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巨星之豪门男妻 作者:一叶菩提(上)

字体:[ ]

 
文案:
柏萧默默爱了章铭三年,救下他,守护他,却被他送给金主一夜风流,
后发现自己竟有疑似喜脉……??
秦栾华默默爱了柏萧七年,为与他比肩踏入娱乐圈,却自一夜风流后,
被柏萧割断兄弟情谊,恩断义绝。
后来柏萧失忆忘记章铭,他带着四岁的孩子重返娱乐圈,却惊闻秦栾华如下说辞:
“你喜欢我。”
“我愿意接受你四年前的表白。”
“嫁吗?”
攻暗恋受,先婚后爱,无虐。
 
无数人叹息,说他柏萧有天赋有演技,偏偏没有娱乐圈应有的运气,要不是被封杀,
他早就登上了娱乐圈的巅峰。
后来,他终于拥有了运气。
不就是被聚光灯笼罩的巅峰吗,这次他势在必得!
炮灰章:离开你后我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发现你才是我真爱身体虽然出轨但我爱的永远是你!
柏:滚!
 
1:CP:面瘫闷骚攻VS失忆明星受
2:附萌包子一枚,敬请食用(づ ̄3 ̄)づ╭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娱乐圈 生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再见
  
  “柏萧。”
  “柏萧。”
  “——柏萧!”
  锅内热油翻滚,滚烫的气浪烧灼着肌肤,抽风机嘈杂的噪音似要震破耳膜。柏萧将肉片入锅,翻炒后盛入盘内,便见老板拉着脸杵在门边,吼道:“柏萧,听见就应一声啊。”
  柏萧视线不冷不淡从老板身旁掠过,垂着眼睛问:“有事?”
  “有人找。”老板侧身,并低声抱怨道,“什么玩意,不就有手好厨艺,有能耐跟有钱人摆脸色去,耍什么威风,要不是看工资给的少,我早辞了你。”
  他声音不低,柏萧大概听见了,但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老板旁边的男人,唇角冷漠的情绪刹那微裂,但稍纵即逝,他已微带不屑的撇开了头。
  ——西装革履,英气逼人。看起来倒挺人模狗样的。
  章铭怔怔盯着柏萧,眼底有掩饰不住的兴奋与激动,他稍显局促的搓着手指,正欲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就瞥见柏萧眼梢强烈的讽刺,他心情霎时如坠冰窟,脚沉得再不能往前踏出半步。
  老板同情的拍了拍他肩膀,“柏萧平时就这样,心比天高,可惜……”
  可惜还不是在我这做个看别人脸色的小厨子——他没说出来,但柏萧心里清楚,他微微笑了笑,掩在脸上漠然的寒意反而愈发慑人。
  章铭狠狠瞪了眼老板,随后期期艾艾喊道:“阿萧……”
  “嗞啦——”他声音被滚烫的热油与辣椒混杂的噪音掩盖,柏萧动作熟练的翻炒、装盘,再将盘子放在负责端菜的窗口。
  章铭心脏像被手揪住似的,他注视着柏萧漂亮的侧脸,对方精致优美的轮廓犹如完美塑造般,唯独棱角冰冷,毫无半分暖意。
  老板转身离开,原先寡淡的兴趣被消磨光了,也不指望能看到好戏上演。
  趁柏萧空闲并不能制造噪音的间隙,章铭深情款款的绕着他洗脑。
  “阿萧,我终于找到你了。”
  “……”
  “我……我就是突然好想你……”
  “……”
  “你为什么要退出娱乐圈?我记得你讨厌做饭,怎么会选择做厨师?啊,我的意思是厨师也挺好,就是没想到你会……”
  “说完了吗。”柏萧冷声打断他,“出门左拐往前三十米。”
