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庶子难为 作者:欧嘿呀

字体:[ ]

 
    旧文案:
    穿越成不受宠庶子的庶子,肿么破?
    作者曰:自己看着办吧。
    看上的男人不仅是庶子还经常被欺负,肿么破?
    作者怒曰:问毛问,自己破。
    主角嘤嘤嘤看作者,乃个后妈!!!
    作者心虚曰:后你妹,赶紧奋斗去,你男人还等着呢。
    主角:……(自己奋斗还得帮自己男人奋斗的男人你伤不起啊)
    新文案:
    张绣穿越了,穿成了一个庶子!
    张绣有靠山了,什么?还是个庶子!
    你说庶子跟庶子是绝配?艾玛,什么都没有,拿什么配?
    前有渣爹狼兄,后有权贵百官,这日子怎一个苦逼了得?
    庶子要生存,庶子要奋起,特么的,庶子很难为。
    —————————————————————————————————————————
    本文走正剧路线,背景参考明清时代。
    本人不是考据党,中间可能会有大BUG,谢绝考据拍砖。所以考据党慎重,不喜欢请点X。
    本文主受,CP明确,可能会出现更符合大家CP要求的人物,但绝对不换CP,乃可以自己YY。
    攻受属性:张绣VS姜明浩,自恋现实受VS狠戾霸道攻。
    PS:此张绣与三国张绣完全没关系,我只是很喜欢这个名字。
    PPS:发文的时候忘了说了,感谢麦纸帮做的封面,很喜欢;然后谢谢四海神棍帮偶想的新文案,也很喜欢。
    通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平步青云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绣 ┃ 配角:姜明浩 ┃ 其它:庶子的奋斗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272214字
    
    第一卷 赴西北
    第1章 楔子
    
    张绣昏沉沉的醒来的时候,只听到耳边低低的哭声,听的多了就很是烦躁。
    作为一个孤儿,张绣从来不奢望有人来关心他,就算被车撞死了,死了也就死了,谁还会费心费力的救他哭他呢?
    喉咙干的要命,张绣忍不住勾了勾手指,然后一个小女孩清脆的惊喜的喊着什么醒了醒了之类的。
    哭什么?没死都被哭死了。要是我被哭死了,就算是你救的我我也不会感激的。
    张绣在脑子里划清界限,费力的睁开眼,视线有点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模糊的看到身边是两个女人,一大一小,奇怪,我没有老婆也没有女儿,怎么会有两个女人?
    不过喉咙干的要命,稍一张嘴就痛的要死,张绣忍着撕裂喉咙的疼痛拼命发出一个字:“……水。”
    然后又是一阵噪杂,就有个勺子状的东西靠近嘴边,张绣清楚的嗅到了水的湿气,一口把水喝下,又张开了嘴,心里不断的祈祷好心人能再给他口水。
    接连又喝了几口水,疲惫的身体就坚持不住了,整个人又昏睡了起来。
    他睡着了,于氏却含着眼泪合十念了句阿弥佗佛。
    身边的小丫头翠儿也开心的不得了:“姨娘别担心,大夫都说了,少爷醒了就没事儿了,少爷这次化凶为吉,以后肯定大富大贵长命百岁。”
    于氏破涕为笑:“就你嘴甜。唉,还好醒了,夫人知道了想必也会开心一点。”
    翠儿撇了撇嘴没吭声,闷头做自己的事儿。
    于氏也不在意,只是时时注意着给张绣擦额头的汗,每过两个时辰就给他换一套干净的衣服,免得出汗湿掉的衣服捂的再生病了。
    于氏是永宁伯府三爷的妾室,说是三爷,张谦也不过是个庶子罢了,因为正妻杭氏成婚十年无子,方才张罗着为张谦娶了个良家妾,也就是于氏。
    于氏进门半年就怀孕然后剩下了张绣,当时很是被张谦和杭氏稀罕了一阵子,尤其是杭氏,直接就把张绣抱养到了自己膝下,于氏天天以泪洗面也不敢多言。
    谁承想张绣三岁的时候杭氏也怀孕了,虽然只生了个女儿,但到底亲骨肉比抱过来的亲,对张绣的照顾不免就松懈了下来,这不,五岁小儿贪玩就不小心跌到了水池子里,救上来就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
    张谦只此一子,还是很疼爱的,见这种情况都不免泄了气,只以为自己是没有子女缘的——没看那刚周岁的嫡女都病歪歪的随时可能断气的样子么?要不是如此,杭氏怎么会忽视了张绣的看顾?再不是自己身上的肉也亲手养了三四年,怎么会没有一点感情?
    在大夫下结论之后,所有人都以为这孩子活不下来了,不仅是张谦杭氏,就连一向跟他不对付的四弟都来嘲笑他,唯有于氏不肯相信,坚持要自己照顾张绣,等她把张绣抱回屋里的时候,小小的身子除了心口就没了一丝热气。
    这是她十月怀胎掉下来的肉,让于氏怎么肯相信自己的孩子就这么没了也不知是母子连心还是怎么滴,到最后于氏都差点放弃了,张绣却醒来了,虽然只说了一个字,却足以让人欣喜若狂。
    等心情略平静下来赶紧让翠儿去给自家老爷张谦和夫人杭氏报喜。
    因为唯一的儿子生病,张谦是宿在书房的,并且辗转反侧了好几宿未能得眠,如今乍闻好消息心情大好,居然诗兴大发开始对着窗外明月吟诗。
    杭氏得到消息之后也是双手合十念了个阿弥佗佛,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只是看看自己病歪歪的女儿,忍不住心里又是一酸。
    杭氏不是小气的人,对于氏虽然没有多亲热,却也不曾薄待,更没有像别家的那样苛刻妾室,当然于氏做的一手好绣活也是一个原因,于氏的绣活是一绝,一副手帕都能卖出几两白银的高价,于杭氏来说大大的缓解了家庭压力。
    老伯爷已经去世,张家老太太比老伯爷去世的更早,如今当家做主的是新伯爷张家大哥张谚,其他兄弟断然没有借住长兄家的道理。
    张谚并不苛待兄弟,奈何张家子息太多,作为张家庶子,张谦分到的财产并不多,也就一个三进的院子十顷地两千两白银并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若干,杭氏当年也算低嫁,看中的是张谦虽是庶子但会读书肯上进有前途,当年张谦少年高中进士第二甲第二十八名才十八岁,少年得意,引得盛京多少有女儿的人家争抢,只是如今十六年过去了,当年的少年进士如今也变成了张老爷,张谦几乎在六部换了个遍,每到一个新岗位都认真踏实努力干活,可惜十六年过去,也不过从从七品升到如今正五品工部郎中,事情繁琐耗费精力,偏偏更多时候吃力不讨好,谁有问题了都怨工部。
    张谦早就在考虑谋得一外放的缺,他如今是正五品,如果外放那至少也是从四品,况且他十几年来兢兢业业,也颇的好评,想要外放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打算的好,谁知道儿子一病,把他所有的雄心壮志都给打没了。
    一个男人,如果没有后代血脉,即便是官至一品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综合说来,张三爷家虽然算不上家徒四壁,但也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
    张绣并不知道如今家里的状况,他正在做梦,梦里光怪陆离,他的上辈子和这小小孩童的经历纠缠在一起,时间一久,就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他到底是现代那个已经三十岁刚刚升职为最年轻的总监却一时高兴喝多了车祸挂掉的张绣,还是那个刚刚五岁有一个爹两个妈一个不常见面的小妹妹的张绣。
    五岁孩子的记忆并不多,后半夜张绣总算是安稳了不再胡乱的说梦话踢蹬被子,于氏欣慰于孩子康复,结果自己差点累病,她已经照看张绣照看了两天两夜没合眼,大大的杏眼中尽是血丝。
    还是翠儿保证会照顾好小少爷才让于氏趴到外面的榻上合了会儿眼。
    上辈子的生物钟这辈子依然没改,第二天早上六点的时候,张绣准时醒了。
    看着头顶的绣花床帐,看看四周不知道什么木材的古香古色的家具,再结合脑子里的记忆,张绣得出一个很时髦的结论:他,张绣张总监(财务总监,尽管是才升上去的),穿越了,不知道是个什么朝代,但绝对不会是清朝,因为他没有剃月两头。
    既来之则安之吧,不然还能怎么样?
    好歹老天有眼,这辈子不仅有了父母,这父母对他还算不错,虽然两个妈是让人觉得有点不适应。
    至于以后会怎样,张绣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作为一个五岁的孩子,想做什么都有心无力啊,更不要说他现在还处于穿越倦怠期,等他养好了再说吧。
    
