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说好的渣攻呢 作者:果子酱汁

字体:[ ]

 
方洺上辈子到死都在包子,最后落得一个被人害死结果杀人犯不仅没得到惩罚还被誉为感动全国好弟弟的悲哀下场。
重来一世他决定拒绝包子,渣爹?渣弟?渣妈?统统都给我滚滚滚!
包括那个渣攻也给他滚……等等!这只渣攻怎么突然这辈子变成忠犬了!?
Excuse me?他重生错世界线了吗?
 
【披着虐渣的皮的傻白甜,受有轻微金手指注意!!】
【攻宠受,欢迎入坑=33=】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破镜重圆 种田文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洺 ┃ 配角:项翊睿,黎习 ┃ 其它:重生,种田文,金手指,渣攻变好攻
 
  第1章
 
手上传来针刺的痛感,原本被扯住的手又被对方松开,身体瞬间被重力所吸扯,没有片刻停留的向下坠落,风从脸上刮过,疯狂跳动的心脏却在看见那人微微勾起嘴角的那一刻意外的平静下来,方洺不懂唇语,然而在死亡降临的前一刻,他却似乎无师自通一般的看懂了对方轻微开合的唇瓣对他说的无声话语是什么。
    ——再见,哥哥。
    短短二十多年的记忆在落地的前一刻犹如走马灯一般在脑海中回放,最终定格在一张长相俊逸,五官深邃,面上总是带着高傲笑容的男人脸上。
    “项总,救护车赶到的时候方秘书已经……”
    “已经什么?”
    “当场身亡。”
    项翊睿面无表情的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后面,从最开始表情与动作都没有变过,助理忐忑的看了一眼平日间总是笑眯眯,此时却没有丝毫笑意的上司,直到对方让他出去后,这才跟脚底抹了油一般的离开,小心翼翼的合上门,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里边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
    他正在纠结要不要再冒死进去一趟,肩膀就被人按住。
    “项总在里边?”
    助理抬头看向来人,点了点头,“黎总监,项总他在里面,可是……”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说着也不顾助理的阻止直接开门就进去,没有丝毫的停顿,甚至连最基本的敲门都没有做。
    看着被重新合上的门,想起刚刚在上司的表情以及出来时候听到的巨响,助理想到了公司近期一直在广为流传的谣言,看着紧闭的门以及听不见动静的办公室,在心中忍不住为已经离世了的方秘书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黎习一进门就看见满地的狼藉,办公桌上的电脑,文件等东西此时都全数躺在了地上,而那人正满脸戾气的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阿睿,人死不能复生。”
    “闭嘴!”
    项翊睿一声暴怒在办公室内响起,黎习抿了抿唇,看着满脸冰冷,眼神跟刀子一般落在他身上的项翊睿,心中忍不住生出些畏缩,然而垂在身侧的手忍不住拴紧,咬了咬唇,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前去。
    他绕过一地的狼藉走到办公桌后面,伸手轻轻搂住项翊睿的肩膀,声音带着些颤抖的说道:“对不起,都怪我没能拉住他,要不然的话我哥他就不会……”
    项翊睿任由对方搂着他,心中的暴躁终于逐渐退去,他闻着这人身上的气味,心中却越发空落,他不自由主的开始回想起过去方洺身上的淡淡的洗衣液味,一旦这个念头被牵动起,过去关于方洺的一切犹如冲破堤坝的潮水。
    “……他死了?”
    项翊睿低哑着嗓音喃喃道,也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黎习。原来一直意气风发带着笑容的脸庞也被疲惫所替代,眼神空洞,视线没有焦点的望着天花板。
    黎习抱着项翊睿的手又紧了几分,他将脑袋埋在对方的肩膀上,看不见此刻的表情,声音却是染上了哭腔,“我哥他死了……”
    话落的那一瞬间,项翊睿猛然觉得身体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他瞪大眸子,望着天花板,再也什么都说不出来。
    方洺的死亡最终被定义为跳楼自杀,而自杀的原因则被认为是最近公司总有流传他与项总是情人关系的谣言,因为承受不住谣言的压力所以才选择跳楼自杀。
    跳楼前因为天台有监控拍摄到黎习不顾危险拉扯住方洺的手,而放手最终被定义为因对方没有任何想活的念头而用图针扎了黎习的手迫使他松手而掉下去。
    这段视频以及事情经过被媒体夸大其词的报道,最终黎习被众多网友冠上一个‘感动全国好弟弟’的头衔,至于那个因为‘承受不了压力而跳楼自杀’的方洺则被网友们彻底的——无视了。
    这个悲剧的新闻,最大的收益者是黎习,他不仅得到了个‘感动全国好弟弟’的头衔,还因为本人照片长相帅气,不仅是有名集团的总监,目前还未婚没有女朋友,瞬间就被众多网友捧上钻石王老五的行列。
    然而事实上,方洺没死。
    不,应该说他没死透。
    此时他正飘在半空中一脸淡定的看着下面的一群人站在自己墓碑面前吊念,说是一群人,实际上也就他的父亲,继母,项翊睿和黎习,以及项翊睿的助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掉下去的那一刻本来以为自己死了的,结果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在火葬场,还没等他来得及接受自己已经死了的这个事实,紧接着他就被迫要接受自己的身体被火烧的只剩下一把灰的现实。
    人生真是充满意外,从来没想过还能有一天能目睹自己的身体被烧成灰装进棺材埋入土里的模样。
    但是,这种意外他一点都不想要!
    无法置信,他居然就这么死了?他的身体就这么变成一坨灰??
    然而再无法置信也得置信,因为他的身体确实已经化成灰了,还被埋进了土里。方洺觉得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虽说如此但面上依然淡定,因为他有些面瘫。
    他看着黎习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听着他说自己为什么想不开,为什么好不容易拉住却要用图钉扎他手,为什么就那么想要寻死,那表情说的方洺自己都差点信了。心中忍不住冷笑,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拿图钉扎他的人貌似是他自己吧?昧着良心说这种话真的不怕半夜鬼敲门么?
    方洺开始思考自己要不要好好利用自己目前的状态,来实践一下什么叫做鬼敲门。
    轮到项翊睿的时候,方洺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丝微变化,他看着这人上前,站在他的墓碑前,蹲下,手指轻抚上墓碑上的刻着的名字,眼神空洞的模样让方洺忍不住心脏一抽。
    他撇开头不去看,心中暗嘲自己怎么这么贱,这个人伤了他这么多年,如今已经死了,都变成鬼了,还要为他心痛。
    方洺深深叹了口气。
    如果,如果有来世——
    他转过头,抬头朝着天空看去,硕大的太阳挂在空中,灵魂状态的方洺根本感受不到任何来自太阳的热量,他伸出手试着想要感受来自太阳的温度,却什么也感受不到。
    这一切,无不提醒着,他已经死了。
    方洺抿了抿唇,最终嘴角扯出一抹苦笑,合上眼睛。
    若是有来世,他一定远离这两个人,独自一人过他平凡的生活。
    恍惚间他似乎做了个梦,方洺梦到自己的死亡被登上了新闻,公司里他与项翊睿,以及黎习的谣言被公布了出来,包括他自杀时候发生的事情也被登了上来。
    他看着那个新闻,上面写着因为黎习不顾掉下去的危险而拉住方洺,结果因为他实在不想活了还备拿了图钉扎了黎习手迫使黎习松手这才成功掉下去,为此黎习悲痛不已,将哥哥的死亡的全数揽在了自己身上,认为都是自己没有拉住方洺对方才会死亡,网友们对于黎习的这一行为表示心疼,为此还给黎习冠上了‘感动全国好弟弟’的头衔。
    看完后方洺整个人都懵逼了。
    ?为什么会变成他跳楼自杀被拉住结果用图钉扎黎习?明明是黎习把他推下去后又拉住他的手,喊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后因为自己不肯松手他就拿图钉扎他的手迫使他放手掉下去的好吗!!
    ‘感动全国好弟弟’是个什么鬼?哪个好弟弟这么害哥哥的啊摔!!
    在梦里方洺整个人都呵呵了。
    再说,他就是要自杀也不会跑去跳楼好吗,他恐高恐的要死,如果不是被黎习推下去,他走到顶楼边缘处都不过,跳楼前看到底下蚂蚁一般大小的行人与车辆他都要吓得腿软连跳下去的动作都做不到好吗!
    亦或者说,如果他是自杀那黎习为什么会在现场?!叫他来围观他自杀吗?还是来凑热闹看一发跳楼的现场直播?
    这些媒体报道连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考虑过就这么随意报道出来真的好吗?他好歹也算是个死者,说好的死者为大,禁止炒作呢!
    职业道德都被煮了吃了吗!
    然而最让方洺心寒的是,项翊睿居然信了,这个人明知道自己恐高,绝对不敢上顶楼,就算是自杀也不会选择跳楼,可是他偏偏就是信了黎习的话。
    转念一想,生前项翊睿与黎习的关系,方洺无言,只能叹口气。
    都怪自己倒霉眼瞎,遇上了这么两个渣。
    方洺正在疑似梦里的地方悲愤,悲愤着悲愤着,猛然意识一清醒,他睁开眼睛,结果映入眼内的是一张空白的试卷,笔尖还停留在第一个选择题的空格上,上面还写了个字母c。
    再往试卷的上面看,顶上的一行大字映入眼眶,模拟卷三个大字刺入顾余的眼睛,比试卷还要空白的脑子终于恢复了思绪。
    他僵硬着脖子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紧接着他就猛地感觉背后一凉,一扭头,就对上一道锐利的视线正盯着他看,看的他利索的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差点被抖掉一地。
    他不是死了吗?难道这里是天堂?!
    救命!为什么上天堂也要考试!而且还是模拟考试!
    就不能让他安安静静的死掉吗!?
 
