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抽象派画师 作者:燕然之

字体:[ ]

 
文案
 
想曾经纪舒也是一枚比电线杆还直的帅哒哒直男
可穿越后偏偏让他遇上了个强大而体贴的师傅大人
便一不小心在心里打起了伤(情)风(难)败(自)俗(扼)的小九九
这俗话说得好想与一个人长期发展,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包养他
为追求师傅,纪舒激流奋进,先让自身成为绝世强者保证硬件条件
再在平日里收集各种能恢复师傅修为的天材地宝,打动师傅的心
温水煮青蛙,先得人,再徐徐而谋心,哇哈哈……
 
温馨提示:
==练笔之作==
==坚持1V1,HE==
==走轻松温馨路线==
==为完结而奋斗中==
==喜欢的话,还望大家多多支持==
 
内容标签:强强 穿越时空 种田文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舒,慕天 ┃ 配角:小河 ┃ 其它:修仙,种田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297382字
第1章 残玉
纪舒虚弱的从混沌中挣扎醒来,他一睁眼,眼前的场景顿时让他感到有些无所适从。简陋的木质屋子,没有多少家具,有的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虽然这屋子旧了点,但还是蛮清爽整洁的,整个屋子有种温馨的感觉。
 
回想到刚才他还是站在泰山之巅上准备画日出,太阳出来后,他瞧见地上有什么东西在发光,出于好奇就走过去看看,发现地上躺着一块纹络奇怪的破损玉佩,拿在手上还有点温温的感觉,纪舒猜测这可能是暖玉。
 
拾起玉佩,打算放到口袋里带回家,可未等他放入口袋,突然他就被人撞了一下,原本被人撞一下也没啥事,但是他现在可是在悬崖边,而且是在海拔1千多米的泰山之巅,就这么轻轻一撞,他就玩起了自由落体运动,然后他就……
 
正当他懵懂不清的时候,一个长得十分瘦小的男孩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药,一脸担心的望着他,“哥哥,你好点了吗?”
 
突然被眼前的小男孩叫哥哥,惊得纪舒猛的坐了起来,一脸不敢置信的说:“你叫我什么?我是你亲哥?”
 
“哥哥,你没事吧?我小河啊。”小男孩见自己哥哥竟突然不认得自己了,一下子就慌了神,露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纪舒瞧小男孩一脸哀伤难过的表情也不像是说谎,伸出手想抚平小男孩脸上的忧伤,瞬间他就被自己的手给惊吓住了。这么短小的手,怎么可能是他的手,顿时天旋地转居然晕了过去。
 
见哥哥晕了过去,小男孩焦急得趴到床边,摇晃着纪舒,脸上的泪珠哗哗的往下掉,“哥哥,你不要死,你死了,家里可就只剩小河一个人了,哥哥……”
 
纪舒的昏迷很短暂,在小河的悲伤痛哭中,他没一会就醒了。伸出手拭去小河脸上的泪水,温和的说:“不哭,哥哥不会死的,也不会留小河一个人。”
 
就这样,掉下山的纪舒就成了小河的哥哥,并且从小河那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这个世界居然有仙人,不,应该说是有修仙的人。这些修仙的人,凡人都称他们为仙长,敬之为神明。
 
而他们这些凡人是这个世界最底层的人,过着生老病死稍纵即逝的日子,过着天天为了生计而奔波劳碌的生活。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就是因父母早逝,身为兄长必须承担起养育幼弟的责任,天天过于劳累而导致早夭。
 
等小河一出房间,纪舒突然扒下自己的衣服,不是他有特别嗜好,只是先前他一直觉得胸口很痒,解开衣服一看,只见他胸口上居然出现了一片奇怪的黑色纹络,看着就像传说中的符咒诅咒一般,想着就觉得怪瘆人的。
 
以为突然出现的这片纹络会产生什么其他的症状,然经过了几天的观察,除一开始会发痒,后面就什么动静都没了。瞧这古怪的纹络一直没动静,时间一长,纪舒也就懒得去警惕这片纹络,就当做是一个比较特别的纹身好了。
 
纪舒呆在床上修养了几日,觉得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便立刻下床干活。既然占了人家的身体,那弟弟他就必须得好好照顾。或许是冥冥中纪舒不愿死的执念传达给了小河的哥哥,而小河的哥哥在临死之际也在担心着他死后弟弟孤苦无依无人照顾该怎么办,于是小河的哥哥便把自己的身体给了纪舒,成全了纪舒的执念,让纪舒代替他活下去,帮他照顾幼弟。
 
一大早起床,纪舒就琢磨着给小河做点好吃的,最近这几日全仗小河的悉心照顾,他才会好得这么快。
 
在厨房里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个可能是装米的容器,打开一看,霎时间纪舒觉得自己的眉头都要打结了,里面的米竟只剩浅浅的一层底了。
 
叹了一口气,决定先煮饭吃了再说,若真没粮食了,那可就真得好好想想办法了,可不能刚接手这个哥哥身份就把人家弟弟给饿坏了吧。
 
在纪舒将粥煮得差不多的时候,小河来到了厨房,见哥哥已经在烧饭了,小脸蛋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哥哥,身体是不是已经好了?”
 
纪舒点点头,拉过小河的手,语气轻柔的问:“小河,咱家的米是不是只剩缸里那点了?”
 
听到纪舒这么问,小河的脸色顿时煞白,期期艾艾道:“哥哥,对不起,我把家里的粮食都拿去卖了。”
 
听小河这么说,纪舒马上就想到了每天吃的药,他们家并不富裕,但这几日他却一直要吃药,想来是拿粮食换了药。见小河一副做错事紧张的模样,纪舒忍不住生出怜意,温柔的摸摸小河的头,笑着说:“是为了买药才卖粮食吧,小河,你没有做错,要不是你,哥哥现在可能早就没命了,哥哥还要谢谢你呢!”
 
