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伴君如伴猫 作者:转寰

字体:[ ]

 
文案
 
章倬云死了,章倬云诈尸了,章倬云死了又诈尸了。卓濯机械的转过头,看着打量着自己的章倬云终于大叫起来:“救命啊!!!!!!!!”
“啪”还没等卓濯飙上青藏高原的音高,一个耳刮子就把他刮得懵了。
“何故慌乱,放肆!”章倬云拿起了旁边的小熊睡衣,胡乱的搭在了身上,还煞有介事地捋了捋衣领。
“听着,朕借尸还魂了。”
—————————————————————————
“怎么了。”
“有重要的事。”
“您说。”
“去给我买一份你上次带我吃的那个什么快餐。”
“……”卓濯内心呐喊,你是有助理的人啊!我是你的经纪人,我地位很高的!
“食物经他人之手我不放心,你是朕……是我最信任的人。”
—————————————————————————
总之就是一个皇帝穿越成了一个明星在现代奴役压迫欺压役使自己经纪人,最终觉得这样凑合一辈子也行的故事。
不会写文案QAQ到时候灵感来了再改吧!封面是作者手绘,不要太崇拜作者,对,作者其实是个画手
 
内容标签:古穿今 娱乐圈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章倬云,卓濯 ┃ 配角: ┃ 其它: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38655字
第1章 第一章 朕借尸还魂了
“大少爷快起来,下午有通告,再睡得肿了不好上妆!”卓濯边说边推开章倬云房间的门。
床上的人纹丝不动。
卓濯叹了一口气,走进房间,推了推章倬云:“大帅哥?”
床上的人依旧没动,卓濯脑子里立刻蹦出一大堆形式各异的影视剧片段,小心翼翼地伸手探了探章倬云的鼻息,卓濯脑子里突然电光火石一阵乱炸,然后“啪”的一声,黑屏了。再摸了摸他冰冷的身体,又瞥见床头柜上的药瓶,卓濯彻底绝望了。
在章倬云床边冥想了半个多小时,或许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章倬云酗酒斗殴滥交,还有严重的抑郁症,从他打伤他的心理医生把药都塞到他心理医生的嘴里开始,卓濯就感觉到,他可能不想活了。卓濯决定报警,还没睁开眼就被一阵怒吼给震住了。
“大胆!你是哪里的异族!竟敢冒犯朕!来人啊——朕的侍卫呢!”床上,□□着上身的章倬云顶着一头乱发,出离愤怒地盯着卓濯。
“……”
“是何人指使你的!”章倬云一掌拍在床上,“回答朕!”
“……”卓濯宁愿自己瞎了,章倬云的表情太逼真,但确实是自己在半个多小时前,真真切切地感触到了这个人的身体冰冷,呼吸停止。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在朕的龙榻……”章倬云怒气不减,却猛然发现自己周围的景象全然不同,哪里还有什么龙榻,他雕龙刻凤的大殿成为了一个小小的房间,而他面前的人穿着窄袖异服。
卓濯还处于掉线的状态,他怔怔的望着面前的章倬云。章倬云则怔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神色凝重。喃喃道“朕尝阅道家经典,八仙之中铁拐李曾借尸还魂,朕当时不以为然,现下想来,恐怕确能有此等奇事。”
卓濯经历将近十分钟的当机重启,才反应过来。章倬云死了,章倬云诈尸了,章倬云死了又诈尸了。他机械的转过头,看着打量着自己的章倬云终于大叫起来:“救命啊!!!!!!!!”
“啪”还没等卓濯飙上青藏高原的音高,一个耳刮子就把他刮得懵了。
“何故慌乱,放肆!”章倬云拿起了旁边的小熊睡衣,胡乱的搭在了身上,还煞有介事地捋了捋衣领。
“听着,朕借尸还魂了。”
“借……借尸还魂了?”卓濯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你……你是说……你穿越了?”
“大胆贱民,君无戏言,朕的话还能有假不成。”章倬云皱了皱眉头,似乎很不习惯卓濯这样与他平视对话。“刁民,你乃何人?朕乃何人?”
卓濯的大脑开始重新并快速运转着,他不想去知道这个身体里的灵魂是谁,只要他还是章倬云的样子,他就要想尽办法让这位主儿继续章倬云的路,只要章倬云还是大明星,他自己就有可能借着他成为演员,不想演戏的经纪人不是好保姆。现在的章倬云本人或许已经去见上帝了,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自己作为经纪人也无可奈何。章倬云已经离开,但是自己却要继续生活下去,他没有忘记自己曾经拥有的梦想。并且他也一直为此努力着。
“陛……陛下?”卓濯尝试着叫着。
“嗯哼?朕问你的话呢?!”章倬云拍了拍床铺,皱着眉问着,并试图挺起身子从上往下望着面前的人。
卓濯目光炯炯地盯着章倬云,心里各种算盘打得水响。章倬云的下一个角色正好就是扮演一个皇帝,这恐怕是上天带给他的运气。尽管这个皇帝有些神经质的样子,但总比原来那个主儿要省心得多了吧。
“放肆!谁允许你直视朕!”章倬云高高扬起巴掌。
“陛下!陛下息怒啊!”卓濯忙拉住章倬云的手“我说,我什么都说。”
 
