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书)在下养了个神 作者:白狐辞

字体:[ ]

 
文案
 
沈晋之死后穿进了一本女主×双男主修仙的小黄书里,角色是那种专门负责智商下线,以自身的愚蠢来衬托男主英姿的小炮灰。
好在身体里有个金手指,并且与其中一个男主年少相识。
虽然说现在这个男主角略微傻白甜了一些,毕竟人家以后厉害啊。
谁知那个养成的傻白甜长大后,叼是叼得不行,看他的眼神怎么好像越来越不对了……
于是在他泡遍众多妹子之后,报应来了。
无意间抢了小黄文部分戏的他,终于耍流氓不成反艹了。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其实蠢作者原本是想走剧情流的(*/ω\*)。
 
 
多情浪荡子受×精分叼得飞起来攻。
 
 
防雷须知_(:з」∠)_(看我!!!!!)
1.受原本是个直男,又直又花又风流
2.美攻强受,强强。
3.有金手指,苏苏苏。
4.慢热,长篇。
 
 
基础设置:练气 筑基 金丹 元婴 化神 合体 洞虚 大乘 渡劫
 
内容标签:重生 仙侠修真 强强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晋之,肴 ┃ 配角:李言枫,好多 ┃ 其它:传统修仙文,精分攻,穿书
 
 
 
