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他不是人 作者:提灯小鬼

字体:[ ]

 
文案
 
告诉你什么叫做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1.他成了一个不被王子爱的‘灰姑娘’,被王子的姘头拉去寻死的路上捡到一个叫做美社莎的汉子,炸毛的时候分分钟脑袋掉落蛇群。
2.我的小树屋不准我出门,提问:我该怎么去收拾夺我皇位的小贱人?骑着我的树去撞死他吗?
3.看过海的女儿吗?和美人鱼一起组团干掉渣王子贱公主,是不是听起来很爽?更酸爽的在这里:美人鱼的下半身是章鱼。
……
……
虐不一样的变态,谈不一般的恋爱。
最近忽然萌上虐渣、跟异形相亲相爱什么的,于是就有了这篇。
读作快穿写作慢穿,1V1。
薄情受CP黑化攻,薄情受CP黑化攻,薄情受CP黑化攻。重要说三遍。
 
内容标签:强强 无限流 相爱相杀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安止 ┃ 配角:蛇怪,人鱼,精灵树,虫王,妖精女皇 ┃ 其它:
 
 
 
    第一卷 蛇缠
    
    第1章 一条蛇
    
    再一次醒来之后,祁安止就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小衣柜里,而柜门好像被从外抵住了,怎么都打不开。
    他不甘心的又伸腿踹了踹柜门,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身体也极度的不适,虚脱无力。
    祁安止只好作罢,放弃挣扎往后仰去,靠在了柜壁。
    让他来捋捋思绪。
    首先,为什么自己会被关在衣柜里这件事,他不知道。其次,这个衣柜也不是他们家的衣柜,他不穿裙子,蕾丝内衣也不穿。
    在这之前……他应该是在值班室打盹,今天轮到他值夜班。
    而医院里也没有这样的衣柜。
    【叮——系统重启成功,尊敬的玩家,我是系统044,很高兴为您服务。】脑子里忽然炸开的声音打断了祁安止的思绪,他愣了神。
    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缓过神的祁安止连忙试着在心中暗呼,试着与那道声音建立沟通。
    【很高兴为您解答,您正处在游戏环节一《蛇魔精怪》当中,完成本环节任务获得【某蛇的胆】后才可进行下一环节,本环节为新手探索课程,教程阶段系统不提供强力外挂与副本攻略,请玩家自由行动。】他脑子里到底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在确定对方能够在脑内与他沟通之后,祁安止接着发起询问:能把我从这里放出去吗?
    今晚还有一位重症病人,要是出了什么突发状况,护士找不到他的人就完了。
    【每完成五个主线任务,可获得回归本世界的机会一次,此外还可获得‘睡前小故事有限公司’精心为您准备的通关神秘礼物。】回归本世界?他现在果然已经不在医院了。
    这是唯一的选择?他现在回不去,医院里病危的病人怎么办?
    【请玩家放心,本公司承诺,玩家在本世界绝对不会发生任何意外损失。】从自己脑洞里发出的承诺完全没有可信度,他甚至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就是打了个盹。
    可接下来不管祁安止如何与系统表明他现在就要回去的决心,得到的回答也都是来来回回那几句话。
    对方压上公司所有信誉的话都说出来了,然而那个听都没有听说过的‘睡前小故事有限公司’在祁安止这里哪有什么信誉可言。
    信誉这种东西,在他们没有询问过他的意见就随随便便的把他塞到一个奇怪的衣柜里时就完全不存在了!
    然而祁安止拿对方没有任何办法,交流后得到的结果也就只有按照对方说的来这一条路。
    【您如果没有其他疑问的话,接下来则开始同化为本环节所扮演的角色。】哦,交流起来太累,我选择狗带。
    【叮——系统004祝您旅程愉快,倒计时五秒后接受角色同步。】5
    4
    3
    2
    1
    短短五秒的时间,他的头发长到了肩膀处,金色的,还微微有些自来卷。个子也缩小了一圈,轻咳一声试了试,特属于少年清脆的声音。
    角色的记忆也传承到了。
    身体的主人叫做希尔,有车有房父母双亡,不过被自己的姑妈一家鸠占鹊巢,打着替他死去的父母照顾他的名义将庄园与钱财据为己有。
    希尔这小子还有两个毛病:怕黑,怕封闭的空间,医学上称‘幽闭空间恐惧症’。另一个则是容易气促,简单的说,就是哮喘。
    这次他是被这家人的儿子,也就是希尔的表弟恶作剧给关到柜子里,柜子外不仅用东西抵着掩饰,连缝隙都拿胶纸给贴上了。
    先是恐惧症发了,之后因为情绪过激,哮喘也发了,在这个小空间里恶性循环着,死了。
    还真是可怜,哎……不知道还要被关上多久呢?
    将扫到脸上的蕾丝内衣扯下来塞到一边去,祁安止缩在狭小的空间内,周围还都是衣服布料,拥挤到不行。
    等了许久,他才听到外面传来女人的惊呼声:“我的天,埃文!你在我的房间里干了什么?”
    紧接着,是抵着衣柜的东西被挪开,然后胶纸被撕下来的声音。
    柜门终于打开了,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得他睁不开眼。
    而蜷缩在柜子中方才复苏的身体,映衬着苍白的面色,金色的头发汗湿了一片,一副快要不行的样子将拉开柜门的女人也吓得不轻。
    “上帝,天呐。”她上前用双手将那少年从衣柜中拖出来,左右看了看,松了一口气:“希尔,你没死,感谢上帝。好的,我会教训埃文的,不要跟其他人说这件事情。”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祁安止从地上,“晚餐我会送到你房间里,你今天歇息就好,忘了这件事吧。”
