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古代之夫了个夫 作者:有礼有礼(二)

字体:[ ]

☆、第67章
 
  艾美吃过饭,给鸡鸭喂了食儿,他自己一共养了十二只鸡,鸭子十只,都是母的,圈在后院的东南角,紧挨着的是张兰兰家的鸡圈,比自己的大了一倍,艾美捡了三个鹅蛋六个鸡蛋搁在小筐里提着去前院了,上回卖了一次鸡蛋,这几天赞的不多倒也不用着急,就是园子里的菜们过于繁盛了。
  收拾利落了家务事,艾美将今天用到的东西放进针线筐,他原想着给弟弟做件新褂子,上次赶集买的布还没动呢,可绣活的单子一出来他就只能先顾这一头了,左右弟弟还有换着穿的,不急于这两日。
  周老么在水缸旁洗衣裳,艾美跟他说一声就走了,昨个已经学会了那种新盘扣的样式,张兰兰也不好再跟着去,再说自己婆么还在家,他必须得照顾着婆么的情绪和面子,谁让自己是大儿夫郞呢。
  艾美先去的常华家,门还没进就听到他咋咋呼呼的跳脚的音儿,艾美住了脚寻思了一下还是推门进去了。
  院子本身不大,但拾掇的挺规整,常华的嗓门又高又亮,再加上情绪激愤,注意力都在青牛身上,根本没留意家里有人来了。
  直到艾美走到正屋门口,常华打了个激灵才发现了他,顾不上跟青牛挣的脸红脖子粗,起身跑过来拉着艾美便进了里屋。
  艾美这几步走来听了几耳朵的话已经差不多了解了事情的始末,这俩人饭桌子也没拾,青牛一个劲儿的苦笑摇头,艾美拍怕常华的手起身去堂屋让青牛先下地,等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说,两人都冷静冷静各退一步,又不是天塌下来要命的大事,甭在家里吵嚷的左右邻居都知道,没得让人看笑话,其实他这话也是说给常华听的。
  青牛一走,常华整个人都被郁气悲哀消沉的气息所笼罩,全身松懈下来,泪水跟不要钱似得往外流,用泪雨滂沱形容也不为过,艾美静静地坐在他对面,拿着手巾子给他擦眼泪,他的心里也不过好,都是苦命的人,从小到大相互支撑的一起走过来,艾美拉着常华到自己怀里,给他一双肩膀依靠,在低落悲观黑暗中传递力量,这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本领。
  常华心灰意冷的发泄了一通,心情渐渐平复起来,两只杏仁眼哭的红肿,喉咙里一阵一阵的抽噎,他也是实在忍受不了了才哭上一回,不然那股丧气积在心底真能要了他的命,他并不是一个心思沉的人,肚子里能装下事,除非是自己不在乎的,才不争不抢不气;感觉好受点了,常华憋着嘴才想起来问艾美,
  “美子哥你怎么突然来了?不都是直接去小画子那么?”
  艾美心里叹了一口,面上还强装着笑,他拢拢常华的头发说,“我就是来找你一起过去的,谁承想还碰上这个么新鲜事,你俩向来可是从不吵嘴的,多少人都羡慕的感情,可不能为了不相干的人破坏了它,那可真是打嘴了。”
  常华是炮仗脾气,方才也是气急了,说话不经大脑,他从小跟在美子后头长到大,一向听他的话,可这事还是觉得自己挺委屈的,
  “我也不愿意吵啊,可是他明知道我心里不好受,明知道我不待见那边,还巴巴的跟我唱反调,我能不恼么。”
