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古代之夫了个夫 作者:有礼有礼(一)

字体:[ ]

文案
一个男人穿到古代相夫教子开创新生活的故事,
七大姑八大姨纷纷来袭,家长里短人心不齐,要想日子好,宝贝要抓牢!
这里没有将相王侯高门大户,只有乡野生活和扯不完的嘴皮子~
 
细水长流农家情,看文指南针
全民BL风,生活文,慢热文,主受文。
 
内容标签:宅斗 生子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画,阿奇 ┃ 配角:艾美等等 ┃ 其它:古代穿越生子布衣生活
==================
 
  ☆、第1章 赶上穿越大军
 
  这里没有将相王侯,高门大户;有的只是青烟鸟鸣乡野生活和扯不完的嘴皮子。
  ————————————
  梅画的耳边冲刺着尖锐刻薄地嗓音,好像有很多人在喊叫,吵的他头昏脑涨,像无数银针猛扎他的头皮,嘈杂的环境另他心里骤然升起一股怒火,好好的睡个觉都不让人心静,打开嗓子怒气从胸腔爆出,
  “都他妈给我闭嘴!”
  ……
  ……
  世界清静了,可因为这一声吼也把他自己吓醒了,这是谁的声?怎么软绵绵的?肯定不是自己的,难道自己还没喊出来就有人代替他了?
  努力的睁开昏沉沉的眼睛,眯了眯,定了定,闭上,又睁开,我草!这tm哪啊!
  感觉到身边有人,僵硬地转转头,双眼睁大……心里一顿我草……
  只见——
  两个男人,一大一小,穿着古装,长发过肩,脑袋顶还顶着个疙瘩,这是。。。。是谁没经过我本人的同意就把我抓来演戏的?!
  而且这俩人也太丑了吧?这是跟我搭戏的?就在他心里自问自答之际,对面的人就出声了,声调高八度,双手掐腰,咬牙切齿,语气愤愤地瞪着床上一脸迷茫的人,
  “梅画,你现在不是什么少爷了,你嫁给我们阿奇,就要好好的过日子,这可是官配,你想反悔都没门。你也甭想那也没用的了,要真是聪明的人就老老实实干家务收拾院子,不然,我这个做哥哥的可不会像阿奇一样宠着你,护着你。”说完就翻了一个白眼,好像看了什么气人的东西似得,心口上下起伏。
  艾美没想到平时蔫蔫不说话的梅画还竟然敢吼他,真是气死他了,自从他配给阿奇之后,饭不做,碗不洗,家里的活里里外外都是阿奇一个人操持,把他娶来有什么用?可这是官配,他们也改变不了,但自己一直就劝阿奇,不要惯着他,不要宠着他,阿奇还不听,明面上答应,过后还那样,现在可好,人寻死腻活的,还撞墙,本来家里就不宽裕,现在还要给他花钱看病,让他怎么能不生气。自己虽然嫁出去了,可就这么一个弟弟,怎么能不心疼!
  “等等!”梅画打断他,手指压压太阳穴,他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你们也敬业点,专业点,让我演什么?提前告诉我?剧本拿来,大爷我今天也串上一回”一上来就噼里啪啦的一顿说,我知道怎么接啊我,难道还让我演植物人不成,不过就算演古装这环境也太次了。
  撇撇嘴,不知道谁给他弄来的,等他演完这出一定找回来,别以为他是好欺负的,就算碍着你眼了也不能不遵循当事人的意见就给他安排工作啊!不过自己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了?身上装着变音器?这样想着就在身上前后摸摸,一摸不要紧,吓住了,这是谁啊?!
  “嗯?”艾美愣了,这说什么呢,演什么?本来还想继续训斥的,可是看梅画呆愣的样子,心里又软了下来,这些日子他一直蔫蔫的,没精打采,脸上无光,毫无生气,今天突然间生龙活虎了,眼神透亮,难道是撞一下,回过味了?
  艾美叹口气,走两步坐到床边,拉过梅画柔软的小手,肌肤光滑,白瓷一样的细腻,让他去做地里的活确实委屈他了,可是两人成了婚就不能全交给他弟弟做,夫夫之间相互扶持才能过好日子,
