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毒哥在远古+番外 作者:thaty(中)

字体:[ ]

 
  第五十一章
  
  茅巫正带着他的几个学徒各种努力的安慰自家的战兽们,一次次的通过魂晶告诉它们:以后都是一起的,不用怕,这些家伙不会伤害它们,反而会保护它们。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兔子们抬起头在空气中嗅了嗅,刚直起来的耳朵又耷拉下去了。
  茅收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茅巫和他学徒们,每个人身边都围着几只大兔子,且被这些围过来的大兔子紧抱大腿,整个人都看不见了。
  “还不行?”茅收连谁是谁都分不出来,想扒拉开兔子吧,人家立刻扭头对他展示大板牙!——对付那些大块肉不行,对付个人还不是小意思?!茅收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外边发问。
  “慢慢就行了。”茅巫也心疼,毕竟是从小到大一块长起来的,又是保护部落这么长时间的战兽,即便有了白锐的战兽,他们想的也是让兔子们和新的战兽和睦相处,从来没有把它们拔毛剥皮做烤肉的心思。
  “我带着人找猎黑去了。”茅收点点头,拍了拍两耳黑的脑门,早上的这顿饭也没吃,就带着人出发了——能省就省一点。
  茅部落就要正式的将自己获取食物的方式从采摘转向捕猎,虽然有猎黑他们的帮把手,可是到底成果如何,茅收自己其实并没有底,至少在他想来,短时间内,部落的食物不会太充足。可是他们还要为即将到来的冬天储存食物。困难虽然多,不过他和茅巫,还有部落里的长老们都一致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只是,他们的压力也是巨大的。
  “去吧。”茅巫的注意力仿佛都在哆嗦着的战兽身上了,连头也不抬,随随便便一招手,也就是和他道别了。
  茅部落总共两百多人,因为过去事以采摘为生存的最重要手段,所以部落里老人所占的比例反而比原先的猎部落更多,足有二十多人,未成年的孩子有十几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饮食结构的关系,剩下的壮年男女里,有部分人瘦小虚弱,采摘野果和野菜都只能半筐半筐的来。所以,能够在茅部落被称为战士的,男女都算上,也就四十多人左右。
  这些人往常的工作,更多的是保护采集队,极少数情况下会跟随族长去狩猎出现在部落附近的猎物。这次,茅收在他们当中挑选了十一个最出色的,带着来找猎黑了。他们距离山洞越近,一股从未闻过的香味也就越浓,几乎都忙了一个通宵,还饿着肚子的原始战士们,肚皮几乎是同时打起了鼓。
  猎黑一家子也已经被吵醒了,三个人正围着火塘吃早饭——火塘边上烤着滋滋冒油的肉,看似普通其实这些肉都浸了蜜水又抹了调料。陶锅里边煮着鸟蛋羹,蛋羹里放进了碎肉、野菜和菌子的鸟蛋羹,香气扑鼻。两个大泥球扔在火塘里,虽然没味道看起来还奇怪,实际上是主菜叫花蓝鸟。
  “猎黑!我们来了!”茅收撩开在洞口的草帘子就进来了。黑爸的反应何其迅速,黑影一闪,就挡在了茅收和火塘(陶锅)之间。
  “来太早了,出去,等会!”
  茅收咽了口唾沫,眼巴巴的朝里边看,他也是很壮实的人了,无奈宽度比黑爸宽出半掌来,高度却足足矮了半头。黑爸这么一遮,茅收只能看见火塘里朝上飘起的烟,美食是想都不要想了。咽了几口唾沫,茅收乖乖走了,丝毫不忿或者贪婪的意思都没有。
  显然就算茅收表现得不错,黑爸也一点把他留下分享的意思都没有。等到草帘子放下,连晃都不晃了,黑爸才慢悠悠的走回来,这时候蛋羹正好是最鲜嫩的时候。黑爸把陶锅端下来,也不嫌烫,直接端起锅来,极为豪爽极为干脆的……半锅蛋羹就进他嘴巴里了。砸吧了两下嘴,黑爸嘟囔一声“味道都没尝到呢。”于是,剩下半锅也没有了黑爸!黑爸!你难道没注意到你儿子眼巴巴的看着你呢吗?
  “还有时间,再煮一锅。”
  那意思是下一锅还是黑爸的?_(:зゝ∠)_亲爹?
