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毒哥在远古+番外 作者:thaty(下)

字体:[ ]

 
  第一一一章
  
  虽然白锐在某方面来说,也算是把自己的部落毁灭掉的巫,但白锐在猎部落的时间很短,唯一感情还算深的猎茅又已经死了。し可是碧桃丝不一样,按照从木族人那边听说的消息,她虽然长得像萝丽,实际上是部落里年纪最大的人,所有蓉部落的人都是她看着出生、长大的。结果她做出一堆缺德又错误的决策,完全没有履行一个巫应尽的义务,反而把部落一步步朝深渊里推。之后只是驱逐而没有杀掉她,已经是蓉部落的首领罗森娜念旧情了,可是没想到这反而成了整个部落的催命符。
  “虽然我把我的虫叫做蛊,但我也算是虫巫吧,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呢?”
  “因为你和我听说过的虫巫完全不一样,你的蛊是自食其力,并且帮助我们的。但是虫巫……他们就像是虫灾中的虫子,只知道不断的吞噬和掠夺,所过之处,留下的只有一片荒芜。而且,你比那些虫巫更强大,甚至我觉得呃,你就是虫巫的天敌,所以你才能安全的把小母树带回来。”
  “我到的时候碧桃丝还在附近?!”白锐反应过来了,如果碧桃丝要吞吃母树的力量,那么没道理小母树还活着,碧桃丝就走了。
  “她必定在附近,但是因为惧怕你,所以根本没露头。”
  白锐觉得有点可惜了,但因为在大风里他和大蜂子们失散了,后来看距离太远,就让它们直接回部落的虫巢了。而五头小飞龙还太嫩,碧桃丝看着是个loli实际上是个老妖精了,她能独自一人在密林里生活也必定有也有她自己的技巧,所以根本没发现人。
  “你知道我杀过一个虫巫,对吧?”那个袋鼠部落(具体部落叫啥,白锐忘了)找上门来送死的神经病巫,当时虽然在营地的角落,但因为后边动静越来越大,所以跑出来热闹的人不少,等到双方慢慢能够以语言沟通,因为人们的话题榜榜首总是#我家大巫xxxx#,当时和虫巫战斗的情景,自然也被众人所熟知。
  “虫巫对木族人大巫的侵蚀,对于我们这些尊重古法的巫来说,并不是什么骄傲的事情。”山峰低下头,山峰这个样子,虽然没说一个错字,其实依旧是认错了,而且极端愧疚了。
  “你告诉我了,我当时大概也想不到那个方向去。”白锐拍了拍山峰的肩膀,给他一个台阶下。再追究,山峰都能用刀抹脖子去。虽然类似情况的隐瞒,很可能让白锐或其他人在面对敌人时,因为错误认知而遭黑手。但谁让山峰隐瞒的是虫师,而他是五毒蛊师呢。他的金大腿不要太粗壮,无论是什么虫师,敢冒头,就拍死!
  山峰松了一口气,扭头问起了别的:“首领怎么了?”
  “同心蛊的后遗症,他得睡上一会了。”
  “飞龙?!”
  “嗯,榛子。”白锐没有为自己走了后门而羞愧,反而一脸得意的点头。
  山峰笑着摇头:“都忽略了,大巫不愧是大巫。”他也没觉得不公平,他们又不是吃奶的孩子,还得大人告诉他们粪球不能吃,面饼能吃。白锐已经把蛊虫伙伴这件事直接摆给他们了,也敞开了所有的子蛊,只是他们自己没想到而已。
  “对了,山峰,你想过带着木族人和母树离开吗?”
  “!大、大巫……你要赶我们走?!”
  反正白锐是没从山峰的表情里看出作假来,他就像是见了鬼的那种,头皮都炸起来了,尖叫就在喉咙口的样子:“不是,我没赶你走的意思,我就是奇怪。你们木族人不是一向很排外吗?”
