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纨绔重生记事 作者:燃墨(下)

字体:[ ]

 
 
 
  ☆、第067章 .颠倒黑白
 
洛家人和顾信之是趁着一个周末来的顾家。
    原本接到消息听说洛家人要来,陈悦薇是特意吩咐了佣人去将对方拦在大门外的,还告诉了他们可能的车牌号,为的就是不想跟洛家人接触。
    谁知没过一会,几个佣人一脸为难地进了门。还没来得及跟陈悦薇说明情况,她就已经明白过来。
    在她视线尽头,洛弘熙随着顾信之一道走进门来,洛弘熙还伸出右手搀着顾信之——两个人那副样子,说他们是爷孙二人,恐怕都不会有人不信!
    难怪得了陈悦薇吩咐的佣人也不得不退了开去,他们又能有多大胆子挡住顾家老爷子不让进他门?
    洛弘熙礼貌地对顾承尚和陈悦薇打了招呼,殷切地将顾信之扶到沙发里坐下,才一脸歉意地开门见山:“顾叔叔,陈阿姨,我这次是来向你们道歉的。”
    顾承尚与陈悦薇对视一眼,顾承尚道:“弘熙啊,你这话说的没头没尾的,突然来给我们道歉,我们可不能接受。”
    洛弘熙含笑道:“我知道顾叔叔一定对洛家生出了芥蒂,我认为我们很有必要来解开这个心结。”
    顾明奕在二楼冷眼旁观,让何新一边看他的唇形一边告诉自己他说了什么。
    听了这句话,顾明奕唇边流出一抹冷笑。
    说的好象是顾家气量狭小不饶人似的,难道顾承尚差点出事只造成了小小的心结?
    顾信之却像是比洛弘熙还要急一些,马上插话道:“承尚,来者是客,我就是这么教你待客之道的?”
    陈悦薇只好招呼家里佣人给洛弘熙端茶倒水。
    顾明奕估计一向好脾气的爸爸现在心里肯定也一肚子火——任谁面对想要夺走自己生命的罪魁祸首,也不可能做到以礼相待!
    洛弘熙倒是面不改色,接过了茶杯,却没有坐下,只是开始讲述此次“顾家与洛家发生误会”的前因后果。
    然而这些颠倒黑白的话,恐怕也只有洛家人能够一点压力也没有的在当事人面前说出来了。
    什么“这中间肯定有什么沟通不畅”,什么“洛家从来没有将顾家当成敌人过”,什么“事后他们也找出了问题的关键”,什么“这只是家族里谁的主意并非洛家整体的意思”,什么“需要负责的人早就准备好了让顾家任意处置”……洛弘熙可谓是舌灿莲花,说了个天花烂坠。
    顾信之听完还道:“承尚啊,你听了弘熙的话,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吧?”
    顾承尚明明知道事情绝对不可能只有这个程度,也知道洛家摆明了是弃车保帅,却又不得不道:“是。”
    顾信之道:“你是长辈,弘熙是晚辈,这事啊,要我说,你们为人长辈的,还是应该大人有大量。”
    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就是要让顾承尚接受洛弘熙,或者说洛家的道歉,然后就像翻书一样赶紧翻过这一页,这此事随风飘散,往后大家还是有来有往关系亲密的两家。
    但顾信之怎么不想想,如果真像洛弘熙说的这样,那么那位被推出来的人又要有多大的能量,才能将顾家掌权人的出行计划都给摸个一清二楚?又是为什么要痛下杀手,为什么要在顾氏集团里面埋钉子?又怎么不想想,万一对方的谋划得逞了,他儿子顾承尚说不定就真的送了命!
    不说顾明奕,陈悦薇听了顾信之的话,简直要气极而笑。她一早就知道这位公公思考回路有些奇葩,却料不到在对方亲生儿子身上也能如此一言难尽。
    如果再早几年,他要顾承尚怎么样她也就懒得管了,但现在顾承尚已经同她差不多和好了,陈悦薇就忍不住这口气来:“老爷子,您的意思是承尚的命就不算命?洛家想要拿去都是不小心,不是故意的?”
    顾信之皱起眉头:“我在跟承尚说话,你插什么嘴!”
    本来因为顾信之的态度有些动摇了的顾承尚,闻言眸光闪动了一下,道:“爸,悦薇说的没错,我差一点就送了命,您却要我原谅凶手?”
    顾信之道:“既然是差一点,那就是没有嘛!你现在不是好端端地还站在这里吗?”
    顾承尚道:“您是没有看到丁师傅的情况。”
    顾信之道:“不过是家里的司机,多关心一下他的治疗,多送些钱给他也就是了。”
    顾承尚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张了张嘴,面上为难和无奈一闪而过,仿佛又有些动摇。
    恰在这个时候,陈悦薇横了他一眼。
    顾承尚就干咳两声,对一直站在旁边的洛弘熙道:“弘熙,你还是先回去吧。假如真没有这个心思,我自然不会对你们多加责怪,但一码事归一码事,这事算得上是个刑事案件了,我们家怎么也不可能让一直给顾家服务的老人吃亏。”
    洛弘熙的姿态放得极低,闻言道:“顾叔叔,这件事我们洛家是不占理的,您想怎么生气都有道理。”
    顾明奕啧了一声,洛弘熙真是不断努力将大事化小,往轻描淡写了说。
    顾信之没等顾承尚说话,就道:“行了,弘熙啊,承尚既然这么说了,你呢就先回家去,这件事,有我在呢!”
    顾承尚想说什么,洛弘熙却已经放下了带来的一些礼品,告辞而去,客厅里瞬间只剩下了顾家的人。
    顾信之立刻就道:“陈悦薇,你对承尚使什么眼色!”
    陈悦薇有些莫名其妙,看了看顾承尚。
    顾信之道:“还看,看什么看!”别看他年纪一把了,发起脾气来是中气十足,“你是不是自以为笼络住了我儿子,顾家的什么事情就都可以由你做主了?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自信?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我顾家的儿媳妇!这件事弘熙都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让顾家跟洛家针锋相对,你安的是什么心?呵呵,我倒是忘了,你是从川市嫁过来的,怎么可能懂我们江市的条条框框,懂我们江市各家之间的潜规则?但我告诉你,我们顾家不缺你这么个儿媳妇!自己的位置在哪里要摆正了,认得清楚些,别没个天高地厚!我还没死呢!就想当我死了?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当顾家的主人了?我倒是想问问你,从前那个表现得好像一点野心也没有的人是谁?结果呢?还是舔着脸非要跑进顾氏里面了嘛,我还真当你高风亮节呢!”
    顾信之的音量颇大,因此用不着何新传达顾明奕就听了个一清二楚。
    虽说他还不至于破口大骂,毕竟顾信之自认为曾经是偌大一个家族的掌控者,不能那么没有素质,可是字里行间,对陈悦薇的指责之重,清晰得仿佛变成了实质流泻而出!
    顾明奕登时就火了,手指在栏杆上猛地捏紧,转身就想下楼。
    胳膊却被什么人给抓住了,让他动弹不得。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顾明棠。
    顾明奕咬牙切齿:“哥,你放开我!”
    顾明棠道:“不行,我如果放开你,你肯定就下去了。你是去把爷爷说的话都堵回来?还是去跟爷爷大吵大闹?这样对爷爷太不礼貌了。”
    礼貌?
    跟顾信之谈什么礼不礼貌?说的好像现在顾信之对陈悦薇很有礼貌似的!顾明奕瞪向顾明棠:“哥,我知道你肯定是维护爷爷,但是我妈却是我一定要维护的!”
    顾明棠被他有些凌厉的眼神刺得瞳孔微缩,差点就收回了手,但最终他还是紧紧握住了顾明奕的手臂:“明奕,你相信我吗?”
    听到这里,顾明奕心里一动,瞪大眼睛看着自家大哥。
    从顾明棠进入顾氏集团工作以后,也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这段时间里,顾明棠先是找准了自己在顾氏内部的定位,接着又解决了南水分公司的难题,拿下了南水一系的控制权,然后也发现了唐天禄的不轨企图,参与了一些项目的规划和建设。
    随着顾明棠在顾氏地位的不断稳固和提升,面前的青年不知不觉间也发生了许多改变。从前的顾明棠冷淡,给人的感觉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尖锐,不好接触;现在的顾明棠仍然冷淡,给人的感觉却是稳重可靠有派头。
 
