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彼端流年迹 作者:云之豆

字体:[ ]

 
 
文案
一个天降机缘,让某中二(伪)穿越到了最喜欢的小说里。既然是中二(伪),大脑回路就不能和常人相同!人家穿文,都是去抱主角大腿;中二(伪)穿文,就要让主角抱大腿!穿成反派,关键时候也好照应照应主角对吧?然而,没想到,这主角竟然抱大腿抱上了瘾,看这架势……某人不禁叹道:此真乃中二(伪)之危机也。
新人发文,小白,慎入!
有存稿,不坑
 
内容标签:穿书 近水楼台 江湖恩怨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单迹,叶舒晟 ┃ 配角: ┃ 其它:穿文
 
  ☆、魂穿
 
  又是一个平凡的早晨。
  一缕阳光懒洋洋地洒在蓝色的被单上,尔后捣蛋似地直射向床上人合着的眼皮。床上的人不耐烦地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但他的清闲并没有持续多久,片刻之后,闹钟倏地大作,把他一下子惊起。
  “大胆狂民,竟敢扰朕清梦!”床上人一怒,随手将闹钟打至地上,“拖出去,斩了!”可怜的闹钟是新官上任,可没到一天,功勋初立,还没尝到甜头,就这么含冤而死了。
  “阿迹,你这孩子!”听到屋里传出破碎的声音,单夫人就知道,自己的活宝儿子醒了,于是推门而入,开口便抱怨,“天天折腾闹钟做什么?你爸再有钱也经不起你这一天一个闹钟地摔啊。”
  “妈……”单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呆愣半晌,才将目光投向地上的残骸,眸中竟流出几许悲哀来,“爱卿,朕对不住你啊!”
  单夫人只觉得额角抽痛,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过去,可终是心疼自家儿子,没忍心动手。只能干咳两声,恨铁不成钢地说:“多大的人了,还成天幻想那些有的没的。”
  单迹摇摇头,一本正经道:“妈,你有所不知,中二不是病,而是一种精神!”
  单大公子虽尚处于风华正茂之年,但也已经是硕士毕业的准社会人士了,可不知为什么,他那不知何时染上的据说流行于初中二年级学生之间的病症愣是没给治好,一天到晚就想着自己凌驾于万人之上,或是某些天赋异能的超自然生物。
  “阿迹啊,”单夫人听了这孩子气的一句话,只觉得啼笑皆非,当即在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单迹的侧脸,“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知道。”单迹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今天要去老爹那里报到。这是我第一天上班,我知道的。”
  俗话说,知子莫若母。单夫人和单迹待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如其他母子长,但算起来,也有几千个日日夜夜。她看到单迹皱眉,便立刻猜到了他的想法,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她正纠结着,谁知单迹竟兀自换了一副口吻,嬉笑道:“朕这便去让公司里那些草民见识见识何为云泥之别。”
  单夫人暗暗地松了口气,可还是不放心地叮嘱:“去了公司,你……”她没说完,一来是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二来她也相信凭着儿子的聪明,肯定能明白自己想说什么。
  她想说,到了公司,就别再像平时那样说话了。可对于单迹这些不合年纪的幼稚言语和幻想,她实在是没什么资格指责。单迹小的时候,她和丈夫为了打拼出一片天地,没怎么陪伴过他,只能任由他从虚拟世界里寻找慰藉。后来,家里有钱了,但那些曾经已逝,她怎么也弥补不了铭刻在单迹心上的伤痕。单迹自小聪慧,善解人意,这么多年来没抱怨过什么,但她就是隐隐觉得,儿子心里不是没有怨没有恨的。宠着惯着已是不及,又怎好指责他什么?现下这孩子要去自家公司上班,定会有很多流言蜚语,若是不能拿出相应的业绩……想到儿子要面对的一切,单夫人不由自主地心疼了起来。
