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惜尧+番外 作者:栗竹幽(上)

字体:[ ]

 
文案
上一世,他胸怀大志却无奈被皇上折断双翼强令下旨入宫为侍君,可是他是男人怎能同女子一般侍奉皇上,他在后宫中忍了三年,终于他等到了离别的机会,即使是死亡他亦甘愿,但他在临终前却看到了皇上对他的真心。皇上为了他牺牲甚多,他以身侍君又如何。这一世,他愿用心待身边的人,绝不负他。
帝受,温馨,多cp,此文he,绝不坑文
若亲们觉得此文还可以就请收藏一下,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我会尽快改正
新文正在更,美强
内容标签:生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熙阳郑璟尧 ┃ 配角:张辰海沈煜郑裕凛何睿太后刘贵妃 ┃ 其它:小包子
 
 
 
  第 1 章
 
  缘起一
  烈日炎炎,嫩绿的枝叶无精打采的垂落在枝头上,娇嫩的颜色略显暗淡。空中许久无风,沉闷中似有一丝淡淡的压抑,仿佛让人无法喘息。
  宫殿中,窗扇半开,桌边的香炉散发着缕缕的飘香,几只精致的茶杯静静的环绕在茶壶周边,似许久未动过也沾染上了一丝冰冷的气息。
  一个容貌清秀的女子侧倚在床边,鲜红小巧的双唇为她平添了一丝明艳动人,但太过娇艳的颜色,也越发的让人不敢亲近。澄澈明媚的双眸望向窗外,却夹杂着抹不去的伤痛。
  宛若白纱般的薄衣附在她的躯体上,遮掩不住那一双洁白如玉般的双腿和身下的大好风景。她缓缓移动视线落在自己的前胸上,嗤笑了一声,她如此耗费心机,那个高高在上的人,又何曾看过她一眼。
  她后悔了,倘若那日她没有选择进宫,或许今日早就陪伴在深爱她的夫君身边了,又何曾会忍受多年的孤寂。但这一切都不可能了,她一旦踏入皇宫就再也没有回头之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皇宫中努力挣扎着活下去,为家族争取一席之地。
  她将手中的美人扇扔在了地上,可笑堂堂朝中大臣却是依靠着自己的女儿维持朝中的地位。倘若有一天她不在了,那么她爹便会被众多大臣遗忘在一个角落中,再也不会被任何人提起,不,她一定要坚持下去,就算是为了那些只会利用她的人。
  “你们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她单手撑住下巴,晃了晃衣袖。她已经不记得皇上有多久没有来过她这里了,或许从大婚的那一天开始,皇上就将这里视之为瘟疫避而不及。她从未奢望过皇上会独宠自己,可她更想不到皇上会喜欢上一个男人,论容貌论家世,他又有何比得上自己,她不相信她会输,她真的不甘心。
  她相信总有一天皇上会看到她的真心,可是她又等得到那一天吗。
  “是。”两侧的宫女放下扇子,俯身行了一个礼,转身退下了。
  她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重重的叹了口气,缓缓闭上了双眼。
  “娘娘,张侍君想要求见您。”宫女生怕惹恼了贵妃娘娘,走到床边小声的说道。
  刘贵妃蹙了蹙秀眉,张侍君来找她做什么,“让他进来吧。”刘贵妃虽然想不通张侍君的来意,但倘若她一直让人在外面站着,被皇上知道又该责罚她了。虽然她一直很看不惯张侍君,可是在经过几次碰壁之后,她也不得不忍气吞声从长远打算。她不相信皇上会永远宠爱一个男子,只要等皇上厌倦张侍君了,他也就会任她处置了。
  刘贵妃从进宫看到皇上望着张侍君痴情的双眼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了,但是她不能接受输给一个男人,就算支撑不到最后一刻,她也觉不会言和,向张侍君低头。
  一个清雅俊秀的男子踏入房门中,宽大华丽的衣衫披在他消瘦的身躯上,他平静的看着面前疏懒的女子,俯身行了一个礼,“臣见过贵妃娘娘。”
  “好了,张侍君不用多礼了,免得皇上见到又要责罚我刁难你。”刘贵妃并未起身,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
  “刘贵妃唤臣过来是有什么事情。”熙阳起身站在一旁,淡漠的双眼中没有任何色彩,面对刘贵妃时常的刁难,他也已经习惯了。
  “我没有唤你过来。”刘贵妃张口说道,她过去虽然喜欢让熙阳到她宫中来在折磨一番,好发出心中郁闷之气,可那日熙阳昏倒后,她险些被皇上打入冷宫,再也不敢肆意妄为了。
  “臣先告退了。”熙阳起身便想要离开。
  “既然张侍君都已经来了,就留下喝杯茶吧,省得皇上又要斥责我对你招待不周了。”刘贵妃愤愤的说,这么长时日难得有如此好的撒气的机会,她可不会错过。这次是张侍君主动找上来的,可就怪不得她了。
  刘贵妃也知道张熙阳厌恶侍君的身份,与皇上异心,不愿和皇上提及太多事情,否则就凭借她对张熙阳的折磨,恐怕她现在早就待在冷宫之中无人问津了。
  “张侍君,坐吧。”刘贵妃看着站在桌边神情麻木的熙阳,如此备受折磨也怪不得他,谁让他拥有帝王万千的宠爱,却不好好享受,还让皇上寒心。“来人给张侍君上茶。”
  熙阳端起茶杯,一丝沁人心脾的香气缓缓流淌,他看着杯中飘散着一片薄叶,神情略有一丝迟疑,抬手放下了。
  “张侍君,怎么不喝呢,是嫌弃茶冷了吗?”刘贵妃加重了声音,她好心让宫女倒了热茶,张熙阳竟敢不喝,他不过就是一个侍君罢了,他自以为拥有了帝王的宠爱,就将自己当成什么了。