  艾美心下了然,暗道果然不是空穴来风,想必常华他继阿么的肚子里有了孩子,便拿捏起来了,早晨吃饭的时候他还听自己婆么说了一嘴,什么常华不回去看啊,嫁出去的小哥儿泼出去的水啊,什么世态炎凉啊亲情寡淡啊,反正说出来的话不太入耳,想着刚才青牛做难的脸色,恐怕两人因为这事也生了分歧吧,艾美低头琢磨了琢磨,便直言说,
  “华子,这件事儿你还得听青牛的,”见常华要急,艾美忙拉住他的手说,
  “华子,如果你现在是独身一人,或者没有成婚那谁也说不出你二话,可当前不一样,你嫁了人,有了夫君,那你的亲家和青牛家就是扯不断的亲戚关系了,你婆么不可能出面去看他,于理不合,当然,如果关系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但青牛可是你爹的儿夫,是小一辈的,他不去合适么?”
  瞅着常华的脸色缓和下来,不像刚才油盐不进,而是低头垂思,艾美就知道他听进心里去了,便接着说:
  “你跟你爹的关系并没有斩断,你要是嫁到外村了离的远没有听到信也就罢了,可眼巴前的全村人都知道了你在装作没事人一样,那你不是让人说你不孝顺么,不是骂青牛不孝顺么,这你让青牛的面子往哪放,以后怎么在村里走动,是,我们都知道青牛不是那等冷漠忤逆不肖的混人,可是常华,就算再清楚不过的事情也抵不住人家一天几次的说嘴啊。”
  “可我真的伤透心了,除了过年过节,我真的不愿意回去看他脸色。”常华的眼角续上了泪珠,嘴唇紧咬,他就是不甘心,他就是不想让那人称心如意。
  艾美微不可查的叹口气,拿帕子给他擦擦,语气有些重,
  “我再说一嘴,你可想想,虽然你婆么向着你家老三,但青牛可也是从他肚子里出来的,他能愿意旁人嚼舌根的话落在青牛身上么?他对青牛可也疼的紧呢,你忘了你成婚前青牛跟他大哥打了一仗,结果你婆么提着棍子满院子追他大哥的事了么?他们自家人关起门来怎么闹都成,要是沾上一点外人的事你婆么那性子可是护犊子的,跟谁都能打起来,你可别拿这事引你婆么恼恨,得不偿失,晓得么?”
  一说起自己婆么,常华的身子立刻板正起来,前两天大哥和老三挨打的事还让他浑身哆嗦呢。
  “行了,无非就是点吃食,你去后方村称上二斤肉,再拿点自家的鸡蛋,大大方方的守着人多的时候跟青牛一起回去,这事肯定得办,而且还得让旁人无话可说。”艾美直接给他定了要带的东西。
  常华苦了脸,心不甘情不愿的囔囔说,“要二斤啊……”心疼死了,自己两个月才舍得割一次肉呢。
  “甭这个那个的了,痛快的,赶早不赶晚,话头子可不等你。”艾美说着就站了起来,他还挂着弟夫,不能待的时候太长。
  常华一见艾美要走,忙抓住他的手臂,晃着身子撒娇道,“美子哥,你陪我去吧,我不想自己一个人。”说完就舔着圆圆的脸目光闪闪的注视着艾美。
  艾美一瞧他这一出就知道犯了小时候的倔脾气,只是想到梅画一个人,他有点琢磨不定。
  “美子哥,咱带着小画子吧,他还没去过后方子呢,再说也不远,半个时辰就回来了,也耽误不了活计。”常华觉得自己的提议非常好,心里暗道,那小子一看就是待不住的,就当拉他去放风了。
  艾美眼一扫就门清常华的小九九,便也随了他说,“成吧,那你收拾了桌子咱就走。”
  俩人去了堂屋,结果碗筷都被青牛收好了,他俩也省了事,常华带上铜板挽着篮筐跟艾美手拉手锁上门走了。
  梅画吃饱了又犯困刚躺着床上眯了一会儿,便警觉的发现院子里有人走,听出来是谁便又阖了眼。
 
