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贤臣难为+番外 作者:牧白

字体:[ ]

 
 
文案:
前世佞臣许辞锒铛入狱,普天同庆。
唯独废太子李昊琛不计前嫌,特来相送。
如今他重活一世,决定这辈子就好好跟在太子身边。
一心一意辅佐他,再也不瞎折腾了。
 
重生甜宠文,渣受变萌受
一句话简介:渣受逆袭洗白成贤臣良妻,事业爱情双丰收的故事。
 
扫雷:
1、架空背景,官职地理等纯属胡诌,考究党求勿扒。
2、1V1主受双洁,攻受全程装逼到底力压群芳,苏!
3、文中涉及宅斗、宫斗、职场斗等,内还有穿越女。
4、渣受逆袭,轻松文,爽爽爽!攻宠受,没有上限!
5、属性:全程霸气侧漏不敢直视攻VS扮猪吃老虎受。
6、本文逻辑已被大白啊呜吃掉了!不喜者请右上角。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宅斗 宫斗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辞,李昊琛 ┃ 配角: ┃ 其它:佞臣,重生,渣受
 
编辑银牌评价:
许辞前世高居丞相之位,却背负骂名,最后成了元帝的弃子,落得发配边疆的下场。他受尽众人唾弃,唯独那位被他陷害的废太子李昊琛却不计前嫌,以德报怨。在许辞身陷囹圄之时,非但不曾落井下石反而是雪中送炭。重生一世后的许辞才明白过来他对太子殿下的心思,他决定这辈子就好好跟在太子殿下身边,再也不瞎折腾了。许辞陪太子四处巡游,断冤案,斩污吏,在民间赢得无数赞誉和拥护。而太子的死对头四皇子,前世的元帝,却开始偷偷动作起来…… 
文章读起来简练流畅一气呵成,小梗不断,很有看头,是篇上佳的古风甜宠宫廷文。文章立意新奇,不像通常重生文是好人重生,这篇文反而是一个被世人唾弃的渣受佞臣重生。这个执拗顽劣自私自利的渣受许辞,死前被太子殿下感化。现在重活一世,一心悔改,眼中已装不下任何世俗之物,只将对他关怀备至的太子殿下放在心尖上。他从渣受变成了如今乖巧可爱一心护主的萌受,而太子殿下又对许辞宠爱无下限,简直令人羡慕嫉妒,是篇让人甜掉牙的砂糖宠爱文。
=========================================
 