    在房间休息,还有晚餐,真是少有的好待遇。
    在希尔的记忆中,他差不多就是个豪华版的灰姑娘,哦对了,记忆的某一部分让祁安止特别在意,希尔这位‘灰公子’是有自己的王子的,希尔的父母与城主是好友,城主的儿子与希尔同龄,小时候常常在一起玩,对希尔也是十分的照顾,希尔喜欢上了那个未来的小城主。
    直到希尔的父母死后,小城主在希尔家见到了与病弱温顺的希尔不同的埃文,那充满活力与阳光的男孩深深吸引了小城主,在接下来的接触中逐渐超过了希尔在他心中的位置。
    一碗水端不平,小城主将之后埃文对希尔越来越恶劣的态度看在眼里,但是并不制止,希尔有想过去找现任城主帮忙将姑妈一家赶出自己家中,但都被小城主从中作梗制止了。
    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灰公子的王子也被自己恶毒的弟弟给抢走了。
    哦,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可是故事中的三个主角都是男性,这是世界大同?那女性存在的必要在哪里?生男孩传承真爱吗?
    有必要把系统喊出来问问情况了。
    念头刚一出,祁安止脑袋里就‘叮——’的一声,震的他头都懵了。
    【系统044二十四小时为您服务,请问您有什么疑问吗?】疑问很大,希尔和城主的儿子喜欢的都是同性,其他人呢?还有同性相恋在这个世界中是否被人们认可?
    【很高兴回答您的问题,不管在哪里都会有超越性别、年龄、物种的恋情存在,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嘛。本世界恋爱观价值观皆在正常数值内,同性相恋依旧是少数,并不被大众所认同。】这就有趣了,搞不好他还能帮希尔顺手报个仇呢,有必要会会城主和他儿子了。
    理清一下现状,如果不是有小城主从中作梗,城主知道希尔现在状况的话,看在希尔父母的面子上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更何况如果让城主知道自己唯一的儿子喜欢上了埃文呢?
    城主=与他同阵营。
    小城主=与他对立阵营。
    祁安止回到了希尔的房间,站到了镜子前,咧嘴笑了笑。
    难怪那个女人会吓成那副样子,镜子里的少年看上去几乎没有生气了,精致的面容依附着死气,眼圈一抹青黑衬得他原本白皙好看的肤色显得苍白无力,碧绿色的眼中泛着挥散不去的阴暗。
    就像一个死人。
    他抬手掐了一把自己的脸,还是挺疼的。
    从精神上来说,祁安止是不怎么累的,但是这副身体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为了自己今后能用的舒服点,他就洗洗然后睡了。
    晚餐是姑妈亲自送到窗前的,还有一小碟点心和一杯牛奶。
    他还真是替这身体的原主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这个女人也只是怕会有闲话传出去伤害到自己的儿子,才会对他有这么好的态度,这是往常的希尔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不过熊孩子该熊还是照样熊,崩管你是谁,一点也不惯着。第二天一大早晨,祁安止就被一双手被晃荡醒了。
    “希尔!你这头猪,快起来,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祁安止一睁眼就看到床边一个亚麻色头发的男孩一副讨债的表情站在那里,见他醒了,捡起来几件衣服就甩到祁安止的脸上。
    “快起来,跟我去森林里,我就原谅你跟我妈妈打小报告的事情。”埃文又扯了把他身上的被子,才转身走出去,“快点,别让我等急了!”
    看起来他的姑妈的确是教训过埃文了,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说不定短时间之内他都没法获得某蛇的胆,在这之前,想要过的舒服点的话……得把庄园和希尔父母遗留的财产弄到手了才行。
    祁安止拾起刚才被人丢到脸上的衣服,瞧了一眼,还是昨天那套。
    把那身衣物丢到一旁,祁安止起身下地从角落的木箱子里翻出干净的衣服换上,站到等身的试衣镜前。
    这面试衣镜的镜面有一道裂痕,是埃文干的,那个时候刚到他家的埃文与姑妈表面上还算客气,希尔将母亲的这面镜子搬回自己房间时他们明面上也没说什么,只是过后埃文借着到房间里来玩的名义打破了镜子。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没写文了,练练手。
    以前是写猎同的,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到我专栏里看一看。
    and原文名叫触手攻略……但是最近比较严,所以改了一个。
    其实我想把文名改成[快穿]千手观音或者[快穿]他有好多手,但是感觉一点都不萌,所以……就变成了现在的文名。
    
    第2章 两条蛇
    
    不过一道裂痕也并不影响使用。
    镜子中的人恢复了点生气,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很好看,微微向上的眼尾有一抹淡红,在白到有些透明的面容上点缀了色彩。金色的发异样夺目,因为长时间没有被打理过而达到了脖下的长度,稍稍有些自来卷,让这头小金毛看上去蓬松,手感很好的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