  第2章
 
最后他还是的把题目都写完了,幸好当年的知识都还没忘个彻底,高三的题目应付起来也算是游刃有余。试卷收上去后,方洺还有些理不清目前的状况,他抬头环视了一圈教室,熟悉的课桌椅与黑板,过往的记忆刹那间扑面而来。
    在经过一番冷静后,方洺转头朝着旁边的窗户看去,外面正下着雨,豆丁大的雨滴砸落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方洺看着上面映照出的自己,略显青涩的脸庞,眼底还有着青黑的眼圈提醒着他这是没休息好的表现。
    方洺呆滞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放下,满眼不可置信的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掌,这双手与他记忆中的手不同,要白皙,指骨修长,指甲被修剪的圆润,从皮肤上来看要年轻上许多,至少记忆中那若隐若现的青筋还未出现。
    他抬头又看了一圈教室,起身,磨开玻璃上的雾气,目光落在了外头,熟悉的景色映入眼中,那一花一草都如同记忆中的一般,没有任何改变。
    “诶抱歉!”
    突然被撞了下,方洺身体下意识踉跄了两步,等重新站稳后,才转身去看向那个人。
    撞他的人显然是在跟别人玩闹才不小心的,方洺在看见对方的面容后,眸光闪了闪,随即恢复平静,抿了抿唇,摇摇头应道:“没事。”说罢便拉好椅子重新坐回位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