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和系统谈恋爱+番外 作者:青焚

字体:[ ]

 
文案
作为顺应时代变化的新新男银,端木希表示,
他不仅要做一个gay,还要做gay中的战斗gay。
既然快穿是个恋爱梗,
系统里你为什么不给我设定恋爱对象?
性别歧视吗?
摔!怒摔!(╯‵□′)╯︵┻━┻
无辜躺枪的系统君=_=脸。
 
这是一个新世纪三好男银快速穿越各个世界和系统搅基的故事,
 
食用说明
1.这是一个苏文,苏苏苏的帅破苍穹
2.世界写的仓促,逻辑会很崩溃,天雷滚滚 
3.作者是个蛇精病玻璃心,提建议可以,但请尊重蠢青 
4.要承认阿青是个帅比,这一点很重要
 
本文又名《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舔铂金手链》《穿越世界只为基》《上我你怕了吗》
 
阳光健气纯零诱受X冰山忠犬系统攻
主角汤姆苏,全文洒狗血,不怕雷的小天使们快把银家的节操从坑底拎粗来!
 
内容标签:系统 快穿 无限流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端木希,赛恩特(系统) ┃ 配角:端木锦,晏晴儿等 ┃ 其它:系统,恋爱,汤姆苏
 
 
  ☆、穿越成为端木希(一)
 
