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 人生如戏+番外 作者:归零再生

字体:[ ]

 
文案
《游戏人生》是一款联网游戏,玩家需要扮演剧本中的一个角色,根据剧情完成度来评定等级,一至五星不等。
许轻凡:有演技,就是这么任性。
主攻,主攻,主攻
不喜勿入
【因为期末考临近,更新暂停,16号恢复更新】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轻凡 ┃ 配角:忘川,王遄,浮熵 ┃ 其它:主攻,宠文
 
 
 
    第1章 第一章
    
    
    夜,左相府。
    灯影幢幢,随风摇曳,氤氲了过往,浮动着人心。
    年轻的帝王身着皇袍,于夜风中飒飒而立,俊朗的眉目间似有暗流涌动。
    “太傅…”
    他的声音有点干涩。
    从年少初遇,到后来的倾心辅佐,至如今的兵戎相见,种种情思,覆压心头,终是盘成了解不开的结。
    在他的眼前,于月下负手直面他的男子,烨然恍若神仙中人的模样从初遇便从未改变过。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他还记得年幼的自己曾经好奇地问过那时还是太傅的男子,这句诗是何种意思。
    太傅清朗温润的声音似乎还在耳畔。
    [这是形容一个男子相貌极其俊美的诗句,出自乐府神弦曲《白石郎曲》]
    在那时自己的心目中,怕是只有太傅一人才担得起这般词句…或许,现在亦然。
    “陛下,今晚的月色甚是动人。”曾经的大昭太傅,如今的左相许轻凡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当下剑拔弩张的气氛,含笑开口。
    “的确如此。”
    年轻的帝王神色迷离。
    一身月白长袍的许轻凡在月下愈发肖似一尊玉人,不带丝毫烟火气息,若是下一瞬便飞升而去,怕也不会让人吃惊。
    “那么陛下携羽林禁军不下百余人深夜莅临微臣府中,是要同微臣一起赏月么?”
    年轻的帝王神色微动,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但最终还是逐字逐句,语调清晰地念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话语。
    “大昭左相许轻凡,两朝元老,深蒙帝眷。然狼子野心,不思圣恩,终不悔改,勾结外邦,私通卖国,罪无可赦。”
    年轻的帝王强迫自己直视着男子的双眼,不允许自己移开分毫。
    这样的情况下,太…不,左相,你还想说什么呢?
    那双古井般幽深的眸中随着自己罪行的宣布一点点泛起涟漪,最终,竟然凝聚成星星点点的笑意。
    “祁轩,告诉我,登基那日,我教导你的最后一课是何?”
    年轻的帝王身边的将领一阵骚动,显然是为一向恪守礼节的左相居然会直呼帝王的名讳而吃惊。
    直呼其名,这是多久不曾有过的事情了。
    年轻的帝王微阖双目,那日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为王者,心怀苍生,有情无爱。”
    许轻凡赞许地点头,即使是这般危急的时刻,他的脸上依旧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陛下是我见过最为聪慧的孩子,自当明白此中真意。”
    他后退了一小步,稽首,顿首,空首,振动,吉拜,凶拜,奇拜,褒拜,肃拜,九拜之礼有条不紊,颇有韵律之美。
    这是臣子向帝王行的最重礼节。
    “陛下仁德慈重,必能开千秋盛世,罪臣无颜得见,先行叩首谢恩。”
    许轻凡行完礼后站起身,眼神清朗,唇角微扬。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表情。
    年轻的帝王生生看着傲心傲骨的男子叩于他面前,犹如九天上的神祉被打落凡尘,心口传来了刀绞般的疼痛。
    然后,兀自带笑的男子唇边有乌黑的血丝蜿蜒而下,这个活着的时候顶天立地的男子软软倒下。
    一切的理智宣告破灭,什么帝王心术,什么疑心重重,什么图谋不轨,都被他抛之脑后。
    “轻凡!!!”年轻的帝王发出类似于野兽般的咆哮,健步上前拥住了男子倒下的身体。
    可惜,见血封喉的□□已经剥夺了这具身体上所有的生机。
    精致秀美的容颜依旧不变,可是,却再也不会用那双黑曜石般透彻明净的眼睛看着他,唤他一声‘祁轩’了。
    惊采绝艳冠盖京华的许轻凡,死后,也不过是一具随时会腐烂的尸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一夜,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云霄,让多少人无眠。
    ————我是场景切换的分割线————
    “少爷,欢迎回来!”
    眉目清秀,周身萦绕着温柔气息的男子语调温和,带着惊喜。
    他扶着从光柱中走出的男子,坐在柔软的沙发上。
    而这名男子,眉目如画,赫然便是不久前服毒自尽的左相许轻凡,只不过年轻了不少,大约只有十六七岁,还是个少年模样。
    “浮熵,我头疼…”
    前一刻还公子端方,温良如玉的许轻凡,下一秒就把头埋进了被称为浮熵的男子怀里。
    “这次的剧本排得太坑爹了,什么养成小皇帝啊,那个小皇帝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根据剧本要求我还得一边笑着一边把他带大…那种熊孩子就得用棍子PIA PIA PIA地抽一顿才会懂事!!!幸亏你少爷我的演技杠杠的,最后还操纵人偶给那个皇帝下跪震一震他,哈哈,那种忘恩负义的家伙就让得他后悔一辈子!”
    浮熵心疼地揉着自家少爷的太阳穴,嘘寒问暖,对于少爷玩的游戏他从来不会去多说什么,只是如果因此伤了身子他就不乐意了,“少爷,现在还难受吗?要不要去找颜医师过来?浮熵刚刚准备了焦糖布丁,您要先吃一点吗?”
    一听有甜食,许轻凡是头也不疼眼也不晕了,他装模作样地咳嗽一声,“布丁这种东西,不能多吃,给我来十几二十份就可以了。”
    “少爷,”浮熵哭笑不得,“颜医师说了,您一天最多只能吃三份甜食。”
    听浮熵这么一说,许轻凡一边在心头大骂那只颜狐狸,一边想着怎么从浮熵手里多弄些甜品。
    唉,浮熵什么都好,又听话又温柔,可是一和他的身体扯上关系,就犟得和一块石头似的,叫人牙痒痒。
    许轻凡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浮熵…”许轻凡原本带着红润的脸颊迅速褪去血色,脸色煞白,“我胸口疼…”他的声音尤带哭腔。
    “少爷!!”浮熵吓得不轻,脸色登时变得比许轻凡还要难看,他拿出随身携带的药瓶,飞速从里面倒出两粒药片,“少爷,你先拿着,我去倒水!”
    浮熵心急火燎地倒了一杯热水,又试了试温度,才递给了许轻凡。
    “浮熵已经通知了颜医师,少爷您先忍一下。”
    浮熵看似瘦弱,其实力气不小,至少,他能抱着‘虚弱’的许轻凡走到卧室,并顺利地把他安放在床上。
    浮熵坐在许轻凡的床头,眼底带着水光,“怎么会这个样子,当初不是说已经好了么…”
    许轻凡‘气若游丝’,让人怀疑他下一秒会不会就驾鹤而去地说道,“浮熵,我还想喝水。”
    “我这就去倒!”
    确认浮熵走后,许轻凡从床上一跃而起。
    我真是一个天才!
    许轻凡握了握口袋里的‘装病一贴灵’,得意洋洋地想。
    东张西望一阵,他掀开把窗户挡得严严实实的窗帘,耀眼的阳光扑面而来。
    一个留着板寸头,笑容爽朗的少年驾驶着一架小型飞艇悬挂在窗下,“你一打电话我就飞奔过来了,够兄弟吧!”
    “兄弟!”许轻凡竖起了大拇指。
    “咔嗒。”
    身后响起了推门的声音。
    不消说,自然是端水回来的浮熵。
    他搭在窗沿上,对站在门口脸色铁青的浮熵摆摆手,少年的笑容在阳光下温暖到仿佛可以融化一切的寒冰。
    当然,浮熵脸上的除外。
    “浮熵我出去玩啦!顺便说一句,厨房里的布丁我全拿了,你不必担心!”
    然后轻轻跳下。
    “少爷!!!!”
    浮熵的怒吼声顿时传便了整栋楼 。
    
