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拒做忠犬[快穿] 作者:唯心自由(上)

字体:[ ]

 
文案 
【总有人把主角当忠犬!】
有一些人,幸运重生。
前世被渣辜负,今生打算带着“忠犬”去虐“渣”。
重生者:重生的我,值得最好的,渣渣受死。
被当成备胎“忠犬”的主角,只想呵呵他们一脸!
[就是个虐渣贱的故事,虐的是人渣。]
 
PS:主攻双洁1V1,爽文,打脸。
腹黑自恋攻 X 掌上美人受!
 
内容标签:强强 快穿 报仇雪恨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成仁,詹卓易 ┃ 配角:唐堂,楼卫宁,楼卫风 ┃ 其它:主攻双洁1V1,爽文,打脸,变身,快穿,穿越,重生 
 
  ☆、第1章 如有来生
 
  身着一身白色长袍,白带束发的半透明青年男子,静坐在一块无字碑上,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出神。
  石碑下,是一个微微拱起的土包,在疯长的野草遮掩下,几乎看不出和旁边有什么不同。
  这是一片乱石山,除了野草和乱石,什么都没有。就是最穷的山民,也不会到这来瞧一眼。
  青年压抑着自己烦躁的情绪,说不上来为什么,他总感觉要出大事。不过他本来就是一个鬼,无论出什么事,都不可能比这更糟了。
  “楼卫宁,你想要保留记忆,回到过去重新开始吗?”
  空中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给灰蒙蒙的天空,带来了一丝人气。声音似乎来自非常遥远的天边,又似乎就近在眼前。
  被声音打断思绪,青年环视了一圈,没有看到任何人。他摇了摇头,懊恼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难道我太过寂寞,出现幻听了?”
  那看不见身影的神秘人似乎被逗乐了,带着笑意再次问道:“楼卫宁,你想要保留记忆,回到过去重新开始吗?”
  原来不是做梦!楼卫宁激动的握紧了拳头,想也不想朗声应道:“想!”
  他不在意对方是谁,更不在意对方的目的,他只知道,他终于能摆脱目前尴尬的困境。
  十年了!
  没有任何人能看见他,没有任何能听他说话!
  当了十年的游魂,没想到今天还有还阳的机会,他怎能放过。
  如此一来,他就有机会去寻找真相。他要去找那个人,问他为什么要如此对他!
  那神秘人似乎早料到楼卫宁的答案,语气变得极为严肃:“要得到就要有付出,你可愿意付出代价?”
  “代价?”楼卫宁锋利的双眉皱了起来。
  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作为楼家的前任掌舵者,他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只是真被对方提出,他还是有些失落。他到底在奢望什么,怎么就又天真了呢。
  自嘲一笑,楼卫宁纠结的眉头舒展开来,沉声问道:“要我付出什么代价?”
  他很好奇,对方为什么挑中他,他身上又有什么值得对方惦记。至于怀疑对方说的真假,楼卫宁从未想过。对方的存在已经超越了他的认知,对方的强大,凌驾于他之上,根本没必要骗他。
  就是对方真骗他,他也甘愿被骗,只要让他脱离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状态,就是让他魂飞魄散,也比当孤魂野鬼强。他已经品尝够了孤独的滋味,再也不想一个人在这个世界寂寞到发疯。
  “我会送你回到十年前,你不可利用先知先觉为非作歹、坑害他人。同时,你要注意一个人的动向,不能让他伤到无辜人的性命。如果他出现问题,最好是想办法化解,如果解决不了,就及时告知我。”
  “只有这些?”楼卫宁惊诧不已,说实话,这次,他不信。
  神秘人既然知道他,又能送他回到过去,是如此强大,自然知道对于十年前的他来说,要做到这种事,几乎是轻而易举的。
