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老攻是把刀 作者:夜半赏菊

字体:[ ]

 
 
文案:
鹤章是个菜鸟级的实习整容医生,失业后,他某宝淘来的仿真人体温度高速震动按摩X变成了一把切水果都嫌弃的刀。
被嫌弃的刀:废柴!我可以帮你打江山!
当曾经菜鸟级的整容医生鹤章成了整容圈内的神奇传说,娱乐圈内人人都爱整容刀,可只有握刀的鹤章知道自己有多苦逼。
鹤章:我当初绝壁眼瞎了,从哪里看出来这只是一把刀!!!
鸿二:小废柴,有鬼别怕抱紧我!
文案废柴起名废柴的菊花尽力了,不然真要吐血了。这就是一本轻松逗比【希望能逗起来】的夫夫联手在娱乐圈各种怪圈掀起腥风血雨的故事【呵呵哒
原名《整容刀日记》内容大纲基本不变,只是菊花撸了一章,机油告诉菊花一点都不怕!!!所以原本正剧风就脱缰成了轻松文【揉大脸( ̄ε(# ̄)☆╰╮( ̄▽ ̄///)
 
小菊花开新文须知:
一,努力做到剧情流【菊花一向种田哒!
二,涉及娱乐圈、鬼怪、苏苏苏,但并不可怕【害怕可以抱紧我允许埋胸【我真是拼了!
三,HE。主受文。
 
内容标签:娱乐圈 现代架空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鹤章,伏神(鸿二) ┃ 配角:我不造 ┃ 其它:
 
 
 
