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论仙侠大神如何混娱乐圈 作者:小黄人在天上飞(下)

字体:[ ]

 
    第51章 过渡章
    
    这个时间国内还是清晨,大多数人要么就在被窝,要么正在上班或上课的路上,视频的传播还不算广泛。谢颐年工作室的人在发现视频的第一时间就给这边来了电话,视频里除了谢颐年还有天宇的总裁徐奕,工作室的人不敢贸然采取公关策略。
    视频的传播源地是英国,不是发生在身边的事更容易让人怀疑它的真实性。谢颐年问先前给他们看这个视频的袁媛,“你看了这个视频有什么感觉?”
    袁媛虽然是谢颐年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但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和谢颐年接触,听他发问一时还有些转不过弯来,愣了片刻才道:“啊,这个……这个是在拍宣传片吗?”
    事实上如果是拍电影或者宣传片,谢颐年工作室不应该没有人得知这个消息,尽管如此,要袁媛相信上面说的异能什么的那也太扯了。
    “你不相信他们的技术分析吗?”谢颐年接着问道。
    “呃……也不是,但相比于这上面说的异能,我觉得应该还有更合理的解释吧?比如有某种我们都不了解的技术?”袁媛斟酌着答道。
    谢颐年微笑着点点头,“好了,你先下去吧。”
    等袁媛走出房间,沈何华看着谢颐年有些担忧地道:“颐年,这个我们要怎么解释?”
    谢颐年弯眸一笑,“不需要解释,他们不会相信的。”相比于国内的反应,倒是这段视频的发布者更值得关注。
    谢颐年当下就联系了洛基,伯拉德家族在英国的影响力不小,想必他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
    这段视频在YouTube上的热度远高于国内的微博,这种情况下谢颐年实在不宜到酒吧这样的地方晃悠。
    剧组的人在不久之后也接到了国内的消息,因为《孤岛》开拍在即,国内一些人还以为这是剧组炒作的手段。
    李琰很快就来找谢颐年了。
    “谢颐年,那段视频是怎么回事?你们在拍什么片子?他们说的技术鉴定无作伪是几个意思?”李琰看起来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谢颐年有些无语地道:“就你看到的那样。”
    “我看到你变作超人了,你是要告诉我这是真的吗?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拯救世界?”李琰一副信你就有鬼了的表情看着谢颐年戏谑道。
    谢颐年看了眼他衣冠楚楚的模样,“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很表里不一?”
    李琰似乎得了什么夸奖似的很高兴地笑起来说道:“这个不用别人告诉我,我很有自知之明!”
    谢颐年:“……”
    “不要歪楼,刚刚说到哪儿呢?那个视频是怎么回事?哪位神人制作的?效果也太逼真了吧?能不能把他挖到我们剧组?”
    “……发布者的ID不是很清楚吗?你要挖就去吧。”
    李琰忽然摸着下巴打量着他,“你一直避开视频的内容,难道这里面真的有什么猫腻?”
    谢颐年挑了挑眉,“我说视频里的内容是真的你相信吗?”
    “信,你说我就信!”
    谢颐年看了他一眼,“嗯,是真的。”
    李琰:“……”他耸了耸肩,“OK你赢了,不过我想我们晚上的聚会要泡汤了,你现在在YouTube上火了,一帮子外国友人在下面喊着求你收徒真是太逗了!”
    最后聚会的时间被定在明天中午,地点在就旅馆包厢里。
    “麻烦李编替我向大伙儿致歉。”
    “行了,除了夏连尘那家伙,没人会在意的,他们还巴不得自己出去玩呢。”
    “说起来,我是不是应该先去见一见夏导?我记得还有一个美国导演?”