  单迹没心没肺地抿抿唇:“母后放心,定不辱使命。”
  单夫人嗤笑一声,从衣柜里挑出一套西服,砸到儿子头上:“这又是哪里来的台词?”
  “说真的,”单迹脱下睡衣,利落地套上衬衫,对着正欲出门的单夫人的背影轻声说,“妈,放心吧。我不是孩子了。”
  单夫人脚步一顿,尔后转身笑了笑:“好啊,我相信你。”情不自禁有些哽咽了。
  单迹洗漱完毕走下楼时,单夫人已经出门了。她今天要去邻市谈桩生意,所以不能和单迹一道去公司。大老板单连城为了避嫌,也早早地出去了,就留单迹一人在家吃早餐。单迹瞥了一眼摆好了食物的餐桌,习以为常地摇摇头,也没坐下,径直走出了房门。
  走到车库前,他本想像往常一样驾驶专用的“单迹牌”轿车,但猛地一转念,心道若是开车去不是给人留下话柄吗,便问车库里的佣人要了几个零钱,潇潇洒洒地走出门,决定乘着公交车上班。
  小时候过了好几年穷日子,至今记忆犹新。所以即使现在单家上了市财富榜前三,单迹本质上还是个穷浪子。这会身着价值不菲的西装,却坐着有些拥挤的公交,他不仅没有感到不适,反而竟有种莫名的愉悦。
  商场如战场,他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所以……这姑且算是最后的一点惬意了?
  单大公子悠闲地往后一靠,掏出手机给自己和公交来了张合影,也没好意思公开,就偷偷地发给了死友,霸气无比地加上一条:“看朕御驾亲征!”
  网的另一端是个深知单迹底细的货,知道他也不是真疯真有病,就是有点中二有点贪玩,于是直接忽视了这四个字,单刀直入:“准备到老爸公司报到了?你身为董事长的儿子,刚开始受点非议是正常的,别想太多。”
  感受到对方的关切,单迹的嘴角扬了扬,手指不停:“你怎么像个老妈子一样?”
  等了片刻,便看到“你正经一点”五个字如预料般整整齐齐地排在了手机屏幕上。
  单迹更乐了,想又来一套吐槽,谁料公交突然来了个大转弯,单迹手一抖,只打了个“我”字就按下了发送键。他迷茫地抬起头,想看清是什么情况,随即瞳孔紧缩,只觉得自己看到了死神。
  他坐在前排,所以能很清楚地看到驾驶员的情况。那驾驶员好像是心脏病突发,已经半死不活地捂着心脏靠着椅子晕了过去,脚还好死不死地卡在了油门上。公交在路上横冲直撞,虽然侥幸避过了几辆小车,但出车祸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单迹浑身一个激灵,赶忙扔下手机冲向驾驶室。
  车上的人后知后觉地发出了尖叫声,单迹的手机也开始疯狂地震了起来。死友一直没等到单迹的下文,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打着电话。
  单迹当然不可能注意到手机,他正死命地打着方向盘,一边在心里骂道:“你们都能闭嘴来帮老子一下吗?”但他实在没余力喊出这句话。现在的他,正以无比难看的姿势半坐在驾驶员身上,双手几乎是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转动着,一只脚轻靠着刹车,另一只脚还勾着驾驶员的大腿,打算找准时机让公交停下来。
  正是上班的高峰期,街上车水马龙,明明只是转动方向盘,竟让单迹有些精疲力竭。手麻了,腿也麻了,他就是不明白那些尖叫的怎么还没把嗓子叫麻了。“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当他真的成为了与众不同的掌握数十人性命的“救世主”,单迹觉得,自己以往的那些幻想真的只是儿戏。
  我就要死啦。单迹心想,看着逼近的轿车、公交车,甚至大货车,手臂机械化地摆动着。就好像3000米长跑中最后的那一两百米,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臂在挥动。作为一个不常运动的宅男,这么扎马步式的坐姿坚持十分钟已是极限,单迹觉得自己尽力了,随时都可能放手。酸疼的肌肉催促着自己休息,可人类的本能有时会超出想象,单迹感觉自己潜意识里一直有个声音念叨着:“不能死不能死不能死……”
