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毒哥在远古+番外 作者:thaty(上)

字体:[ ]

 
文案:
贾纯原来觉得自己的名字太……但等他有能力改名字的时候,发现一连串的手续太麻烦了,于是他就继续贾纯呗。
等到他穿越后,他有了另外一个名字——白秃。
贾纯:……我还能继续叫贾纯不?
白秃:作者你出来,我绝对打不残你!
 
都说(剑网三)毒哥的衣服穿得少?白秃,不,白锐看着来来去去的远古汉子表示:呵呵。
所以,本命又名《有比较才有发现,毒哥的衣服也是很多的》
 
 
《毒哥在远古》分割为上中下篇
 
警告:
1、本文没有玩过基三的妹纸也能放心食用
2、毒哥是攻毒哥是攻毒哥是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3、毒哥的CP很好猜,完全不用担心站错队
4、作者菌想到了再加_(:зゝ∠)_ 
 
内容标签: 强强 系统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剑网三、剑三
 
银牌编辑评价:  
贾纯原来觉得自己的名字太……但等他有能力改名字的时候,发现一连串的手续太麻烦了,于是他就继续贾纯呗。等到他穿越后,他有了另外一个名字——白秃。贾纯表示还是想要改回以前的名字,现实看起来似乎我那无望,顿时,一种想要打残作者的冲动在他心中 翻腾。 
作者语言风趣幽默,情节推进流畅自然。故事开篇作者用最直接方式切入主角穿越后的场景,用爆笑刺激的场面吸引住读者的注意力。随着发展,各种令人难以预料的转折接连出现,人物轮番登场,细节之处扣人心弦。
 
