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将妻难为[重生] 作者:墨青沾衣诀

字体:[ ]

 
文案:
廖哲飞六岁遭逢巨变,所有的东西都被大伯霸占,母亲一病不起,父亲整天劳累,终于在廖哲飞十岁这年双双离开。
廖哲飞死了,一生只有两个遗憾,没有早点知晓大伯的阴谋,没有履行承诺做项昱枫的【男妻】。
重生到五岁什么都还没发生的这年,小包子廖哲飞努力的拆穿大伯的阴谋,努力的长大,努力的做吉祥物——
不对,说好的男妻呢!怎么就变成吉祥物了!
 
内容标签: 强强 甜文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廖哲飞,项昱枫 ┃ 配角:廖父,廖母,大伯 ┃ 其它:重生,幸福生活,甜文,墨青沾衣诀,吉祥物,
==================
 
  第1章 早餐适合卖萌
  
  2019年九月十一日,天气目测晴朗,心情预测灿烂。
  早上八点整,阳光透过淡蓝色的窗帘洒在房间里有着护栏的两米长两米宽的实木床上,床上有着粉色的大兔子,蓝色的机器猫,黑白色的熊猫,还有……咦?藏在被子下的一只小兔叽?
  被子下的兔子动了动,然后冒出了兔子帽子下的人,婴儿肥的小脸,黑黝黝的眼睛好像还没有睡醒,眼神有点小迷茫,小嘴张开打了个呵欠,然后就着窗外的阳光做了一个和他的脸完全不符合的表情,叹气……
  “唉——”
  廖哲飞趴在床上很是感慨,他回来三天了,这三天让他开心又纠结,一直以为遇见的只是一个梦。他一直都想回到过去然后阻止一切,那样的话,母亲不会一病不起,父亲不会劳累过度就那么去了,自己也不会走上复仇的道路。一切都会很美好,就算有困难,那也可以一家人一起度过,而不是只剩他一个人在简陋的桥洞底下抱着自己取暖。
  廖哲飞察觉眼角渗出了点泪水,吸吸鼻子,抬起如今还白白嫩嫩的小手抹去,然后把自己埋在床上往床中央拱了拱。
  “咔嚓”伴随着开门声,一道清丽的声音传进廖哲飞的耳朵:“小飞飞?起床了哦?太阳晒屁屁了哦?”
  廖哲飞听到这个声音,脸刷的就红了,一个已经十八岁的少年就算回到了虚岁五岁的时候,也不能被叫做小飞飞啊!内心已经羞恼的不行,但是却不能阻止被子被掀开,被保姆从腋下抱住然后脱离了这三天来他无比喜欢的大床。
  既然被抱起来,廖哲飞也不打算装睡了,嘟着嘴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说:“萌萌姐讨厌╭(╯^╰)╮”
  奶声奶气的声音让廖哲飞的脸更加红了,他这幅样子不管怎么做都和他家保姆的名字一样萌萌的。嘴里说着讨厌,心里觉得烦,但是身体却熟练的在萌萌姐的怀里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噗!”
  林萌萌从小就开始照顾廖哲飞,廖哲飞换姿势的时候很熟练的帮忙,只是小飞飞这衣服说自己讨厌却无比熟练的懒洋洋的歪在自己怀里的样子真是可爱到爆。只是……刚刚没忍住笑出了声,林萌萌小心翼翼观察着廖哲飞小表情,脚下却没有迟疑,一步一步稳稳当当的往门口走去。
  廖哲飞瞪大了双眼:“你笑了!( ⊙ o ⊙)”
  林萌萌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很正经:“没有,你听错了。”
  廖哲飞怨念的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萌萌姐,很愤慨的指责:“你肯定笑了,我都听见了。”
  林萌萌的脸正经的都快抽经了:“少爷,您听错了……”
  “听错什么了?”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
  这个时候廖哲飞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餐厅,抬头就看到了过来接自己的母亲——蔡丽宇,三天时间足够他冷静下来,当然,第一天见到母亲然后哭了个昏天暗地那就是个黑历史,并且还被亲爱的母亲怀疑他是不是尿床了所以才哭的那么惨烈。
  想起这些廖哲飞脸上刚刚消下去的红晕又蔓延上来了。
  “╭(╯^╰)╮。”廖哲飞见母亲居然也打趣自己,嘟着嘴哼了一声。
  蔡丽宇赶紧在嘴上比了个拉拉链的动作,见儿子嘴没有嘟那么高了才凑过去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
  廖哲飞:“&gt///&lt”
  蔡丽宇自然看到了保姆那有点抽筋的脸,这不能怪小林,没看她自己都忍着笑么,接过两颊红扑扑的儿子,蔡丽宇赶紧对着保姆挥手示意可以先去忙别的了。先不说别的,小林那模样看着就忍不了多久了,要是在儿子面前笑了出来,指不定自己这个面皮薄的儿子会恼羞成怒成什么模样。
  儿子很可爱是件好事,但是太害羞就不怎么好了,夸一次很可爱就要抗议一次,搞得现在全家人就想要夸他可爱,然后看小家伙一脸的羞愤就想大笑,但是又不能当着小家伙的面笑,只能忍着,不然小家伙会生气的。