  第1章 锒铛入狱
  
  大曜王朝,建康七年春
  佞臣许辞被群臣合伙参了一本。
  残害忠良、徇私枉法、勾结外敌、意图谋朝篡位。
  元帝龙颜大怒,亲自带兵搜查丞相府,搜出书信数封,封封都谈曜国机密要件。
  年仅四十便位居丞相高职的许辞就此锒铛入狱。
  建康七年秋,元帝下旨,念其曾救国有功,免其死罪,活罪难逃。
  许家九族全部充为军奴,许辞本人发配边疆,终生不得回京。
  隔壁牢房里传来“女干诈小人”“佞臣”“孽障”“畜生”等怨恨谩骂声不绝于耳,那些人都是被他弄进牢狱的达官显贵。
  狡兔死,走狗烹。
  许辞接过诏书,心中苦笑。
  他为元帝铲平异端背尽黑锅,如今元帝要平众怒,毅然将他推了出去。
  ……
  城外官道上,手脚拴着镣铐、一身粗麻囚衣的许辞一脸戒备望向骑着极品汗血宝马拦住去路的英俊男子。
  男子看样子有四十岁上下,刀削一般的英俊脸庞上剑眉微皱、嘴唇紧抿,正定定望着落魄的许辞。
  华贵的银丝滚边紫袍更将他高大俊挺的身躯衬得夺目耀眼,气势逼人。
  这人正是被贬为平民的前太子殿下——李昊琛,那个被元帝和自己联合推下台的前太子殿下。
  李昊琛翻身下马,冷着一张脸大步而来。他来势汹汹,连押运犯人的两个官差都没敢上前阻拦,退到一边给两人让出地方。
  许辞浑身绷紧,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许辞是有些怕他的,当年他做的太绝,总害怕李昊琛报复他。
  如今李昊琛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咄咄逼人气势,仿佛要生吃了一样。
  李昊琛见许辞后退脸冷的更厉害,他高大的身躯几步便冲到许辞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恶狠狠道:“这就是你当初说的权势滔天、享尽齐人之福?!许辞,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当初便告诉过你老四那种心机深重之人是不会放过你的!”语气里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是了,他当初识人不清,只因惧怕他、想要摆脱他,便极力帮助看似温吞儒雅的四皇子、也就是现在的元帝抨击打压陷害他。
  终于铲除了这个威胁之后,自己曾洋洋得意地对他说过:“我会求皇上留你在京,让你看到我如何权势滔天,如何享尽齐人之福!”
  如今八年过去,李昊琛已是富可敌国的商人,而他却成了阶下囚。
  真是风水轮流转,所以他今日是特意来嘲笑自己的吗?
  许辞挣扎几下,未能从李昊琛的手中挣脱,只好放缓声音,“当初是我对你不住,可现在天下大势,已成定局。我这个女干佞小人也落了这么个下场,你也该消消气了。”
  李昊琛望了望许辞认命的眼神,视线又扫过他的脸。
  许辞凌乱的头发下是一张满是胡渣也掩盖不住的清俊脸庞。
  “我并非气你,只是恨你识人不清,终是害了自己。”李昊琛摸了摸许辞因为胡渣而略显粗糙的脸颊,“我只以为当初你对我的心思就同我对你的心思一般,却不知你是那么排斥。”
  终是叹了口气,李昊琛从腰间取出一个牛皮袋,拔出塞子,递过去:“这是你最爱喝的白玉腴。喝了酒,我再送你一程。”
  许辞接过白玉腴酒,一口饮尽,镣铐发出乒乒的清脆碰撞声,这才知道对方只是来送行,是自己又一次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再对比妻儿那些怨恨的嘴脸,心中泛起苦涩。他们也曾得益于他,享尽无上荣宠。
  而今落难,却只知贬斥自己,恨不能从不曾认识自己。
  他自诩精明聪慧,却原来一直是有眼无珠。
  白玉腴甘甜微辣,极为清香。
  酒酣过后,许辞心境竟开阔了几分,说白了就是酒壮怂人胆。
  借着酒劲,以前不愿吐出的话此时也说了出来,“是我小人,当初也怪我,有心借你之势在仕途上有所长进,才同你虚与委蛇。可我心中毕竟难以接受男人同男人之间……后来四皇子的出现,也终于给了我机会逃脱。”
  “呵”,李昊琛的笑容有些苦涩,“你竟然用逃脱二字,想来你那时定恨我入骨。可我自问从未强迫于你,你到底为何如此恨我。”
  许辞张口欲言,却终是止住。他二人如今都已是不惑之年,大半辈子就这么过去了,经历过了无数的大起大落,许辞早已忘却了当初仇恨他的那份心情是怎样的。
  现在静心细想,李昊琛除了当初剥了他身为男人的尊严之外,从未做什么伤害他的事情,反而是对自己帮助颇多。
  四皇子登基七年,朝野上乱象丛生,百姓苦不堪言。