  “只有这些。”神秘人没有因为楼卫宁的不识相不满,反而带上了笑意。
  得到肯定的答案,楼卫宁并没有高兴,眼神警惕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你说的话似乎前后矛盾,如果对我的要求只有这些,那我付出的和我得到的相比,根本什么都不算。”
  回到过去,从一个死人变成一个活人,并且还带着记忆,拥有先知先觉的本领,代价竟然只是不做恶事,这也叫交换?说出去谁信。
  对方似乎知道楼卫宁在想什么,语气越发和善,笑意更深:“要你注意的那个人,他也带着记忆。之所以选择你,一来是你阳寿未尽,在阳间徘徊十年,规则对你进行补偿;二来则是因为那人本身就欠你因果,三来是那人对你最信任依赖。当然,最重要的是,此事对你来说,轻而易举,而我不喜欢把事情复杂化。”
  楼卫宁苦笑一声,原来自己迟迟没有投胎转世,当了十年孤魂野鬼,竟然是因为阳寿未尽。但那个据说信任依赖他的人,是何人?他根本想不出来。
  他的名声早被败坏,到底是谁还会亲近他信任他。不过他也不在意那人是谁,更不会对接下监视对方的任务感到愧疚。他活着的时候那人没出现,他死后在更加没见到过,那人的信任依赖,是多么可笑的玩意。
  “恕在下冒昧,你法力通天,能掌控生死,又何必多此一举,跟我这个小人物商谈。何不直接抹消掉他的记忆,一了百了。”
  许是忆起最后十多年,几乎没有任何美好的记忆,楼卫宁的口气变得极其不善。
  这次神秘人终于不笑了,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为什么不抹消他的记忆,这个我不需要跟你解释。你只要告诉我,你能否做到我的要求。”
  察觉到神秘人话语里的不悦,楼卫宁收起了自己的尖刺,放缓了语气:“抱歉,刚刚不是针对你,主要是我心情不太好。我能问下,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吗?”
  既然要注意对方动向,他很可能就必须经常接触那人。也不知道那人是什么人物,能让这神秘人都有所顾忌。
  神秘人似乎被楼卫宁的想法再次逗笑了,揶揄道:“他并非多厉害,只是不值得我破坏规矩。那个人你也认识,他叫唐堂!”
  楼卫宁平淡克制的双眸瞬间变得凌厉无比:“唐——堂——!”
  像把这两个字一字一字拆开,咬碎,吞进肚子,楼卫宁紧握的双拳青筋蹦出,朝神秘人的方向愤怒的大吼:“哈哈哈哈,竟然要我监视他!你为什么不直接让我杀了他,我就是付出任何代价都愿意。”
  “你如此强大,难道会不知道,我想要活着,想要重来一次,就是要找他,问个究竟!问问他,当年为什么要对我如此狠心,我到底哪一点对他不好!”
  楼卫宁话里的萧杀之气,让一直隐在暗处的神秘人都心中一惊:对方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这个人的怨气,想要轻松摆平,大概是不可能了。
  叹息一声,神秘人略带无奈的问道:“都十年过去了,你还放不下吗?”
  神秘人的话,简直触到了楼卫宁的逆鳞,他急躁的走来走去,双目赤红,对天大吼:“放下,说得轻巧!如若不是他,我又怎会落到这般下场!”
  “抱歉,是我失礼了。不过你也不知道所有的经过,不如让我把我知道的部分说给你听?”
  楼卫宁不说话,低头望着原本当凳子坐的那块无字碑保持沉默。
  神秘人知道他心绪不宁,就当对方默认了。顿了顿,想着怎么描述完整的经过。这事毕竟没发生在他身上,他很难深刻体会对方的感受,也无权帮对方做决定。无论是恨还是原谅,他都希望对方是在了解全部以后,做出理智的选择。
  按理,神秘人其实并不需要为对方如此着想,只是当年他曾经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曾经受骗上当过,自然不愿意模糊隐瞒。更何况,楼卫宁怨气缠身,化解他的怨气是他的任务之一,一向喜欢一箭多雕的他,才会找上楼卫宁。
