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美食征服异世 作者:闭目繁华

字体:[ ]

 
文案
 
邹凯穿到了一个魔法大陆,他幻想着自己一路金手指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最后称霸世界,并决心为此努力着。
直到收留他的大娘好心给他送了几餐饭,分别是:土豆饼、土豆条、土豆泥。
作为一个厨师的他看着这个世界的食物,嘴角抽搐问大娘:“你们能作为食物的标准是什么?”
大娘说:“能吃和不能吃”
——简直不能忍!
 
无处不在精分吃货攻×嘴欠人贱混球厨师受。
□□厨师穿到满是黑暗料理的世界,用美食征服世界。
 
完全架空,部分物品参考中世纪,请勿考据请勿较真,但是要是出现花生结树上这种BUG……大可以骂作者煞笔,不过骂完之后记得把对的告诉我,拜谢~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邹凯,维尔德 ┃ 配角:麦尔,普瑞斯 ┃ 其它:美食,生命源于吃,其实他们都是一个人
==================
 
  ☆、第1章 青椒土豆丝
 
“年青人,你醒了?”
    入耳是一个温和慈祥的声音,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关心,邹凯迷茫的眨了眨眼睛,看向坐在床边的老人。
    老人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裙子,围着一个暗红色的格子披肩,银色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到脑后盘起来。老人看上去很老了,脸上的皮肤松弛的垂下来,双手也干枯如柴,眼神更是浑浊不清。但尽管这样,老人看上去依旧从容豁达,就连询问的语气都带着优雅。
    邹凯默不作声的看着老人,老人见他久久不说话,关心问道:“有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喝一杯水?”
    邹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看着老人。
    老人步履蹒跚的去倒了一杯水,转身递给邹凯。邹凯立马坐了起来,接过水,喝了两口,这才看向老人,有些艰涩的开口:“这里……”他停了一下,而后才缓缓的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是、哪里?”
    老人微笑说:“这里是沃丽吉村庄。”见邹凯依旧茫然,老人耐心解释,“这里是肯顿王国的境内,位于尽头之森外围的一个小村庄。”
    听老人说完,邹凯整个人都愣住了,眼睛发直看着眼前慈眉善目的老人,张张嘴木然问道:“我可以问问,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我在院子外面发现的你。”老人说,“你就昏倒在我的大门前,当时把我吓坏了,我让村里的小伙儿将你抬进了我屋里,让镇上的牧师来看了看,还好你没事。”
    “谢、谢谢。”邹凯嘴上道着谢,神思却不知飘到了何处。
    老人见他眼神放空,也没打扰他,而是转身去屋外拿了些吃的进来,递到他手上,拍拍他的手劝慰道:“年青人,别想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虽然不知道你在世界之森遇到了什么,但是你能平安出来就好。”老人露出一个平和的微笑,“你已经睡了一天,想必饿了,先吃点东西,吃完再想想以后的事。”
    老人端来的是一块土豆饼,邹凯一副心神恍惚的样子,食不知味的吃完这一餐,对老人说:“老人家,我可以一个人待一会儿吗?”
    “你可以叫我霍森太太。”老人说。
    “霍森太太。”邹凯说,“我……我在世界之森遇到了一些事,我想安静一会儿。”
    霍森太太点了点头,将餐具收好,慢慢走了出去,到门口时又回过头来,缓声说:“如果你不想回去面对、或者已经不能回去,那就留在这里吧,只要你甘于平庸,放弃冒险,在村里找份活儿干也能养活自己。而且啊……世界之森那种地方,实在是不适合任何一个冒险者进去,即使是大魔法师或者圣骑士也不行,年青人还是放弃为好。”
    邹凯道了声谢,表示知道了,霍森太太最后看了他一眼,走出门口,并且体贴的关上了门。
    老人一走,邹凯直接倒在了床上,重重吐出了一口气,两眼放空望着天花板。
    他姓周名凯,男,24岁,来自……地球。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现在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在地球上。
    肯顿王国?世界之森?冒险者?魔法师?圣骑士?这真的不是在玩游戏?
    而且刚刚那个老人说的话……那是一种他从未听过的语言,他明明应该听不懂,但是却莫名其妙的听懂了,不仅听懂了,他还发现自己会说。
    他邹凯七岁上小学,自己的母语还没搞懂,十岁又开始学英语。他的英语水平真是应了一句话:“英语不及格,说明我爱国”,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英语就从没及过格,从来都是一塌糊涂。
    此时他也实在是想不通,自己母语还加上学了快十年的英语都说不好,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一门从未听说过的外语了?
    邹凯在床上一躺躺半天,深刻的纠结于自己何时会了这么一种语言之中。直至日落黄昏时,门被敲响,霍森太太端着食物走了进来,语气温和招呼:“吃晚饭了。”
    霍森太太准备的晚饭是土豆条,煮的,洒了点盐,邹凯只吃了两三口,霍森太太以为他心情不好没有胃口,也没有让他多吃点,只是自己将剩下的土豆条收拾走。
    霍森太太一走,邹凯又开始躺在床上思考人生。
    他邹凯七岁上小学,十二岁上初中,十五岁初中毕业因为没有考上任何一所高中被老爸塞去学了厨师,一直跟着自己师父混馆子小日子过得也不错。
    他反复审视了一番自己的人生,发现自己走得中规中矩,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事儿,平时也就嘴贫了一点,手贱了一点,没什么大毛病,他怎么就来到这个地方了呢?还掌握了这么一门稀罕的外语?
    他小学甚至刚出来出来工作那几年,都有想过一朝穿越称王称霸,从此不用做作业不用工作,挥挥手就有吃的穿的用的。但此刻真正穿越了,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邹凯也看小说,他有段时间抱着手机上班看下班看,连走路都不忘走着看。最后他那位脾气火爆的师父实在看不下去他这么沉迷小说不干正事儿,直接将他手机扔到了煮沸的水里,他那个时候还年轻,当即脸红脖子粗的准备和他师父吵架,他师父直接眼一瞪:“不要工资现在就给我滚!”逼得邹凯戒掉了小说。
    但那段时间他看了大量的主角穿越异世升级打怪收小弟的爽文,此刻一想,自己这情况似乎和小说有几分相似?
    魔导师、圣骑士、冒险者。这似乎是一个有魔法的世界?而且看霍森太太的穿着,也和自己曾经玩过的西方魔法背景的穿着很像,不仅霍森太太,整个房间的布置也是。
    想到这里,邹凯不禁热血沸腾起来,他会不会是什么神选中的命定之人,拥有着双天赋的根基穿越异世,将来会在异世中有着各种奇遇,最后大放光彩!称霸世界!
    越想越是兴奋,但这兴奋持续了一分钟不到,邹凯突然就冷静了下来。他也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这么些年的人,早就过了做梦的时候,知道自己只是想得好,他对这个世界都还一无所知,现在就想着称霸世界会不会太早?
    虽然他这么想着,但心里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冒出来,不停说着:“万一呢,万一你还真是那个被选中的人,你看你都会了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外语了,将来会成神也说不定。而且你看,霍森太太是多么合格的一个引导人啊,你就是在玩网游有木有!去吧,去征服这个世界,你将成为新世界的神!”
    躺在床上的邹凯表情几经变幻,最后他颇为心虚的看了看周围,生怕有人知道他刚刚心里想的什么,发现霍森太太没进来,呼出一口气,默默为自己埋藏已久的中二之魂突然爆发深深汗颜了一把。
    那现在怎么办?
    此时邹凯不禁想起霍森太太的话,留在这里,放弃过去。邹凯推敲了一下,老人说这话时应该指的是让自己放弃冒险,在老人眼中自己或许是个误闯世界之森的年青人,而那个世界之森应该是个极其凶险的存在。
    他当然不是在世界之森里遇到了危险,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了这里,但老人如此误会,他当时没有解释,还顺着说下去,也是为了给自己的一个合理的身份。
    而以后的事……就先听霍森太太的话在村庄里找份活儿干吧!
    然后再看看自己有没有魔法天赋什么的,万一或许大概能混出个称霸世界来呢?
    这么一想,邹凯不禁笑了起来,这时门被敲响,霍森太太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年青人,要不要吃点东西,我看你晚饭没吃多少,应该饿了吧?”
    邹凯此时想通要先在这里找份活儿干,此时想到自己之前让一个老人跑前跑后的事实在是不好意思,连忙下床开了门,笑道:“麻烦霍森太太了!我自己来就好!”说着就接过霍森太太手中的木盘。
    霍森太太见他这个样子也露出了微笑:“出来吃吧,既然想好了就多在外面走走。”说着她回身走向一个小圆桌。
    外面这间屋子里摆着一张小圆桌两把椅子,桌上铺子碎花桌布,邹凯跟着老人走过去坐下,道了几声谢,然后开吃。
    这一餐霍森太太拿来的是土豆泥,这土豆泥是冷的,邹凯吃了一口,皱了下眉,吃了第二口,顿时没了胃口。
    这让他想起了今天霍森太太给他吃的都是土豆,中午的土豆饼大概是将煮熟的土豆压碎混着鸡蛋烤了烤,鸡蛋甚至还没烤熟,那味道叫一个惨绝人寰,晚上的土豆条还算好一点,但现在这个土豆泥……
    “有没有什么别的吃的吗?”邹凯试探着问,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挑剔有点不太好,但这味道太让人难以忍受了,“比如……嗯……青椒土豆丝什么的?”
 