    “还是不要了,那家伙不喜欢在自由时间被人打扰。齐尔斯特导演还在忙另一部戏,要过两天才能过来。”
    地球另一端的中国,新的一天刚刚开始。
    赵小酒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一早起来习惯性地刷刷微博。一眼就看到谢颐年的大名出现在话题框里#谢颐年异能##谢颐年徐奕#……
    “又上热门了……”赵小酒嘀咕了一句,然后注意到这条微博的内容——“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玄幻了!”下面转了一个视频。视频的标题是《YouTube上传疯了的一个视频——谢颐年是异能者?!》。
    “什么鬼?”赵小酒心想这又是什么恶搞,随手点开了视频。
    视频一开始就是激烈的打斗场景,只能看见一白一黑两道残影和兵刃交接的闪光。直到两个身影交错开来,赵小酒才发现那个白衣人正是谢颐年,而黑衣人因为视频拍摄角度的关系只能看到从背后望过去的侧面。赵小酒皱了皱眉,感觉似乎在哪儿见过。
    接下来故事情节的发展实在有些出于赵小酒的预料,那个突然冲出来的人不是天宇的总裁吗?他们难道在拍公司宣传片?不过情节有点诡异啊……
    “我去,这特效真是良心之作啊……”在看到霸气侧漏的轮回时,赵小酒喃喃了一句。然后他就看到谢颐年身上一晃而过的红光,接着出现在画面里的就变成了一个手持长剑红衣长发的冷艳美人,美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帅哥,这画面真心太美。
    “难道是在给徐谢党发糖的?”赵小酒咽了一口口水接着看下去,只见谢颐年抱着徐奕朝前方走去。镜头跟着他的步伐移动了一点,他在跟那个黑衣青年还有金发少女说着什么。赵小酒盯着那个黑色的身影,总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终于,在黑衣青年抬头的一瞬间,月光映射在他苍白的脸上,赵小酒一个激灵,终于想起在哪里见过他了!那不是情人节那天在伦敦遇见的和谢颐年在一起那个人?!
    “原来也是一个演员吗?长成这样不可能没有印象啊,难道是新人?”赵小酒暗自嘀咕着,又忍不住打开了相关话题。
    等她把视频的来源、发布者的描述以及技术宅们的证明都浏览完时已经目瞪口呆了,“这真的不是在恶搞?!”
    赵小酒偶尔也会上YouTube,看到这里就忍不住去扒视频发布者的资料,确实是一个摄影师,不算出名,但也有不少粉丝。
    这事处处透着诡异啊。
    微博上一堆@谢颐年的,赵小酒也跟着点进去围观。
    谢颐年最后一条微博还是一个月前的《宁氏》微访谈,现在下面已经堆满了各路网友的评论。
    【御猫】:视频求解@【谢颐年V】
    【lady】:整个寒假你就没出过我的视线,异能什么的真的太扯了!不过你偷偷告诉我异能是怎么来的好么?我也想要啊啊@【谢颐年V】【卫琴的头发丝】:男神泥垢了,上次是鬼打墙,这次直接玄幻了!!真的有异能吗?求收徒!!@【谢颐年V】【summer】:这个世界如此玄幻,我忽然觉得跟不上时代了【酱酱】:你能告诉我我们徐总为什么会跟你在一起吗?@【谢颐年V】【眼镜哥】:呵呵,一群脑残,要是视频里的内容是真的,谢颐年就是一个杀人犯。
    【夜未央】回复【眼镜哥】:呵呵,脑残才以为是真的。还有就算是真的,没看到他们一帮人围攻谢颐年吗?他就算反击杀人那也是正当防卫好么【卫琴的肚兜】:哈哈,我就想问问徐总被谢小年公主抱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徐奕V】【黑衣人】回复【卫琴的肚兜】:谢徐党满足了
    【囧囧】回复【黑衣人】乔哥快来!你老婆要爬墙!@【乔亦岚V】【小黄鸡】:忽然发现徐总演技也很赞啊,他那一声吓得我以为谢小年真的出事了!!