  “什么?”
  “精神病院。”
  章铭噎了下,反应过来便拦住柏萧,紧张解释道:“阿萧,我知道你还怪我,但我没骗过你,我那时候对你是真心的,后来……后来我……”
  柏萧眼神一冷,他跨前两步,迅速伸手将章铭嘴鼻紧紧捂住,章铭前一秒还为柏萧的亲近而欣喜若狂,下一秒就被脸上灼烧般的痛感折磨得撕心裂肺。
  他抓起柏萧的手,在看见对方满手辣椒后赶紧冲往水边,但这其实无济于事,辣椒已经渗透进去,洗脸不但没能缓解,反而刺激得烧灼感更加强烈,整张脸就跟被火烧起来了一样。
  柏萧悄无声息地靠近,他压低声音,语气阴冷凶狠道:“——滚!”
  章铭滚了。
  他那张脸是攀附袁家的资本,可不能就这样被毁了容,否则袁家那位高傲的千金怕是能悔婚,他屁滚尿流逃出厨房前,表情尤其受伤的转头看柏萧,却发现那人低头切着食材,满脸冷漠平淡。
  柏萧变了。
  他不再是当年章铭遇见的不谙世事的少年,那时的柏萧充满抱负,他有理想,有希望,他能为自己掏心掏肺、倾其所有,而不索求任何回报,但现在他在柏萧身上已看不见半点以前的痕迹,他洗褪了所有的稚气,而以前的柏萧大概已被彻底扼杀。
  章铭心知肚明,是他将以前的柏萧亲手扼杀了,但他不可能承认,他将真相掩藏得很好,他坚信柏萧并不清楚罪魁祸首,至于他——
  他仍然念着柏萧的好,就算不能成为情人,他也不愿错失这个知己。
  柏萧沉着脸狠狠剁肉,刀刃与砧板碰撞发出刺耳声响。他没料到章铭竟然还敢出现,并且理直气壮像当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操,得了便宜还跑来卖乖,装得让人看了真他妈恶心。
  他糟透的情绪一直持续到傍晚,饭店外传来孩子清脆熟悉的喊声,柏萧连洗了手,脱下围裙走出厨房,谦谦背着小书包,哼着歌一蹦一跳的进入饭店,他肌肤白皙,双眼皮,眼如点漆,齐刘海衬得脸型尤为精致可爱。
  老板本能反应循声望去,立刻笑弯了眼睛,“谦谦放学了啊。”
  谦谦乖巧道:“嗯,叔叔好。”
  老板讷讷点头,萌得心快化了,连从装满棒棒糖的抽屉里掏出一个,“谦谦,来,拿去吃。”
  谦谦接过来,笑容愈发迷人,“谢谢叔叔——爸爸!”他拔腿就奔向柏萧。
  柏萧蹲下身,将谦谦书包取下,轻声问:“老师布置作业了吗?”
  “老师要我们画爸爸。”
  “会画吗?”
  “爸爸可以教我吗?”
  柏萧摸了摸谦谦的头,笑道:“好,不过爸爸还要工作,你先自己玩会好吗?”
  谦谦点头:“好,我等爸爸。”说着偷偷凑近柏萧,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下,得逞后兴奋得手舞足蹈。
  柏萧无奈,近乎宠溺般纵容了谦谦的偷袭,毫不吝啬他的宠爱微笑。
  老板从电脑后悄悄探出头,摸着鼻子惊叹道:“柏萧笑起来真他妈好看,跟大明星似的,乖乖,这要能摆在店里就跟金招牌一样……”想着又摇头,“算了,除了谦谦他就没冲别人笑过。”
  下班后,大街小巷已是灯火通明,柏萧简单清洗后,抱着熟睡的谦谦离开,他眼底难掩疲倦,但低头望着谦谦时,所有的疲倦又统统褪尽。
  “柏萧。”老板在身后叫他。
  柏萧沉默侧头,他视线掩在阴影下,看不清眼底的情绪。
  “年轻人不要轻易放弃理想,就算是为了谦谦吧。”
  “理想?”
  “你每天沉着张脸,不就因为讨厌这份工作,我看得出来,你是有大理想的人,人难免遇到点挫折,摔倒再爬起来就好了。”
  柏萧沉默,半晌低声道:“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厌倦了而已。”
