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恩有重报(重生)+番外 作者:决绝(上)

字体:[ ]

 
    【文案】
    韩重远的一生跌宕起伏,没想到在抱着孟恩死去之后,竟然还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这次,他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孟恩小心翼翼地生活着,没想到自己一直暗恋的韩重远,竟然会突然开始关心他爱护他,还说要和他过一辈子……
    韩重远攻,孟恩受。攻是个蛇精病。
    内容标签: 重生 情有独钟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重远,孟恩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前尘
    
    不大的二居室里面没多少贵重东西,电器都是多年前的老款式,东西放的也有点乱,但一眼看去,偏就让人觉得无比温馨。
    沙发上套着米色的印了卡其色花纹的沙发套,玻璃茶几上摆着的手工收纳盒里放着牙签棉签水笔剪刀之类,再旁边则放着一个玻璃盘子,里面摆放了几片西瓜和一些切好的梨子,上面还叉了牙签。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只从厨房传出一些切菜的声音来,只是突然,却响起了一阵宛若疯狂的大笑。
    这笑声来的突兀,厨房里切菜的那人听到之后,马上就寻了出来,却站在书房门口不敢进去。
    “你探头探脑地做什么?”韩重远控制着轮椅转过身,看着书房门口那个被烧坏了半张脸,有些畏缩的三十来岁男子冷冷地问道,他刚才笑的似癫如狂,这会儿整个人别说高兴了,就连一点儿热乎气都没有。
    “我……”孟恩说了一声,就因为声音嘶哑住了嘴,又悄悄地侧过头,用自己还算完好的那半张脸对着韩重远。
    “饭做好了没有?没有做好就去做饭!”韩重远又一次厉声道。
    孟恩低下头,连忙钻进厨房了。
    看着孟恩离开,韩重远移动轮椅跟了上去,最后停在厨房外,安静地看着厨房里的人,冰冷狠戾的表情慢慢变得柔和,随后又陷入沉思之中。
    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伤心。
    他的堂兄联合他的妻子害他瘫痪了下半身,又放火想要烧死他,就是为了得到他辛辛苦苦发展壮大的华远集团,可就在刚才,华远破产了,是他动的手。
    他花了十五年的时间,苦学电脑技术,想尽办法对付华远,终于毁了这个陪着自己长大,又在自己手里壮大的公司,还离间了那两人……
    华远集团是他的母亲一手建立的,他记得他还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就抱着他说华远会是他的,现在,他为了报仇毁了华远。
    他的那位堂兄,还有他的前妻,现在的日子一定很不好过吧?倾家荡产,夫妻反目,儿子吸毒……还都面临着偷税漏税带来的牢狱之灾。
    他们过得不好,他就高兴了,他拖着这破败的身体撑了十五年,可不就是为了这一天?
    只是,报了仇,他又该如何?
    韩重远抬起头,目光又落在了孟恩身上。
    这个孟恩是他堂兄和前妻要烧死他的时候突然出现的。他起初一直以为这人冲着他的钱来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知道根本不是。
    他脊椎受伤,胸部以下瘫痪,事事都要别人照顾,当年花大价钱住在疗养院里时候,护士都因为他脾气怪异不愿意照顾他,这十五年他给孟恩钱都不够自己花的,孟恩却照顾的异常精心,又怎么可能是为了钱?
    不为钱,就是为情。
    可是,他身下一点知觉都没有,这十五年来又殚精竭虑想要报仇,一天十几个小时对着电脑,以至于原本浓密的黑发变得花白,整个人看起来异常苍老,这样的他,孟恩为什么会喜欢?
    他甚至都不知道十五年前孟恩为什么要救他。
    不过,不管这人喜欢什么,以后他倒是可以对他好一些,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动辄呵斥。
    想到这里,韩重远又去看自己的双腿。瘫痪的人不能运动,长时间下来都会肌肉萎缩,但孟恩将他照顾的很好,还每天给他按摩几个小时,以至于他的双腿和以前并没有太多不同,但就算这样,他也是一个废人。反倒是孟恩,虽然当年在大火里为了救他烧坏了半张脸,甚至烧伤了嗓子,但却还是显得年轻,如果做个手术……
    韩重远一咬牙,不再想下去,他现在是网上赫赫有名的黑客,账户里也有很多钱,但除了生活费不会多给孟恩一丝一毫,免得孟恩想要离开!
    韩重远的眼底掠过一丝混杂着害怕的阴郁,一抬头却正好看到孟恩摘了围裙要出来,当下握紧了拳头:“我饿了,你还不做饭?想饿死我吗?”孟恩的手艺不算好,基本都是将菜煮熟就算了,要不是当年车祸就是他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发生的,他肯定宁愿吃外卖,可吃了十五年,他再回过头去想,不知怎么的竟然觉得孟恩做的饭菜是最好吃的。
    “家里的盐没了……”孟恩哑着嗓子,说了一句之后又不肯再说。
    “那就吃淡一点!要什么东西你上网去买,不许出去!”韩重远的拳头越握越紧,冷冷地看着孟恩。
