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古代之夫了个夫 作者:有礼有礼(三)

字体:[ ]

☆、第131章
 
  艾奇咋一听大哥谈论娃子的话猛的一愣,“儿子?”
  “可不是!”艾美煞有介事的一喝,而后用手指点点弟弟飞肩膀,语重心长又万般无奈道,
  “画画现在怀着身子,他闹腾就叫他闹腾吧,只要不错出大天去,别作践自己,他想做什么就都随着他,说到底还是跟咱们打小穷养出来的不一样,”
  艾美摇摇头,不想说弟夫小孩子心性,只顾自己痛快,累的一家子人仰马翻;可憋不住,当哥哥的都有私心,想着盼着期望自己弟夫是个温柔娴静知进退的,要说弟夫待人接物行事规矩那真是没的挑,就是着性子在软和一点就齐全了。
  只是人无完人,艾美也知晓这意思,像这样的已经很不错了,家务方面自己能带的就带一点,性子能不能板过来就看天意了。
  艾奇的一门心思都在儿子两个字上,倒没留意大哥后来说的那些规劝的话,略有些不解大哥如何这样十拿九稳,但还是认真的表明态度,说道,
  “不管他生的是哥儿还是儿子,我都待见,自不会有那些旁的作想。”
  艾美瞧着弟弟坚定的神色,心生笑意,拨开云雾见青天,情绪也渐渐明朗了,只是没好气道,
  “你以为我就不是这样想的?我可是喜欢的紧呢!”暗瞪他一眼,然后抿着嘴低声笑说道,
  “是姑么的话,他说画画一准儿给你生个胖小子。”
  “姑么怎的这么笃定,他也只是叫你开心罢了。”艾奇觉得好笑地摇摇头,自是不信,方才兄弟俩推心置腹的一番,大哥的那些话语犹如一盏明灯把他从死胡同里指引出来,是了,是自己看问题看的太不活络了,对付小夫郞这样性子多变喜怒无常的人,怎么能只下一位药呢。
  艾美见弟弟犹不相信,也不多劝,反正自己是信的十成十,话头开了,一下子收不住,他又喜滋滋地显摆,
  “姑么说了,画画是个多子多孙的身子,多少人也羡慕不来,你以后就等着抱儿子吧!”
  听了这无根无据的话艾奇简直哭笑不得,只是总归是叫人有盼头的,艾奇也不好责怪大哥太过执着。
  远远的瞧见周里和钱窖过来,艾奇收敛下情绪,对大哥说,“哥,这二亩收完就收你家的那一亩吧,然后在收那十亩麦子。”
  哥夫分家一共就分了二亩地,一亩麦子一亩水稻,这两年大哥家里的银子几乎都是靠哥夫打的野物换回来了,可野物并不是一年四季都有,夏日里容易抓,可价钱上不去,冬日里倒是贵一些,可哪那么好打的。
  艾美擦擦额头上的汗珠站起来,“成,反正就一亩,快的很,用不一天麦麸都能去了。”
  周里两人到了以后大家开始分工,两人碾割下来的麦子,两人继续收割。
  商量过后,周里和钱窖碾麦子,一人推着碌碡一人在前面拉,艾奇和艾美负责割,分工而行,一边收一边碾,堆起来的麦堆不用占太多麦场的地方,就晌午这么一会儿功夫,他们家两边的空地就已经摊上别家麦子了,都是一个村子的人,自己家占了一大片脸上也不太好看。
  正午的日头晒的人头晕,却阻挡不了村民的收割的热情和喜悦,紧挨着艾奇家麦子地的一家比他家动作晚,这家人也是先割完别处的一块后才过来,他家迟了一步,麦场里只剩二分地的空地了,卸完了车,这家夫郞拎着镰刀走过来,见艾奇兄弟俩已经割了一大片了,笑道,
  “你们家可够快的,我看山脚那边已经割完了吧?”
  艾奇闷头干活,这种对外的沟通一直是艾美,艾美直起腰抻一抻,拽过肩膀上搭着的白巾子抹抹汗,笑着回道,
  “可不是,晌午前儿弄完的,那不我夫君和表弟正碾着呢么。”
  这夫郞啧啧啧几声,羡慕道,“每回都落到你家后头,瞧你家一个个的能手,咱村子里就没几个能赶上你家人勤快的,你看我家小子,今儿早上还是被我那笤帚疙瘩呼起来的,这晌午还要回去睡一觉,被我当家的呼喝一声才不情不愿地跟在后头,你说我家小子也比二奇小不了两岁,就没见过他这么懒的!”
  这夫郞有一张巧嘴,能说会道,他上嘴唇角边有一个黑痣,一说话跟活了一般,一翘一翘的,什么话到他嘴里都能翻出花来,还向来不得罪人,村里的夫郞就没有他说不上话的,甭管老的少的,跟谁都能相处的来。
