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渣攻 作者:笔乐戈聆

字体:[ ]

 
文案
 
精心布置的圈套,以恨为名的接近,攻心为上。
 
当那个高傲的男人完全沦陷时,他才知道,恨的背后,是满满的绝望。
 
席彻:哪怕就是伪装,你也不曾爱过吗?
 
项安:爱,如何不爱。上辈子花了十年去爱一个人,最后,他亲手送我入地狱。
 
假恨为名开始的爱,终将如何始终……
 
1V1,偏执鬼畜攻vs骄傲男神受。
 
注:重生主攻复仇文,有虐,结局he。
 
 
防雷:
 
 
1.受变攻
 
2.伏笔太多,后方剧情复杂。
 
 
内容标签:重生 情有独钟 相爱相杀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项宁;席彻 ┃ 配角:于冰 ┃ 其它:娱乐圈;重生;虐渣攻;受变攻
 
==================
 
☆、十年的结果
 
  “那么,我们最后揭晓今年的最高人气王是——席彻!这位最年轻的影帝,近年来新晋男神排位首榜,被连续五年排名娱乐圈最想嫁的唯一男神席彻!让我们掌声欢迎!”
  随着台下热烈的掌声响起,呐喊爆棚,疯狂的粉丝瞩目下,升降台上,一个黑色的身影慢慢出现,聚光灯下,慢慢露出那张完美的容颜。
  “啊啊啊啊啊!!!”台下又是一阵疯狂的呐喊。
  “席彻!席彻!席彻!”在那疯狂的声音下,任何人都成为背景,席彻的一上来,压轴之意明显,旁边的几位明星简直成为炮灰一般的存在。
  乌黑的发没有染上杂色,纯正的亚裔,深邃的眼眸,自带眼线,五官无不是上天的杰作,精致而毫无女气,天然的眉线微微上扬,不属于那种浓墨的剑眉,却是映着那张脸多了几分柔和之意,使他几乎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几分亲切的感觉,嘴角微带玫色,没有那些男星涂的清泽红润妖娆之感,却让那完美的唇角线条让人忍不住遐想,多了几分禁.欲之感。
  席彻的脸偏白,却没有特意用护肤品保养出来的感觉,也不是白人的那种肤白,而是带着亚裔天生的白,整张脸简直完美却又丝毫没有人工雕刻过的痕迹。更难得的是他的身材,不像当前奶油小生一般的细腰窄肩,而是腰线不窄不宽加上平直的肩膀完美的突出了男人的挺拔有力,双腿也是修长笔直,黑色的特制礼服完美的包裹着他的身体,白色衬衣系到最后一颗扣子,不但不会显得保守,而是让人忍不住由那突出的线条流畅的喉骨到脖子再到脸,完完全全的欣赏着这个人。
  禁.欲,完美,这两个词完完全全诠释着这一位娱乐圈的人气王,真正的国民男神,,不止是颜值,更高的是他的人品,近年来捐赠福利院的第一良心明星,演技才华甚至歌唱无一不接近完美,更难得的是,在圈内数十年,这位国民男神不仅没有沾上任何花边新闻,并且从来不靠任何绯闻炒作自己,低调华丽,简直像是来自梦中的完美情人,简直迷倒了男女老少,不少从来不追星的人都表示,这不是一个只赚钱的戏子,而是一位真正的演员,一位真正的艺人。
  “首先,恭喜你再次获得了今年的最高人气王,这也是你第五年获得最高人气王的称号了,更是成功的打破了上一任天王左翼连续四任最高人气王的记录,我想问一下,你有什么感想
  吗?”主持人是老练的前辈了,可是面对席彻,却还是忍不住惊叹席彻的气场,这绝对是上天打造的最适合站在舞台上的年轻人了。
  “首先,我感谢一直以来喜欢我的粉丝,其次,感谢经纪公司对我的培养,更感谢所有人的支持。”席彻一如既往官方的语言,可是,那磁性低沉的性感声音却还是让下方再次轰动起来,席彻很少在公开场合说话,所以,能在现场听到他的声音简直就是值得疯狂的事情。