  林萌萌的背影有点落荒而逃的味道,蔡丽宇抱着廖哲飞在自己的位置坐下,然后才将廖哲飞放到他自己专属的椅子上。
  廖哲飞刚坐下,周玉琪就笑眯眯的开口:“小飞飞啊,喜欢吃蛋糕么?”
  上一世大伯母在他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也是这一句,廖哲飞眨巴着眼睛装作思考的样子,暗地里悄悄的观察在座的所有人,父亲和母亲没有什么反应,正在吃早餐,大伯正在喝咖啡,看都没有看这边一样,就好像完全不在意一样,大伯母肯定是满含期待的看着他,倒是让他发现爷爷有点不一样的地方,爷爷原本正在吃包子,见到他来了抬头笑了一下就继续吃包子。只是在大伯母开口的时候,爷爷微微的蹙眉好像有点不满,吃包子的动作也停顿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廖哲飞相信,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发现了爷爷的异样,爷爷怎么了?
  周玉琪见廖哲飞瞪大了双眼,一副吃惊的模样,捂嘴笑道:“很大很大的蛋糕呢~,小飞飞要不要跟着大伯母一起去呢?”
  大伯母不负期望的说出了第二句话,当年还小的他就这么被蛋糕拐走了,然后父母带着他一起去了吴家,今天是吴家小儿子的生日,搞得很盛大,他当年也的确很满足的吃到了蛋糕。大伯母和大伯父也很满足的和吴家勾搭在了一起。
  那么,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话,爷爷为什么会有刚才的反应,想了想,廖哲飞从记忆里找出了一件他几乎快要忘记的事情。昨天,爷爷在吃饭的时候说第二天要去拜访他的老战友,当时大伯母一脸好奇的询问了一下对方的状况,爷爷想了想说对方不混商界的,他们开了一家农家乐。
  是的,农家乐,爷爷的战友就是一个开农家乐的。现在想来当时大伯母的表情就有点不对,也是,吴家这次小儿子生日搞得那么大,请帖也早就发出去了,他们廖家也就一个小商,能收到请帖还是因为大伯母是周家的人。在吴家生日会前夕爷爷突然说要带家人一起去拜访一个开农家乐的老战友,大伯母理所当然会不开心。
  虽然可以跟着大伯母去看看他们是怎么和吴家勾搭上的,但是……廖哲飞看了看自己的爷爷,心里闪过一抹心疼,爷爷之前会有异样是因为难受吧,时日无多的自己想要带着家人去看战友,结果家人却都不怎么愿意。
  廖哲飞在周玉琪期待的目光中摇了摇头,有点纠结的说:“我最近胖了,蛋糕……”低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抬起头之后一脸坚毅,“蛋糕什么的,我才不喜欢呢!”
  周玉琪听完廖哲飞的话就笑了,然后隐晦的给廖玉成递了个眼色,见廖玉成小幅度的摇了摇头才一脸可惜的说:“那好吧,我就带着你堂哥去吃了。”
  廖哲飞星星眼:“嗯。”然后像是想起什么,眼神没那么亮了,低头吃自己的米糊。
  之后周玉琪和蔡丽宇随意的聊了几句也就没多说什么,几个人安静的吃着早餐,吃到差不多的时候,廖适咏——聊爷爷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手肘撑在桌面上,手掌叠加,下巴放在手背上,一脸严肃的看着众人,良久才缓缓开口:“想跟我去农家乐的就去收拾一下,不想去的随你们。”
  周玉琪一脸笑意,用很抱歉的语气说道:“爸,吴家请帖都已经发来了,您昨天才说这事,这不是撞在一起了吗?爸,你看能不能和您的战友商量一下,改个时间?”
  廖哲飞暗暗地解读大伯母的话:吴家早就来了请帖,开农家乐的临时才说,而且吴家是什么人家,而你的战友就是个开农家乐的,让人家改个时间就好了。
  廖适咏也不知道是不在意还是没有听出来,依旧是之前那副表情,看了一眼大儿子,脸上那明晃晃的为难真刺眼,心里算是明白大儿子是怎么想的了。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小儿子:“你呢,表个态。”
  他老头子能帮的也就这一把,就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廖适咏莫名的觉得有点悲伤。对于自己的儿子,他还是了解的,大儿子利益至上,但是好高骛远,心比能力还大。小儿子有能耐,但是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这辈子也许能够守着手上的那份基业过一辈子。
  廖玉星想了一下,吴家虽然是一个好的机会,但是目前对于他们公司来说并没有什么帮助,于是转头问自己虚岁五岁的儿子:“小飞飞?想不想去农家乐?里面有大狗呢!”
  廖哲飞黑着脸看着自家的蠢爸爸,小幅度的抽了抽嘴角,努力的挤出几分期待:“真的么?有大老虎牌狗狗么?”谁家父亲买了老虎公仔骗自己儿子说那是狗……大概也就他家这个了吧。
  
