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公子在野+番外 作者:雪将深

字体:[ ]

 
文案:
     ……久居山野的贵公子终于变成了野人
 
江意铭:本公子风仪无双,奈何流落至此
 
江意铭:本公子从不知自己竟有着妖物的血脉o(一︿一+)o
 
江意铭:老子再也不要呆在这儿了(〃>皿<)
 
储储泪汪汪:真的么?
 
江意铭:<(-︿-)>
 
兽人主攻文哦,不适绕道~~
 
内容标签:种田文 甜文 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意铭 ┃ 配角:阿X,XX ┃ 其它:……
 
==================
 
  ☆、妖物
 
  “江意铭,江湖名门斩月楼楼主幼子,人称隐月公子,美姿容;好奇物珍玩,好口腹之欲;性疏阔旷达,不拘小节;擅琴,擅家传剑法与轻功,于同辈年轻俊杰中可列前十,其……”
  鹤发童颜的百晓生坐在书房里,就着窗外透过来的阳光,粗粗阅过这一页上这名天之骄子的生平,提笔沾墨,在最后空白处续上一句:神武七年六月初八,于东海千荒岛观潮时失踪,下落不明。
  枉他号称江湖百晓生,如今这江湖之中他不知道的事情,却又是多了一件。
  那么,这隐月公子江意铭,到底是生是死,身在何处呢?
  “嗷呜——嗷、喵、嗷嗷嗷啊啊——!!”一声似是兽吼又似人声的惊恐声音伴着一个急速下降的身影突兀出现在这片广袤森林的上空!
  这道人影正是在另一个世界里被认定为失踪人口的江意铭!
  眼见得树木枝桠离自己越来越近,手中从不离身的长剑也被甩远了,江意铭忙把刚刚吓得自己差点魂飞魄散的事情先放到一边,纵身提气腰身一扭,修习了十多年的家传上等轻功轻云步,让他整个人就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从森林上方拂过,捞过长剑,循着森林间隙落到了安全之处。
  一落到地上,江意铭也顾不上嫌弃身周这污糟昏暗的环境,就着从林叶间透出的明灭光线,半拔出右手重紧握着的长剑圆月,对准了自己的面孔,眯着眼仔仔细细端详。
  没有变形、也没有长出毛发,还是他原来那张百看不厌的脸,还是有手有脚的正常英伟男儿。
  那么,刚刚是怎么回事?
  江意铭整了整身上有些松散凌乱的衣衫,长眉紧蹙——他可不认为之前自己突然从海边碣石上掉到天上,再掉下来的时候,那一瞬间他变成的那个四肢着地的长毛怪物模样是他的幻觉!
  要不是因为这个,他也不会慌张到连自己的剑都丢了!
  这种、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让父亲和二哥知道!
  学艺未精,可能被父兄嘲笑的郁闷一时间倒是压过了江意铭心中那些关于“我可能变成了一个妖怪”的惊悚之感,他才有心思去注意周围奇异的环境。
  依他身处半空之时所见,这片森林可称得上是广袤无边,他现在处在森林的东南角,倒是离它与平原的交接之处不算太远。
  然而,就是在这森林的边缘之处,需要十几人才能合抱的高大树木、参差错落的怪异乔木、随处可见的地衣杂草……没一样是江意铭认识的!
  他山野历练的经验并不多,可周围景物如此奇异,明摆着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带鞘的长剑拨开有半人高低的乔木杂草,江意铭在密林间不急不徐的照着东南方前行。
  “嗤”的一声,轻微的破空声传入全副警惕的江意铭耳中,他抬手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就是一划!
  一道寒芒在他白皙修长的指间一现而隐,“扑”的一声,一条被干净利落一分为二的斑斓小蛇掉在他脚边不远处,上半身还在无力的游动。
  两个头的蛇……好吧,一路走来,江意铭已被震惊了太多回,灭杀了不少对他有不良企图的东西,这小小的不同之处对他而言早就没有了意义。
  要是在两天之前,他还没掉到这鬼地方来的时候,碰到这么个玩意儿说不定还会收藏起来把玩一二。
  至于现在……要是他还能回家的话,他一定要问问他父母双亲,他江家是不是参杂了什么仙人妖物的血脉,要不然他怎么会莫名其妙到了这个不似人间的地方,又怎么会可以变成一只白毛老虎!?
  是的,在江意铭两天来对自己的身体孜孜不倦的探索之下,他成功学会了如何变成一只吊睛白毛的少年老虎,以此证明了当初那瞬间绝对不是自己的幻觉。
  ……幸好他变虎妖的时候体型不大,要是把他如今身上仅剩的衣物给撑坏了……
  江意铭已经无法想象他在落到了满身狼藉却没法沐浴的境地之后,还要面对自己可能有伤风化颜面不存的问题了。
  ——尤其,在他离森林边缘越来越近,能发现的有人活动的迹象就越来越多了。
  嗯?正胡思乱想着,江意铭听到有什么东西大规模活动的声音传了过来。虽然这群东西在行进间相当轻巧,却瞒不过他的感知。
  毫不犹豫的,江意铭纵身跳上了身侧的大树上,将自己的身体尽量掩在繁茂的枝叶之间。
  “阿水,今天我们还去抓利嘴兽么?”
  “今天不行,今天阿羽不来,我们队伍里又没有鸣羽族的人,没有他们盯着,利嘴兽飞起来逃跑的时候我们根本抓不住。”那名叫“阿水”的汉子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明显一副领头人的模样,摇摇头回答道。
  “阿水,不对劲!”跟在队伍略后方处的几个人面上带着一丝凝重,匆匆赶上开路的几人,打断了他们的交谈。
  “这里有幼崽的味道!”
  “什么?没搞错吧?”
  “什么!?”
  “谁家的幼崽不听话跑出来了么?”
  ……
  阿水的面色一下也严肃了起来,紧皱着眉头向身后众人嘱咐道:“大家尽量分散,仔细找找草丛里面、树上这样的地方,一定要找到幼崽!阿福阿汪你们几个能闻到这个味道是哪里来的么?”
  原来是一群山民啊。
  江意铭半坐在高高的树杈上,低头观察着地下的十几个山民。
  他随大哥一块儿在南方游历的时候,也在那里的崇山峻岭里边遇到过山民,也是这样一幅衣不蔽体没什么教化的模样,带着几分热情和几分固执。
  不过,这群人要比那些矮小的山民高大健壮的多。
  说的话虽然也有些奇怪,他也能明白一些,好像是……有什么家畜幼崽跑丢了?唔,对他们来说,一头小羊一只小鸡之类也确实是一份财产了。
  要是他们收钱的话……那是什么!
  原本正掂着钱袋的江意铭不自主瞪大了双眼!
  ——在几棵树下面来回转悠的几个人,居然统统变成了狗!
作者有话要说:  脑洞一旦打开就不容易关上了,而且隔壁那个冷清的坑久未光顾略有生疏,忍无可忍就不用忍了么(* ̄3 ̄)╭
诶,可一可二不可三啊啊啊啊╰(*°▽°*)╯
 
