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功成名就后原主归来 作者:俟雾

字体:[ ]

 
文案:
作为穿越大军中的一份子,程仁炽无疑是人生赢家,
拥最粗的金手指,读最好的学校,结识最帅的联邦少将,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就在举行婚礼的前一天,
程仁炽在帝国一颗陌生又贫困的星球醒来,一夜回到六年前。
可是在遥远的联邦,婚礼照常进行,原主归来,简直晴天霹雳……
程仁炽理亏,决定吸取教训,混吃等死,
但形势迫人,他不得不重新奋斗,对于感情,却不敢再碰。
只是,既已动心便身不由己了。
当最终发现一切都是误会的时候,他也终于认清了自己的感情。
1vs1,主受,换攻
 
内容标签:强强 未来架空 机甲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仁炽,莱诺奇 ┃ 配角:古特 ┃ 其它:科幻重生未来
==================
 
  ☆、第1章 混乱
 
  后来,王子和公主就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直到永远,永远。
  永远个鬼!
  程仁炽丝毫不顾形象地瘫坐在灰扑扑的泥土地上,跟个沦落街头好多天没有吃过东西的小女孩一样,死死地咬着一份难吃到要死的最廉价的营养剂。
  恨不得仰空长叹,上天为何要如此待他呢,不是说故事总在最美好的时候迎来结局吗,可是他呢,当年他还在地球上的时候,病逝了,于是就来到了四千年后的未来时代,成为联邦的一份子,虽然是个混血儿,他也没有计较,照样爱自己爱生活,不仅解决了家庭中带来的一系列麻烦,还充满艰辛地考入了一流的联邦学院,努力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个优秀的联邦机甲师。
  六年啊,他用了六年时间,硬生生从一个废柴逆袭成为人生赢家,马上就要和好战友——联邦最帅最有前途的少将结婚了,如果他的上述经历是一本书的话,那么不应该在最美好的时候结局吗?
  可是,他遇到了什么,就在举行婚礼的前一天晚上,他照常睡着了,他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啊,所以根本就没有失眠过,就算是结婚这种人生大事他也淡定的很。
  伴侣很贴心,把婚礼一应事情都打理妥当,他愣是半点没操心。
  可是,他绝对没有想到,醒来之后就会在这样一个又冷又饿的地方,明明他睡得很踏实,连个梦都没做。为什么会这样?他可是优秀的机甲师啊,身体健康得很。
  程仁炽惊呆了,如果他当时他病逝之后能够重生有多惊喜,那么他现在就有多气愤,明明有大好的人生在等待着他,可是他却突然再次挂掉了,简直就是悲剧,他辛苦创下的果实,还一个都没有享受过呢。
  也不知道少将那家伙面对新婚丈夫的尸体会有什么感想,那个冷冰冰的家伙会不会哭出来呢,程仁炽想象不出来这个场景,只是觉得特别对不起他,不过,相信以少将的个人魅力,再找一个也不难,他人都死了,不能够苛求对方是不是。
  就这样死了,好不甘心啊,不,不对,程仁炽看着周围凄凄惨惨的样子,万分肯定他不是死了,而是又一次重生了,他的头很痛,脑子里也晕的厉害,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嗡嗡乱响,不过他并不影响他了解清楚自己的状况,以及发出对上天的不满来。
  再次重生很了不起吗,他明明辛苦了好多年啊。
  不过,他还是很稀罕的,上辈子他身体弱的一塌糊涂,多数时间都是在医院度过的,才二十来岁就走了,所以当重生的时候他才那么地感恩,才活得那么努力。
  二次重生带来的冲击让他有些颓然,不过对于生的渴望,还是让他振奋起来。程仁炽一醒来就觉得肚子饿的咕咕叫,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便在房间里找到了几支营养剂。
  说是房间,其实就是个棚子而已,在科技飞速发展的未来时代,他无法想象竟然还会有这么落后的地方,也许他是穿越到什么奇怪的地方了吧。
  不过,不要紧,程仁炽依然决定好好生活,因为除此之外,他还能如何呢。
  “哥哥,你醒了。”就在程仁炽沉浸在悲伤和无奈中的时候,一个小男孩掀开棚子的门走了进来。
  彼时正是黄昏时候,程仁炽背着光并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不过根据形体可以判断,对方不过是个七八岁左右的男孩,个头不高,看上去小小的。
  而且,他唤自己哥哥,怎么办?程仁炽觉得自己遇到了麻烦,当年在联邦的时候,他可是一醒来就自动继承了对方的记忆的,所以自然不会有什么破绽,可是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
  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就是,这和第一次重生不一样,所以也许这个身体是安全的,他不会随随便便再次遇到麻烦吧,突然就挂掉什么的,一点都不好玩。