  艾美边割麦子边不紧不慢地道,“唉,婶么你也太严苛了,你家大小子今年才十三吧,比二奇可小不少呢,这差一年啊就差不少事,二奇那时候不也整天跑着玩不听说么。”
  扔下一把麦秆,接着说,
  “你呀甭操心,小子们好管的很,等到了那岁数性子自然稳下来,你叫他出去跑他都不乐意呢!”
  谁家孩子谁疼,说是说骂是骂,在外人面前再恨铁不成钢,其实搁心里头疼的也要紧呢,这家夫郞听了艾美的话哈哈大笑,真对他的心;
  他就愿意跟艾美这年轻的性子和善的夫郞打交道,说话诚恳,中听,还不拿腔拿调的,要是有了娃子上了年纪的夫郞,你听听吧,一句话就拐到自己娃子身上,可着劲儿的夸,坏的也说成好的,一点也不讲究实际,真打量旁人不知道底细呢!
  越说越高兴,也不从地头开始,就跟着艾美旁,边说话便割麦子,他家男人嫌呼他恬燥,哼,索性离的他们远远的,这边还有人作伴说话,也不耽误干活。
  ……
  梅画一觉睡了三个小时,时候可是够长的,原本失了气色的脸,才一日便恢复过来了,不得不说身子底子太扎实了。
  迷迷愣愣地坐在床上醒神,干了一上午活脚都有点蹲肿了,不过这一觉就恢复原状了,就是腿上磕的发青的地处还没下去,梅画用手指头点一点,嘶……,还挺疼的,不能使劲按。
  坐了十分钟,梅画光着-身-子下地找衣服,上午穿的都一层汗了,便打算从找一套,那些光鲜料子的根本干不了活,翻翻找找,梅画拿出一套通体蓝色的,艾美给他做的家常衣衫,上衣长到膝盖,这衣服裤子都很合身,针脚规整,边线压实,可见艾美做的时候费了不神,他没有旧衣服,所以只能捡着布料结实的穿。
  梅画瞧着自己胸前的变化,心里说不出的异样,面色厌烦的套上肚兜,下面也不穿短裤,直接套裤子,提到屁股上时,梅画低头看看身下的软弱无力的老二,又一阵心碎,暗骂,长的好又如何?颜色漂亮又如何?名不符其实,徒有其表,就他妈是一个棒槌,草包!眼中一片怨恨,又委屈,而且,这辈子只能给一个人看了……
  头发用一根缎带绑紧垂在后面,梅画气呼呼喝了一大碗水,觉得肚子有点空,就去柜子里拿出一包他眼中的绿豆糕吃了几块,垫吧垫吧肚子里有了食儿,瞪眼盯着还有红印子的手掌,也没多合计,把柜子里的另两包点心用一个小篮子装上,一个被套上皮的小铜壶装满水,带上钥匙出门了。
  这次他不会走岔了,直奔麦场。
  阳光射的刺眼,梅画才发觉出门忘了帽子,又不想回去拿,就这样被晒了一路,等到了地方,原本白净的小脸一层的汗珠,在光芒的映照下闪闪发亮。
  麦场里有其他村民正碾麦子,有的注意到顶着光晕而来的人,登时愣住了,被自己人推了一把才尴尬的收回目光,只是眼神仍旧似有似无往那个发光体上飘,谁让他们眼界狭窄常年窝在山沟沟里,从来没见过仪容品貌皆是一流的人呢,跟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眼波轻漾,身姿婀娜,那形态,天天看也不嫌够!
  梅画微笑着一路走过来,全身散发着恬静贤淑品性纯良的美德,始终保持着平易近人的接地气般的笑容。
  钱窖早就发现了他,还没等梅画走近,便挥手高呼,“小嫂么,你来了,正好我渴了。”说完便跑过去接过他手里的东西。
  “你没带水来么?”梅画问。
  “带啦,早喝完了,这天太热了。”说着话已经走到了自家麦场前,快速的到了两碗水,其中一碗递给了周里。
  等他们喝完了,梅画将壶里的水到出来半下,又给他们放了一包点心,“饿了就吃两块,我去找,找夫君了。”
  钱窖不知道他的声音为啥变小了,只挥着手道,“去吧去吧,二哥刚才就来找水了。”
  周里瞅着梅画这一出闹一出好的还挺有意思,人不大净出幺蛾子,只叫他注意脚下慢一点,两人又开始接着碾了。
  艾奇早注意梅画过来了,见他往地里走,随手一扔镰刀,大踏着步子前来接人,到了跟前,先把自己脑袋顶上的帽子拿下来扣在他脑袋上,然后接过水壶,语气有些冲,
  “怎么不戴帽子!”没见别人看你的模样都傻眼了么!天还这么热,中了暑气身子又不得劲儿了。
  梅画本想好好说话,就当做是冰释前嫌了,毕竟自己折腾人在先,也不跟他计较昨晚这人跑出去睡了,可也不知哪来的气,当即反嘴,强硬道,
  “我忘了,有什么了不起!”
 