 
  第一章
  
  天空一声炸响!贾纯他……穿了。
  ***
  “卧槽!”贾纯吓得一声大吼,一秒钟之前他还躺床上想:今天雨这么大,温度正好,能睡个舒服觉了——没错,是躺在床上睡觉,这么好的天气,他懒得上线游戏了,正适合睡觉。可他就不明白了,怎么会闭眼的时候他躺着,还没睁眼突然就觉得自己站起来了呢?闭眼的时候他还在家里,吓一跳之后睁开眼,他就站在……一个大鸟窝的边缘?
  怎么个意思?
  “传送完成,正在进行二次定位,以确定空间位置。”
  贾纯还因为突然的地点转化而跟不上趟,脑海里就忽然响起了机械性的声音。
  几秒前的空间转移贾纯不知道自己不是被雷劈的,但是,这一刻,他睁大眼睛,从头到尾,清清楚楚的感受了一把啥叫被雷劈!
  他满眼都是白光,整个身体又木又僵,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抽搐。
  卧槽!完了!完了!我这是要被雷劈死了!
  过电中的贾纯浑身僵直抽搐,一个不稳从鸟窝边上掉了来,本该一闪即逝的雷电,半天还不消失,追着他一路劈了下来。贾纯的四周变得焦黑一片,木头上的小火苗跳跃了一会,才被雨水浇熄。
  当雷电终于消散,贾纯迷惑的睁开眼:能想、能看、能动……还没死?
  他爬了起来,身上窸窸窣窣掉下了黑色的渣子,贾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看到的是一双很小的手,指甲很脏,皮肉上有很多细小的伤痕,这绝对不是他的手啊!
  这是……我在做梦?好吧,以为这是做梦才是做梦呢!早知道该去买彩票的,把这运气用在彩票上,大概就不会穿越了。
  _(:зゝ∠)_好吧,贾纯知道是自己不该想那么美,因为现实是骨感的。
  不过,穿谁不好,把我穿过来?我就是一个家里蹲宅男。对了,貌似还有个系统?
  “哎哟!”贾纯刚想看看那系统到底怎么回事,就额头一疼,有人拿石头扔他?顺着石头飞来的方向看去,贾纯觉得自己更不好了——是有人,野人。
  ***
  现在,贾纯应该是在某处深山老林里,周围都是一看树龄就很大的树,四五个人手拉手抱不过来的那种。树和树的中间并没有太茂密的植被,只有低矮的灌木和一些爬藤植物垂下来的枝叶。
  就在这些灌木的后边,站着那些扔他石头的野人。他们的身体形态和人非常的接近,甚至该说他们的体型非常的矫健匀称,手长脚长。他们直立着,身上啥都没穿,但有极端浓密的毛发。因为雨水打湿了毛发,依稀能看到他们的脸,就跟科普图片上的野人一样。
  贾纯刚看向他们,一个野人就发出了一声长且刺耳的尖叫,贾纯竟然鞥听明白:“克嚎(恶魔)——!!!”发出尖叫的家伙当场朝着贾纯再次扔了一块石头过来!
  “啊!”贾纯向后躲闪,可是脚下一拌,摔倒在了地上。
  “克嚎!克嚎!!!”他的倒地,更降低了野人的畏惧,他们一个个的从从灌木后边,树荫背后跳了出来,举着石头和粗糙的木棒子,绕着贾纯蹦来跳去,石头和木棒也不时的砸在了贾纯的身上。
  贾纯抱着头,他这辈子只在网游里和人打过架,现实中头一回被围殴。另外不知道是这身体太年幼,还是他刚穿过来没和身体完全融合,手脚很难控制,他几次抓到想要逃跑,都被踢打着重新倒在了地上。贾纯努力保护着自己的头:系统!系统!被打得说不出话,他只能在心里想着唯一的救命稻草——虽然那东西也是这一切的元凶。
  “侦测到玩家处于极度危险状态,因处于新手保护期内,开启短程跳跃。”
  野人在嚎叫,木棍打身上发出砰砰的捶打声,即使护住脑袋,依旧被石头砸的晕眩恍惚,贾纯的耳朵开始耳鸣,周围的一切仿佛变成了一场光怪陆离的全息电影。他护住自己的力量开始渐渐变弱了,系统的提示音明明在脑海中响起,可他的大脑都没反应过来这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那么一阵贾纯完全失去了意识,他就躺在那蜷缩成一团,尽力保护着自己。当他意识到已经有一阵没有石头棍棒加身,这里没下雨,阳光挺暖和的时候,时间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
  贾纯透过自己胳膊的缝隙,小心的朝外看,他看见了青草和高高在上的太阳。慢慢放下手臂,周围的景色果然是大变样,不但野人没了,树木也没了。
  一下子,从树林子里跑到草原来了?
  贾纯一边坐起来,一边活动着手脚,另外摸着自己身上之前被打得极疼的几个部位。最后意识到自己胳膊腿完好,应该也没骨折什么的,不可能吧?
  “新手保护时期唯一一次短程跳跃使用完毕,跳跃期间为玩家修复身体创伤,请玩家珍爱生命,远离危险。”
  系统解答了问题,这不是废话吗,他又不是专门的作死一族:“系统,我能回……”
  “定位已确定,系统开始定制计算。”
  “系统!系统?”
  “定制中,请稍等。定制中,请稍等。”
  贾纯眼睛花了一下,视线恢复时,贾纯觉得自己就像是戴了个电子眼镜之类的东西,右眼视线范围内,右上的位置,出现了一根进度为零的进度条,进度条旁边还有朵不停旋转的菊花。
  “……”贾纯下意识的找了半天“刷新”的按钮,没找着。
  看不了系统那就先确定自己状况吧。
  贾纯拍拍手站起来,他这个身体的年纪应该很小,而且不健康,小胳膊小腿就不用说了,胸口上能清楚的看见肋骨条,但偏偏还有个大肚子,就跟电视上的非洲儿童似的。这不是他小时候的身体,是占据了这世界一个孩子的身体。贾纯想想那些差点把他打死的野人,他们会不会是这孩子的家人?
  不过为什么他没多少毛呢?反而该说皮肤真心的好,还很白……等等。
  贾纯记得身上曾经掉了很多黑渣子,他又在身上摸了摸,没有当初那么明显了,但确实还有一些小颗粒的残留。
  ——他这不是没毛,是因为过电所以毛被电光了?贾纯赶紧朝脸上、头上摸,顿时泪奔了。
  ┭┮﹏┭┮哥是不怎么稀罕腿毛,但是,头毛能不能给我留点?竟然眉毛也一干二净了。而且系统不是说了修复身体创伤吗?眉毛也算五官之一啊,就这么不管了。
  ***
  “嗷~”
  一声嚎叫,吓得贾纯立刻停止了对自己头毛和眉毛的哀悼,从不着调状态恢复到现实状态。
  “小家伙,对不起了。”贾纯叹口气,朝四方拜了拜。
  他不是自己想穿过来的,这个孩子却比他更无辜。但作为一个凡人,现阶段贾纯的宗旨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能虚伪的对这孩子说一声抱歉了。当然,人家是不可能对他说没关系的。贾纯自嘲一笑,现在他的问题是如何用这副小身板活下去。
  至于死了会不会穿回去的问题,也就是刚才快被揍死的时候联想一小下而已,用生命亲自尝试一下?还是等到系统的那朵菊花完事了,和他沟通过再说吧。贾纯没有太多的好奇心,也不是个勇于探险的人。
  虽然这看起来是个逼着他去探险的世界……
  贾纯看了看周围,野草长得比他的人都高。“啪!”他拍死一只虫子,弄得满手都是血,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的,“啪啪!”又拍死几只虫子,但贾纯身上的疙瘩还是在飞速增加中。
  继续在原地站着,这是这些虫子就能要了他的命,但是朝哪走?没有道路,没有目标,没有方向,乱闯乱逛消耗体力一定也是死吧?他的电脑也不知道会被谁接手,如果发现里边的爱情动作片,主角都是两个汉子,会不会受到心灵伤害啊?
  ——贾纯又想歪了,不过这也是他调节心情的一种方式。
  终于,贾纯选定了一个方向,他依稀看着,那里像是有山。有山就有山洞,希望能找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吧?
  ***
  用一根小棍敲打着前路的草丛,感谢曾经看过的小说,还是有一些实用技能的。棍子虽然小,却足以把虫子和蛇惊动起来。看着嗡嗡的虫子铺天盖地,贾纯一阵阵头皮发麻。他没有鞋,草丛不止绊缠着他的脚,锋利的草叶子还会把脚割伤。他没有衣服,其他地方能忍,可是他那个小兄弟……被虫子咬了两个包,已经肿了一倍而且又痒又疼!!!!
  尼玛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贾纯真想捂着小兄弟哭啊!!!!
  但以他的身高在草丛里走又不能只用单手,他必须一只手用木棍不断的敲打,另外一只手推开厚密的草丛,没法一直捂着小兄弟。
  他试过用比较宽大的草叶子折一下,结果证明了他这个宅男果然是动手废。先划伤了手,后划伤了大腿,最后把蛋蛋也给划了。
  ┭┮﹏┭┮于是贾纯决定,还是别自己摧残自己的小兄弟和蛋蛋了,就留给虫子摧残去吧。
  