  老板摇头,“你厌不厌倦自己清楚,年轻时候不敢拼搏,别等老了才悔不当初。”
  “……我先下班了。”
  “你……唉,走吧。”
  柏萧住在离饭店不远的出租房,夜色沉寂,他抱着谦谦走过小巷,心情却远没有表面这样平静,他心想,自己真的还有理想吗?他早就知道那地方肮脏丑陋,当初仍奋不顾身投了进去,现在怎么就厌倦了呢?
  厌倦得连消息都不愿听到半句。
  楼下灯坏了,远处光亮投下余光,一道人影霍然起身,几步冲到柏萧面前。
  章铭松了领带,他忐忑望着柏萧,满脸倦怠之色,随即目光愕然看向柏萧怀里的谦谦,他心头升起不好的预感,哑着嗓子道:“他是谁?”
  柏萧皱眉,“我不是让你滚吗?”
  “阿萧……”
  “滚!”柏萧低吼道,“你算什么东西,现在想凭权势压制我吗,别忘了你当年做的那些丑事,我没让你身败名裂已经手下留情,还是你觉得我好欺负,能任由你揉捏宰割。”
  章铭心急如焚抓住柏萧的手,“你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你当初帮了我,我连来看你都不行吗?我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需不需要我的帮助,你为什么要想的那么偏激?”
  柏萧满脸讽刺盯着章铭,目光像是刺透了他的伪装,看穿对方心底覆盖的阴暗。
  “阿萧,他是谁?”
  “我儿子。”
  章铭有些受伤,犹豫道:“你结婚了?”
  “是。”
  “他妈妈呢?”
  “死了。”
  “……”
  “……”
  柏萧抱着谦谦上楼,章铭仍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他说不清心底的失落感,在柏萧说他结婚的刹那,他顿时感觉心底有个窟窿,冷风嗖嗖往里猛灌。
  拿钥匙开门后,章铭仍死守在外面,他一手撑着门,不顾柏萧冷漠狠绝的视线,“阿萧,跟我一起回京都吧。”
  “人要脸树要皮。”
  “我能把你捧成国际巨星,这不是你的梦想吗?”
  柏萧目光一敛,他冷着脸强行动手关门,受到抵抗后狠狠踹了一脚大门,“哐当”一声巨响震醒了谦谦,他揉着眼睛从柏萧怀里探出头,刚好与章铭四目相对,他年纪虽小,却能感觉到章铭表现出的莫名敌意,不禁低头抓紧了柏萧手臂,声音微颤道:“爸爸,他是谁啊?”
  柏萧低声道:“坏人。”见谦谦害怕地缩了缩肩膀,连安抚道,“别怕,爸爸会保护你的。”
  谦谦仍有些紧张。
  柏萧把谦谦抱进房间,又在床边轻声安抚了一阵,等孩子睡着后才起身离开,并将房门牢牢关紧。
  章铭已经不请自入,他盯着满墙悬挂的父子照片,转头朝柏萧扯出一个惨淡的笑容,“阿萧,我要结婚了。”
  柏萧毫不动容。
  “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吗?”章铭停了几秒,认真道,“你是我唯一想要邀请的人。”
  柏萧直接动手了,他用力一拳砸在章铭脸上,揪着对方衣领将人扔出房外,他指骨紧紧扼住门沿,泛白的骨节似要挣脱最后一层皮囊。
  “章铭,你他妈就是个畜生!滚!老子看见你就恶心,你最好祈祷别再碰见我,否则老子非把你剁碎了喂狗!”
  章铭满脸惊愕,他狼狈抓住栏杆,再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眼前的房门已被毫不留情的关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