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超级红星+番外 作者:大叔很萌(上)

字体:[ ]

文案
来到这个世界。
成乐从没想过自己会当演员,这跟他熟悉的行业差很远。
成乐也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把当演员当成一份事业,他最初只把拍戏当成一份短期工作。
历经两个世界,成为另一个自己,有了更加奇怪的天赋和能力。
找到了爱人也更想做出一些成绩,当个演员、当个合格的演员,当个好演员、当个让人永远记住的演员。
有多难他不知道,没开始做之前也没概念,这条路有多长,他最终又能走多远?
 
内容标签: 重生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成乐,刘峰 ┃ 配角:成家辉,齐洪艳,等等 ┃ 其它:娱乐圈,天皇巨星
==================
 
  ☆、第1章 不是花美男
 
  “想不想干了?还想不想干了?你们几个……”
  休息的功夫成乐顺着喝骂责问声的方向看去,三四个二三十岁跟他一样的龙套群演被片场管理他们的工作人员骂的狗血淋头。
  原因很简单,他们现在拍的是一部古装剧,现场所有街头市场等活民工一样散乱蹲坐的群演龙套,在这部戏里演的都是卫兵甲乙丙丁、人潮、跟死尸。
  连充当人肉背景偶尔露个脸的侍卫都轮不到他们出演,跟剧中大大小小的角色一比更是相当悲剧,所以也不怪剧组工作人员不拿正眼看他们,更别提被骂的那几个人确实做错了事。
  “干!这鬼天气简直能要人命!”
  举起手里剧组给发的廉价矿泉水浇到头上,成乐看了那几个龙套全身古装脚蹬皮鞋旅游鞋的打扮收回了视线。
  一直到现在他对自己的情况还有些不适应。谁让他前一刻还躺在医院里休养掰着手指头算着出院的日子,一觉醒来睁开眼却到了这里。
  他还是成乐没变,身边的亲人朋友也没变。但是老天能不能好心的告诉他,他怎么就成了一个中戏刚毕业的二十岁嫩小伙?瞧瞧这胳膊腿露出来的皮肤白的嫩的,简直随随便便一捏都能捏出水,哪里还有他以前的一丝影子?
  说到刚毕业嫩小伙这个身份,他的情况不算好也不算坏。
  全班不到十个人,跟那种还没毕业就演出过作品有些名气,一毕业就有公司签了的家伙不同,他成乐虽然没公司看中,可仍旧有老师的推荐让他去某个剧组试镜,比绝大多数毕业后全靠自己跑活联系剧组的人那是强得多。
  试镜……
  恩,明明是好事儿,稍微在影视城等两个星期人家剧组就来了,就能确定能不能演。
  可天知道原主是怎么想的!竟然闲着没事儿报名了龙套演员想要体验生活!这不是自找的找罪受吗还顺便坑了他这个后来人!真是让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在这儿瞎忙活,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另外,说到演员,他对这一行真是一点都不了解。来之前顶多看看电视、偶尔看一场电影,国产电影除非必须否则那是绝对不会碰的,电视里播的电视剧也就知道出名跟不出名的区别,演员的名字也就知道有限的几个。
  你说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算算时间,距离那些片子开始拍摄还有的等。出名固然很好,可这之前他这个换了芯子的成乐难道还要做这一行?就算演员这个身份红了以后相当风光,跟他以前做的那一行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心里烦躁的捡起地上一块石子儿随手一丢,一直在他身边树上知了知了叫个没完的家伙掉到了地上。其实他也想过转行做回以前的工作,可想来想去这都快半个月了,还是没有一点儿重操旧业的可能。
  开始倒是很好开始,可出发点不同,最后的结果实在南辕北辙,想来想去他到现在都没下定决心,你说他这么一英挺精神的壮小伙怎么就有了上中戏这么一让身边所有亲朋都鄙视的理想呢?
  有些想不通的从腰上的绑带里面掏出手机,对着屏幕灰黑的反光看了看自己的倒影,成乐左看右看除了觉得顺眼精神之外,硬是没找到任何一条跟后世大受欢迎的花美男贴边的地方。
  眉毛不够秀气,又黑又浓的像把出鞘的刀剑。眼睛倒是很大睫毛倒是很长,就是神光太足被现在的他一瞪相当吓人。鼻子嘛,正正挺挺的也许能算上优点?可脸型跟嘴唇就绝对没办法了。前者太利落棱角分明的像是被刀削过,后者跟花美男们闪着淡粉色_诱人光芒的唇色压根贴不上边。
  哦?没有正常人的嘴唇会闪着淡粉色_诱人的光芒,就算有也全靠唇彩化妆?那更是打死他都不可能走上今后大红大紫的花美男之路了!如果有谁胆敢给他成乐的嘴上涂唇彩,他绝对会把嘴唇揭掉几层皮!
  嗡嗡嗡嗡嗡——
  正想方设法的打算改行,成乐手上当镜子照的诺基亚手机忽然一亮。
  铃声是没有的,他相当敬业的调成了震动静音状态,就怕哪个不开眼的在他拍摄时打来一个电话,让一直处在火山爆发边缘的剧组工作人员找到理由骂人。
