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盛唐不夜天 作者:云长歌(一)

字体:[ ]

 
    文案
    一个小人物艰难混迹在唐初
    本文又名《大家都知道他是穿越的》《全家智商都太高肿么破》《全世界穿越者只有他最倒霉》
    PS:攻重生受穿越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显,郑玘 ┃ 配角:武瞾,太平公主,李贤,李弘,李旦 ┃ 其它:唐朝
    编辑:
    莫名其妙的从现代社会穿越到了唐朝,变成了落水后的李显。在最初通过装傻来逐步适应了语言不通习俗不同的各种生活问题之后,李显又受到了接二连三的打击。他身边那些智力爆表的历史人物武后李治甚至连他都没听过的王傅郑玘都发现了他不是原本的李显,顶着经常被鄙视智商的巨大压力,李显开始了他在唐朝征服星辰大海的旅程。
    本文语言诙谐,切入巧妙,虽然是穿越题材却通过李显面对陌生的唐朝生活环境真实的反应写出了新颖,也让读者有十分强烈的代入感,整篇文章随着那些历史人物的逐步登场,故事也变的越来越精彩纷呈,作者通过幽默的语言解读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一点点将唐初盛世的历史画卷逐步呈现在读者面前。
    
    第1章 1
    
    长安城南晋昌坊大慈恩寺之内,方丈释文备亲自诵经祈福,而被他诵经祈福的对象——周王李显,则正坐在他面前的蒲团之上装傻。
    不过严格说起来,李显并不是在装傻,他是真傻,毕竟人虽然还是那个人,可是壳子里却已经变了。无论是谁,一闭眼一睁眼发现时间轴往前挪了1500年,直接跑到了唐朝,给谁谁不傻?
    这也就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别的不提,咱们主人公的心理素质是绝对没得说的,可是问题也接踵而来——他发现他听不懂别人的话!
    那种感觉就跟扔到了国外一样,人家唐朝的官方雅言是关中方言,关中方言再细分一点就是东府方言和西府方言,而这里人说的就是东府方言,虽然东府方言算是后世西安方言的鼻祖,然而怎么都改变不了这方言其实跟西安方言相差太多的事实。
    已经成了周王李显的李闲只觉这里真是太难混了QAQ,话都听不懂不装傻还能怎么办?也恰好,他之所以会到穿到李显身上,是因为之前这位曾经掉进太液池了,好不容易捞上来尚药局的奉御们日夜不休这总算才是把这位倒霉催的周王殿下给救回来了——当然李显本人心里清楚,真正的李显已经是魂归离恨天了。
    好在人都是有潜力的,李显天生就有语言天赋,在这样的环境下,想不学会都难。实际上从他来到这个时代再到听懂这里的人说话一共也就半个多月的时间,可问题是听懂了不算,他还要会说啊。
    于是该装傻继续装傻,一边装傻一边收集信息——刚开始穿过来的时候,除了从服饰摆设上知道这里是唐朝之外,具体是哪个时间点,哪个皇帝在位根本不清楚好吗?
    只不过这个资料收集的特别费劲,毕竟没有人敢直呼帝后名讳,他也不是没见过帝后和兄弟姐妹们,只不过真人和图片差太远了,他还是对不上号,从称呼上也分辨不出来,兄弟妹妹称呼他要么是七哥要么是七郎,他身边侍候的宫人一张嘴就是“大王”,是的,不是什么周王殿下,而是大王!
    最后他还是无意中听到有人提到今年的年号才知道的。
    总章,拜唐朝皇帝们经常改年号所赐,李显回忆了半天才想起来总章是唐高宗的年号,再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公元669年,瞬间李显整个人都惊悚了。
    卧槽!穿到什么时候不好穿到这里来,最坑爹的是还变成了武女皇的儿子!
    女皇的儿子是那么好当的吗?真是宁愿当公主都不想当皇子啊,不不不,严格说起来,就算想要富贵也是宁愿生成世家子也不愿意当皇子的。想想武女皇凶残一生他的儿子除了最小的那个,其他几个都不得善终!