  熙阳将茶杯端起缓缓移向嘴边,他略有些伤痛的双眼中竟有一丝淡淡的释然,如此一来他真的可以解脱了,也不用再继续忍受屈辱,他人的耻笑。没有他的存在,一切都会如往常一般,只会比过去更好。但他的心中却空空的,有一丝淡淡的悲痛在蔓延开来,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拉扯着他的心。
  “如此您也能如愿了。”熙阳将杯中的茶水仰头饮尽,他进宫伴君身边就是一个偌大的错误,他身为一个男子又如何能像女子一般侍寝。只是圣上贵为九五之尊,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甚至为了自己的私心与满朝文武对抗。熙阳不是没有看到皇上的心意,可是他不能放弃自己的满腔鸿鹄之志,更不能接受自己尴尬的身份,他宁愿永远的离开。
  茶杯重重的摔落在地上,猩红的血迹缓缓从熙阳嘴边淌下,染红了他的青衫,熙阳的心中愈加痛楚,仿佛有什么牵挂在拉扯着他一般,可是他孑然一身又有什么放不下的,他唯一担心的就是皇上,他希望皇上能尽快忘了他,充纳后宫诞下皇嗣。他身为一个男人根本不可能为皇上孕育子嗣,如今他离开后断了皇上的念想也好。
  刘贵妃看着熙阳嘴角的猩红瞪大了双眼,“不,不是我,不是我做的。”张侍君是皇上的心上人,她就算再蠢也不会蠢到亲手下毒杀了他,倘若熙阳死了,恐怕她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快去请太医。”刘贵妃大声叫道,这一定是一个误会,有人肆意嫁祸于她。她希望张熙阳能够活下来,否则就算是她的整个家族斩首示众,也不够消去皇上的怒意。
  刘贵妃起身走向熙阳身边,她看着熙阳惨白的面色愈来愈微弱的呼吸,心中越发惶恐,她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帕子。
  熙阳轻咳了几声,大片的血迹顺着嘴角蔓延开来,他看着远处的视线有一丝模糊,心中的痛楚愈演愈烈,他这是要离开了吗,只要他离开后,曾经的一切痛苦都不复存在了,可是他还是有一些不舍,他放不下陪伴了多年的皇上。
  熙阳是怨恨皇上亲手折断了他的双翼,将他像女子一般留在宫中,可是毕竟相处了多年,怎能没有一个留恋。倘若来世皇上不再是九五之尊,他愿意尝试着爱着身边的人,一点点的为他付出,但是他们今生今世已经不可能了,他只希望皇上能在他离开后,尽快醒悟。
  熙阳缓缓闭上了双眼,在迷茫之中一道黄色的身影将他抱在了怀中,本应该是很温暖,但他却感受不到一丝温度。
  刘贵妃看着那道高挑的身影,双眼溢满恐惧之色,她跪倒在地上,“皇上,不是臣妾下的毒,真的不是臣妾做的。”
  “熙阳。”皇上将熙阳紧紧抱在怀中,俊美的面容上满是担忧,他看着熙阳嘴角的鲜红,心中异常痛楚。“熙阳,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我以后绝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苦楚。”他尽管已经再加小心,没想到还是让人钻了空子,不过以后不会了,他会将熙阳时刻带在身边,不再给她们任何机会。
  “熙阳,你再撑一会,太医很快就到了。”皇上用手帕拭擦着熙阳嘴角的血迹,但却缓缓流出,仿佛永远也拭不尽一般,他抱着熙阳渐冷的躯体,心愈发寒。他在心中暗暗发誓,只要熙阳此次能痊愈,无论熙阳提出什么要求,他都可以应。他真的很爱熙阳,只要熙阳能够活着,时刻看着他的身影就好,其他的他也不想奢求太多了。
  熙阳摇摇头,毒下得很重,他知道他自己的身体,他恐怕撑不了多久了,“皇上,毒不是刘贵妃下的,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喝下。”他担心皇上会迁怒与刘氏一族,为了他一人而牺牲上百口人命,真的不值。
  皇上看着熙阳的惨白的面容,心猛地沉了下去,他知道熙阳心中有远大志向比不甘心踏入宫中侍君,而他一道圣旨将熙阳唤入宫中更是伤了他的心,可是他真的很爱熙阳,他想让熙阳陪伴他一同坐拥大好山河。郑璟尧自以为用多年真心可以打动熙阳,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如当年一般怨恨他。
  “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吗,甚至不惜失去自己的性命。”璟尧的声音有些哽咽,三年了他夜夜陪伴在熙阳身边,甚至不惜耗费心思讨好他,难道他就没有一点心动吗。
  “对不起。”熙阳不敢抬头看向璟尧伤痛的双眼,一切都是他的错,错在他不该遇上皇上,浪费了皇上的一片真心,倘若有来世他愿意主动爱上身边的人。
  “熙阳,不要放弃,我答应你,只要你活下来,我就放你出宫好吗?”璟尧拥紧了怀中的人,他真的后悔了,他不该强令下旨让熙阳进宫,那样即使不能日日看着熙阳的身影,偶尔探望一眼也好,如今他确是永远也看不到心爱的人了。
  “熙阳,我错了,我只求你能好好活着,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冰冷的泪水顺着璟尧的面容缓缓淌下,熙阳是他的唯一,他真的不能失去他。
  “忘了我。”熙阳的手重重的落了下去,是他负了皇上,应该说对不起的是他,但是他不后悔,只有他离开了,皇上才能把心思都放在朝政上。
  “不,熙阳。”璟尧握住熙阳冰冷的手,眼中异常绝望,熙阳离开了,他心中唯一的一丝念想也断了,可是他宁愿放下这一切只跟随在熙阳身边,如今怎样都没有意义了,从他逼迫熙阳进宫的那一天他们就不可能了。终究是他害了熙阳。
 
