是得意:“你说幸亏你妈她死的早,她要是知道当初她辛苦生下的儿子杀了人家两条人命,不死都被你气死了。”
    想到在自己八岁时就去世的母亲还要经受江心月这样的侮辱,瞪着双眼看着眼前的人,牙缝里蹦出几个字:“你说什么!”
    “怎么?我有说错么?你说你当初捅了那么大的篓子,你倒是待在这里落的清净,留下我们母子在外头给你擦屁股。”江心月一点都不在乎眼前人频临爆发的表情,板着脸继续道:“像你这种人就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上,出生了也只能和你爸一样,一辈子都没什么大出息,就活该被人踩在脚底下。自己下贱,还连累了我和一杨,你们一家都是一个贱德行。”
    林权腾地起身,眼眶通红:“别忘了,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挣来的,他也是一杨的爸爸,你丈夫!”
    “哼哼,你爸一直都没告诉你吧?”江心月一声冷笑,也缓缓起身,与林权面对面的站着,因为个子的原因,不得不稍稍抬了点头:“他是我的丈夫没错,不过,他可不是一杨的爸爸,一杨虽然也姓林,却是我和别人的儿子……”
    林权全身都气得微微地颤抖,撑在桌上的双手也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江心月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脸上的轻蔑讥讽的眼神从林权进门就一直没变,冷漠拎起放在一旁的名牌包,转身,临走还不忘了在林权的怒火上再添一把柴火:“所以说么,你爸他,就是个窝囊废……”
    “你说什么!!”林权快人一步,拉住了即将出门的江心月,揪着她的衣领摁在了墙上。愤怒已经燃烧了他的理智,心里想说的却脱口而出两句简单的话:“你说什么,嗯?你再说一遍,你说什么……”
    江心月虽然被林权这么摁着却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一字一句地重复道:“我说,你和你爸一样,到死都是个窝!囊!!废!!!”话音刚落,还未等林权有些什么反应,江心月就像变脸一般,惊恐地大喊道:“救命啊,杀人啦,救命啊……”
    接见室的门被推开,林权被重重地敲昏,倒地的那一瞬间,看见的却还是江心月,紧张害怕的神情里,嘴角却是胜利者的微笑。
    外头的夕阳通红,在里头却还是漆黑的一片,白炽灯的光芒不是很亮,却足够把这里所有的动静都看的一清二楚。小黑屋子里,同一牢房的室友正坐在一边百无聊赖地抠着自己早已发黑的指甲,见着在床上恍惚醒来的林权也没什么大的动作,只是轻描淡写地问候着:“哥们,昏了够久的啊。”
    起身,揉了揉脏兮兮的头发,斜着眼看着挂在头顶的一个小灯泡,被打昏之前发生的才一点点地回忆起来。
    “放心吧,今天就是你最后一天了,他们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坐在地上的男人慵懒地起身,拍了拍屁股后头的灰尘,到角落里洗了洗手:“谁还能和快要死的人过不去呢。”
    今天就是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天了,想起来还真不是滋味,自己活了二十多年,浑浑噩噩的一无所成,到最后竟还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林权。”外头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林权头疼,却还是不得不起身。
    门打开,牢头正站在外面,挺着个大肚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跟我来。”
    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不同的是房间里的样子,一张干净的桌子,上面是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的伙食,荤素搭配,甚至还放着一瓶酒。林权看了看站在门口的牢头,确定眼前的应该就是人生里的最后一顿晚餐了。
    饭菜可口,吃到嘴里却不是滋味,林权一口就把一瓶酒喝了大半,好久没喝酒了,一时之间也被呛着了。牢头解下了他的手铐和脚铐,尽管一边还站着看守的人,林权也觉得没有束缚轻松了很多。
    “晚点有人会来叫你,好好的洗个澡,睡个觉,明天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饭刚吃完,牢头准时地出现在门口,面无表情,林权只是低着头,任由一旁的人又重新替他带上手脚铐。
    同一屋子的人都知道今天是他的最后一天,平常处着虽然也会欺压,今天却都难得的大家都很沉默。
    到了洗澡的时间,林权就跟在狱警的身后,脑海里想着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只是当这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却也不知所措。
    每次到了洗澡的时间,淋浴间总是挤满了人,见着林权进来了,忽的都沉默了,随后才又悉悉索索地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开了水龙头,径自冲着身体,有人推了自己一下,水还在落下,林权抹了下眼睛,面前已经站了几个人。一个个摩拳擦掌,脸上也是一副要你好看的表情。
    还没开口说话就被人一拳揍到了地上,身边的人似乎对这个都是见怪不怪,都等着看好戏。“姓林的,有人让我们哥几个好好教教你,让你明天也走得舒服点。”
    随着话音落下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他想开口喊人,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劳资一看你脸就觉得丧气,成天蔫不拉几的,跟死了八辈祖宗似的,真他妈晦气!”