  第一章
  
  鹤章盯着【我已买到的宝贝】看了眼,将视线移到打开的快递包裹上,谁能告诉他,这个黑漆漆脏兮兮疑似水果刀的玩意就是屏幕上那个震动棒!!!
  点了旺旺,鹤章有些犹豫,倒不是他舍不得这个黑漆漆脏乎乎的生锈刀子,而是马上快过年了,快递已经停止运送,外加上这根按摩棒也不值多钱,可这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迅速点了确认收货,然后立马差评。
  【货与收到实物不符,差评,坑爹卖家。图片图片。】第一张图片是这家网页上宣传的二十公分,模拟人体温度,高速旋转震动的按摩棒,后面一张是打开的快递盒子里横放了一把生锈复古花纹脏兮兮的刀子。
  感情洁癖的鹤章不喜欢一夜情,平时都是用手发泄的,不过这段时间压力太大,刷淘宝的时候就闪出这家男性情趣用品店,鹤章鬼使神差的就点了购买,付款后就有点后悔,不知道网上这玩意干不干净……
  没想到今天收到货是这么个坑爹玩意!
  脏兮兮的纸盒子里就那么横放着一把生锈的刀,鹤章连拿起来看都嫌脏手,一脚将盒子踢到垃圾桶旁边。一看时间,下午五点了,早上大哥打来电话要他回家陪爸爸吃饭,鹤章看了眼窗外,大雪已经停了,白茫茫一片,懒得就不想动弹,可一想他大哥的叨叨劲还是起快速换好了衣服。临出门前顺手把垃圾收拾了下,那把与实物不符的货就倒在了垃圾袋了。
  到了楼下,突然垃圾袋就破了,稀稀拉拉的零食袋掉了一地,还有那把沾着残雪的黑刀,冷冷的躺在雪地里。鹤章低骂了声,捏着干净的垃圾袋口,将地上的零食包装袋先扔到垃圾桶。
  “先生你的东西掉了。”保洁大妈喊道,顺手将那把黑刀拾起来,递给鹤章。
  鹤章看见那把刀,脸色不大好看,还是笑着跟保洁阿姨道了谢,“我刚洒了些垃圾,真是麻烦你了。”
  “不碍事,我扫扫就成。”
  鹤章看了眼手上的刀,走向垃圾桶的脚步停了,鬼使神差得就将刀放进自己口袋。路上还有积雪,鹤章车开的慢,到了家里已经六点多了。保姆正在做饭,客厅里他爸和大哥正在聊天,看见鹤章回来,他大哥就喊道:“冯姐,可以开饭了。”
  饭桌上老生常谈,鹤家大哥依旧是说服小弟搬回来住,鹤粑粑倒是乐呵呵的,小章喜欢就好,只要多回来看看之类的。
  用完饭七点半,外面又开始下雪了,鹤粑粑跟鹤大哥就劝说鹤章留这儿住上一晚。
  “大雪天路面滑你开车不安全,住一晚,反正你也辞职不干了,多陪陪大哥和爸爸。”鹤大哥笑道。
  家里留着鹤章房间的,即便鹤章自大学毕业就搬出去住。父子三人晚上说了会话,鹤章就犯困早早回房了,换衣服的时候,从口袋里掉出那把黑刀,鹤章捡的时候不小心扎了下,盯着指腹上豆大的血珠,“都生锈成这样了,还这么锋利。”
  随手将黑刀扔进了垃圾桶,鹤章找了医药箱给自己消了毒,那玩意黑漆漆脏兮兮的,明天还是打个破伤风针保险些。不过伤口小,消了毒,鹤章没当回事,去浴室冲了把澡。
  而,垃圾桶里,那把鹤章嫌弃的黑刀正散发着红色的血雾光芒,很快,红雾散尽,垃圾桶里哪里还有脏兮兮的黑刀?干净整洁的床铺上,枕头下隐约能看到黑色泛着冷光的刀尖。
  一身水汽的鹤章裹着浴巾直接拉开被子躺在床上,家里有地暖,外头大雪纷飞,里面还是暖如春天。开了床头橘色的暖灯,鹤章打了个哈欠,面无表情的关了大灯。
  枕头下,刀尖闪过血色,很快又恢复原样。
  鹤章盯着台灯发了会呆,很快打了个哈欠,就睡着了。
  妈妈我好痛,不要杀我,爸爸救我、救我------
  鹤章猛地睁开眼,额头汗津津的,一抹额头全是冷汗。梦里的片段犹如昨天发生一样,好多年了,他以为自己早都忘了,不在乎了。
  “哔哔狗了。”低骂了句。鹤章坐起,看到床尾黑暗某处时,瞳孔一缩,很快如无其事的拿过床头柜上放的水杯,一饮而尽。
  将空水杯放回原处,眼神随意的扫过床角那处,什么都没有,暗暗松了口气,面上不显,重新躺了回去,可是怎么也睡不着,扭头,猛地贴近的凄惨鬼头吓了鹤章一个哆嗦,那个鬼显然是察觉到了不对劲,看着鹤章的眼神有些怀疑。
  鹤章淡定的伸出胳膊,穿过那女鬼的身子点开了大灯,那女鬼狐疑,鹤章干脆不睡了,淡定自若的找了本恐怖小说看了起来。
  咚咚。
  “谁?”鹤章合了小说,揉了揉鼻梁,他床边那个浑身血痕凄惨的女鬼还守着他。
  门外,鹤大哥的声音,“小章怎么还不睡?我见你房间灯亮着,是不是睡不着?”
  鹤章起身,淡定的穿过趴在他床边的女鬼,起身开了门,“大哥。”
  “呐,看你灯亮着给你冲杯热牛奶,喝了早点睡。”鹤大哥笑眯眯的将牛奶杯递给小弟,“要是害怕的话大哥可以陪你睡哦!”
  你一米九的高头壮汉卖个屁萌!鹤章接过牛奶,咕嘟咕嘟一口闷了,“谢谢你的牛奶,赶紧早点睡,我都多大了你还想陪我睡!寂寞了就赶紧找个嫂子好了。”将牛奶杯递给大哥,“晚安大哥。”
  鹤大哥接过空杯子,抬头将小弟的一头呆毛揉乱,哈哈哈大笑,“就算大哥有了嫂子,小章也是大哥最宝贝的,要是做噩梦了,来找大哥哦!大哥可是有一米八的大床呀!”
  “不要强行卖萌好吗!”鹤章吐槽,“肉麻兮兮的,三十多了还没个女票,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一米八的大床你就一米九,不约再见!”
  鹤大哥面对小弟吐槽,只听自己想听的,“下次换两米的好了,这样小章要是做噩梦了就可以跟小时候一样缩在大哥怀里。”
  “呵呵哒。”鹤章表示大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什么时候跟他睡一张床了?打了个哈欠,“好困好困,我去睡了,大哥早点睡,晚上别撸伤身。”
  “行了,早点睡。”鹤大哥揉了小弟脑袋,见杂毛更乱了,心情很好的回房了。
  有了鹤大哥的插科打诨,鹤章关了门,即使看到那女鬼瞪着两个流着血泪的大眼睛盯着他,也可以装作若无其事。上了床,关了大灯,昏暗的橘色灯光散发着微弱的亮光,鹤章咕哝道:“算了,就当床头婆婆好了。”
  一夜好眠。
  鹤章撂挑子不干了,现在没工作回家吃老本。吃过早餐,鹤大哥去上班,鹤粑粑去跳广场舞了。他家小区还算小富,建了个会所,全是退休的老头老太太,什么书法协会舞蹈交流会之类的,鹤粑粑在家闲着没事,每天都要去。
  “小章,好不容易回来趟,你又不上班,在家多住几天啊!”鹤粑粑临出门还要留小儿子,叨叨,“回来爸给你做松鼠鱼。”
  “爸,你再不走,雅琴阿姨就找别的舞伴了。”鹤章咬了口苹果打趣。
  鹤粑粑老脸一红,“胡说什么。”却急急忙忙出门了。
  鹤章哈哈哈大笑,啃着苹果回楼上了,昨天看的那本恐怖小说还没读完。屋里,‘床头婆婆’不见了,鹤章见怪不怪,坐在窗前翻着小说。
  中午吃到了鹤粑粑的松鼠鱼,大儿子在公司吃盒饭,小儿子开小灶,可见鹤粑粑偏心到太平洋去了。临近过年,父子俩吃完饭,鹤粑粑强硬拉着小儿子去买年货,结果回来雪天路滑,出了超市门口,鹤粑粑摔了跤,当下就起不来了,鹤章赶紧送鹤粑粑去医院。
  鹤粑粑穿的厚,又是摔在雪地里,没大事,不过鹤章为求安全起见,还是听医生的,让鹤粑粑住院检查彻底。晚上鹤大哥也赶了过来,鹤章见大哥在就下楼去买点晚饭带上来。
  天已经黑了,买了晚餐的鹤章提着外卖,一进电梯就是一阵阴冷之气。电梯里就他一人,电梯门关了,背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但是鹤章进来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整个电梯就他一个。
  肩膀上突然多了只手掌,带着血,皮肤惨白,但修长指甲剪得很圆润,一看就是女人的手。鹤章吹了声口哨,电梯按键从四楼已经跳到五楼,他粑粑住在六楼,但是不动了。
  鹤章知道是这个女鬼做的好事,电梯灯开始一闪一闪,呵呵哒,这点小手段也想吓你爷爷!!!
  于是鹤章出手了--------
  按了紧急报警铃,没用!
  鹤章摊手,妈蛋的!鹤章猛然转身,原本站在鹤章背后的女鬼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
  就这本事还吓人!!鹤章面无表情一本正经道:“说吧!跟着我干什么?”
  