    【碧水蓝天】:这是BL短片吗?徐总和谢小年基情满满啊!!简直是给徐谢党发糖【山中人】:我怎么觉得这不像是拍电影啊,徐总在里面喊的是“谢颐年”真名啊!!还有徐总本身出现在视频里就很奇怪了,他不是天宇总裁吗?怎么会去拍什么片子?
    【蓝月亮】回复【山中人】:我想了想,只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俩准备谈恋爱了,通过这种方式通知大家【卫琴的小棉袄】回复【蓝月亮】:给跪了!然而这个解释意外的合理(笑哭)(笑哭)
    【与子同袍】回复【蓝月亮】:真相哥啊
    【卫琴的骨刺】:这个视频里红衣谢小年让我感觉看到了卫琴哥哥【迷局】回复【卫琴的骨刺】:感觉气场不一样,这个简直霸气侧漏。另:谢小年那一头秀发好飘逸啊啊!!!简直不像是假发【相思红豆】:只有我注意到那个黑衣服吗?活脱脱的禁欲系美男,好想推倒啊啊啊啊!!!有谁知道他是谁吗?@【谢颐年V】【木已成舟】回复【相思红豆】:我也注意到了,气质美男啊,不过好像没见过【风中柳絮】回复【相思红豆】:我去!我说怎么感觉那么眼熟!我见过他,在伦敦,情人节那天,他和谢颐年在一起!!!是不是啊@【小酒】@【明明】@【金鱼】?
    赵小酒看到这里手一抖,点开消息一看,果然有人@她,正是她的好友柳絮,那天和她一起遇到谢颐年的。
    后面赵小酒就看到了金鱼的回复。
    【金鱼】回复【风中柳絮】:对啊,原来是他!那时小酒差点撞到他!
    【云中月】回复【金鱼】:什么状况?求详解!
    【金鱼】回复【云中月】:哦,就是在伦敦一家粤菜馆,我们进餐厅的时候两个朋友在打闹。一个被另一个推了一下差点撞到里面走出来的人,就是那个黑衣服帅哥,但是那帅哥反应太快,一下子就避开了。还好谢颐年扶了我朋友一把才没让她跌倒。他们看起来关系挺好的。
    赵小酒扶额。
    【大音希声】回复【金鱼】:情人节?
    【金鱼】回复【大音希声】:对啊,本来我们还没注意到。但谢颐年走的时候还祝我们节日快乐,天地良心,我们都是女生好么o(╯□╰)o【蓝莓杯】回复【金鱼】:我去,信息量好大
    【花非花】回复【金鱼】:我忽然觉得这个视频讲的可能是一个三角恋的故事【踽踽独行】回复【花非花】:感觉被淋了一盆狗血
    【唧唧复唧唧】:从YouTube上截的一个截图【贴图】,这群外国人太逗了截图上是对视频的评论,一排排刷求收徒和刷漂亮男孩的,那股热情简直让谢颐年的粉丝都自叹不如。
    与此同时,谢颐年接到了一个国内来的电话。
    “喂,你好,是谢先生吗?”那边传来一道沉稳的男人的声音。
    “是的,你是哪位?”谢颐年提着饭盒走在走廊上,他正准备给徐奕送点吃的。
    “谢先生你好,我是徐奕的父亲徐泽。冒昧打扰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网上流传的那个视频,我看到徐奕似乎受伤了,但我现在联系不到他,谢先生知道他在哪儿吗?”徐泽的语气显得十分恭谨。
    谢颐年闻言停下步子,道:“徐奕现在和我在一起,你不必担心。”
    “徐奕的电话打不通,是有什么事吗?”徐泽接着问道。
    “他受了伤,需要调养,手机应该是关机了。你如果担心,我一会儿让他给你回个电话。”谢颐年道。
    “那就麻烦谢先生了。”顿了顿,徐泽又接着问了一句,“徐奕他伤的严重吗?我在视频里看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