作者有话要说:  阿青是小新人,文笔渣剧情渣。欢迎捉虫,不要打脸TAT
我会很努力更新的
  揉了揉有些发紧作痛的额头,端木希微微睁开了双眼。许久不见的阳光有些刺目,虽然看上去不是很友好但还是让内心的阴霾都能消散。撑着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早上好啊,dear sun~还有,好久不见。 
  单薄的唇微微张合,说着无声的话语。 
  端木希瞥了眼一旁精致的落地镜,看到了镜中那个苍白又虚弱的孩子。他笑,镜子中的人也笑。只是这个笑容惨白又楚楚可怜。微微颤动的睫羽,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肌肤,琥珀色的清澈眼眸,仿佛被月光装饰的蜜色唇瓣。这个和他同名的孩子,真是和他有些截然相反的性子呢。
  没有意外的开始感受这个身体的记忆,端木希嘴边绽放的笑容也随着记忆的加深而加深。真是一个有趣的身体,真是一段有趣的记忆。让他喜欢的骨骼都快要吱吱作响了。还有这具身体的未来,也让他兴奋起来。
  端木希是端木家族的私生子,因为他不过是端木家主在外一夜情的产物,所以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身份。他的生活可以说还算可以,却在他母亲过世的那年开始有了转折。他的母亲在过世之前,曾给他那个只提供了*子的父亲打过电话,确定他被父亲带走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可这位美丽的母亲并不知道,她临死前的这个举动给她的孩子带来了多大的灾难。
  作为一名私生子,他的名声自然是不会好的了。在端木宅中受到不只是夫人和兄弟的排挤,还有佣人的白眼。他仍然有着该有的房间与待遇,因为若是亏待了这个是很容易被他那滥情的父亲发现的。
  他的学校也因为父亲的关系转到了和他的兄弟一样的学校,他真正的灾难就这样来临。他的两个哥哥在那个学校混的风生水起,在他们的带领下,端木希的生活一团糟。被同学们成为“婊/子养的”、“该死的私生子”,还要时不时的挨那些给两兄弟报仇的人的揍。这导致了他性格愈发孤僻固执,脾气也愈发懦弱。好不容易逃离了端木家,可他的两个哥哥仍然不打算放过他。在哥哥和他们的朋友的陷害下,他被迫进了一家夜店,最后死在了重口味的客人的床上。
  啧啧,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端木希丝毫不觉得自己穿到这个身体上是件多么值得难过的事情,他也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将来。这具身体会遭遇的未来可不代表是他会遭遇的未来。他可不是原主那样任人欺凌的人呐~
  “这就是系统先生给我匹配的身体吗?还真不是一般的孱弱呢。”端木希看着腕上的铂金链子调笑道。
  “兹~兹~端木先生,这不是我能够替你选择的。为了弥补你的快穿旅行,你可以提出三个要求,只要不是很过分都可以满足。兹~”清冷的没有音调的声音从链子中响起。
  如果系统能化成人形,一定是个禁欲系的。想到这里,端木希眼神微暗。
  “我穿越到那个世界后身体机能要调整到和我原世界一样的强度,全方面。”
  “兹~可以。兹~兹~”
  端木希摸了摸光滑的下巴,“另外两个要求有需要了再说。”说着还笑弯了眼睛,像一只可爱的小狐狸。
  身体还是一样的瘦弱,但体内的力量不是作假。
  从床上翻身起来,坐在床沿,鼓着小脸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两条小细腿晃啊晃,晃花的不知是谁的眼。白色的衬衫松垮,露出修长的脖子和漂亮的锁骨。皮肤好的让谁看的都嫉妒,还有那双不大的玉足......就是他看着都想狠狠压在身下扒了衣服欺凌,更何况那些自制力弱小的嫖客了。 
  长成这样,也难怪最后会进了鸭店。
  端木希走到镜子面前,睁大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右手修长的食指轻轻的抵在镜子上。
  “端木希,你知道吗,你将来遭受的那些事情都是你活该。”
  端木希看着镜子中那个楚楚可怜的孩子,勾起一抹冰冷刺骨的笑容,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也微微眯了起来,危险又惊艳,“谁让你没有脑子。不过没关系,接下来你只要看着就好了,关于端木希的一切,将由我来负责。”
  说完便换上了原主一般怯懦的神情,打开衣橱,拿出那套校服走向浴室。这会是一个完美的开始,系统先生,你一定会满意的。
  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声,十五分钟后,端木希穿着校服出现在了楼下的大厅。在佣人的白眼下,在兄弟的冷嘲热讽下,在父亲的冷眼下,结束了这段早餐光阴。
  “该死,我才不想和这个该死的一起坐呢。”作为兄长之一的端木锦皱着眉毛大呼小叫,嚷嚷着要把端木希赶下自己的车子。他才不要让那个脏东西污了自己的软椅,他配不上!
  “阿锦。”大哥端木镜推了推眼镜,冷冷的示意端木锦闭嘴。他可不想在去学院的途中一直有弟弟抱怨吵闹的声音。
  端木锦噤声,撇了撇嘴巴。他可不想惹大哥生气,不然就麻烦了。
  端木希没有说话,只是向后缩了缩,弱弱的看了眼气急败坏的端木锦。他一般不和一个孩子计较这种小事,虽然这个家伙会在将来给他惹出无数的麻烦。可这种打脸的事情还是让他有些不满,好在这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
  端木锦,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啊。
  “少爷,上车吧。”
  端木希看了一眼这里唯一态度正常的司机,点了点头,坐到了后方离两个兄长较远的地方。这个司机他记得很清楚,在那段不长的记忆里唯一一个待他好的人。不欺他辱他,更是像一个长辈一样关心他。这份恩情,他记下了,将来必定会还。
  端木希18,天迟学院高一生,端木锦和端木镜19,高三生。现在端木希正是去天迟学院的途中,而之前的场景总是每天都要上演一次。原主幻想的安宁的学院生活从也未上演过。
  天迟学院,是S市最大的一所贵族学院。不论是集团还是暴发户的孩子,只要交的起昂贵的学费,都欢迎来学院学习。当然,有钱人家任性的少爷小姐们对于读书这件事总是没有多大的兴趣。为了那所谓的升学率,天迟学院总是会给出一些优惠,比如说给成绩优异的孩子免除学杂费并给予高额补贴。这样的做法,足够让那些成绩优秀但家境困难的孩子眼红。自然而然,升学率就这样升上去了。
  虽然他冠着端木这个奢侈的姓氏,但他很清楚所谓的家族从来没有看得起他过。如果不是父亲的默许,那些人也不敢这样待他。他的成绩也不过是比有钱人的孩子稍稍好些,却是远远达不到优秀的。所以,在天池学院,他的地位也许会比贫困生更低。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好在现在的端木希不会在意。
  和往常一样,下了车就分道扬镳。端木锦和端木镜总是这样头也不回的走开,仿佛认识他就是一种耻辱,仿佛在咒骂着端木希就不该拥有和他们一样的姓氏。
  端木锦嚣张跋扈,端木镜冷静沉稳,一个经常惹事,一个则帮忙收拾烂摊子。虽然他们待他不好,可原主仍然羡慕他们的相处方式,他也希望有个人能包容他的一切。
  端木希向司机道了一声谢谢和再见,背着书包走向了高一的教学楼。纤细的身形,瘦弱的肩膀,却承担着足够重的压力。
  端木希转身望向两个所谓的兄长,温柔的笑了。嘛,以后的日子还很长,我们可以慢慢玩。小希,你说对吧。
  小希是端木希给原主的昵称,虽然他不知道小希去哪里了,但他感觉的到仍然在这具身体里。尽管已经没有任何意识了。
  “这不是那个婊/子养的吗?你妈是个婊/子,你是不是就是个小婊/子?”一个轻浮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浓浓的嘲讽意味让人愤怒。
  端木希收回了望向两兄弟的视线,冷冷的看着和他说话的那个人。对于有人侮辱他的母亲这件事他并不生气,小希的愤怒他感受不到。而他的母亲,呵,他对她的恨是无法泯灭的。
  他知道这个家伙,父亲是个暴发户,因为家族企业不如端木家就一直抢着当端木兄弟的狗腿,欺负他的事情从来不会少了这个人。没想到他今天居然会单独一个人来拦他,找他麻烦。
  “何富贵,你的嘴巴真是脏的狗都嫌弃。”冷冷的留下一句话,转身便走。
  那人有些怔愣,随即是滔天的愤怒。这个小贱人胆子肥了啊,居然敢骂他,看他怎么收拾这个小贱人!
  这样想着,何富贵几步追了上去,挡在端木希的前面,一拳朝着端木希的腹部袭去。
  端木希只是身子晃了晃就躲开了那拳头。他可不是小希那个孩子,他的年龄至少是这何富贵的两倍。大少爷的拳头怎么敌得过专业打手的拳头,不说这速度,就是力量都差距悬殊。他前世遭遇了那么多的恐怖袭击,何富贵的拳头完全不够看。
  没有想过要这样早的暴露目标,端木希只是抓住了何富贵的拳头不让他动手。
  何富贵没有想到从前柔弱的端木希居然会有这样大的力量,不禁抬头想看看眼前的人还是否是那个他认识的端木希。只是,他看到那双满含笑意却冰冷异常的眼睛后唬了一跳。从背脊冒出来的寒意,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当他回过神来,端木希已经消失在了视线内。他有不好的预感……
 