    李显真是恨不得再跳一次太液池,麻溜的穿回去算了,可是自从这位殿下掉进过太液池之后,侍候他的宫女宦官连他靠近水缸都提心吊胆的盯着他,太液池什么的都快成禁地了。
    什么?你说周王傻了听不懂别人说话?那……就把他架回来吧。这种情况系下,李显也只能苦逼的在这个时代继续生存下去。
    那么,问题来了,想要在女皇手下保住一条小命该怎么做?很简单,傻就够了,不怕你傻就怕你不傻,如果实在装不下去的话,那就……只有听话了。
    看了一天的光头听了一天的经,白天偷偷睡了一会,晚上他就睡不着了,躺在床上,枕着难以习惯的瓷枕,李显就开始盘算了。
    李显正在犹豫着还要不要继续装下去,因为再傻下去,就不知道还有什么驱邪手段等着他了。要知道刚开始帝后知道他已经傻了的时候,首先是找的尚药局奉御来治,治不好了,转头就开始找咒禁师来跳大神。
    李显是真没想到这种神棍居然还有官方职称!人家是隶属于太医署的!只不过真不好意思,哪怕你是华佗再世咱该傻还是得傻,因为他听不懂别人说话啊,在这种情况下跟傻子有啥区别?只是,他到现在都不明白,为啥变傻了就跟驱邪联系起来了。
    在之后……武后就把他扔到这里来听和尚念经了,说起来念经除了让人昏昏欲睡之外也没啥,但是最让他担心的是据说大慈恩寺都不能驱邪的话,那就只能请巫医来了。
    这个还是李显无意中听到的,却说听了一天的经之后,李显白天虽然昏昏欲睡,但是晚上却真的睡不着了,再加上不习惯瓷枕,就开始为自己打算了,想要穿回去……这个难度太大,估计是不行了,留下来就要想办法保命了。
    当一辈子傻子是不可能的,他的演技又不是影帝级别的,这皇宫里谁的演技估计都比他强,之前能装的那么像还是因为听不懂别人说话,所以能够不表露出来,现在都懂得差不多了装就有点勉强了。
    既然不能继续当傻子了,那就只能一点点好转,正好他能听懂雅言但是还说不太好,就用这个“痊愈”的过程锻炼一下雅言吧。
    李显正发愁的睡不着觉,结果就让他听到了非常让人惊悚的一段对话。而对话的双方则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跟在他身边照顾他起居的宫女,一个叫夏香一个叫天兰。
    大概是觉得李显已经睡着了,夏香小声说道:“阿兰,我听东宫那边的翠竹说明天太子殿下可能回来探望大王。”
    天兰的声音虽然压低了但是还是透着些许兴奋:“太子要来?他若来了,那么沛王和殷王怕是也要来的,正是我们的机会啊。”
    夏香的声音带着些许忐忑:“你……你真的想好了,谋杀太子可是要株连亲族的啊。”
    李显这个时候正在听八卦,听到这一句的时候整个人都=口=了,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雅言没学好,听错了对方的意思,也因为太过震惊,就连夏香称呼他为大王都没再戳中他的笑点。
    结果就听到天兰冰冷的说道:“夏香,你忘了鄱阳郡王对我们的救命之恩了吗?等了这么久,为的不就是这一天?”
    “可是,就算太子,沛王和殷王都……鄱阳郡王也不一定还能回来啊,万一娘子知道了……”夏香声音略有点抖,显然是想起了什么害怕的事情。
    天兰冷哼一声:“怕什么?只要他们都死了,周王如今是个傻子,皇子里只剩下了杞王和郡王殿下,杞王不堪重用,太子之位除了郡王殿下还有谁能胜任?”
    听到这里的时候,李显已经整个人都不好了,合着这位胆大包天的宫女不仅仅是要谋杀太子,她还想把武后的儿子杀个遍啊,就为了那个什么鄱阳郡王?
    李显本来不太知道鄱阳郡王是谁的,但是他知道高宗李治也就是他现在的便宜爹有几个儿子,刚才天兰已经把这几个儿子都数了个遍了,那么鄱阳郡王只能是李素节了。
    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也要弄死几个皇子只为了让鄱阳郡王上位,李显有点哭笑不得,也幸好他现在傻了,要不然他估计也要被弄死了。
    只不过,妹子,你这么放心大胆的在周王的寝宫里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的智商真的没问题?
    