  程仁炽没有说话,他狠狠地吸了一口营养液,随后将空管子扔掉了。最起码让他做个饱死鬼吧,顾不了这么多了。
  也不知道那男孩做了什么,棚子里突然亮了起来,程仁炽忍不住眯起眼睛,但是自身的防卫还是提到了最高点,毕竟现在可是在陌生的地方,而且他占领了别人哥哥的身体,虽然按照道理来说,他不是故意的,也许男孩的哥哥早就已经去世了,联邦的那个倒霉蛋就是被人下毒害死的,死得透透的好吗,虽然是他不对,不过作为答谢,他可是帮对方报了仇的,只是,看来也许是对方并不满意,否则他怎么会又挂了呢。
  一时之间,棚子里安静得很。程仁炽有些尴尬,正想着要不要学习故事中其他人的样子来个失忆,就听到一声怒吼,“程大,你到底做了什么,营养剂呢,那可是我们所有的存货了,你竟然都喝光了。怎么没撑死?”
  这叫什么话,程仁炽也很愤怒,他实在是饿得受不了啊,肚子里添点东西会让他觉得有安全感,而且,程大是个什么鬼?他的名字吗,虽然同样都是姓程,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巧合之类呢,要知道,他在联邦的时候可是没有这么东方化的名字的。
  眼睛很快就适应了光亮,程仁炽回过身来,就看到男孩正怒视着自己,他的眼睛很大,但是身体太过瘦弱,显得有些好笑又可怜。
  这些营养剂品质是如此的低劣,一般情况下,程仁炽是不会碰的,可是这孩子还是当成了宝贝,再配上这空荡荡的棚子,简陋的环境无疑是再说他们的条件很不好,很不好。
  “我饿。”程仁炽很是愧疚,但是当时饥饿的肚子没有半分愧疚的样子。
  男孩愣了下,似乎有些惊讶于程仁炽的坦白,随后他的眉毛又跳了起来,“该死的程大,你不要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来,我早就说过X4号矿井去不得,太危险,你偏不听,结果呢,你什么矿石都没有找到不说,还把脑袋磕破了,差点回不来。为了给你治疗,母亲留下的钱也没了。我们什么都没有了,什么时候才可以离开这里啊。呜呜。”
  男孩哭了,这让程仁炽头皮发麻,不过脑子并没有停止转动,从简单的话语当中可以推算出来,原身应该是为了攒钱离开这里,所以才冒险去了那个什么矿井,结果却遇难了,不管是矿井坍塌,还是人祸,总之,原身真是损失大了,连命都没有了不说,还留下一个这么小的孩子,真是造孽啊。
  “你真的是我弟弟吗,为什么叫我程大,我总该有个名字吧。你又叫什么?程二?”程仁炽知道自己应该是落到一个很危险或者说很落后的地方了,虽然有营养剂让他觉得有些熟悉,不过对于其他的,可是完全一无所知,根本就没有必要逞强,还是老老实实地问清楚比较好。
  男孩的哭声戛然而止,“你说什么,这就是你的名字啊,天啊,你该不会是真的撞坏脑子了吧,连我这个弟弟都不认了,你这个骗子,你明明说过要好好挖矿挣很多钱然后带我离开这里的。你是怎么答应母亲的,你都忘了。”
  程仁炽苦着脸,“是啊,我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男孩立刻严肃起来,“我就知道,你脑子坏了,可是秦大叔说这里的治疗仪只能够治疗外伤,对于大脑是没有用处的。你还有其他地方不舒服吗?我去找秦大叔帮忙。”
  程仁炽对于这一点知道得更加清楚,因为人脑太过复杂,可不是什么治疗仪能够应对的,否则联邦那么多的战士也不会因为精神力受损而退役了。
  不过,程仁炽对于精神力还算是略有小成,并不担忧这些,只是说道:“其他并没有,只是觉得脑袋很晕,什么都想不起来,还很饿。你就不要去叫人了。”他能够骗得过小孩子可不见得能够骗过大人啊。
  男孩果然顿住了步子,从怀里掏出新的营养剂来,“好吧,这些营养剂都给你,我今天只找到了两块矿石,所以食物不多。”
  程仁炽这个时候并不饿,只是觉得心头一阵动容,这孩子还是太心软了。他摇摇头,“你喝吧,我现在好多了,就是心里没底,我现在到底在哪?”
  男孩指着他的手臂说道:“你看这个。”
  那是一个手环,初看像是个人终端,不过和程仁炽记忆中的相比款式太过老旧,只有样子很像,所以说,他是重新穿越到了联邦之前的多少年吗?
  他下意识地就按动了一个不起眼的按钮,屏幕亮了起来,随后在程仁炽面前形成了一个虚拟屏幕,上面写着他的编号:XESK523402363。下面还挂着几个标签,分别是矿石收集、信用点余额、消费情况等。
  不过这些都吸引不了程仁炽的目光,他第一眼看到的是时间显示,帝国历:1023年8月14日。
  话说人类离开地球母亲之后,不可避免地要在星际中飘荡很久,所以当他们稳定下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劫后余生的人们很是团结,他们成立了联邦,并将那一天记为联邦历元年。后来,因为政见不同或者说人类本性,联邦开始分裂,帝国出现了。
  帝国的创始人还特意挑选了联邦的周年纪念日成立的,所以两个地方的时间很容易换算,程仁炽不用思考,就可以知道,现在正是他结婚后的第三天,回门的日子,呸,他人都死了,还说这些做什么呢。
  帝国果然还是距离联邦太远了,所以他飘了好几天才到了这里,虽然和伴侣身在同一个时代,可是如同咫尺天涯,他根本就见不到对方,不能够安慰他受伤的心灵。
  无论如何,还活着就好,总会有机会见面的。
  