  第二章
  
  女鬼一副被吓到的样子,黑长直的头发散着,看了眼鹤章,又低头,又抬头。
  鹤章扶额,尼玛,咱俩到底谁是鬼?!
  “你、你能看的见我。”女鬼终于开口了,声音小小的跟蚊子似得,有点不好意思的用头发挡了挡血肉模糊的侧脸。
  这不是废话吗!“难到我是跟鬼在说话?”鹤章吐完糟就觉得自己也傻了,“有事说事,我的外卖都要凉了。”冬天气温低,一会回去了,粥要凉了。
  鹤章怨念的要比女鬼还甚。
  女鬼用修长的指尖指了指鹤章的肩膀,就是她刚才趴的那边,“那里,有个扣子扣岔了。”
  感情这还是个强迫症女鬼!鹤章侧头看了眼,他穿的外套肩膀上有搭扣的,他给岔开了扣的,他一个手提着外卖,另一个手费劲的重新扣好。
  “好了,可以打开电梯了吗?”鹤章有些不耐烦,这都是什么事!
  女鬼点点头,又突然摇摇头。
  “你昨晚就跟着我,说吧!到底什么事?是多给你烧点纸呢?还是给你家人带个话呢?”这位女鬼就是昨晚的床头婆婆。鹤章话刚落,女鬼眼睛一亮,遮着半张残破的脸,害羞小声道:“你猜对了,我想请你帮我带句话给我的家人。”
  “我能说不可以吗?”鹤章吐槽。
  只见刚刚还画风羞涩文静的女鬼突然面目狰狞起来,抬起头,整个烂脸冲着鹤章,一副发飙的样子。
  “开玩笑而已。”鹤章快速道。果然嘴贱要不得,这种找上门的鬼求你办事,一旦看见你了很难甩开,反正他从来没甩开过。点蜡。
  前一秒还要撕碎你的女鬼瞬间又温柔起来,羞涩道:“那谢谢你了,你真是个好人。”
  这辈子最讨厌被发好人卡的鹤章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女鬼,“现在能打开电梯了吗?我赶着吃晚饭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