  第 2 章
 
  缘起二
  熙阳在冥冥之中似乎有了一丝意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也没有那么痛楚了,仿佛刚才经历的一切都不复存在。难道是太医医好了他的毒,不可能,刘贵妃下定决心想要让他死,又怎可能会给他生的机会,亦或是皇上请来了名医。
  熙阳已经失去了生念,断然不想再继续屈辱的活下去,可他同样有一丝期望,自己还能活着继续陪在皇上身边,他真的不想看到皇上伤痛欲绝的神情。
  熙阳尽力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不是皇上担忧的双眼,而是寝宫外那一颗常青树翠绿的枝叶,他怎么会在这里。熙阳抬脚向前走了几步,却发现身体轻飘飘的,地上也没有一道影子。他走向远处的太监,而太监仿佛没有看见他一般,只是继续走着。
  熙阳不知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心中松了一口气,他应该是已经死了。否则经过这件事情后,皇上更加重视他,他想要在做些什么就难了。而他存活在皇宫中更是满朝文武议论皇上的把柄,只有他离开了一切才会安好。
  熙阳看着远处的房门,向前迈了一步缓缓停住了,他心中仿佛压了一块石头一般无法喘息。他想知道皇上现在怎样了,但他又不敢推开房门,他生怕看见皇上满是绝望的抱着他的尸体。
  熙阳希望皇上能够放下继续面对以后的生活,可是他不知道皇上怎样的爱他,面对挚爱之人的离开,一时又如何能接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