  第二章
  
  顶着大太阳,忍着蛋蛋和小兄弟的强烈不适,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前挪。虽然周围都是植物,但身为一个连韭菜和蒜苗都分不清楚的宅男,野外生存直接上来就是挖野菜,那难度也太大了。本来这小身板就弱的要命,还没有水,没有食物。贾纯脚底下开始打颤,眼前也开始一阵阵的发黑,他第一次看见满眼的星星,甚至把右上那朵小菊花都遮住的时候,贾纯不得不停下来。
  可是他连坐都不敢坐,小兄弟和蛋蛋已经不好了,菊花要是再出点什么事,那……算了,想多了更想哭了。
  用小棍杵着地,贾纯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总算缓过来了一点。周围偶尔也有那么一两棵树,或者比较低的灌木。如果树上有果子,果子被野兽或者虫子咬过,那么,大概、也许、可能,人也是能吃……的吧?
  没等他下定决心,突然有黑影从他头顶掠过,一开始贾纯还以为是飘过的云。
  “哇!”像是乌鸦的叫声从头顶上响起,贾纯下意识的抬头,看见的是一只很像秃鹫,头顶上有个火红色肉瘤的鸟。贾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个子小了很多的关系,总觉得这个秃鹫比电视上看起来的大得多,大到能把现在的贾纯整个人都抓起来?!的地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