  ☆、穿越成为端木希(二)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晚上六点更新,阿青会很努力的保持日更的!喜欢阿青的小天使就在文下按个爪咯
  教室的气氛和他想象的一模一样。在他进入教室的那个瞬间开始,原本热闹的好比菜市场的教室顿时安静下来。流动的空气里是满满的厌恶,同学们都用厌弃的眼神看着端木希。
  这也不能怪他们,是个人都会厌恶那些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是谁都会希望自己的婚姻美满,怎能容忍有人破坏。尤其是给人带来不好记忆的第三者,恐怕没人会喜欢。端木希的母亲,在他们眼中就是破坏端木家族和睦的坏女人。端木锦和端木镜这两个人在他们眼中就带上了可怜的色彩。
  而终究不过是因为天迟学院是贵族学院,作为有钱人一族,他们的父母无可厚非都有一些出轨的症状,这让本就郁闷愤怒的同学们有了发泄的对象。端木希软弱无能,家族又不会给他撑腰,只要欺负的不是很过分,没人来揪他们的错处。
  呀嘞呀嘞,成为孩子们的公敌了呢。端木希无所谓的想着。
  “该死的私生子,昨天晚上在哪个野男人的床上?”
  “哼,你妈是个贱人,想必你和你妈一样是个小贱人。”
  “服务别人还不如服务我呢,我的大屌一定会让你满足的。你的价钱是多少?我出双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