  “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可是你是官配的,这你可怨不得我们,你嫁给我弟弟,他可曾亏待过你?我们虽然没有山珍海味大鱼大肉,可是从来没让你饿肚子”艾美抬起手摸摸他的黑如墨的长发,
  “我希望你能好好的阿奇在一起,感情现在没有,过着过着不就有了。阿奇很善良,他会对你好的,你嫁给他是你的福气,如果给你官配一个糟老头子,或者是一个赌鬼,那你还活不活了?”
  梅画方才已经摸着这个身体就被吓倒了,现在又听了这个人的一番话,心里顿时如惊涛骇浪一般,这时他才发现屋里根本没有任何摄像器材,连穿场服的工作人员都没有,梅画心里一片冰凉,他用发着童音的嗓子问艾美,
  “什么情况?你给我说说?我怎么全忘了?”不管是演戏也好还是现实什么的也好,他想知道自己的处境,到底身处何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美皱眉,不会撞傻了吧,忘了事了?失忆了?装的?可看着也不像,艾美收回心神,点点头,失忆也好,这样他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就会全心全意的跟阿奇过日子了。
  艾美理理思绪,就慢慢的讲了起来,
  “这里是大雪朝,现在是雪历七十八年,你今年十四岁,是官配给我们阿奇的夫郞,你们成婚刚刚一个月,你没有家人了,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亲人……”
  而梅画在全部听完之后,他只剩下张着嘴了,双眼无聚焦。脑中思绪翻滚,突然得出一个结论——穿越?还是魂穿?那原来的我呢,这个身体的灵魂呢?互换了么?老天不是玩我呢吧,而且哥们你也太好运了,直接穿到千年以后,我却要苦逼的在这受罪,而且这里没有女人,谁生孩子?当然是承受一方了,而不幸的是他就是生孩子一方。这tm的,开什么玩笑!!
  “行了,我也不多说了,你就踏踏实实的在这,等你们攒攒钱,我也帮衬一下,明年就盖个新房子,你再生个大胖儿子,多好的小日子啊,别不知足,好了,我家里还得赶回去,有什么事去找我”艾美说完就拍拍梅画的头,领着一个十岁左右的看不出是男孩女孩,不对,是男孩还是男子的小孩走了,这里男人还是男人,而充当女人角色的一方叫男子。
  梅画坐在床上使劲用手搓搓脸,这是真的啊!还能回去么?要不然再撞一下,可是额头上已经一个大包了,狠狠心,不管了,只要能回去就是满头是包又如何?反正等他回去了身体也就不是他的了。
  看着泥土铸成的墙,闭上眼睛撞了上去,真疼啊,黑暗中眼里都金花,竟然没晕,梅画心里不服气了,握拳,接着撞,接连几次,头皮已经擦出了血,大包小包的鼓了起来。
  梅画颓废的坐在地上,回不去了么,可到底是为什么啊,他很想大喊,感觉憋屈,他想起来了,他不过就是离开那个家,不想呆在那个受尽眼色的家里,走到大门口被地上的石头绊倒了,怎么就能到这里来!
  不清楚坐了多久,直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急切而沉稳,
  “小画,小画,你怎么坐在地上,快起来,哎?你这头怎么回事啊?怎么弄的?”阿奇做完地里的活就赶快往家走,他不放心梅画一个人在家,他知道梅画嫁给他受委屈,自己就是一个庄家汉子,家里也没有钱,分家的时候只有几亩地,但是他有力气,他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一定会让梅画过上好的生活。
  可是梅画自从嫁给他那天开始就一直面色暗然,看不出喜怒,眼里无光,他不知道梅画家以前是做什么的,但是从他的穿着和举止能看出来绝对是大户家的少爷,他们官配的婚姻都是衙门给办理的,什么都不告诉,但是以前的风言风语都说官配的男子都是家里当官的遭了皇上的贬斥,才能配出来的。
  他也不听那些,也不去问,只知道梅画是他的夫郞,会跟他过一辈子,这就够了。
  阿奇扶起在地上坐着的梅画,让他做到床上,出门去打水给他擦擦额头。