  虽然一脸痛苦,可白锐的动作却利索得很,没一会,另外一锅蛋羹就已经上了火。随着火苗舔舐陶锅的锅底,热热的香气散逸在空气中,白锐忍不住朝洞外边看了一样。草席子挡住了外边大部分的光景,但白锐怎么觉得听见了雷声?还是此起彼伏的。
  应该没下雨吧?没听见落雨的声音,茅收他们也没进来说没法打猎。
  白锐想着,手上已经用叶子包起了两块烤肉,要递给猎星。他一转头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其实就在白锐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蛋羹上的时候),猎星拿过了他的那根石矛正在一块石头上磨着。猎星的表情也没怎么夸张,甚至该说他看起来很安宁。可是看着他那无比专注的眉眼,看着那磨得锃光瓦亮的石矛,白锐就觉得脖子后边冒冷汗。
  “猎星。”冷汗归冷汗,白锐还是把肉递过去了。
  听见白锐的声音,猎星抬头,分明和刚才的表情没什么不一样,但那个瞬间,他整个人就都柔和了下来,白锐那种冒冷汗的感觉也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突然,白锐就觉得性口小鹿乱撞了一下,他忍不住更凑近了一些,挨住了猎星。猎星正啃着肉呢,顿时表情也是一荡,停下了咀嚼,抬头和白锐对视……对……
  “咳咳!咳咳咳!”黑爸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白锐和猎星忍不住同时去看他,然后陶锅就又递到了白锐的眼前。
  “再来一锅!”
  “……”_(:зゝ∠)_黑爸,求别闹,明明隔三差五就吃的是蛋羹好吗?
  ***
  “对了,黑爸,鸟场的事情怎么办?大洞那边的人既然要搬到部落里去住了,鸟场也要让部落里的人找看吧?”
  “嗯,这些事今天会和茅收一块商量。”黑爸拍拍自己的肚皮,“以后大概就没有这么敞开了吃鸟蛋的时候了。”
  所以这就是黑爸今天吃了四锅蛋羹的原因?不,白锐坚信!他吃这么多还是为了调戏他可怜的两个儿子!
  “黑爸,把茅收他们就这么放在外边,真没问题?”猎星杵着长矛,要是在外边用肚皮打雷的茅收听见猎星的话,非得抱着他哭——还是有实诚人的QWQ。
  “占了那么大的便宜,把我一家子都连锅端了,饿着肚子等一会是应该的。况且,又不是我让他们饿肚子的,本来现在就是吃饭的时候,他们心太急。”黑爸伸了个懒腰,舔舔嘴唇,眼睛又朝第五锅已经熟了的蛋羹上瞟。
  白锐赶紧把陶锅端下来,一把塞给猎星,他自己则烫得龇牙咧嘴甩手。话说,怎么猎星也不怕烫呢?看看自己的双手,他干活也不少,但是这双手真不像是原始人的手,太干净也太“完好”了,一点伤疤和茧子都没有。再看黑爸的和猎星的,厚茧子几乎盖满了手,那还真是天然的隔热层了。
  黑爸抽抽鼻子,倒是没去儿子那里抢锅。猎星一手端着锅,另外一只手终于放下了石矛,他拽拽拉拉白锐的胳膊,示意他把自己的木碗递过来,两个人分吃的这锅蛋羹。
  “咳咳!至于鸟场……”看着这俩人吃得那个心满意足,黑爸有点牙痒,突然后悔刚才没跟白锐抢了,“鸟场的事情以后再说,姓白的几个孩子留下看着,得等到茅部落的人习惯了。”
  “习惯?”