  人死后,会去往何方呢?
  说来也奇怪,明明身体累得快无法动弹,脑子却很欢腾地转动着,不受控制地脱离了现场,飘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人死后,会去往何方呢?”小时候,单迹曾这么问过母亲。
  “会去往另一个世界。”单夫人抱着他,和他一起透过落地窗仰望星空。
  “是什么样的世界呢?”
  “是一个你所向往的世界。”单夫人侧头亲了亲单迹的侧脸,“那里会有你想要的一切。”
  怎么就想到了那么久以前的事?单迹自嘲地笑了笑,手渐渐地脱力,他看着大货车一点点接近,耳边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内心却在记忆里单夫人温柔的声音和话语中奇迹般安定了下来。
  我向往的是什么世界呢?
  是一个有人陪伴、不会孤单的世界吧。
  在那个世界里,我会有无穷的法力,去主宰一切。不会再像儿时一样,只能眼睁睁地目送父母离家,独守空房;不会再像少年时期一样,受人欺侮而隐忍不发,直到成绩公布才小小地报了下仇;不会再像现在一样,拯救不了自己,拯救不了他人,手无缚鸡之力地面对死神。
  巨大的冲击到来,单迹看到玻璃碎片飞舞,有些扎到了他身上,有些落在了身旁。喉咙里传来了血腥味,五脏六腑好似被翻转了,全身上下的感知渐渐地只剩下了痛觉。意识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单迹感到一阵白光将自己轻轻笼罩。
  看来自己做了二十多年的好人,总算是没有白费。这是去往天堂而不是地狱吗?
  “这里不是地狱,也不是天堂哦。”
  一个稚嫩的声音冷不防响起,竟带了点空灵与清冷。
  单迹抖了抖,张开眼,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一处伤口,整个人好好的,仿佛从未经历方才那场灾难。
  “欢迎你来到此间。”
  即使过了很多年,单迹仍时常在梦中重温这一幕。
  身穿白衬衫的男孩对他伸出了手,微微一笑,超脱尘世,不似凡间物。
  单迹揉了揉眼睛。四周尽是纯白,只有一扇门,矗立在两人身侧,显得格外突兀。
  “我这是,穿越了吗?”
  看了无数的漫画小说,单迹不会不知道这老套的桥段意味着什么,但他实在没料到,这等“好事”会落到自己头上。
  “或许你可以把这叫做‘穿文’,更准确地说。”少年脸上是一成不变的微笑,毫不在意地把手收了回来,“欢迎来到《蓝赤瞳》的世界。”
  听到这三个字,单迹的内心无比震惊。虽然小说名简单粗暴了些,但这毋庸置疑是他最喜欢的小说。
  《蓝赤瞳》设定在了一个架空世界,书中人物多半会使用术式或者咒法。时值一朝末世,王权倾危,各路英雄为了自己的抱负,纷纷施展拳脚,以求在历史上留下一点痕迹。
  男主角银长冰拥有罕见的蓝瞳,虽然一生都无法使用术法,但却能对他人的术法加以解读和消除。因为出身贫寒,他幼时即作为童侍被召入天下第一的云影教,一待就是十年。虽说是童侍,但由于术法无能,他在云影教中根本就是个清洁人员。然而主角就是主角,他利用十年的时间,记下了教中所有藏书的内容,在后期可以解读几乎所有的术法,还炼制出了御道笔,化不可能为可能。
  与这位勤奋刻苦的学霸相比,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反派言越颐更像开了外挂。言越颐身为云影教的教主,如虎添翼地拥有赤色瞳。“赤瞳者,善驭火。”虽然本人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但凭借着天赋,他还是立于了时代顶端,号称“最强”。
  整部小说概括起来,就是一个讲述有着垃圾天赋的男主如何充分利用资源一步步打败天之骄子的故事。
  单迹深吸一口气,听男孩慢慢说道:“你可以把自己看作玩家,先来选定一个角色吧。”
  第一次听说穿文还可以自由选角色的。
  单迹腹诽,然后猛地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我死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