  ☆、第2章 青椒土豆丝
 
“青椒土豆丝?”霍森太太摇了摇头,“我不会做。今天早上麦尔送来的面包还剩有一点,我去给你拿。”
    “谢谢!”邹凯诚挚的道了谢,在霍森太太去拿面包时却对桌上这盘土豆泥深深皱起了眉。
    不吃吧,显得自己没礼貌,吃吧,自己的舌头肯定得遭一番罪,而且要是自己忍不住吃到一半吐出来了怎么办?
    或许是因为职业原因,邹凯对吃的尤其挑剔,平时去别人家或者别的饭馆吃饭都要挑三拣四唧唧歪歪半天,此时这盘东西实在是挑战他的底线。
    不过霍森太太现在也不在,邹凯愁眉苦脸的思考着,要不要倒掉?
    但霍森太太家里似乎并不富裕,就从一天吃两顿土豆来看,也知道她在吃的方面非常节俭。
    不多时霍森太太就端着两片面包走了回来,将面包放到桌上,对邹凯说:“吃吧,吃完了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邹凯。”邹凯随口答着,眼睛却如有血海深仇一般死死盯着桌上的土豆泥。
    “原来是凯啊!真是个好名字……”霍森太太热情的正准备说什么,在看到邹凯的神情之后却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看了许久之后,邹凯抬起手,手里如握千斤般缓缓抬起土豆泥里的勺子,挖了一大勺土豆泥,涂到面包片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