  ☆、第132章
 
  艾奇原本就恼怒自己的夫郞被粗糙的汉子瞧了去,按理说他们这小门小户的乡下并没有那等深宅大院里的主君不得见外男的古板规矩,在村里子来回走动的年轻夫郞大把大把的,自己个儿也瞧见不少,只是瞄一眼就立刻扭了头,并没有死盯着不放,别家的男子也不会立那等夫郞不得交际不得出大门的死性规矩。
  可这人就是自私的,不轮到自己身上怎么着都成,反正这会子的艾奇是打骨子里不愿意自己的美的跟那喇叭花一般的小夫郞出来抛头露面。
  是以,原本就黑哟哟的脸颊听到他一点不在乎的话又暗了几分,只是想着他大老远过来的,又娇贵的不行,而从自己心里来说当真稀罕的这人要紧,即使两人性子不对付,他也从未生过厌恶,只是恼他做事太随心,脾气古怪,不顾家人感受。
  深呼一口气,无法忽视他脖颈上的汗珠,简直刺眼的很,不经意的放柔了声音,
  “你去那边的麦子垛下歇会儿,这用不到你,等稍微凉快会儿了就家去。”
  梅画还等着这人发脾气他真正好心气儿不顺借机吵一架呢,结果画风突变,这又和风细雨了,叫他一下找不到由头了,吭哧吭哧半天也没说出啥。
  直到艾美远瞧着两个人也不说话也不动地,心里挂念可别又呛咯上了,忙抱着拉架的心思走过来劝说。
  梅画终究下午没做了活,在那呆一会儿就被人催着回去了,他走了以后不大功夫常华便急腾腾的跑来帮着捆麦堆儿了,他自己家的那一亩地上午就割完了,这会子大伯哥和青牛两个正一起压麦穗呢,他跟婆么和青牛说一声就过来了,他婆么别看在村里厉害的出名,言行泼辣,却最是懂得饮水思泉之人,知晓自己一直被艾美照顾,是以往往他一说来帮忙,婆么向来都是爽利的答应。
  梅画回去之后躺了一会儿,觉得身上有劲儿了,复又起身给自己找些活,先把自己的衣裳洗了,而后将园子栅栏上胡乱挂着的艾奇和钱窖的也洗了,晾上之后,把院子的菜浇了一遍,后院子的果树早结了果,一颗是苹果一颗是桃树,这桃树也不知从哪移过来的,长势喜人,看这一个个粉嫩的,个头大的一个能有半斤。
  梅画站在椅子上挑了一个软乎的,洗了洗就坐在凳子上望天吃桃,外面甭管怎么热火朝天,家里反正是静寂的叫人的心境都平和了许多,其实也不赖。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艾奇不叫他去地里,梅画便在家帮着做饭干些力所能及的,或者上午下午给他们送些自己做的烙饼,他们嘴上说不叫他受累,可开心的眼神骗不了人,而且每次都能吃光,拎着空篮子回来,叫梅画心中的成就感暴增。
  他这上午一趟下午一趟的雷打不动,俨然成了村里麦收时节不可或缺的一个热门话题,而且不知不觉中带动了好多帮不上手还净捣乱的小娃子,有样学样,一时间,村里人对梅画的喜爱和推崇再次上了一个大台阶。
  钱庄是五天后来的,家里的麦子杨完场,只等装袋了,不等爹和阿么催他,自己就急不可耐的走来了,他来的时候艾奇家已经开始割那十亩的上等地了。
  在钱庄来后的第三日,艾花枝带着他的儿夫郞拉着一车东西过来了,前段时间家里连娶亲带麦收都赶到了一起,这回可算是盼出头,艾花枝准备在这住上一个月再走,家里没有长辈,他作为姑婆么过来帮衬谁也说不出什么,是以自他一来,家里的氛围更热闹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