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纨绔重生记事 作者:燃墨(上)

字体:[ ]

文案
顾明奕上辈子是个纨绔。
重生回来之后,他决定还是继续当一名纨绔。
但那就得先解决了全部的后顾之忧才行。
不过前世的白月光,这辈子怎么好象有哪里不对?
 
设定
1、背景:半架空现代
2、1V1,甜甜甜甜文!
3、力求感情剧情两手抓亲情爱情都要硬=3=
4、里面很多东西是作者胡编乱造!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明奕 ┃ 配角: ┃ 其它:重生,双向暗恋,甜文
==================
 
  ☆、第1章 重生
 
夜已经很深。
    江市的夏季总是格外炎热,蝉鸣仿佛永不间断地奏响,扰得人越发烦躁。
    亮着一盏灯的屋内,坐在沙发里的女人不耐烦地嘟囔了几声,她身旁站着的那个挽了发髻的中年女佣看了眼窗外,安抚道:“要变天了。”又说,“太太不要担心,小少爷打了针,很快就会好的。”
    女人道:“希望如此。”过了一会,她皱了皱眉,“王妈,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是不是明奕在喊我?”
    王妈侧耳正听着,女人却已经起了身,快步出门往楼上去,先是走着,继而变成了跑。
    不知什么时候起了风,自北向南,开始只吹动三两片树叶,越来越大,到最后整片院子里的树林都好像要被掀翻了一样。
    大风咆哮着拍打在紧闭的窗户上,有一扇窗户没关紧,吱呀一声被吹开去,窗帘一半被吹得鼓了起来,一半则不停飘动。
    就在这个时候,床边忽然多了一只手。
    下一刻,屋外雷声大作,闪电照得这一间室内如同白昼。
    “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镜子里多了一个面白如纸的男孩,房间里蓦地响起一阵有些嘶哑的尖叫声。
    门被砰地一声撞开,一个身影朝床边扑了过来,嘴里叫着:“明奕,明奕,怎么了?怎么了?”
    在认出眼前是什么人以后,顾明奕呆了呆,又往镜子的方向看了一眼。
    果然里面那个男孩被眼前的女人抱在了怀里。
    “我……”顾明奕觉得嗓子有点干,说出口的话因此变得格外艰涩,尤其是用跟记忆里完全不同的嗓音发出来,叫他顿了顿,才在对方轻轻抚摸头顶的动作后,继续道,“我没事,妈妈,我……我只是从床上滚下来了……”
    女人又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才露出一个松了口气的笑容:“原来是这样,那明奕要继续睡,还是要妈妈陪着明奕继续睡呢?”
    听到这句话,顾明奕鼻子一酸,几乎要不假思索地回答“妈妈陪我”,但马上他就控制住了这点不由自主的情绪,挺了挺胸:“妈妈我自己睡,我很勇敢的!”
    女人失笑道:“是,我们明奕最勇敢了。”说完她皱着眉头看了眼跟过来的王妈,两个人又一齐看向急匆匆推门进来却呆站在门口的保姆。
    她给王妈使了个眼色。
    王妈往门外走,边走边道:“小李,你跟我过来一下。”
    女人则留在室内,替顾明奕盖好薄被,环顾了一圈四周,去把窗户关好,又调了一下空调的温度,才柔声道:“明奕,那你快睡,我不吵你了。”
    门关上的刹那,顾明奕听到外面王妈在对保姆小李说:“……你人呢?小少爷重要还是你重要?要是再有下次……”
    后面的话渐渐听不分明,顾明奕没有再听下去,而是摸了摸喉咙。
    像被烧灼一样的疼痛,随着他按住喉咙口的动作越发明显。
    他又摸了摸屁股,果然摸到了针眼。
    他再摸了摸脑袋,触手之处有点疼,刚才肯定是狠狠地磕在了床头柜上。
    顾明奕已经确定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应该是他八岁那年的夏天,正是人憎狗嫌的年纪,他又一贯地调皮捣蛋,在外头淋了雨导致扁桃体发炎,最后还闹成了肺炎,高烧之后又低烧不断,持续了半个多月。
    这段时期的顾明奕睡觉本来就不老实,滚来滚去是家常便饭,不小心掉下床是司空见惯,所以他重新回到这一年,是因为原本八岁的顾明奕再一次摔下床磕到了脑袋。
    如果按照上辈子的发展,再过一会他妈妈陈悦薇才会发现他滚落在地不省人事,然后紧急送往医院,莫名其妙的休克之后又莫名其妙的昏迷不醒,最后又过了半个多月才醒,理直气壮地错过了开学。
    但这一次,在这个八岁的顾明奕身体里醒来的却是已经二十多岁的他。
    而且还是大仇得报的他。
    所以说……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坏这种事……
    顾明奕眸光飘忽了一下,摸了摸脑袋,“头忽然好晕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是没有这回事!
    伴随着电闪雷鸣,窗外哗啦啦下起了瓢泼大雨,顾明奕躺了一会没睡着,索性坐起来对着窗外拜了拜:“不管哪路大神今天渡劫,让我能重生,我谢谢你八辈祖宗!”
    再躺下去的时候,顾明奕在黑暗里无声的笑了。
    重生。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兴奋的词啊!
    而且重生在八岁的时候。
    妈妈还好好地活着,触手可及,妈妈的手掌也一如记忆里那般柔软中带着香气。
    可想而知,爸爸和大哥也还在。