  若是当年李昊琛称帝,世间或许不至于如炼狱这般煎熬,他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所做种种,皆是一个“因果”二字而起。
  他现在说的越多,只会悔意越重。
  日头渐高,许辞擦了擦额头细汗,“天色不早,我也该……”话还没说完,却见李昊琛猛地神色一凛,相识多年的默契让他心中一颤,暗道一声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李昊琛将许辞扑倒滚到一边。两人原先站的地方,已是插了数只羽箭。两个官差在箭雨中已然丧命。
  官道两旁的树枝上,陆陆续续跳下十几个蒙面黑衣人,他们隐去气息藏在茂密的树杈中,令人难以察觉。
  那一身暗纹服饰,他和李昊琛都很是熟悉,暗卫,直属皇上的暗卫。
  李昊琛神色凝重,他一把将许辞拽上汗血宝马,双腿一夹,便要让宝马疾驰而去,可汗血宝马还未跑出几步,便被一支暗箭射中马腿,宝马嘶鸣一声,倒了下去。
  李昊琛忙转身将许辞抱在怀中护好,摔到地上。
  “皇兄这一手英雄救美耍得当真漂亮。”
  许辞从李昊琛怀中探头望去,却是一身黑衣的元帝,他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脸上挂着温柔笑意,手上正为刚射出箭的弓重新添了一支羽箭。
  刚才射中马腿的寒箭,正是他所射。
  正要破口大骂,许辞却浑身一顿,已是不能动弹,原来是被李昊琛点了穴道。
  李昊琛因刚才要护许辞,落下马时摔伤了胳膊。
  他将许辞小心放在一边,慢慢坐起身,双腿随便盘着,“皇上为了草民也真是煞费苦心,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子。”
  元帝笑的更加温润,平时温文尔雅的脸上带着几分偏执,带着几分咬牙切齿,“为了能把皇兄独自引出来,也着实不易。父皇他把你贬成庶民却还把精甲暗影给了你!”
  用没有受伤的那只胳膊抖了抖身上的泥土,“你的目标是我,放了许辞,我已受伤,逃不了了。”
  “皇兄,你活着我总是不放心,”元帝拉满弓,指着他,眼神殷切,“不如你去死吧,你死了我就放了他。朕现在是皇上了,一言九鼎,君无戏言,不会骗你的。”
  许辞拼命地朝着李昊琛眨着眼睛,告诉他不要答应汉元帝的话,而李昊琛却突然笑了,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凑过来,亲了亲他的嘴角。
  揉了揉他糟乱的头发,李昊琛最后用未伤到的胳膊深深抱住他,贴在他耳边低声道:“他要杀的是我,你不会有事的。只是我以后再无机会见你了。”
  还未等许辞再感受几分来自李昊琛身上的热度,他已经收回了手臂。
  “好!”
  许辞眼睁睁看着李昊琛回答了好,眼睁睁看着他心口中箭,眼睁睁看着他在他面前倒下失去呼吸,眼睁睁看到汉元帝亲自过来查验。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突然到许辞有种天地都瞬间轰塌的感觉。
  心一阵阵地抽痛,眼前一片模糊,他却连开口大声呼唤他的能力也没有。一直以为自己是恨着他,恨他不将自己当做男人尊重,恨他将自己当做玩物亵玩,恨不得他去死。
  可如今他死了,自己心都要被揉搓碎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儿?原来在这二十多年的追逐与逃跑过程中,自己早已沦陷,只是因为那份身为男儿的自尊心,蒙蔽了自己的心意。可这心意明白的太晚了,晚到在他临死前都没有机会说与他听。
  我许辞何德何能,值得你李昊琛倾心以对。
  害你的是我、伤你的是我、如今累你至此的也是我,我从来未对你真心付出,你方才就该弃我而去才对!不,你今日就不该来!我许辞不值得你为我做到这种地步。
  从未有过的悔恨之意袭上心头,若是时间可以倒流,自己一定会告诉他最后才明白过来的心意,会一心一意回应他,绝不会再联合外人伤害他。
  李昊琛若能活过来,他愿付出任何代价!
  直到确定李昊琛真的死了,元帝才舒了一口气,大声笑着转身离去。身边的暗卫忙请示道:“陛下,这犯人……”
  元帝头也不回,一脚登上另一个暗卫牵来的马,“杀了,再制造些刀伤。对外就说李昊琛前来嘲笑许辞,却路与山贼,几人都死于山贼刀下。”
  瞪大眼睛,许辞恨恨望着汉元帝离去的背影,这人当真无耻,已是帝王却还如此言而无信。
  李昊琛啊李昊琛,你终是低估了元帝的无耻。
  暗卫领了命,抽出腰间长刀,猛地向许辞挥去。
  胸口一阵剧痛,意识渐渐模糊。
  能去陪李昊琛了,也好……
  
  第2章 最美的时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