  “我们排外,因为我们繁育后代的方式比较特别,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其实是有其他的意思的,虽然都是新石器时代,但是木族人的生活明显要比其他人更高端那么一点,他们的寿命更长身体也跟强壮,所以木族人并不想让其他人拉低他们的生活水平,可是这话不能对着白锐说,“不过现在看来,是我们当初狭隘了,就算有着不同的繁殖方式,我们依然能够亲如兄弟。”
  “哦。”白锐挠了挠头,“我就是想,现在大灾过去了,如果你们有想离开的意思,就直说,我不希望部落里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大巫放心,我们祖祖辈辈就都是茅部落的人!”山峰一脸坚定的说。
  确实有一些木族人对山峰说着离开的事情。因为别看木族人占的人口比例是最少的,可是他们又是占强者比例最多的,每次打猎的队伍里他们更是占了大多数。木族人再怎么生性平和,也总归有特例,否则那些成了虫巫的木族人大巫怎么来的?尤其他们来到这里的初衷不是为了茅部落,而是为了母树。于是这时候木族人就觉得是自己在养着整个茅部落,开始觉得不平衡了。
  当然山峰是毫不犹豫的把他们骂回去了:你现在觉得不平衡了,当初大灾的时候,你怎么心安理得的紧紧跟着队伍呢?!
  这种人也确实是木族人里的少数,在白锐带回了小母树,又宣布可以拥有蛊虫伙伴后,山峰觉得这少部分大概也跟着消失了。可是偏偏白锐在这个时候提出来了,还是在谈论完虫巫的情况之后:大巫还是觉得不高兴了,这是在警告吧?
  山峰心里惴惴不安,想着一会就去敲打敲打那些没事找事的。
  事实上,白锐只是越来越习惯原始人有话直说的做法,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话让山峰想多了。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只会给自己点赞,因为他已经把可能引起部落内乱的小火苗,直接掐死了。
  “好,虽然我是不会有后代了,但是我很高兴能够为木族人的后代赐福。还有,偷偷告诉你,其实比起其他人,你们木族人更让我的宝宝们亲近,但是想要蛊虫伙伴,还是得比一比手脚快慢的。”
  ╮(╯▽╰)╭这又是无意中的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吧。
  山峰立马高高兴兴的离开了,也准备学着白锐,在敲打木族人之后,让他们赶紧去找自己的蛊虫火把。山峰也有点感慨,一旦有了蛊虫伙伴,无论心理上,还是肉体上,他们这些木族人是彻底的离不开了……
  ***
  猎星睁开眼,脑袋还在似梦似醒之间迷糊着,饥饿的感觉已经把他整个人都淹没了。这时候一张夹着烤肉的热腾腾面饼递了过来,猎星拿过来就拼命大嚼,连吃了三个,他还是饿,但总算不是那种整个人都空了的感觉了:“白锐?”
  “别说话,知道你饿,快吃。”白锐把第三个肉饼递给他——他把几根木棍横在掏锅底部,然后在陶锅下满倒上水,把夹好肉的面饼码在木棍上,陶锅就变蒸锅了,蒸出来的肉饼热腾腾软乎乎。他吃了一半的时候,榛子也醒了,其它小飞龙早给它猎来了一头野猪,榛子就跟着猎星一块大嚼。
  猎星把那一锅的肉饼都吃了:“这种情况要持续多长时间?”刚才吃下去的可是他们一个月的口粮,变强是好,但要是以后都变成这种饭桶了,那得存多少粮食啊?
  “放心,只有第一次是最严重的。你现在还饿吗?”
  “我……”
  “你可得实话实说,不吃饱,你下次再睡觉,就会被自己吃成人干了。”
  “还饿。”想说谎的猎星被白锐这么一警告,乖乖说了实话。
  “走,回家继续吃去。”
  “嗯……咦?”猎星跟着白锐站起来,无奈却又知道不得不如此,可是刚刚站起来,他就感觉出不对了,他的左脚……
  猎星低头,那个木头桩子一样的假肢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木脚!