  梅画看着眼前的才十六七岁的少年,全身透着成熟稳重,灰色的上衣和裤子,脚上是布鞋,衣服上打了好几个补丁,长发,后面绑起一绺,小麦色的皮肤,浓眉大眼,五官憨厚,他的语气参杂着焦急和担忧,自己的心理竟然划过一丝暖流,从他出生到现在,享受到的温暖却只有在母亲还没去世以前,之后他便被接回了老宅,没错他是一个私生子,私生子,他不耻这个称呼,可却一直伴随着他。
  “小画,来擦一擦”声音响亮有力,打断了梅画的思绪,这个身体竟然和他是一个名字。
  “我自己来吧”梅画自己也是十八岁,现在缩小了三四岁,可也不习惯别人的服侍。
  “我来,你饿了吧,我马上去做饭。”没让梅画动手,他拿着粗布一点一点、仔仔细细的擦着额头上的好几个大包,出血破皮的地方更是轻得不能再轻,心疼的他心都揪在了一起,小画身子白白嫩嫩的怎么经受的住,难道有人来打的?想到这一点他一下变得凌厉起来,
  “小画,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弄的,是不是二叔和二婶过来了,他们打的?”
  感受到周身气息的变化,梅画心里吃味,这个叫阿奇的果然如艾美所说很疼他,“不是,是我不小心自己撞的”确实是自己弄的,只不过是故意的。
  “真的?你为什么要撞自己?你别骗我,虽然他是二叔,但是我也不怕他,我们去找里长主持公道”自己从来不会责怪小夫郞一句,可是却被打成这样,他怎么能不火大愤怒。
  “确实是我自己,和他人没有关系”不过听这话的意思是他二叔和他不对付?这家长里短的争斗到哪都有啊。
  阿奇是又着急又担心又问不出来,心里一阵憋屈,可手上的劲却不敢用大,他对自己说,今天小画跟自己说话了,已经很好了,有进步了,别逼的太紧了,慢慢来。
  把粗布放进木盆里,“小画我去做饭,你躺着歇着,等饭好了,我在叫你”实在不忍心看着满头包的梅画,白净的小脸上顶着红肿的大疙瘩,他多难受啊。
  “我跟你一起去吧”梅画想左右回不去了,成定局了,古代还没有离婚的,不过好像是有合离一说,但他这是官家指派的,合离就甭想了,就算能离,看着阿奇这样,估计也离不成。
  “啊?”今天小画怎么了,不过他喜欢,可是……“不行,你歇着,我一个人就行,”
  梅画也不跟他多说,直接站起来往外走,撩起门框上的帘子,屋外的景象收入眼中,看的他嘴角直抽,这得穷成什么样啊,到处是土啊土啊,土墙,土灶,土罐子,连地上也是,还坑坑洼洼的,重重地叹了口气,想要富起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小画,来你坐在这个凳子上,看着我就行”阿奇搬过一个小凳子,放在梅画的腿边,拉他坐下。
  “那我帮你烧火吧”烧火很简单,自己能做的来,光看着不干活,他又不是痴呆症。
  “你帮我烧火?好,呵呵……”小画这不是一点点的在变么,多好啊,点好火,告诉他如何让放木材,就伸手从锅边的坛子里拿出两个鸡蛋,炒个鸡蛋,给小画补一补。
  梅画叹气,看来以前的梅画确实什么都不干,或者说不会干,连学也不学,难怪艾美不愿意,还生气。
  锅已经烧干了,倒入猪油,用手感觉到热气,将打散的鸡蛋倒入锅中,“滋~~~”香味顿时冒了出来。炒过鸡蛋,又做了米汤,热了馒头。
  梅画还在院子里逛悠,就听到阿奇喊他吃饭,这院子到是挺大的,还养着五六只鸡,鸭子有三只,后院种了两颗果树,前面种的是菜,收拾的挺整齐,衣服杆上还挂着古代的袜子。
  “小画,快来”阿奇拉过梅画的手,软软滑滑的。
  自己现在是少年,拉手就拉手吧,梅画坐在长凳子上,面前一碗稀粥,装着鸡蛋的碗贴着自己的饭碗,还有一碗是不知名的咸菜,三个灰灰的馒头,不知道啥做的,再看阿奇的碗里,几乎都是汤,看不见米粒。
  叹口气,起身拿过一个木头的饭勺,舀了一勺子米粒放入阿奇的碗中,“哎,你干什么小画?”阿奇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碗里就多出一勺子米粒。他抬头看着梅画,眼神惊讶复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