  ☆、第68章
 
  常华一来就睡不了了,满屋子都是他叽叽喳喳的动静,一会儿是夸张的高呼,一会儿是谄媚的赞美,要不然就挣凝神贯注地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人看,从他进了门梅画的耳根子就没清净过,如果他是个纸人,这么一会儿功夫绝对能被烧几个窟窿。
  艾美也跟着了魔似得连声惊呼,他和常华脑袋对脑袋低着头一遍又一遍翻看墨迹已经干了的绣品样子。
  梅画无聊地想吹几声口哨,奈何只有‘呼呼’的出气声,只好自己找出前天穿过一次的浅绿色衣裙费劲巴力的穿上。
  “哥,你俩还去不去?”梅画双手抱胸倚在床栏上,挑着眉问。
  “啊?”艾美愣的抬起头,注意到弟夫的穿戴,才想起来还要出门,劈手夺过常华手里的纸张摞在一起,催着人说,“快点快点,回来赶快上手,有了小画的花样子,再用上点工夫,到时候绝对能卖上好价钱。”
  常华兴奋的两只手直甩哒,跟抽风一样,紧随着艾美的意思道,“就是就是,咱得快点,唉,要不说我爹竟给我找事呢,好模好样的耽误我功夫,从小到大就没让我心里痛快过。”后面的话怨气颇重。
  “成了,甭说这些了,你在外面说话可得留神些,哪能心直口快想什么就说什么,傻死了你!”艾美怒其不争的用手指点点他的脑袋。
  梅画挎上艾奇给他找出来和这件衣服配套的小包包,草绿色银丝缎子,外面裹了一层白纱,小包像个方口袋一样,带个盖儿,大小有两个巴掌宽,下面坠了两排黄豆粒大小的珍珠,清新典雅又不失俏皮,背带的宽度有手指般粗细,斜挎上的长度正好到腰部;
  梅画往里装了两块碎银子和五六十个铜板,嗯,有点垂感,不会飘乎乎的毫无知觉。
  常华看着梅画的装扮不由的哼了哼,对他身上的小挎包倒是很感兴趣,只是这会儿没时间,想着等回来自己也照着样子做一个,一定会比他好看。
  锁上大门,三个人相跟着往北边走,因为穿的胡同抄近路,这个时间能碰上好多在家门口三三俩俩聚在一起讨论着赶绣工的人。
  艾美和常华一路不停地打招呼,谁让他们是本村人呢,除了刚出生的小娃娃不认得,但凡三岁以上的都是熟头熟脸的,梅画一路跟着笑过来,腮帮子都僵硬了。
  “唉,那二奇家的可真俊呐,我瞅着咱这前后两个村都找不出能赶上他这个模样啊。”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夫郞满眼都是羡慕,声音脆生。
  “谁说不是呢,不光模样好,身条好,口才也好,你没听说么,他把艾老二家顶的够呛,三言两语就把这半年的菜钱要回来了,可真是一点都不吃亏啊。”说完就摇摇头,心里则想的是这孩子也太不顾情面,怎么说也是一家子人呢。
  旁边一位年长的夫郞注意到这人的神情后有些了解他的心思,心下不赞同,便说,
  “我瞅着挺好,熟语说亲兄弟明算账,这孩子可是给二奇他二叔留了大面子了,你们也想想,要是你家的亲戚在你困难的时候连言语也不言语,还每天过来摘你的口粮,一摘就好几年,你要是能忍下来我都服了你!”
  他这么一说身旁几人被有点带歪的念头立刻归了正位,还真有人往自己身上代入,结果别说几年了,就是几个月都让他们吃不消,这么一想,头几天还觉得这孩子有点冷情性子忤逆的人立刻打消了这种想法。
  ……
  艾家村和后方村中间隔着一大片水田,其中一多半都是艾家村的,此刻正是劳作的间隙,稻田里隔上几米就有人弯着腰干活。
  梅画是头一次见到这些,不免有些好奇的四下张望。
  艾美觉察到他的举动,笑着说,“咱家的稻田在西边,离的都不远,你要是想看的话等回来咱们从另外一条道走。”
  常华走在艾美的另一侧,闻言便嘲笑说,
  “小画子你也太孤陋寡闻了吧,你连这都没见过?你也太笨了,哈哈哈……你以前……呃。”
  后面的话生生的卡在嗓子里,他的衣袖被艾美抓住,再瞧艾美蹙眉慌乱的表情,常华懊悔地默默地闭了嘴,却追悔莫及,他晓得自己闯祸了,前两天美子哥还再三叮嘱自己万万不可在小画子面前提起他以前的事,怎么他就不记得这茬没管住自己的嘴呢!常华特别想给自己一巴掌,心里暗骂自己真是蠢透了!
  气氛有些凝固,两人只知道闷头走路,但梅画能猜出来这俩人心里一定不平静,
  他扯扯嘴角,用实际行动打破了两人七上八下六神不安的的状态,嘻嘻哈哈极力力撇清无知,反驳道,
  “谁说我没见过,这有什么?不就是水田和麦子地么?你要说我没干过活这还差不多,竟然说我眼界狭小,我看你找揍!”说完就要跳脚的架势。
  他这玩闹的气场一出来,紧绷的空气立刻瓦解,梅画眼尖的瞧见大姑子悄悄松了一口气,常华是永远的三分钟冷静,在梅画故意的挑刺下,两人一路上拌嘴不停,时不时的还来上几下子。
  后方寸的屠夫家正好把着村口,艾美不常来卖肉,对这家人也是比较生分,只是两个村子挨在一起,倒也比别的地方的人感觉亲近。
  木门大敞四开,艾美在门口喊了一声就有人应着,几人进了院子,屋里的人也出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