  主持人继续问道:“那么,新的一年也快要到来了,你在新的一年有什么愿望呢?”
  “愿望?”席彻听闻竟然出奇的嘴角扬起一丝幅度,似笑非笑,却蛊惑人心。
  “是呀,说出来的话,今年会有粉丝节目组为你实现的哦!”女主持人俏皮一笑。
  呵呵,我的愿望?你们能实现?席彻的嘴角勾起冷漠而讽刺的幅度,偏偏在粉丝看来却是男神某种性感表情。
  根据节目组的安排,下一刻应该是席彻说自己想要过一个完美的生日,然后有粉丝为他准备蛋糕,接下来应该是某种什么什么的男神与“粉丝”的互动。
  可是,席彻却偏偏这次难得脱离了安排,耍起了大牌,他轻轻的开口:“那么,如果你们真的知道我的愿望,就听我唱一首歌吧。”
  主持人愣了一下,可是,台下观众的疯狂反响立刻让他回过神来——席彻竟然亲口要求在某个节目典礼中唱歌!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众所周知,席彻每年都会发一个专辑,里面只有一首歌,可是,里面填词作曲,演唱全部是他个人制作,出道以来,只有七首歌,却迷倒了千千万万的粉丝声控,可是他却似乎一心一意在演绎事业上走,唱歌作为副职,所以,他从来不会有什么个人演唱会,何况是节目组要求的现场演唱。
  所以,主持人马上问道:“请问我们席男神今天是要带来哪一首歌呢?我们专业乐队已经准备好了!”
  “不必,就这样就好,我只要安静,这是我的新歌,纪念我十年出道,献给某些人,当然,这也是我的心愿。”席彻难得解释。
  而下方沸腾了!惊喜!这简直就是惊喜!男神的个人独唱,而且是清唱!看谁还敢说男神没有个人演唱会是因为假唱!
  随着台上人清空,低暗的灯光照耀起来,整个偌大的会场一片安静,台上优雅而完美的男子拿起了麦克风,薄唇微启,低沉的旋律台词从席彻的嘴巴里响起。
  从遇见你的那一刻起,
  我的生命完全改变,
  偏离的轨迹,
  变得越来越离奇,
  不知愁的年少,
  慢慢懂得了命运。
  我一无所有,
  开始向上爬走,
  无根的脚步下,
  逐日的光辉,
  慢慢绽放的完美,
  就像璀璨夜空里的恒星,
  永恒而不自由。
  ……
  如何才能放过,
  你不知道厌恶,
  束缚着躯壳,
  却是得不到人心。
  就像诅咒,
  不属于你的,
  不再温柔。
  ……
  什么是爱过,
  你不曾想过,
  什么是美梦,
  终究破灭,
  无边的湮灭,
  那是来自恶魔的诅咒。
  ……
  恍若灵魂深处,
  寂灭无色。
  谁曾想过,
  光鲜背后,
  不过是繁华如烟。
  ……
  我不想束缚,
  何时解脱。
  不再疯狂,
  如何自得。
  ……
  一曲终了,却是余音缭绕,完美的嗓音,没有丝毫的乐曲旋律,却是动人心魄,几乎感染了整场。
  此刻的会场,一片寂静,很多人都许久回不过神来,他们回味着那似乎单恋如痴又似乎自己束缚的情感,简直让人莫名的低落和难受。
  而此刻,前排,某个捧着一束百合的年轻人却突然脸色苍白地俯下身子。
  “项少,你怎么了?”旁边的人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一脸喜悦的人为什么突然变得这样,就算被这首歌给感染了也不必如此吧!这副死人的样子是几个意思?
  “没什么!”那被称为项少的年轻人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台上的人,然后狠狠的将手里的花扔在地上。
  “好,很好!很好!”脸色苍白的年轻人说着就怒气冲冲的离场了。