  “喂?哪个小子找哥?”
  手机是新东西,这年代普及率还低,没几个人知道他的联系号码,除了关系相当铁的那几个。
  “哥啊,是我啊,前几天被你救了的宝军。”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成乐哦了一下想起了这人是谁。
  他这人嫉恶如仇、好打抱不平,尤其对人多欺负人少这种事非常看不上眼。前几天拍完戏回租住的房子时,看到几个经常在这附近混的地痞流氓围着个剧组里见过几面的龙套打,他想都没想的就冲了上去帮着被打的那货将那几个找碴的流氓放翻到地。
  不是他瞎好心,任谁一看被打那人都只有十七八岁,长的还是一副典型的农家子弟脸,看人过去还没说话都带着三分紧张。这样的人像是会欺负人?毫无疑问,错不在他,需要解救。事实也证明被他救的这小子是个知恩图报相当实在的。从请客吃饭要到他电话号码之后的这几天,天天都会给他打个电话嘘寒问暖一番聊聊自己的情况,今天看情况也会如此。
  “哥啊,我进了一个新剧组,有露脸那种!”
  “行啊,好好拍,哥先在这儿恭喜你。”
  聊了这么多天,这小子已经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个十成十,除了祖上三代没讲到,成乐对他的家庭情况一清二楚。知道他文化程度初中,少林寺俗家弟子从小习武,胆子有些小习武也没有什么天分。要不然也不会没头苍蝇一样影视城里到处乱窜,做的工作还是群演的最低薪,一天三十。
  “哥啊,给你说个事,我们这剧组可牛了。今天我可是见了好几个有名的角,像是徐剑秋,刘东河……”
  不断点头听着对方汇报,成乐有些心不在焉。
  他是真对现在的生活不适应,有些过于安逸了,反倒让他浑身上下不舒服。不过如果想回到从前的老路上去,可能确实没办法了。不是他不去努力,而是确实不再可能,还是那句话。出发点不同,结局如何能够一样?
  “哥?哥?”
  “在!小声点,耳朵都快让你小子吼聋了!”
  “嘿嘿……”
  “傻笑什么傻笑?能露脸了就机灵点儿。人前人后嘴甜、皮厚、多做少说,没准你小子时来运转突然红了呢?哥以后也好靠你提携。”
  嘴里说着跑火车的话,成乐自己当玩笑,电话那头的权宝军也笑嘻嘻跟着起哄。连他自己都知道自己能红才是见鬼了,脸长成他那副憨厚的模样想要红?除非运气爆炸突破天际,雷峰塔倒西湖水干。
  继续聊了一会儿等着权宝军先挂掉了电话。他既然能一次次的打电话过来就是想亲近自己,对这种没有手机整天跑剧组忙于生计却依然不忘找公用电话给自己打电话问候一声的朋友,相信除非心理扭曲否则没有谁会嫌弃。
  成乐对朋友或者说情感看得很重,真正放心里的却不超过五指。
  从小养他到大的亲爹算一个,左邻右舍穿开裆裤时就认识了的两个哥哥算两个,数来数去也就那几个人,除此之外还真是没有了。
  他性格很热情,但矛盾的是戒心也很重。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除非那个人首先背叛,不然无论谁背地里说多少坏话他都不会相信,首先会做的事情就是亲自去查证一番再说。
  他自己也知道这种性格带着一些天真的傻气却不愿意改,从小到大的家教告诉他信任跟情感不能轻易付出,但如果给了出去就不能首先背弃。
  没了权宝军的电话解闷,闷热天气的烦躁再次席卷全身。
  成乐扯开上身古装的领口用力扇着风,就算明知道这样做会出更多的汗,但如果不这么做,他绝对会被身上毫不透气的劣质布料热出皮肤病。
  这点温度他倒不是怕,更热的他也经受过,可两种经历实际意义上的差距简直天壤之别,要不然以他锻炼多年的心性怎么可能出现现在情绪不稳的情况。
  实际上还是心理不平衡。
  任谁从一个有为青年突然间跌入人间变成一个平凡人,估计都会像他现在这样。更何况面对的局面还是从前从未接触过的,这种情况之下还能心平气和四平八稳的计划未来,那才是真的有鬼了。
  想想自己曾经学到的跟现在学到的,成乐无语问苍天只想泪两行。他来到这里以后已经想方设法的让自己放松,舒缓紧张的情绪了,可目前来看收效甚微简直可以说是没有。还得想其他办法,要不然他恐怕会憋出病。等下午拍完最后的戏份回住的地方以后开始恢复日常锻炼好了,相信只要身体筋疲力尽了,脑子里自然也就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了。
  刚计划完龙套之后开始的日常,成乐注意到负责他们这个剧组群演的群头过来了。
  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嫌弃的扯了扯屁股底下硬的像纸板的布料,心里已经不想吐槽这身衣服多久没洗、被多少人脱掉穿上过了。
  他还记得刚接过这身衣服时用手一揉,布料卡拉卡拉响还往下掉碎屑。万幸他忍耐力强不是喜欢找事的人,虽然这份工作他打心眼里看不上可做一天算一天,要是都像领服装那天那个拿到衣服就傻眼被恶心的哭出来的小姑娘一样,因为不听话、嫌这嫌那、最后被剧组换掉,就太不划算了。
  ……
 