    “再说了,你都是快死的人了,还不让活着的人高兴点,给人添什么堵呢,挨揍了就知道怎么管好自己的嘴了,你可别怪我们,劳资是想教教你,好让你死了以后见着你那窝囊的老爸,也好说点好听的,省得你爸再被你气死一次,哈哈哈……”
    旁边的人哄笑开了,林权知道是江心月,那个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想到的办法,从他入狱开始隔三差五的受人欺负,挨揍,没想到临了她还不想让自己走得舒坦。
    不过一会的功夫,林权就已经鼻青眼肿的了,嘴角肿得老高,嘴里一股子甜甜的血腥味。揍他的那些人早就已经穿好了衣服,他甚至都没看清楚他们长的什么样。
    洗澡的人渐渐少了,林权蹲在那里,居然没用的哭了,除了哭,他也找不到别这更好的宣泄方式。的确,就像江心月和他们所说的,自己真是……太窝囊了。
 
  ☆、第2章 重生
 
陌生的环境,面对的是陌生人,身上穿着的是一身干净的衣裳,说来讽刺,这是他活着穿过最体面的衣服了。
    林权坐下,脸上还有昨晚被殴打的痕迹,他原本长相白俊清秀,眼睛细长,可被人揍的眼角都肿了一大块,平日里总是泛着半透明似得白皙脸上更是青紫一片。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执行官可能是经历了太多这样的场景,说这话的时候不带有任何感□□彩。
    林权摇了摇头,缓缓地闭上眼,眼前划过的是自己还小的时候,爸爸骑着自行车,他坐在前面的横档上拿着风车没心没肺的笑着,妈妈就坐在后座上,他笑着,很美好的样子。
    幸福持续了还没有几秒钟的时间,那些场景便早已被江心月那恶毒的嘴脸所代替了,她叉着腰瞪着眼对着自己说过的那些话,连比自己小那么多的一杨都敢明目张胆地欺压到他头上,而父亲只是站在一边,欲言又止,难以抉择。
    双手不自觉地就握成了拳头,他恨父亲的懦弱,恨江心月这么对自己,也恨自己从小到大一无所成,到最后一步步地被江心月捏在手里。
    “很快就会过去的……”耳边传来执行官平静的话语。
    林权湿润了眼眶,是啊,很快就会过去的。如果地狱有妈妈,是不是也算天堂。
    “醒醒,小权,你醒醒。”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的是一声轻柔的叫唤,是妈妈吗,林权想着,不大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眼前看见的人有些熟悉,却一时半会的叫不出名字。
    “哎哟,你个小兔崽子,你可总算醒了,可把婶吓的不轻。”妇女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表情虽然责怪,却是出于关心的口气。
    “李…李婶?”林权也跟着坐起身,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是村口的李婶,看样子是被自己吓的不轻。抬手抹了下脸,又看了看四周围,“我…这是怎么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