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惜尧+番外 作者:栗竹幽(下)

字体:[ ]

 
  第 70 章
 
  第68章
  熙阳轻轻将面前的糕点推开,拿过最上面的一本奏折,秀气的眉宇间略有些淡淡的忧伤,他低头看着楷体小字微微叹了口气。额边的碎发滑落,遮住了他的眼眸,白皙的侧脸隐隐透着一丝苍白。
  门缓缓推开了,熙阳误以为是小桃,并未在意,一双手抚在了他的肩头,熙阳转身看见璟尧突起的腹部,他不禁伸手覆了上去,孩子似乎回应似的动了两下,他的眉眼一片柔和。
  璟尧见熙阳与腹中的孩子玩得不亦乐乎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存在,轻轻咳了两下。熙阳方才意识到璟尧一直是站在自己面前,他起身抚着璟尧坐下了,“皇上,您怎么来了。”
  “是来检查我午睡的吗?”熙阳见璟尧的面色微沉,轻轻笑了笑。许是刚才的事情已经传入皇上耳中,但他并不想让皇上为此事太过担心。
  “熙阳,刚才让你受惊了。”璟尧细细的查看熙阳的周身,幸好熙阳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否则冷宫中的人他绝不会放过。看来这次刘淑趁机逃出,也是因他在冷宫安插人手过少的缘故,他本以为刘淑在冷宫中会好好反省,没想到她不知悔改竟还想加害熙阳。
  “我没事。”熙阳摇摇头,他看到刘淑也有些意外,他更没想到那个雍容华贵的女子在冷宫中多日已经变成了这般模样。
  “我已经在宫外加派侍卫,今日的事情绝不会再次发生。”璟尧坚定的说,倘若这次他再有没有一丝警醒,他不知下次熙阳会怎样了。
  “皇上您不用担心,刘淑不过是一个弱女子,怎能伤害到我,您忘了我毕竟是一个男人。”熙阳摇摇头,皇上太过小心翼翼,将他保护得很谨慎,可是他是男人,难道还没有自卫的能力吗。
  “是我忘记了。”璟尧见熙阳面色有些微微不悦,缓缓意识到他戳到了熙阳的痛楚。熙阳虽是男子,但他担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已经拔去了母后的爪牙,也难保没有残余的人手在暗中支撑刘淑。
  “熙阳儿时也学过一些拳脚功夫,普通人可不会伤害到熙阳。”璟尧柔声说道。
  “您还是不要取笑我了,八岁之前学的东西我早就还给师傅了。”熙阳摇摇头,他现在顶多就是一个文弱书生,那里抵挡得了什么。
  璟尧不禁也笑了笑,他单手轻轻抚在腹部,倘若日后孩子如熙阳一般不喜欢习武,他可就苦费心思了。记得当初熙阳非要边上有人陪着才肯学进去一点,但他身为皇子那里有功夫一天陪在熙阳身边,渐渐熙阳也就不学了。璟尧想起两个稚嫩的孩子坐在石桌边,面上有一阵淡淡的笑意。
  璟尧随意拿起了桌上的一本奏折,他没想到上面已经有了红色的批改痕迹。熙阳见璟尧发现了,他伸手夺过璟尧手中的奏折,拿起一块糕点喂向璟尧口中。“皇上,这是小桃新作的糕点,您尝尝看。”
  璟尧好不容易咽下口中的糕点,却见熙阳又喂来了一块,他侧身避开,“熙阳,我不是让你回来好好休息吗?”
  上午他见熙阳面色苍白,眉眼间略有些倦意便猜到,熙阳夜晚又趁他熟睡后偷偷起来批阅奏折了,可现在他晚上睡得太沉也无法阻止熙阳,只能强令他白天多多休息,谁知熙阳竟然借回房的机会偷偷批阅奏折。
  “我休息过了,刚才我在床上睡了很久。”熙阳眨了眨眼睛,虽然他仅仅是在桌上趴了一小会,但他也没有说谎啊。
  “这是熙阳睡了很久留下的痕迹。”璟尧伸手拉住了熙阳略有些褶皱的袖口,他一直对熙阳甚为疼爱,有哪里舍得让熙阳趴在桌边熟睡。
  熙阳一时语塞,低头不敢看向璟尧的双眼。
  “熙阳,倘若你在如此,那么我只允许你每日看五本奏折。”璟尧沉下了面色,他让熙阳看奏折不过是为了锻炼他处理事情的能力,日后也好教导小皇子,但他并不是让他拼命的。
  “皇上,我以后按时睡觉好吗,晚上绝不再偷偷起床。”熙阳拉了拉璟尧的衣袖,他不过是希望自己多分担了一些,璟尧平日间也能清闲点。现在孩子的月份大了,也愈加活泼好动,他又那里忍心在看着璟尧伏案到深夜。