 
  ☆、第2章 处境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男孩看到他表情太过奇怪,赶紧小心翼翼地问。
  程仁炽心中有了思量,自然脑子也更加灵活运转了,于是便点头,“最起码这些字我还是认识的。所以说,XESK523402363就是我的编号吗,你呢?”
  根据个人是身上的终端来看,编号才是唯一识别的方式,所以他的名字才那么奇怪,恐怕在这里没有人会关心你的名字的。
  “XESK523402462。”男孩赶紧回答,同时还小心翼翼地看着程仁炽,他的眼睛咕噜噜转着,这让程仁炽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他不由得摸了摸男孩的脑袋,“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男孩不耐烦地应承着,“你之前也这么说,可是结果我们什么都没有了。”
  程仁炽想说,“我有钱,有很多钱。”可是想到现在他已经孤身沦落到了敌邦,恐怕账户是没有办法使用了,远水解不了近渴。
  帝国和联邦虽不是势不两立的地步,可是绝对没有全部通网,如果要联系到联邦,必须登录到星网的一个共同区域之中去,那需要身份验证,很显然他现在根本就做不到,他就联系不到少将啊,看来,想办法离开这里是当务之急了。如果他还在联邦活着的话,或许可以加快两方合作的进程,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戏了。
  他又查看了个人终端上的其他功能,发现他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而且,这么个玩意说它是个人终端,简直就是在侮辱,因为甚至都不能连接帝国星网,只是在这个小小的星球上使用而已。
  程仁炽有些暴躁,就像是用惯了智能机,突然给你个传呼机,总觉得世界都不好了,可是看到男孩一脸正常的样子,程仁炽就知道,还是因为自己见识太过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别扭。
  见多识广的程仁炽机甲师问道:“这里是矿星吗?”他说着看了看自己粗糙的手指,上面虽然经过了治疗仪的救治看不到什么伤痕,可是明显缺少光泽,没有生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