  曾经的那根木桩子让猎星得以站立起来,不再像是一头野兽一样爬行,而是像人一样奔跑战斗。但同时也带给了猎星持续经年的疼痛,以及因为左右腿用力不等,左腿比右腿细的轻微畸形。猎星从来不后悔,而且也并不为这些附带作用而痛苦,实际上他很爱那根木桩子,不过那更多的也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他还能拥有比那个更好的肢体。
  虽然依旧是假的,但首先外形上这个看起来就是一只脚,只是脚趾尖锐如同野兽的趾爪,比起正常的人脚,它更有野性和攻击性。它比起木桩子来更轻,可是却更稳,实际上,当猎星站直,他简直以为自己的脚已经重新长出来了,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无法让脚趾动一动了。最后,舒适性上,原来的木桩子更是无法相比,腿与假肢的连接处,猎星感觉不到半点摩擦的疼痛。
  猎星忍不住跳了跳,一次比一次跳得更高,然后他跑了起来,绕着白锐,绕着母树,绕着……总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绕着整个部落跑了一圈了,被他心情感染的榛子也没飞,也紧跟在他身后嘀嘀叫着奔跑着。
  “那个……白锐……”大红脸的猎星绕回来重新看着白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原来的假腿我埋在母树下面了,感谢它一直以来的帮助。”那根木桩子的两边都已经是黑乎乎的了,一头是因为接触地面,另外一头则是长年累与被猎星的血染黑的,虽然它难看又笨重,但是,谢谢它这些年来成为了猎星的腿。
  猎星紧紧抱住白锐,脸埋在白锐的肩膀上,顿时白锐感觉到肩头一阵湿润:“我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猎星的声音闷闷的,还带着哽咽。
  “瞎说,你顶多是第二,我才是第一。”揉着猎星的头发,白锐笑得开怀。
  “嘀~”
  回到家——榛子被赶回母树边上去了,毕竟他们家可不宽敞,两人连续煮了三锅大杂烩,猎星才总算拍着肚子表示自己饱了。保暖之后当然立刻就思了那啥,不过两个人刚滚到了地上,白锐就说起了煞风景的话。
  “猎星,明天正式宣布蛊虫伙伴之后,我身上大概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你不要害怕,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对我有益的。”
  “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白锐越是这么说,反而越让人担心。
  “是祖灵给我的奖励,但是到底是什么事,我真的也不知道。”
  “……好。”猎星叹口气,答了一个字,不过刚才烧起来一样的热度,这时候也降下去了。
  白锐却锲而不舍的摸着他,外加不断的舔舔咬咬吮吮吸吸,猎星才总算又重新热烫了起来。
  “放心,我一定不会首先离开你的。”白锐在猎星耳边说着,下一刻,就让两人融合到了一起。
  猎星哼了一声,配合着白锐摆动起了自己的身体……
  ***
  第二天上午,捕猎队回来了,这一次他们回来可是收获颇丰。
  “黑……啊!”白锐本来想去和黑爸来个归来的抱抱的,结果……鹿腿首先扑上来给他来了个归来的抱抱,白锐当场就被扑倒在了地上,然后被一群二哈们埋了_(:3ゝ∠)_。
  “咳咳咳!咳咳咳!”当白锐被猎星和黑爸挖出来的时候,不但一身狗狗口水的味道,而且被狗毛呛得一个劲咳嗽。
  “嗷呜~”鹿腿一脸严肃的嗷嗷叫着,不过白锐知道,这家伙刚才扑倒他一定是故意的,现在这一脸无辜也一定是装出来的,否则它会站在黑爸身后边?白锐确定如果自己要报仇,这家伙一定第一时间撒腿就跑。
  又咳嗽了两声,把鼻腔里的狗毛捏出来,今天这笔账白锐记下了,总有让这二货连本带利还回来的时候。
  人们聚在一块短暂的欢呼之后,猎星作为族长,开始分发猎物。这些猎物一部分直接分给参与捕猎的人家,另外一部分将作为部落的公产。其他的部落虽然也是这样的分配,但一般部落和个人的比例是七比三,甚至是八比二,可是茅部落在众人商量后的比例是四比六。
  这是灾后白锐和猎星提出来的比例。茅部落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根本没有狩猎,怎么分配还在摸索中,所以茅收和茅巫很干脆的就同意了。蓉部落原来的分配是五五,而且他们的私有制意识也更强一些,所以也没反对。其他人虽然担心这样部落的储备不够,可是白锐和猎星这夫夫党的威信放在那,所以也都咬着牙同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