    第2章 第一章
    
    张绣醒来后发了好久呆,突然想起来还不知道这辈子长什么样呢,顿时急了,赶紧喊翠儿。
    翠儿就在他床下脚踏上铺了个地铺睡着,因此他一喊就醒了,醒来也顾不得穿衣服,先伸手摸了摸张绣额头,发现体温恢复正常了才长出一口气,见张绣一眼不眨的看着她,顿时笑道:“少爷这是怎了?睡了一觉难道都不认识奴婢了?”
    张绣懒得跟她打嘴官司,一径的催她拿镜子。
    翠儿莫名其妙:“少爷没事儿吧?饿不饿?来,先擦擦脸,擦过脸再照镜子,啊,乖~”
    翠儿现在也不过十二三岁,被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片子这么哄骗,张绣气的两颊通红:“镜子,我要镜子,快点给我镜子。”
    “怎么了?怎么了?”却是于氏听到动静进来了。
    翠儿很委屈:“我说给少爷擦擦脸,少爷非得要镜子,少爷怎么这一病倒想起照镜子了?以前不这样啊。”
    以前的张绣就是个泥猴儿,镜子什么的还不够他摔着玩的,张绣撇撇嘴,可怜巴巴的瞅着于姨娘:“姨娘,我想照镜子。”
    “好好,镜子镜子,翠儿,去把我梳妆台里那个小琉璃镜子拿过来,绣儿等一下啊,翠儿去给你拿镜子了,绣哥儿先擦脸好不好呀?”
    自这一次张绣大病险死还生,于氏就千依百顺恨不得把他捧在手心里,就怕这孩子又出个什么事儿,这种事情再来一次于氏非得自己跟过去不可。
    这完全是把他当小孩子来哄了,张绣很无语。
    不过到底是成年人,虽然着急如今的长相,依旧乖乖的站起来伸胳膊伸腿儿的换衣服,然后再钻进被子里让于姨娘给擦脸擦手和漱口。
    翠儿翻着白眼把镜子拿过来,结果张绣闪电般伸手把镜子拿过去,让翠儿又翻了个白眼。
    翠儿是于姨娘的丫头,自然事事向着于姨娘,这小少爷是于姨娘的心头肉她自然也喜爱的紧,但这孩子醒来没一句问于姨娘怎么样就着急要镜子,却让她很是不满,深为于姨娘不值,掏心掏肺就养了个白眼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