“可是哥哥,咱家没粮食了怎么办?”小河小声道。
 
“没事,哥哥现在都好了,有得是力气养活小河。”感觉出小河的不安,纪舒不禁出言安慰道。
 
“嗯。”对于幼小的小河来说,纪舒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对纪舒是百分百的信任与崇拜,只要纪舒说没问题,他就相信真的没问题。
 
纪舒将煮好的粥盛起来放到桌子上,再取了一些往常腌制的小菜装盘,两兄弟便就着这咸菜津津有味的吃完了早饭。
 
收拾碗筷的时候,纪舒心中琢磨着下顿该怎么办。瞧着懂事的幼弟在一旁帮忙,纪舒生出一股信念,一定要让弟弟过上好日子。
 
“小河,咱们家还有余钱吗?”纪舒问道。
 
“还剩10个铜币。”
 
“10个铜币能买什么?”
 
“20个包子。”
 
当听到只能买20个包子后,纪舒对他们家的贫困程度是更加深有体会了。想着好歹是乡下人家,应该有些田地资产,于是又问:“咱们家有多少地来着。”
 
“咱们家没地。”
 
“没地?那我们哪来的粮食?”听到这个消息,纪舒惊诧了,难道他们家是彻彻底底的无产阶级?
 
“这里的地都是归仙长大人的,我们要获得粮食就要帮仙长大人干活,以前哥哥干的活都是照看灵米,不过哥哥这么久没去,那份活估计已经被其他人顶替了。”小河担忧的说。
 
“没了就没了,哥哥我肯定能再找到新的活,小河不用担忧。”好吧,他差点忘了这是有仙长的世界,他们这些凡人能在这个世界继续存活下去的条件便是帮仙长干活,这世上的凡人都得仰赖仙长们过日子。
 
在有仙长的世界里,凡人卑微得如同一只爬虫,他们的喜怒哀乐,仙长们从来都没有在意过。仙长们拥有悠长的寿命,而凡人们却是白驹过隙,对于这般匆匆而过,而又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生命,凡人们又岂会引起仙长们的注意。
 
仙长高高在上令人倾羡,然世间凡人有灵根可修行的却是万中不存一,纵使凡人心存登高楼的宏图之志,可大多是镜中月水中花,一场痴心妄想的白日梦罢了。
 
当纪舒得知了修仙的条件后,他便知仙之一途离他太过遥远,与其想那些有的没的,倒不如想点实际的,努力挣点钱,把自家弟弟养得白白胖胖的。哎,小河那小身板子着实太瘦小了,说是8岁,身高却不比一般6岁的孩子高多少。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上传,还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小说这东西,有人喜欢,作者写起来才有动力,所以请大家千万不要大意的点下收藏,留点评论~
 
 
 
 
 
第2章 灵米
纪舒很庆幸自己还能继续活着,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着实令他感到头疼。成了个半大点的孩子,更是只有十三岁,力气不大,也没什么生活技能,如今还要养活弟弟,可所谓是鸭梨山大。
 
若问纪舒前世有什么才能,很遗憾,他既不精通文史政,也不擅长数理化,不光如此,就连他本身学的专业都是个渣。纪舒学的是画画,也很喜欢画画,然而纪舒画画通常都喜欢随性所至,画出来的画,说得好听点叫天马行空不拘一格,说得难听点就是鬼画符,小学生的涂鸦之作都比他画的能看。曾经也有人感叹,如果纪舒叫毕加索的话,那他的画或许就能成名画了。
 
他的画在百家争鸣的现代都无人欣赏,何况是在这以水墨意境为主流的修仙世界,他的画作就算是拿去给人垫床脚,估计都会被嫌弃说玷污了仙府。
 
唯一的才能完全拿不出手,又不能啥都不干,把自己和弟弟给饿死。如此看来,为今之计他也只能出卖力气为那些仙长们打工换取食物了。
 
先前小河说他之前的工作是帮仙长照顾灵米来着,不过他生病的这段时间完全没有去过,估计现在这工作应该已经被人顶替了。然纪舒这人不去确认一下又不太甘心,于是他便生出了去灵米田的想法,想着这工作现在或许还归他干。
 
说去就去,一洗好锅碗,纪舒就让小河领着他去灵米田。两人一块朝灵米田走去,一路上草长莺飞绿意盎然,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颇有灵性,让人一呼一吸间,身体都变得轻盈通畅了许多。此刻,纪舒才真真切切体会到这个世界与他原来世界的不同,对于仙长的存在也变得更加坦然。
 
两人走了相当长的一截路,终于到了所谓的灵米田。起初纪舒也没瞧出这灵米与凡米有何区别,然当他走近之后,纪舒惊奇的发现这灵米果真不一般,穗子上竟带着星星点点的雾气,在天地间沉浮吐纳。不过并非所有的灵米都这样,一方地里至多也就上百点罢了。
 
此时纪舒并不知道这淡淡的雾气便是传说中的灵气,更不知道这样的雾气即使是仙长,单单用肉眼也是无法看见的。不过即使仙长们看不见,但作为修仙之人对于灵气却是能够清楚感受到的。
 
原先弯腰隐藏在田间的大汉站直身子擦汗,瞧见纪舒俩兄弟正站在田边,大汉便挥手和纪舒他们打起了招呼。“小舒,最近怎么都没瞧见你来田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