  “不会看到食物就想着都杀了吃,不过茅部落原来是采集的,应该不是太难。吃完了吗?!吃完了就快走!”刚才还优哉游哉的黑爸,忽然大声招呼着猎星。猎星三口两口吃完了蛋羹,拿上石矛跟上了黑爸。
  “黑爸!我要去吗?”白锐一边问,一般匆忙给猎星递上几块裹在叶子里的烤肉。
  “在家待着,茅巫大概会来找你,小心应付。”黑爸头都没回,已经带着猎星掀帘子走了。
  “唉……叫花鸡都没来得及吃。”叫花鸡的泥还有些湿,里边的蓝鸟明显没熟。
  黑爸和猎星到了外边,茅收兴冲冲的迎了上来,一巴掌拍在猎黑的肩膀上,继而哈哈大笑起来。茅收坦诚率直,他是丝毫都不在意刚刚饿着肚子被晾在外边,在食物的香气里等待的煎熬。跟着他的茅部落人大多数也并没露出不快,但例外总是有的。
  黑爸和茅收把对方拍得啪啪直响打招呼的时候,眼睛在茅收带来的人里扫过,十个人里,只有两个人表露出明显的不快。还有一个发现了他看过去的视线,立刻凶狠的瞪了回来。
  “行了,走吧。”黑爸嘿嘿笑了一声,茅收不错,他是真的不在意,脑袋没那根筋。但他底下的人,是真的蔫哒哒的一群老实木头,还是敢怒不敢言就不知道了。反而是这种把火气摆在脸上的,黑爸看得更满意一点——如果茅部落都是那种木头,别看合并的事情已经事到临头,茅部落整个部落都已经搬过来了,黑爸说不行,这事一样别想成。
  茅部落发火?行啊,开打!干脆别和平过度了,直接打得合并好了。黑爸现在有底气,有白锐那么一个跟魔神一样的大巫,别说茅部落,就是加上那个神神秘秘的蓉部落,也一样得不了好。
  队伍路过大洞,黑爪带着几条二哈来了。猎满和猎羊和猎黑父子俩打个招呼,就回大洞去了,那意思是今天不打猎了。他们虽然也想高兴和茅部落的融合,希望能尽快解决孩子们的问题,但还是看得明白情况的。并不急着搬,而是留在家里,照看好自己的东西,至于什么时候搬家,听猎黑的。
  二哈们的加入,让捕猎队里死气沉沉的众人显得鲜活了一些,就是两个不快的也露出了笑容。
  经过大洞,眼看着前边就是鸟场了。
  因为蓝鸟越来越多,所以干脆众人顺着山势,找了一个凹陷进去的很小的山谷,把蓝鸟都放养在了里边,外边有二哈常驻,白鸟他们每天进去巡逻一圈,然后带着一筐鸟蛋出来。绝大多数蓝鸟都是养熟了的,就算现在不拔掉它们翅膀上的长羽,也没见逃跑的,甚至三不五时的还有外边的蓝鸟自己跑进来自投罗网的。
  至于小青,现在又加上一个白龙,它们俩当然也是常客,其实按照它们的体型,蓝鸟塞牙缝都不够,更何况鸟蛋,这两条却三不五时的必定要去打牙祭。以白鸟为首各种告状,可却从来没有跟白锐红过脸,甚至偶尔看见小青还会问一句“今天吃了没?”因为正是有小青在,其它野兽才只敢远远的对着这个小山谷的蓝鸟流口水,而没有一个敢来伸爪子的。
  离着山谷还有断距离,已经听见蓝鸟吵吵嚷嚷的声音了。有些人的脚步立刻就轻快了许多,甚至不知不觉越过了猎黑和茅收去。
  “干什么呢!”茅收一嗓子,把这几个人都叫回来了,“猎黑,这就是你们的那个什么鸟……鸟场?”
  两边交易又不是一年两年了,鸟场的事情茅部落的人当然知道,他们还和白锐他们换来了六对。可是没过十天,抓来的蓝鸟就死干净了,照看的人说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死了,病死了。但茅收和茅巫都知道,这些鸟是被部落里的人自己偷偷掐死的。蓝鸟吃不饱,就不可能三天两头下蛋,没有蛋,长得越来越瘦,每天都抻着脖子叽叽喳喳的叫,还要分走部落里的食物。有食物不能吃,还要喂着,就算有族长和大巫的命令在,但原始人也是有他们自己的“智慧”的。
  “对。”
  “打猎要经过这?”
  “对。”
  茅收傻笑着,憨厚的摸了摸后脑勺:“猎黑,这个鸟场还让你们的人继续看着吧。具体鸟和鸟蛋怎么办,等到决定了新首领,再和茅茅商量。”
  “我也是这个意思啊。”
  “族长,他们不是和我们成了一家吗?那么鸟场里的鸟为什么不让我们吃?”问话的人叫茅豆,并不是表现出不满的两人中的任何一个。
  茅部落搬过来,很多人私底下都在念叨着鸟场,想着是不是一过来就能杀鸟吃饱了。反正鸟很多,必然能够吃上一段时间了,至于吃完了怎么办?不是还能再抓吗?
  至于说养鸟吃蛋?他们就算表面上不说,私底下也会觉得你有肉不吃,用食物喂鸟吃蛋,那不是有病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局限性,不是所有的原始人都有黑爸那么……黑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