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拒做忠犬[快穿] 作者:唯心自由(下)

字体:[ ]

 
  ☆、第61章 摔跤显身手
 
  罗成仁无法解释自己到底为什么不想打,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而且就算他不断重申,所有人依然认定他是非常热爱篮球,只是为了照顾兄长的心情,才故意不打。
    想到最近回家,父母都对他有些小心翼翼的,罗成仁有些无奈。
    虽然两个月前,他的确因为大哥的原因,推掉了几家俱乐部的邀请。但那时候,他自己也在犹豫。他一向很自信,自信自己即使是在学校,依然能在篮球上有所建树。就是命运之神不小心打了个盹,他一到大学正式上课,突然就不想打球了。
    算了,丢人一次,让他们知道他的情况也好,省得小伙伴老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
    打定主意,罗成仁点头同意了大家的意见,跟着他们一起去篮球场。
    同时跟着去的还有教室里要去凑热闹的同学,他们都没想到班里的独行侠,不但个头高又帅,据说还会打球!刚刚这些篮球队的人,竟然说他曾经是他们的偶像?
    自己班里藏了个高人,太让人兴奋了!
    ***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去,到篮球场要走一里路,等他们到球场,艺术系那边占着地利,早占了场地。
    罗成仁等人还在场地外,对方那边的大个子就来了个线外投篮,球哐当一声撞到篮板上,准确的弹进了篮筐,掉落在地。
    隔着铁网,那人对罗成仁伸出右手,勾了勾食指,鼻孔朝天哼道:“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打球很厉害的?一点都看不出来啊!有本事就进来比划比划,看谁才是这届的投篮王!”
    罗成仁左右看了看,右边是自己大哥罗文彬,绝对不是对方找的人。左边是一个路人同学,虽然是同班的同学,但很多课并不在一起上,他最近这些天又经常走神,所以不记得对方的名字。最重要的这是个女生,还跟另外一个女生正手挽着手看自己,更加不可能是那个大个子挑战的对象。
    所以他非常不要脸的,像好奇宝宝一样问道:“你是叫我吗?要挑战我?”
    那大个子嘴巴都差点气歪了,脸涨的通红,不知道怎么回嘴,转头怒视蒜头:“你们这朋友打球行不行还不知道,吹牛皮真是厉害。”
    蒜头嘴巴比罗成仁还损,对罗成仁的打脸行为非常支持:“厉不厉害,你不是早知道了,不然怎么还没见过,就被我哥们霸气的气场镇住。”
    蒜头的队友也忙跟着起哄,还有人跟罗成仁悄悄透露:“这孙子超没品,老带着人来我们球场砸场,说要跟你比个高下。我们说你没入队,他还硬说是你怕了他们,蒜头气不过,才想带你来砸场子。”
    说完就期盼得看着罗成仁,希望罗成仁虎躯一震,把艺术系的一群孙子都吓趴。不是他们真对罗成仁有多崇拜,而是正巧他们都有同一个敌人。
    敌人的敌人就是战友!
    这种恩怨,说起来也很好笑。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南校一共三十多个系,篮球上艺术系力压其他众多院系,经管系更是被压得抬不起头,算得上世仇。蒜头和他的四个同伴今年新加入系里篮球队,立刻跟着传统把艺术系划为劲敌。
    两边吵得越来越厉害,吵到后面都快隔着网动手。
    罗成仁看他们还有继续吵下去的意思,有些后悔自己一开始顺嘴抬杠,挑起了骂战。这多幼稚,自己刚刚怎么也那么幼稚?讽刺完自己,罗成仁嘴巴上却更损:“既然都是打球的,还是球场上见真章。”
    罗成仁此话一出,那边热热闹闹的争吵声立刻变成了挑衅:“对,看老子干趴你们!”
    “靠,谁干趴谁!”
    “菊花洗干净,等着爷翻牌!”
    “草,有种你再说一次!”
    “说就说!”
    刚刚有熄火迹象的争吵,马上又再次进入白热化,罗成仁这下有些头疼了。这群荷尔蒙分泌过分旺盛的家伙,不给他们来点真格子的,果然是没办法听话。
    他把背上背的东西放在地上,让罗文彬看着,抢走蒜头手里准备隔网砸人示威的篮球,绕过网,走进了球场。
    双腿屈膝,蹬起离地,双臂自然伸展开,右手手腕轻轻一抖拨球,“唰——”,正中红心。
    “天!”
    “不是吧!”
    “真的是神人!”
    “老兄,我要拜你为师!”
    正好瞄到罗成仁动作的,几乎都尖叫起来!尼玛,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投篮!
    从前场篮筐下把球投到后场篮筐内,要命!听说只有nba球员才能做到,那还是很偶然的机会!
    罗成仁也没想到,隔着这么远,自己竟然能很顺利投进去,这是他以往做不到的。但是刚刚站在这个位置的时候,他的直觉告诉他,他能投进去,于是他投了,结果和他的直觉一样灵。
    这一刻,罗成仁甚至有一种空前的自信,他能在这28米长篮球场的任何一个角落,把球准确投中篮筐。这种自信他不知道哪里来的,但是他就是这样认为。
    同样这一刻,罗成仁不知道,不但他自己这样自信,站在他身后看着他背影的罗文彬同样对他非常有信心。
    ‘橙子果然是属于篮球场的,只有在篮球场上,才是最耀眼最自信的。’
    罗文彬的视线,有他自己都没发觉的狂热和痴迷。不过这个时候,不但是他,就连罗成仁同班但是几乎没和他交流过的同学,也真心为罗成仁感到骄傲。
    蒜头他们五个本来还在吵架,听到惊呼声,同时也看到了从篮筐中落下的球,那一刻,他们的嘴都变成了o型。
    等回过神,几人都疯狂的挤进球场,往罗成仁身上扑去:“我靠,橙子,你还说你不想打球了。这样还说不想打,鬼信你!”
    “橙子,不,师傅,收我为徒吧,快教教我怎么把球投好!”
    “对对对,咱不求在场外投中,只求称霸三分线!”
    “我靠,你这还低要求吗?师傅,你看看我,我个高力大,我没他贪心,就是三分线内,只要能百分百投中就好!”