  ☆、部落
 
  在他心神失守猝不及防之下,江意铭就同树下抬头往上看的妖物们对上了眼!
  “尔等何人?”这时就显现出江意铭历练不足的坏处来了,他扣住手中长剑,警惕的看着树下众……人,一时间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好像不是部落里面的幼崽。
  阿汪阿福几个面面相觑,化作人形叫来了领头的阿水。
  “即使不是我们部落里面的,也先带回去再说!一个小家伙待在大森林里面也太危险了。你们注意下周围有没有陌生的兽人,或许可以找到小家伙的家长和部落。”
  听了犬兽族几人的回报,阿水很快就下了决定。他来到幼崽藏身的树下,尽量做出温和的表情,仰头望向树上。
  “小家伙,你是同部落人走散了么?要不要下来跟我们一块儿?我们是附近厚枝部落的人。”
  小家伙?部落?面上还保持着不动声色,江意铭心里却是把一双俊眉挑了有八尺高。
  好吧,幸甚,这群家伙看着还算和善。
  终究是孤身一人踩在人家的地盘上,同这些山野妖物讲究言辞风度之类也没什么意思,江意铭想了想,足尖一动,穿过枝枝叶叶旋身落到地上。
  “你们是谁?这是哪里?离大秦有多远?”
  这幼崽的动作可真灵活,胆子也大,怪不得能偷跑那么远。
  嗯,警惕性也不错。不过,这样半大的兽人幼崽也最难搞了。
  阿水观察着江意铭一系列的动作,心里默默想着。
  唔,这小崽子细皮嫩肉的,身上穿的衣服虽然奇怪,但一看就是好东西,一定是大部落里面养出来的了。
  “大秦?那是你的部落么?”
  “嗯……没错。”江意铭皱了皱眉,点点头。
  身边厚枝部落的同伴们在他问询的眼神下都摇了摇头,这可有些难办了。阿水这么琢磨着,同时也有些奇怪。
  “你的部落我们都没听说过,看样子是离这里很远的了,还是先跟着我们回厚枝部落再说吧,这儿太危险了。不过,你是怎么到这片森林来的啊?”
  “……从天上掉下来的。”
  大秦王朝国力强盛,周边诸国年年进贡,他国百姓无人不知,而这些人却说从未听闻过大秦……又是一个自己可能已经离开了原本的人间的证据。
  虽说一路行来的所见所闻让江意铭心中早有了此种荒诞不经的想法,然而此刻,他的心底还是一沉,随口回了这人的问题。
  黄粱南柯,此生他可还有再回斩月楼的可能?
  天上掉下来……是被什么凶鸟当成猎物抓住了吗?
  大概是远离了熟悉的部落,这幼崽的心情明显不好,阿水也不多言,从队伍里挑了两个战士,让他们带着这可怜的小家伙先回部落。
  一大早就碰到这么一件事,他们今天的打猎任务可一点都还没完成呢!
  反正,哄孩子这种事情,部落里面有的是纯人拿手这个。
  被挑出来护送幼崽的是性格稳重仔细的阿古和阿冬,他俩一前一后把这小家伙护在中间,顺着来时的路往部落里走。
  事实上,这刚进森林的一段路早已是部落的兽人战士们来回走熟了的,危险性并不大,阿古和阿东小半的心思都放在了新捡到的幼崽身上,想着是不是该安慰安慰这个满脸都是不高兴的小崽子。
  “小崽儿你叫什么?我是阿古叔叔,他你可以喊阿冬叔叔。”
  “江意铭,别喊什么小崽子。”
  阿古顿了顿,同阿冬对视了一眼,嘿嘿一笑。好吧,半大的兽人小子最讨厌别人说他小了。
  “那行。你们部落的名字可真复杂,要不暂时按我们的规矩来,就叫你阿铭吧?”
  江意铭虽初出茅庐而没经历过多少风雨,但生性疏阔旷达,短短的一段路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决定暂且入乡随俗,“也好。你们部落叫什么?”
  “我们部落啊,叫厚枝,离这片森林不远,再走上一段路,出了森林你就能看到了。到时候我先去带你见族长,我们族长一定会安排好你的……”
  这叫阿古的男子倒是热情的很,江意铭只问了一句,接下来近一柱香时间的路程里,就只听得他对他们厚枝部落散乱的介绍与干巴巴的安抚了。
  因此,江意铭倒也是知道了不少有用的消息,身在异乡的不适之感同样消散了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