  ☆、第1章 沈之
 
宋妍莲穿了八厘米的高跟鞋显得高挑纤细,黑色皮质紧身裤将小腿包裹得十分性感,lv玫红新款搭着因为墨镜只露出的口红颜色,挽了挽松垮垮的袖口,到刚刚可以露出新买的百达翡丽为止,不经意地看向周边商店橱窗倒映出来的身影,调整好自己的步伐。
    她走了很久,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毕竟在这种七八线的小城市里她显得格格不入。
    是南方最简单的巷口,梅雨季节的潮湿和青苔的味道一点点晕开来,她有些厌恶得皱了皱眉,周围又是一阵尖锐嘈杂的摩托车发动声,她转身看去,有个男人光着膀子,一边抽烟一边向她轻佻地吹了声口哨。
    她轻蔑地扫了一眼,然后将目光又重重地放在那条小巷子里。
    过了半晌,她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哒哒哒”地走进这条像是时间都发霉了的巷子。
    巷子里和外面没有什么分别,和八年前也没有什么差别,她的心情没有想象中的快意,然而她并没有放缓步伐。
    直到看见那个熟悉的招牌。
    “晋之书屋”。
    她刚走到门口,便听见那个熟悉的低沉男声道,“你说什么都好……”
    “那过两天可要等我啊……好好好,全世界女人都讨厌我……”
    宋妍莲嘴角冷笑了一下,当然这种完全嘲讽向的冷笑她在家里已经练习过很多遍了,既要高冷得直击对方内心,又要美得让对方懊悔不及。
    她双手抱胸,轻轻拿脚尖点开木门,“吱呀”一声让她恍若当年。
    扑面而来的是一阵浓郁的烟味,她步伐优雅从容,这是一家极为简陋的书店,不仅简陋而且凌乱,让人担忧走两步就会掉下一层灰来,那个男人坐在三米开外的地方,面前是一个柜台,左边手里拿着一本书,右边手里拿着手机,一脸讶异地看着她。
    很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你还窝在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塌的鬼地方呢,”宋妍莲嘴角继续冷笑,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更加傲慢,“不过这鬼地方和你可真配,一副烂泥都扶不上墙的样子。”
    男人皱了皱眉,屋子很脏乱但他却显得很整洁,虽然不是西装革履,但是长得很好,是最普遍审美里的英俊男人,三庭五眼,棱角分明又有些清瘦,也许是长得好的缘故看起来很精神,连没刮的胡子也不显憔悴。
    他微微侧了侧头,然后嘴角轻轻地弯了一下,毫不在意对方的恶意,“妍妍?”
    宋妍莲如演练过许多那次那样,孤傲优雅地摘下墨镜,“怎么,不欢迎前女友啊。”
    “怎么会,”男人双眸很深,含似有似无的笑,又对电话里说,“恩……我有个朋友找我,待会儿再来找你……乖。”
    宋妍莲不屑地冷哼一声,道,“不得了啊沈晋之,你怎么还有脸祸害人家姑娘呢。”
    沈晋之继续笑,道,“这怎么说的,妍妍你来也不和我说,我好去接你啊。”
    宋妍莲上前两步,嘴角轻嘲,“接我?你拿什么接我,你看看我,再看看你,好你再告诉我,你觉得你配吗?”
    “你看起来过得很好,我也就放心了”沈晋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宋妍莲,微微有些遗憾地叹息,“当年……”
    “你有脸和我提当年?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天真小姑娘?”宋妍莲直接打断他的话,一说起当年就怒从心起,“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不管不顾要跟你私奔,倾尽所有还被甩得那么惨的宋妍莲?”
    “恩……我不是这个意思,妍妍你冷静一点。”他垂下头,看起来有些苦恼地试图解释,“妍妍……你要知道我当年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苦衷?”宋妍莲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狠狠地盯着沈晋之,“你敢不敢捂着你的良心说你当年没有劈腿,沈晋之,你除了你那张皮还有些什么东西,你对我有几分真心你我心里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你当年甩得那么痛快,现在又虚情假意些什么?”
    她走上前,双手撑在沈晋之的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看他,“你倒不如一直那副真小人的样子,我还看的你起些。”
    沈晋之垂着眼睛不解释,继续翻书,任凭宋妍莲说下去。
    宋妍莲见他不说话,心里火气更胜,但是她还是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心绪,冷笑道,“不过我还真是要谢谢你,如果不是看透你这个人,哪有我今天呢?”
    沈晋之这才叹了口气,道,“你既然已经认定我这个人是这样了,那我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你今天来这里只是对我说这些?”
    对面的男人神情略有惆怅,将书合上放在一旁,双手交叠放在托住下巴,双眸在一片暗色中出奇得发亮,宋妍莲看着这双眼睛的时候又有一瞬间得失神,仿佛回到了当年。
    为什么还要来找他呢,宋妍莲在心底问自己,答案呼之欲出。
    “你说呢,”宋妍莲忍不住自嘲,“当然是因为你欠我一个解释,你欠我的!我就是不甘心,怎么样?”
    “妍妍,”男人叹了口气,“你很好,你是我生命中最好的女人。”
    “是吗,原来我这么好,所以你才找了别人是吧,”宋妍莲嘲讽道,“我一直想问你,那个女人哪里比我……”
    “不,妍妍,你不懂,你永远都是最好的,可是……”男人皱眉,似是有些痛苦,“你也看到了,你也经历过,因为那些事情,我这辈子也许都只能窝在这个地方了……你难道也要在这种地方耗尽你的青春吗?”
    宋妍莲双唇微启,半天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有些无力微微颤抖道,“我不在乎……你难道还不知道我吗,我根本不在乎这些……”
    “可是我在意,”男人站起来,高高与她对视,清俊的面容无不掩饰痛楚,“我不能让我最爱的人,我不能让你和我一样……你拥有更好的地方,你应该更加光芒四射……就像现在这样。”
    “你以为我会信吗,你不过是在为你的花心找借口,”宋妍莲话是这样说,心底却是信了几分,她眼睛渐渐起了水雾,“你在骗我……”
    他垂下眸子,声音低哑而沉闷,“你知道的,我爱你,但是我不能到这个时候挽留你,你值得更好的,而我只能继续隐忍下去,我的爱早已随你当年的离开而离开了,我知道你不信,但这些年来我没有一刻不思念你,今天那个女孩,你不知道她眉目间多像你……忘了我吧,永永远远不要再来见我。”
    他双手撑着桌子,而那双眼太深了,仿佛压抑着所有的悲伤,静静看着她。
    “不……”宋妍莲早已泪如雨下,“我不,这么多年来我都放不下你,晋之……我知道你的未来已经被他们毁了,我当年就不在意……”
    他背过身去,“别对我哭,我不想看见你的眼泪,妍妍……你走吧,若我还有出头之日,我一定回来找你的。”
    “晋之……”宋妍莲垂眸而泣,眼角不经意扫到那本沈晋之合上的小说。
    《莲言》。
    连这本书……都是她的名字,宋妍莲心中隐隐作痛,擦干眼泪忍不住翻开它,那本书大概是有一页被折过,直接就跳到了中间的一页。
    “说时迟那时快,纪初莲此时刚吞下那九天雪熔莲,却是四肢百骸皆为火烧,神志也开始模糊,种种瘙痒从脊背升起,大惊之下忍不住花容失色,心中百般猜测,难道是假的?
    其实不然,原是那九天雪熔莲需在万年雪与地心火之中才能孕育,只有位于恰好的冰火之间,这苛刻的条件使它世间罕有,而它的确是能够弥补人的灵根上的缺陷,但若是被人所服用,心中凡是有一点情爱都会被点燃,化为千万倍的□□,若此时无人□□,只会□□焚身而死。
    纪初莲此时正是万火焚身之际,她不知缘由只当自己错服了。
    她心中万念俱灰,难道自己真当要死在这种地方了,可笑自己一生不服命,却要身死道消于这种地方了。
    实在是不甘。
    恰是此时,一个清冷而含着笑意的声音传来,“这不是纪仙子,怎的这般狼狈?”
    纪初莲此时已失去判别的能力,她双手忍不住像那个声音摸去,触到清凉的地方,忍不住将整个人贴了上去。
    “……给我,给我……”少女□□如猫,本就是绝世之姿此时更是千娇百媚,只待采撷。
    那人正是公子肴,他早已知晓纪初莲此时危境,嘴角轻轻弯起,只等那美人投怀送抱,他毫不介意是趁人之危,轻轻拉扯衣带,少女完美的身体便展露得一干二净……”
    沈晋之见宋妍莲半天没有声响,觉得有些奇怪,以宋妍莲的性格下一步应该是诉说一下这些年来对他的思念与痛苦,然后他再这般那般地扯一会儿,宋妍莲就会彻彻底底地原谅他,然后为了他离开,一来也不会伤了宋妍莲的心,二来他也就可以清净了。
    简直完美,沈晋之忍不住为自己的演技点赞。
    他略略有些遗憾地转过身,正欲深情而悲切地说两句,见宋妍莲正看着那本翻开的书。
    沈晋之:“……”
    宋妍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