  璟尧听见熙阳讨好的声音仍不动声色,早知他就不应该让熙阳碰这些奏折,现在他对熙阳妥协了,日后他就会更加变本加厉。
  熙阳向璟尧身边挪了挪,用侧脸轻轻摩擦着他的肩膀。璟尧本想在沉默一会,岂料熙阳的秀发扫到了他的脖颈有些发痒,他无奈推开了熙阳。
  熙阳误以为璟尧生气了,他小心的拥住了璟尧的腰身,将头埋在了他怀中。“以后无论做什么事情,我都听您的。”
  “好了,”璟尧伸手扶起了熙阳,他看着熙阳有些委屈的眼神,到感觉像是自己逼迫了熙阳一般,“熙阳可是要说道做到。”
  熙阳点点头,将璟尧的手握在了手心中。
  “现在到晚膳还有一段时间,熙阳到床上休息一会。”璟尧实在看不得熙阳眼中的困倦,开口劝道。
  “倘若我现在睡着了,那晚上还用睡吗?”熙阳摇头,他可不想晚上在床上烙烧饼,还是安稳陪着璟尧睡为好。
  “我又没有让你睡很久,一会到用晚膳时我就唤你起来。”璟尧笑了笑,他不陪在熙阳身边,也有些放心不下了。
  “我陪您说说话好吗?”熙阳握住璟尧的衣袖就是不肯离开桌边,他可不相信璟尧的话,当初他看着璟尧安然的睡颜,也不舍得唤他起来。
  璟尧点点头,让熙阳靠在了他的肩膀旁,他随手抚着熙阳柔滑的长发。
  “皇上,您怎么不回御书房了,是今天下午没什么事情吗?”熙阳感觉异常舒适,越发的有一丝困意,他尽力睁开双眼,倘若皇上不在这里,他就能趴在桌边睡一会了。
  “奏折都被你换走了,我还回御书房做什么。”璟尧不禁有些生气,虽然他深知熙阳的心意,但他仍希望身边人能轻松的生活在他的庇护下。
  熙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才意识到他拿走的有些多了,竟然没有给皇上留下一本,不过这样也好,皇上下午就能清闲一些了。
  熙阳伸手抚在了那团突起上,他看着璟尧温和的面色,轻声问道,“皇上,您说过待皇子出生后就放刘淑离开还作数吗?”他心知皇上甚为疼惜他,根本舍不得他受到一丝伤害,刘淑此举恐怕是已经触了皇上的霉头。
  “是刘淑刚才对你说什么了吗?”璟尧的面色顿时沉了下去。
  “没有,只是我实在不忍心看着刘淑在冷宫中备受折磨。她虽是伤害过我,但一切皆源于对您的感情。”熙阳微微叹了口气,本是梦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如今却沦落为在冷宫中被宫女欺负,到底也有一些他的过错了。
  “只要刘淑不在做其他错事,我就答应你。”璟尧蹙了蹙秀眉,在后宫中多半事实并非双眼所看到的那般,刘淑身上的伤口亦或是她自己弄的,她不过是装作一副可怜的模样。罢了,后宫中的诸多血腥残忍,璟尧都不愿与熙阳提及,他只希望熙阳能保持本性的纯真。
  “谢谢皇上。”熙阳面上流露出一丝笑意,他不愿置人于死地,刘淑还年轻,他希望刘淑出宫后能有一段新的生活。
  “熙阳仅说一句谢谢就完了。”璟尧挑了挑眉,似在期待着什么。
  熙阳抬头缓缓凑近了璟尧,他微闭上双眼静静的等待着,但许久也没有感受到两片唇瓣的柔意。璟尧睁开双眼,看见熙阳停在了半空中。
  熙阳看着璟尧微怒的面容,强忍着笑意,“我们这样不好,宝宝会知道的。”
  “他在我腹中能知道什么?”璟尧的话音刚落,突起的腹部微微动了一下,他不禁皱紧眉头,难道宝宝刚才真的听见了。
  熙阳再也无法隐忍,以袖掩面嗤嗤的笑了出来,双肩有些轻微的颤抖。璟尧抬头看去方才意识到熙阳是在寻自己开心,他伸手探向熙阳的衣领处。
  熙阳见已经无路可退只好逃到了床边,脚下未站稳不经意间被璟尧扑到了,他伸手拦住璟尧的脖颈,“皇上,大白天的这是在做什么。”
  “朕想临幸自己的侍君难道不可以吗?”璟尧故作严肃的说,腰部的承重日益加大,他没有支撑多久,便躺在了熙阳身侧。
  “当然可以。”熙阳想到璟尧如今这般身体怎还能临幸自己,他不禁抿嘴笑道。熙阳生怕璟尧看到自己面上的笑意,将头埋在了璟尧怀中。
  璟尧许久没有听见熙阳的声音,侧身看见熙阳熟睡的面容,他不禁摇摇头,都这般困倦了还想硬撑着陪伴自己。璟尧想起身将熙阳的身体扶好了,他刚动了动手,却见熙阳有些不安的拉住他的衣袖,璟尧无奈将熙阳拥在了怀中,“好好睡吧,一会我唤你起来。”
 