    “可是……”孟恩有些为难,自从十年前韩重远能从网上赚钱了之后,就每个月给他一些,然后不许他出去工作,他当时在韩重远的威胁下同意了,结果这几年,韩重远都不愿意让他出门了……
    “我说不许出去就不许出去!”韩重远道,看到孟恩为难的样子又有些不自在,就缓和了口气:“你要盐的话,我找个跑腿的帮你买。”
    韩重远说到做到,很快就在网上找了个帮人跑腿的让他买盐过来,孟恩却有些纠结:“这样白花了钱……”
    “我有钱!”韩重远道。
    孟恩动了动嘴没说话,韩重远都瘫痪了,就算能在网上赚钱又能赚多少?要不是韩重远不听他的话,他宁愿自己忍着别人的白眼去打工,也不想让韩重远劳神。可是他又不敢违抗韩重远——之前他坚持要出去打工,韩重远就不肯吃饭……
    其实他一直不喜欢出门,到了人多的地方就害怕,巴不得整天呆在家里照顾韩重远,但让韩重远养家,他又觉得自己太没用了。
    这么想着,孟恩又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韩重远身边,然后趁着有空给韩重远按摩。
    孟恩低着头,韩重远只能看到他的脑袋,心里却不由自主地一动,伸手就要去碰孟恩的头发。
    只是他的手还没靠近孟恩,就听到门铃响了起来,应该是送盐的人来了。
    孟恩不再按摩,连忙站起来去开门,韩重远握紧了拳头,冷着脸看向门口——孟恩最好识趣点别跟人多说话!
    韩重远正警觉着,却不想突然看到一个女人冲了进来,然后又是“哐当”一声,竟然是孟恩被人用电棍电晕在了地上,还撞翻了鞋架。
    “栗笑笑。”看到拿着电棍的人,韩重远咬牙道。
    栗笑笑就是他的前妻,这个女人和他同龄,都是四十五岁。一年前他在新闻里看到栗笑笑的时候,对方看起来最多三十几岁,但现在这人,别人看着肯定会以为她有五十几岁。
    “韩重远!”栗笑笑咬牙切齿地叫道:“没想到你还活着……是你对不对?是不是你毁了华远?害了福儿?又来害我们?”
    韩重远看着栗笑笑关了门,心里一惊。他不知道栗笑笑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但栗笑笑的神情实在有些不对劲……他本想刺激栗笑笑几句,但想到孟恩,却又换成了拖延时间:“华远出事了?福儿那个孽种也出事了?哈哈,真是老天有眼,报应不爽!”
    栗笑笑看着韩重远“咯咯”地笑了起来,那笑声让人听得毛骨悚然,笑了几声,她右手拿着电棍,左手又拿出了一把匕首:“韩重远,你别装了,我知道是你!都是你!你怎么就不死了呢?”
    韩重远心知这时候要是否认,眼前这人反倒会更加怀疑,当下拍手大笑:“没错,就是我做的,没想到你还能找上门来!”
    “我当然能找上门来!就是没想到你韩重远竟然也有卖屁股讨好人的一天!”栗笑笑听到韩重远承认,果然有些狐疑,但很快,她又收起了这一丝狐疑:“韩重远,你也别想说动我,反正我现在被人找到也是坐牢的命,不如就先拉几个垫背的!”
    栗笑笑举着匕首就朝着韩重远冲去,半路却被人扑倒在地,原来是孟恩被电击之后已经缓过来了。
    栗笑笑猝不及防之下被扑倒在地,当然不甘心,心知这时候用电棍两个人都要被电到,她直接就拿出匕首朝着孟恩扎去……
    韩重远的一直恨自己的双腿动不了这件事,但还是第一次这么恨。
    孟恩就在他面前,被那个女人朝着肚子扎了好几刀!
    双眼仿佛已经被血雾蒙住,韩重远双手一撑,就摔在地上朝前爬去,却觉得怎么都爬不到孟恩身边。
    他最后看到的,似乎只有孟恩最后那个仿佛带着千言万语的笑容。
    送盐的人来了,那人按了很久门铃没人开门,喊着把盐放门口了就离开了,韩重远听着外面的动静,却一动不动。
    孟恩死了,但是他没死。
    孟恩这个一向胆小懦弱的人,在被扎了好几刀之后,竟然还抢过了栗笑笑的刀,然后抹了栗笑笑的脖子……
    这个人平常看着胆小,却总会在某些时候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比如说十五年前将他从大火里背出疗养院,又比如说这次拦住了栗笑笑。
    韩重远趴在地上,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好。
    他对孟恩一直很不好,因为他不知道孟恩为什么要从火里救他又对他这么好,看到栗笑笑,听到栗笑笑的话的时候,他心里还怀疑着孟恩,怀疑是孟恩出卖了自己,结果,孟恩为了救他死了……
    这个人十五年前救了他,不求回报地照顾了他十五年,现在又救了他。
    韩重远觉得两只眼睛酸的厉害,很快,就有水珠从脸上滑落,在孟恩染血的衣服上晕开……他被妻子喂了不该吃的东西在高速上出车祸瘫痪的时候没哭,被妻子和堂兄抢去了公司又要放火烧死的时候也没哭,这时候却哭了。
    一根根地掰开孟恩的手指,韩重远的表情怔怔的。
    “我连知道你跟别人说话都要生气,你怎么还能抱着别人?不怕我生气?”
    “我不是跟你说要是你再受伤,我就不让你按摩了吗?你都答应我不会再受伤,会一直给我按摩,怎么又不听话了?”
    “我刚才说饿了是骗你的,现在真的饿了,你去给我做饭好不好?”
    “你知道我最讨厌栗笑笑,如今你身上都是栗笑笑的血,你就不怕我不要你了?”
    “其实我不会不要你,你根本不用怕,应该是我怕你不要我才对……”
    “孟恩,你怎么就不说话了?其实你的声音不难听,我说难听,只是因为我听了心里难受,如果不是我,你一定不会这样……我都没有听过你以前的声音……”
    “孟恩,你说过你会永远陪在我身边,不会离开的,你怎么能骗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