  当然,对于这一小插曲,自然不会影响到典礼的继续进行,反而在沉默之后,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与呐喊。
  “席男神,原谅我的情商低,恕我直言,我想知道这首歌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呢?听起来像是某种求而不得但束缚着自己灵魂自由的恋情,难道是男神你暗恋的人?”某个主持人开起了玩笑。
  暗恋的人?席彻再次冷笑,却是表面依旧迷人:“我只能告诉你们,这首歌名叫《束缚》。”
  束缚,无法解除的束缚,来自灵魂深处的厌恶,他要的不过是自由而已!十年,十年!是该彻底的结束了,无论一切!也将不惜一切代价!席彻想到刚刚那脸色苍白离场的年轻人,眸中闪着报复的快意,在耀眼的光灯下,向来黑色冷漠的眸子竟然显出几分难得的妖异之感。
  束缚,自由,疯狂,解脱,改变一切,湮灭,恶魔,诅咒……由那个人口中而来的歌词似乎在耳边一遍遍响起,那人高傲的笑容,讽刺的声音,简直直到他的灵魂深处,别人听懂了没有他不知道,可是项宁绝对知道,这首歌是席彻故意唱给他听的!十年!十年!十年来的,不是他的演绎生涯,而是自己!
  这是席彻的报复,最大的报复,在他面前,在全世界面前,席彻亲口唱出了那首歌,表达对自己彻底厌恶的歌——就算前一夜,自己还在那个人身下痛苦而忍耐地做着世间最亲密的事情,痴迷在那人完美性.感的外表之下,诉说着自己的爱意和十年纪念日的准备。
  他知道席彻不爱自己,可是没想到会是恶心,十年,他以为自己倾尽一切的温柔足够把任何的铁石心肠融化,可是,就算席彻再怎么讨厌自己也绝对不会在公开场合这般表达,项宁心里涌起奇怪的感觉,终究还是忍不住打开了房间的电视。
  “没错,这是我写给我一生挚爱的歌,我追了她十年,守了十年,而在今天,我想向全世界宣布,我要给她一份完美的爱情,然后,求得整个世界的祝福……”席彻的声音低沉迷人,那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头一回散发出那种逼人的感情,炙热而又迷人,眸眼情深,可以让任何人心动。
  十年,甚至在于他完完全全的结合在一起的十年中,项宁第一次看到那张完美的脸上涌出那样的表情,生动而迷人,眼中,是他奢望了十年的爱情,他相信,若是那个人肯为自己如此,自己就算死也无憾。
  可是,随着那人的开口,却是完完全全让项宁绝望了起来:“她就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人于冰。”
  此话一出,简直让所有人轰动加不可思议。
  聚光灯照耀到了台下,一张秀丽完美的脸显示出来,玉女于冰!竟然是玉女于冰!
  如果说席彻是男神之首,那么,玉女于冰则是当之无愧的娱乐圈纯情女神,出道以来,零绯闻,集聪慧容颜一身的纯洁女神!大众的梦中情*人!
  而此刻的于冰,却是在席彻缓缓向他走来之际激动得几乎流泪。
  “冰儿,我爱你,我们结婚吧。”席彻单膝跪下,将钻戒拿出,将所有人奢求的幸福给予了那个万人妒忌的女子。
  “好。”幸福的泪水从于冰的眼中流出,就在席彻将戒指戴入于冰的中指时,两个人紧紧相拥而吻。
  “砰!”随着一声响,项宁将电视狠狠的砸下地上,此刻的项宁,俊秀的脸简直狰狞无比,他从口袋里拿出那装着一对戒指的盒子拿出,死死的捏着,直到血流了出来,他恍若不觉,然后发疯地将盒子抛向房间,将蜡烛花束等等东西都砸向周围,最后布置得浪漫无比的房间毁得一塌糊涂,自己身上也不知道增加了多少伤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