    罗成仁不过是一愣神,就被四人团团围住,眼看就要遭遇叠罗汉的危机。
    艺术系篮球队几人很是不平,认为罗成仁不过是运气好,看经管系在为罗成仁喝彩,酸溜溜道:“不过是凑巧而已,嘚瑟什么——”
    这个时候,所有人不知道,罗成仁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周围的声音,似乎都变成了拖长的长调,旁人的动作,似乎也成了被放缓的慢镜头电影。罗成仁以为自己反应慢了一拍,几乎要认命接受这种让他觉得窒息的拥抱,结果脑中一片空白,手脚就自己动了起来。
    等他回过神,只听到“砰砰砰”几声摔倒声,紧接着传来“啊!”“哎呦!”“救命!”的惨叫声。
    罗成仁无辜的往地上看了看,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简直不敢相信是自己做的。刚刚他给他最好的朋友来的个过肩摔,又把另外几个人一拉一绊,都摔倒在地。
    艺术系的体育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之前他们还能说罗成仁是运气好碰巧,那加上刚刚对方的表现,连他们都不能昧着良心说对方没真材实料。
    在铁网外围观的同学都被这惊奇的一幕震到,和艺术系的那群体育生一样吃惊的张大了嘴!尼玛,这不是要斗球吗?怎么玩起了摔跤!
    不过刚刚罗成仁那个过肩摔太帅了!还有避开另外四人的动作,快得他们都没看清。原来罗成仁不但球打得好,还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看的众人嗷嗷叫。
    要不是地上那几个还躺着,围观者都想高吼再来一次!
    幸好罗成仁力道控制得不错,摔倒的五人并没受伤,很快就爬了起来。
    蒜头起来后,想给罗成仁来一拳,不过手刚举起来,又心有余悸的放下,嘟囔着按着自己手臂,生怕出了问题:“橙子,你搞什么,这段时间躲哪特训了,力气这么大!”
    另外四人和罗成仁不熟,经过刚刚的一摔,不敢再自来熟的凑上来找揍,果断的退后了几步,和他保持两米的安全距离!他们刚刚都吓了一条,等反应过来已经摔倒在地。
    大家都是十八岁的小伙子,很好面子,如果是别人突然给他们来一脚,就算是拼着鼻青脸肿他们也要打上一架。但是罗成仁刚刚手下留情,他们虽然摔了,却一点都没受伤,可见有多强。
    人对于只比自己强一点的人,会生起攀比心,但是当发现对方是自己可望不可及的时候,心中升起的,往往是畏惧和崇拜之心。
    这下罗成仁周围空了一大圈,两米外几人一群聚在一起,他这边只有他一个,外加一个不怕死的蒜头。
    就连罗文彬,站在铁网外,也握紧了拳头,对这个陌生的弟弟,有点畏惧。罗文彬想不明白,前世只能说非常优秀的弟弟,为什么现在有些超出了他的认知。
    他为了重生回来改变家人的悲剧,已经被规则取消了预备宿主资格,只能重新做一个普通人。难道是他付出的代价太大,规则补偿给了他的弟弟?
    罗成仁能感受到旁人好奇和崇敬的目光,也能感受到他们隐隐的畏惧。
    在这一刻,他对蒜头的好感度简直突破天际。真不愧是好兄弟,只有他不怕他。所以对蒜头的疑问,罗成仁很认真的思考,想给对方一个满意答案。
    但是他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身手突然这么灵敏,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把他们摔倒。
    “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你信不?”有些犹豫的,罗成仁还是把唯一的答案说了出来。不过他觉得,就是他自己也不会信。
    “切,不想说就不用说。”果然蒜头对他敷衍的态度很鄙夷,一副你欺负我智商低的表情瞪视罗成仁,“咱们什么交情,用得找找借口骗我吗。”
    虽然气罗成仁敷衍的态度,蒜头还是很哥们义气的原谅了罗成仁,再次把手臂挂在了罗成仁的肩上,嘚瑟的对艺术系的五名体育生邪笑:“废话不多说,说好比一场就比一场,嘿,你们几个还敢跟我们斗不!”
    这次罗成仁终于克制住了本能,没把蒜头摔出去。天知道他现在浑身难受,肩上犹如无数虫蚁在爬。            
 
  ☆、第62章 超级冷场王
 
罗成仁悲催的发现,他终于知道自己最大的问题出在哪了。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得了洁癖的毛病。还是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本能就已经超过他的意识!
    但是,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洁癖会让他成为一个摔跤高手!他都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学过!
    过度的纠结,以至于罗成仁忘了提醒蒜头,他除了投篮,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
    ***
    比赛正式开始,第一局,艺术系那边就采取了紧迫盯人的战术,他们的办法很简单,只要不让罗成仁抢到球就行。当然他们不敢跟罗成仁硬碰硬,都觉得自己体力肯定比不上刚刚能轻松摔趴五人的家伙。
    罗成仁虽然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打球,但是上了比赛场,那绝对是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尽量得分。特别是仗着艺术系的怕他,在能不接触到那些人的情况下尽力抢球投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