  ☆、第068章 .决不允许
 
但出乎了顾信之意外的,是顾明棠“哦”了一声,然后道:“爷爷,这件事不着急,按照我国法律,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是想跟您说,这一次我爸差点出事,洛家脱不了干系。”
    “我知道!”顾信之道,“但弘熙不也说了吗,这事啊,洛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顾明棠都觉得有些好笑:“一个交待?洛家的弃车保帅吗?”
    顾信之皱起眉,不高兴地道:“明棠!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洛家的诚意表现得还不够吗?你们一个二个的,怎么都满怀怨愤的,从前我教你们的东西呢?都被你们抛在了脑后是不是?我的话现在再没有什么用处了是不是?你们这样……你们这样是想造反啊!”
    顾明棠不疾不徐地道:“爷爷,洛家的诚意在哪里?”
    顾信之道:“弘熙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
    顾明棠道:“但我不这么认为——说是来道歉,来的只有我的同辈人,而没有我爸的同辈人,这是其一。说不是洛家的意思,但我爸的车子的确被人动了手脚,证据全部指向洛家,这是其二。别的姑且不论,就冲着这两点……”他看了顾承尚一眼,“您说让我们原谅洛家,是不是说得太轻巧了些?”
    顾信之有些恼怒:“明棠,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难道会故意为难你们父子俩?我还不是为了顾家好?你要知道,江市商场上的情况,如果什么人都被你们得罪了,那还怎么做生意?”
    顾明棠道:“但目前的事实不是我们得罪洛家,而是洛家想要对我们赶尽杀绝。”
    “哪有你说的那样严重。”顾信之摇头道,“你们啊,还是年纪小了些,经历的事情不够多!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我们这些家族,互相之间盘根错节,但总是兴衰罔替,风水轮流转。要振兴顾家,可不能草率地就跟哪家结仇,何况还是洛家!”
    他的话乍听之下似乎很有道理,但仔细一想又满是漏洞。
    别说顾明奕,就是顾明棠都忍不住有些失笑:“爷爷,我们跟洛家还没有撕破脸的时候,洛家都能对我爸暗下杀手,要信任和交好这样一个家族,有这个必要吗?”
    顾信之道:“当然有必要!而且弘熙也说了,那只是个误会!我也相信这是误会!”
    顾明棠的眼神冷了几分:“但我不相信,我爸也不相信。我和我爸亲眼看到了证据,不是臆测,不是推论,是货真价实的证据!所以爷爷,您要我跟爸原谅洛家……对不起,不管是我爸,还是我,都不同意。”
    顾信之登时勃然大怒:“顾明棠!你现在翅膀硬了?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顾承尚赶在顾明棠前面道:“爸,明棠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顾信之道:“好啊,你们,你们!一个两个的,是不是看到我现在退下来了,就不把我当一回事了?上次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说来说去,是觉得我说的话没用了是不是!好!我倒要看看,看看我能不能奈何得了你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