  第2章 强势卖萌~
  
  老虎牌大狗……
  廖玉星满头冷汗,他好像接收到了父亲不满的目光,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有次儿子指着电视里的老虎问他那个是什么,那时候他看的球赛正在关键时刻,看都没看一眼儿子正在看的电视,只是听了一下电视里在讲什么,刚好听到了狗叫声,顺口就说那是狗。直到有一次去动物园,儿子兴奋的指着动物园里的老虎大喊:“爸爸!爸爸!快看,大狗!”
  当时,不论他怎么解释那是老虎,儿子就认为那个是狗。
  廖玉星扶额头:“儿子啊,这个是老虎,嗷呜的那种老虎。”
  廖哲飞点点头:“狗本来就会嗷呜啊。”
  廖玉星:……好像哪里不对?
  最后,在廖玉星的不懈努力之下,廖哲飞终于知道那不是狗,起码不是单纯的狗。
  “爸爸,那是老虎牌的大狗对么!”
  廖玉星:……算了,长大了就会明白了,他还是去看球赛吧。
  用完早餐,廖哲飞坐在沙发上看着大伯母脸上带着满意的笑拉着大伯回家去了。大伯一家并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现在住的房子是父亲和母亲一点一点赚来的,大伯在隔壁买了一栋。
  记忆里一家人一直都在一起吃早餐,这算是廖家的习惯,他隐约记得母亲说过,本来大伯母是不愿意过来吃得,但是爷爷特别坚持,为此还难得的翻了脸。大伯愿不愿意到没人知道,在家里大伯一向都表现的无欲无求,不过那件事大伯出面了。
  怎么劝的没人知道,总之结果就是自从他廖哲飞出生,都在一起吃早餐。廖哲飞把脚压抱枕下,上半身反而压在抱枕上面,小孩子的身体软,这样子他一点都不难受。趴着舒服,廖哲飞忍不住就思绪翻飞,上一世他报仇了,可是报仇之后他却只能自己抱着枕头大哭。
  报仇了又怎样?
  父亲回不来,母亲也回不来,他的天真也回不来,什么都回不来。他曾经无数次的祈祷,如果能够让自己回到过去,他一定会阻止一切,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很幸运的回来了,还没有付出什么代价,也曾担心真的会付出什么代价,但是只要还没有发生,那就可以无视代价这件事。他承认自己很贪心,想要父母好好地,也想要自己好好地。
  廖玉星帮坐在沙发上看着孙子的父亲倒了一杯茶。
  廖适咏将视线从孙儿身上移到了二儿子身上,冷淡的嗯了一声,接过茶并没多说什么,虽然儿子愿意和自己去看望老战友,但是这并不是儿子的【想】要去。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儿孙自有儿孙福,只是……他舍不得两个乖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