  “当年唐堂并不爱你,心中另有所属,你的喜欢在他看来,都是侮辱。但在你死后,唐堂过得并不好,常人该受的苦,他受了,常人吃不到的苦,他同样也吃了。这几年饥寒交迫,非常落魄,他非常后悔曾经伤害你。就在前一刻,时空出现异常,他意外身死。临死前,他付出极大的代价想要保留记忆,回到过去挽回错误。目的就是想改变你的命运,还有他自己的未来——”
  面对越发阴沉的楼卫宁,神秘人顿了顿,纠结着用什么词形容,才能更加委婉的表达,又不会点爆楼卫宁的炸药包,消除他的怨恨:“他想跟你再续前缘……这次换他来爱你。”
  “呵!”
  神秘人的委婉显然是无用功,楼卫宁嘲讽的嗤笑一声,踢着那块无字碑,打断神秘人的话:“在我被埋在这之后,他后悔了?他付出了代价,所以我就该原谅他?”
  “我曾经拥有的一切,都被他夺走。我曾经的骄傲,都被他踩碎。十年来,无人能看到我,无人能同我说话。我尝尽了孤独的滋味,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想着如何把他剥皮刮骨,吃了他的血肉,以解我心疼之恨。”
  “哈哈,现在你竟然告诉我,他后悔了!”楼卫宁的情绪太多激动,两眼发红,眼神暴虐疯狂,来回踱步,不断咒骂着唐堂,他身上的鬼气因为怨恨,又加重了几分,变得阴森恐怖,“他现在竟然后悔了!当时他为什么下得了手,竟然要在我死了十年之后后悔!”
  “想我原谅他,他做梦!”
  “我原本以为他已经狠绝到骨子里,原来也不过如此。现在,他是想说他爱我吗?”
  “可笑可笑!我恨了十年,得来这样一个结果!哈哈——哈哈——不需要了,在被他亲手杀死后,如果还要听他说一声爱,那岂止是恶心,我宁可再死一次也不想看到他,脏了我的眼。”
  看着原本的翩翩佳公子突然变得凶神恶煞,神秘人无辜的眨眨眼。他以前只负责做任务,这还是第一次发布任务,似乎已经有失败的预兆呢?如果被搭档知道,他一定会被嘲笑!
  为了不成为黑历史,不被嘲笑,神秘人在楼卫宁发泄完,安静下来后,试图挽救他的任务:“你换个角度想,唐堂以为你没有未来的记忆,奢望能再次得到你的爱情。但是你其实有记忆的,根本不会爱上他,这样不就已经在为你自己报仇了吗?”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已经不想再活了。”楼卫宁又恢复了他翩翩佳公子的形象,优雅的坐在墓碑上,直视前方,眼神镇定,“这个世界本就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人事,原本我还想找他问个答案,当年有没有爱过我。但是现在,真是可笑,想报复的人他自己后悔了,我还去折腾什么。难道为了折腾他,恶心我自己吗。”
  “啥!”神秘人终于吃惊的瞪大眼睛,有些无法置信楼卫宁态度转变得如此之快。不过真正让他惊讶的是,楼卫宁身上的怨气没见减少,但确实是在高兴。
  神秘人吃惊的表情,楼卫宁看不到,但是他可以凭声音想象。只要想到自己把那强大的妖魔一样的人物惊到,楼卫宁可耻的满足了。
  不过他还知道克制,没有笑出声,淡然道:“多谢你为我考虑,不让我受那蒙蔽之苦。还有一件事,能否请你告知,唐堂当年心有所属,到底所爱何人?他后面又因何落魄潦倒?”
  神秘人摇头道:“我能告诉你的,只有你能知道的,涉及到其他人,恕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让他落魄穷困的就是他所爱之人,那人对唐堂的厌恶,就如同唐堂当初对你一样,他也认为唐堂的喜欢,是一种侮辱。另外,他并不知道唐堂会对你痛下杀手,之所以在你死后对唐堂下手,其实可以说是为你报仇。”
  楼卫宁听到这个结果,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我大概已经知道是谁了,原来他一直喜欢他,难怪会如此待我。”
  对那位前世的情敌,楼卫宁自己都说不清是嫉恨还是羡慕。不过想到自己都已经死了,也不准备再跟那两人纠缠,抛开心头繁杂的情绪,对神秘人俯首作揖:“之前听你说,唐堂是付出了代价才得以保留记忆。那我是否也可以付出代价,提一个要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