“大胆!你是说朕现在是个戏子?!”章倬云听完暴怒,狠狠地将自己手中的镜子扔了出去。
“息怒啊息怒啊。”望着武力值猛增的章倬云,可怜的卓濯心里苦啊,原来章倬云虽然浪荡,但因常年醉酒总是一副软弱无力的样子,发起火来也比面前这位爷少了几分气势。
“小桌子,那你如实告诉朕。”章倬云紧呡着唇,耳后有异常的红色,“朕……卖身吗?”
“那可不能啊,陛下,我们做的可是正经生意啊!”等等,小桌子特么是谁啊!是谁啊!这个名字是太监的吧!
“哦。”章倬云皱了皱眉头消化着刚刚听到的信息,自己成为了一名戏子还是拍一种叫做电视剧和电影的新鲜玩意儿,自己周围能使唤的只有小桌子和三两侍卫(助理)……
“嘿!我的爷,这下可真来不及了,求求您快捯饬捯饬出发吧!”卓濯看了一眼手表吓了一大跳,忙把面前还陷入沉思的人推到衣帽间,把准备好的西装推到他面前,自己则打电话给助理安排好了保姆车。
过了半晌,衣帽间传来圣谕“小桌子,你还在磨蹭什么。”
卓濯“???”
他推开衣帽间的缩门,面前是一具小麦色的男性身体,虽没有太过分明的腹肌线条但仍有性感的人鱼线。面前的人理所当然的举起双手。
卓濯“???”
“愣着干嘛!伺候朕更衣!”章倬云显然等得不耐烦了些。
“更……更衣。”卓濯愣了愣,才拿起旁边的衣物一件一件往面前的身体上套,一边该庆幸着还好章倬云睡觉的时候还是穿着内裤的。
“不错。”章倬云望着全身镜前已经捯饬完毕的自己“朕这具皮囊还是有朕从前的几分风采的。”
要不以为是靠什么吃饭啊,那少得可怜的演技吗?卓濯心里诽谤着,但还是低着头老老实实的跟在章倬云面前上了车。
 
所谓试镜,对于一般的小演员来说那真的是一个决不能错过的机会,但对于已经红了的明星而言,这种事情可有可无,甚至很多角色都是专门为某些明星量身定做的。然而章倬云是个例外,他很火非常火特别火,但是他必须试镜,因为他没演技,谁都不知道他会演出什么东西。
“您要不再看看剧本?”卓濯小心翼翼地问。
“不必。”章倬云抬手挡开了卓濯递过来的剧本,正眼都没赏一个。
就这两个字让卓濯一路上心有戚戚,见到了导演以后更是后背一凉。
“倬云啊,准备的怎么样了?台词记清楚了吗?虽然你们公司投资了不少,但这部戏我是想拿奖的,要是你不认真,那……”王导是电影界的泰斗,任何影视公司的老总在他面前也都只能算个小辈,这次同意章倬云试镜也只是卖给章倬云老板一个面子,用不用他还很悬。
“你在和朕说话?”章倬云原本就高,这个时候低着头俯视王导,语气不是那种耍大牌式的傲慢,而是一个君王才有的不怒而威。
“……”
现场突然就安静了,周围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王导自己也是被震住了。
“啊哈哈哈哈哈,那个,我们倬云,他一路上都在看剧本,肯定是太入戏了,入戏了,哈哈哈哈哈。”卓濯尴尬地试图打破现场的沉默。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沉默仿佛烟雾一样扩散开。
就在卓濯想一头撞死在道具上的时候,有人鼓掌了,“啪啪啪”清脆响亮的声音在安静的片场里被放大了几倍。“很好,保持这个状态啊。”王导笑着拍了拍章倬云的肩膀。
章倬云瞪着王导,心里的怒火马上就要烧起来了,竟然有刁民胆敢拍朕的肩膀!放肆!
“嘿嘿嘿嘿,王导能认可我们倬云是我们倬云的荣幸,您看看他,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卓濯一边对着王导点头哈腰,一边用手扯着章倬云的衣角,“倬云,快谢谢王导啊!”
“谢?”章倬云偏过头看了一眼卓濯。
“哈哈哈哈,他这入戏太深脾气还改不了了……”
“没事没事,我倒是希望他能保持这个状态。”
 
 
作者有话要说:
先放一章压压惊...撸完了就开始日更!日日更的那种日更!
 
 
 
 
 
第2章 第二章  试镜
“这是何人?你为何对此人一脸谄媚,你对朕都没有……”章倬云望着卓濯对导演点头哈腰的模样十分不满,这对他都没有这么殷勤。
“这个是王导,那个拿过许多大奖的王导!他的戏基本是奖杯口碑双丰收的,要是我能……呵我跟你说这些干嘛。”卓濯摇了摇头似乎要讲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去“这个是导演,嗯……导演就是一个剧组的皇帝。皇帝知道吗?就是我们都得听他的。”
“哦?”章倬云望着王导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哦?哦什么,陛下,算我求求您啦,今时不同往日啊,您能在外人面前收敛一些吗。这段时日我还能帮你圆着说如戏太深,你说过段时间叫我怎么办啊……被那些记者发现,还以为你精神出了什么问题呢,哎,这该又是一场大风波……”
“小桌子,你还在念些什么!还不快来服侍朕更衣。”章倬云早已抛下站在原地喋喋不休的卓濯走向了更衣室。这次试镜要求演员带妆着戏服更是讲地点定在了片场,一边是方便演员入戏,另一边是时间有些赶,准备定下来了今天就拍好定妆照。
得了,看来自己的话他是一句都没听进去。卓濯叹了口气,匆忙跑过去帮他摆弄戏服,恐怕之后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