    第2章 2
    
    李显在疯狂吐槽这两个妹子的时候其实忘了一件事儿,人家两个妹子的智商还真就不低,选在这里说这么重要的事情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在她们自己住的地方私下交谈的话实在是太不保险了,毕竟宫女住的地方哪怕不是豆腐渣工程也不是特别好,隔墙有耳说不定就被谁听到了,更何况宫里的人都知道,在这宫里有那么一个机构是监察他们这些宫女宦官言行的,而这些人也挺神出鬼没,很难找到他们的踪迹。
    所以夏香她们住的地方自然是不太安全的,可是皇子住的地方就不同了,除非有上面的首肯,否则皇子的言行是不会被监管的,没有皇帝皇后的旨意,胆敢私窥皇子是想死吗?
    夏香和天兰的对话显然还没有结束,这两个人已经开始商量着细节了,李显听了一会就分辨出来了,夏香显然是胆子比较小的,而天兰则有些激进,她似乎察觉到了夏香的退缩,低声说了句:“你还在犹豫什么?郡王已经承诺,只要他能登上太子之位,就会封我们为良娣!”
    李显听到这句就瞬间懂了,有救命之恩,有利益引诱,再加上天兰本来就不是个安分的人,所以她才会决定铤而走险,而夏香……夏香显然是个没有主意的,却也被天兰劝动了,两个人在那里密谋怎么杀人。
    李显在一边听着觉得浑身冷飕飕的,忍不住把自己裹严了一些。这俩宫女也不傻,因为宫禁严格,她们肯定是搞不来下毒杀人之类的,但是很多普通的食物放在一起是有冲克的,一不小心就能要人命。
    天兰的打算就是一部分放在茶果里,一部分放在茶里。李显一听就沉默了,如果是在现代,他肯定又要嘲讽这两个妹子傻了,茶里面放东西不被人吃出来的几率太小了吧?
    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的茶……它是放各种作料的!坑爹的葱姜蒜什么都有,直接煎煮,那个味道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李显觉得他能适应这个时代以蒸煮为主的饮食文化,但是估计是适应不了这个茶文化了。
    两个宫女细心的一直密谋到了半夜,也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聊完的,因为那个时候李显已经没心没肺的睡着了,那两个妹子说的事情听起来是挺骇人听闻的,但是李显不担心啊,因为他知道无论是李弘还是李贤都不是这个时候死的,那就说明这俩宫女没得手,既然没得手那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第二天午饭过后太子李弘领衔的皇子军团就过来了,太子李弘今年已经十七岁了,长相俊秀,只不过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有些文弱,对比一下的话,李显就觉得自己装病装的十分不称职——脸色比李弘还要红润一些呢。
    在后世的时候十七岁还是个半大孩子,李显这个年纪的时候除了高中学业比较重之外,除了吃也就是玩了,可是到了李弘这里,他已经开始参政议政了。
    李贤和李显年纪差不多,只差了一岁个头上却比李显高了有少半头,长相不难看,就是壮了一点,不过联想一下唐代的审美,李贤的身材比李弘和他现在的样子都符合时下的流行趋势。
    至于李旦,还是个小正太,虎头虎脑的看上去很有几分可爱。
    “七郎今天可好些了?”李弘看着弟弟温言问道。
    李显回了他一个腼腆的笑容慢吞吞的说道:“多谢太子关心,已经好多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