    第2章 第二章
    
    “轻凡,你在干什么?”开着飞艇的沈辉斜眼看着从坐上了后就埋头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的轻凡。
    “吃布丁…”许轻凡抬起头,脸颊鼓起,像一只过冬时贮藏粮食的小松鼠,煞是可爱。
    沈辉眉头微挑,“刚才怎么都没有瞧见?”
    许轻凡笑得很是得意,大摇大摆地将手上精致的男款戒指显摆给沈辉。
    “箫爷爷新研究出来的空间戒指,他送给我了。”
    沈辉油然而生一种无力的感觉,“这种有钱都没地求的东西,也就只有你会拿来装吃的了。”
    许轻凡翻了个白眼,“吃的东西多重要啊,要不你试试三天不吃饭,非把你的眼睛都饿绿了不可。”
    其实你就是个吃货吧!
    沈辉心中腹诽。
    许轻凡啃完布丁,习惯性地拿出手机开始联网,然后…
    “砰!”
    从副驾驶座那边传来的巨响差点把专心致志开飞艇的沈辉吓出病来。
    “发生什么事了?”他忙不迭去看许轻凡的状况,发现后者现在两颊泛红,眼睛里烧着小火苗,显然是气得不轻的样子。
    他的手还放在驾驶台上——不久前的巨响正是由此发出。
    “那个忘川到底是谁?”许轻凡恨恨说着,“为什么我在什么游戏里都会看见他!!”
    沈辉乍舌。
    他也知道这个忘川,据说是一个高玩,大神级的人物。
    不过同行是冤家,许轻凡最大的爱好就是各种网游,虽然并不需以此为生,但技术也是相当拔尖的。以他追求完美,吹毛求疵的性子,在一次记录被破后他就杠上了忘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