    真好。
    真特么好。
    真特么太好了!
    到底是八岁小孩子的身体,时间又晚,身体的病也没有全好,没一会顾明奕就困得不行,再一会就彻彻底底地睡死过去。
    意识变得模糊以前,他又想起了上辈子的事情。
    他,顾明奕,顾家小少爷,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
    明明家世不凡,脸长得也不错,脑子也不比别人差,但凡沉下心来做点什么也不难有所建树。可他偏偏对务正业没有什么兴趣,成天不是想着怎么吃喝玩乐的舒服,就是想着怎么舒服的吃喝玩乐。年少的时候呼朋引伴、彻夜不归是常有的事,只要是顾明奕觉得有趣的事情,哪怕再多人阻止他去做,危险也好,荒唐也罢,他都会卯着劲去做,只要让自己快活了就行。
    直到彻底家毁人亡的那一天,二十多年没长大的顾明奕一夕之间被迫长大。
    他才知道其实顾家在此之前就已经衰败下去,已经被对手软刀子割肉一样地玩弄着。
    只是谁都没有同他讲过,大概也是因为他给人的印象完全不可靠,就是说给他听也不会有什么意义。
    在那之后,顾明奕装疯卖傻,苟活下来。
    任凭那些人怎样对他他都没有露出半点异样,跪舔仇家也在所不惜,大约仇家认为留着他逗逗趣给别人展示一下顾家最后的骨血是个什么滑稽又落寞的处境,只是使了手段让他不得翻身,有事没事围观一下他凄惨的样子,却没有对他动过杀机。
    不,其实也是有过的,但那一次,他运气好,竟然被人给救了。
    再然后,顾明奕叫人知道了即便是个不值一提的纨绔,要发起狠来,也是豁得出去的。
    他悄悄地学了很多东西,只要是对报仇有用的,他都学,一次两次学不会就一直学,怕被人发现就滚在脏兮兮的垃圾堆里学,缩在黑黢黢的下水道里学,在别人舒舒服服睡觉的时候学。
    总之,最后跟仇家一起被炸得粉碎的时候,顾明奕心里不知有多快意。
    “妈——!”
    顾明奕猛地坐起来,又低头看了看双手。
    还是属于小孩子的手,那么说这不是梦?
    可是他刚才分明又看到了妈妈死在自己面前的样子,她那样憔悴,那样放心不下,而自己却完完全全束手无策,甚至因为家中变故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以至于连妈妈最后抬起来的手都没能去握住。
    顾明奕飞快地下了床,跑出门去。
    从栏杆处他探出头往下看。
    爸爸顾承尚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陈悦薇则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翻着手中的杂志。
    顾承尚有几次偷偷往陈悦薇看,但陈悦薇却一副专注的样子,连个余光都没给过他。
    从餐厅的方向走过来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穿了一身运动服,背了网球袋,梳着三七分的头,有张英俊的脸孔。只是他的神色很冷漠,既没有看顾承尚,也没有看陈悦薇,径直往外走。
    顾承尚看到他,叫道:“明棠,你要出去?”
    顾明棠才停下脚步,给他一个冷淡的“嗯”。
    顾承尚道:“怎么出去都不告诉我一声?”
    顾明棠道:“你现在知道了。”
    顾承尚又道:“怎么不知道叫人?”
    顾明棠扭过脸来,视线在顾承尚面上停了两秒,又落到似乎完全没有理会他们父子俩的陈悦薇身上,然后道:“阿姨早。”
    陈悦薇终于从杂志里抬起眼:“早。”
    顾明棠道:“叫了。”
    顾承尚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想说什么,嘴巴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顾明棠正要收回目光转身继续往外走,却若有所觉地往上看了过来。
    顾明奕正好同他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顾明奕没动。
    顾明棠面无表情地转身,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顾明奕的视野中。
    顾明奕的一颗心却在这时终于安定了下来。
    不是梦。
    他重新回到了自己八岁的时候,这不是梦。
    爸爸妈妈还是这副相敬如冰的样子,大哥还是这副没个好声气的样子,跟记忆里的这个时候一模一样。
    顾明奕有点想哭,却忍不住笑了,笑得喘不过气来。
    笑着笑着顾明奕就觉得有点犯困,他不假思索地回房爬上床。
    嗯,什么仇家什么未雨绸缪都等他睡醒再说,现在的他觉得继续当个纨绔也挺好的。
 
  ☆、第2章 任重道远
 
再醒过来的时候顾明奕无比贪恋身下软绵绵的床铺,一动也不想动,更不想睁眼。
    上一次睡觉他还窝在垃圾场的一角,之后就是几天下来没日没夜制作炸药的过程,如今却有了重新睡在自己房间里的机会。
    谁要是想要破坏他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顾明奕发誓要跟对方拼命!
    所以上辈子的那些仇家,他肯定要想方设法地让爸妈和大哥都提防起来,不管谁想要下黑手,都先一步反击过去!
    至于他自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