  ☆、第2章 眼花了
 
  “都过来集合,先听我说两句。”
  群头招呼了他们一声,站到屋檐下阴影的台阶上让他们过去。
  成乐知道这人姓梁但名字压根没记,他纠结了这么久在刚才终于决定演完这次的龙套试镜都不去了,直接回家就转行!
  就算干不回以前的工作,凭着先知先觉炒股赚钱买进卖出也是饿不死的。谁不是人啊,大太阳的专门挑这种地方让他们站。群头赚钱也是靠他们的好吧,怎么搞的像他们欠了他多大情一样。
  他不缺龙套一天下来的三顿盒饭跟几十块钱,他爸虽然因为上中戏的事情跟他闹翻,可生活费上并没有吝啬。不然你以为他手上的诺基亚手机是哪里来的,好几千块钱的东西哪是他一个新鲜人能买的起的。
  “我说啊,咱们大伙认识了也快半个月了。今天虽然是最后一天,那也是最关键的一天。我梁米自认这段时间也没亏待大伙,所以在这最后关头你们最好也都打起精神,别给我丢人犯错!”
  四十岁左右的群头梁米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指点江山,气势恢宏唾沫星子四溅连他左右不远的石狮子都成了陪衬。
  “下午这几场戏可是最关键的地方!副导演跟我是信任你们,才会让你们这一组配合演员拍摄!你们中间有混了好几个剧组的不用我说应该都能明白。新来的也别怯场记住一句话就行!别犯错就还有下次!犯了错这个影视城绝对容不下你这尊佛!”
  左耳朵进右耳多出,成乐缩在前排群演的影子里坚持到梁米说完。
  领道具、换服装,脱掉身上的布衣,换上合成皮革做成的盔甲。顿时燥热的身体如同被放进了蒸笼,闷热闷热的像是在蒸米饭,短短一两分钟过去汗都顺着他的脖子流到大腿了。
  穿着这身衣服等了半个多小时剧中的几个主演还是没来,龙套群演们只敢小声抱怨却没人敢将身上的盔甲脱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