  第 71 章
 
  第69章
  午后的阳光映在熙阳的面容上,散发着淡淡的柔和,美不可方物。他单手撑住下巴,看着窗外。漆黑的发丝及腰散开,微微随风浮动与淡白色的外衣相得映衬。
  门轻轻推开了,一道纤细的身影步入房间,熙阳转身看着小桃白皙的瓜子脸,有些微微出神。
  “公子。”小桃轻轻唤了一句,她第一次被公子这样盯着看,有些不适应。
  “小桃你长相甚为清秀,可有心仪的人,待几年后到了出宫的年纪就嫁了。”熙阳方才回过神来,细细端详着小桃的相貌,她虽然眉清目秀但比寻常女子多了一丝高贵的气质,远远看去略有些夺目。
  “公子别取笑我了,奴婢那里有心仪的人,就算是有,他们也不会甘愿娶一个宫女为妻。”小桃摇摇头,她时常接触的宫人大多是太监,偶尔有太医院的御医自然也不会看上她。
  “你在我身边服侍多年,与我情宜深重早已没有了主仆之分,倘若你看上了那位御医,以我干妹妹的身份出嫁即可。”熙阳看着小桃暗淡的神色,小桃心思缜密办事得体,让她一直做一个小小的宫女确实有些委屈了。
  小桃看着熙阳明亮的双眸,猛然低下头掩去了眼中的片片湿润,“奴婢谢谢公子。”
  “有什么可谢的,你留在我身边尽心尽力多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熙阳俯身扶起了小桃,倘若这三年来没有小桃的关照,他也不知自己会消瘦得如何了。
  小桃放下手中的糕点转身想走向门外,她用力咬住下唇缓缓转身,“公子,奴婢决意以后不出宫了,永远留在您身边服侍您。”公子待她甚好,她恐怕也只能如此来偿还公子的恩情了。
  “这怎么行啊,小桃你还年轻不能一辈子留在宫中。”熙阳立即否决,小桃那么美好他怎么能让她留在这里孤独终老。
  “可是奴婢的爹娘早逝,在宫外根本没有亲人了,公子您就算是小桃唯一的亲人,小桃不想离开您。”小桃伸手拉住了熙阳的衣袖,眼眶中的泪水缓缓淌了下来。
  “我知道小桃与我相处的时间久了,一时有些舍不得我,但小桃离开了之后也可以时常回来看看我。”熙阳拍了拍小桃的手,不知小桃是多大没有的亲人,儿时寄人篱下之苦恐怕已经印在了心中,他希望小桃能找到一个一生待她好的人。
  “倘若小桃实在不舍,嫁给一位御医为妻就可以时时进宫来看我了。”熙阳微微笑了笑,或许过去在他眼中看来御医是最危险的身份,稍稍不慎便为重病不治的皇亲国戚陪葬了。
  “公子。”小桃看了熙阳一眼,白皙的脸颊染上了片片绯红。
  “好了别哭了。”熙阳掏出手帕为小桃拭擦着眼泪,小桃将他当做了唯一的亲人,他又何尝不是呢,在他与皇上冷战的三年,小桃是他唯一信任的人。
  小桃点点头,她看见桌角的书卷才想起她刚刚过来的意图,“公子,皇上怕您在房间中坐着无聊,为您送来了几本书卷。”
  熙阳看着那几本厚厚的书卷,暗自叹了口气,皇上果然是说到做到尽给他留了五本奏折,他看完后就坐在桌边发呆了。
  “小桃,你忙去吧。”熙阳翻开厚厚的书卷,抬头看见小桃依旧站在他面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