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盛唐不夜天 作者:云长歌(三)

字体:[ ]

 
    第101章 101
    
    显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越是到了过年这种喜气洋洋的节日,就越容易出点什么事儿兜头浇一盆冷水下来。
    今年这快过年的又发生了蛮僚叛乱的事情,说实话岭南那边的蛮僚天生反骨叛乱并不稀奇,但是稀奇就稀奇在前线发回的战报里叛乱的不仅仅是蛮僚,还有一些女人和孩子也在拼命,据说……那些女人和孩子是之前流放的海贼家眷以及后裔。
    李显:……这群货真是阴魂不散啊!
    可是不对啊,流放……流放的犯人到当地都有监管的啊,怎么会让海贼家眷跟蛮僚同流合污的?
    是啦,流放的犯人都有监管人员,但是……监管人员被海贼家眷给迷惑了啊,现在连监管人员都跟蛮僚同流合污反叛了,据说蛮僚首领的新老婆就是当初海贼头子的老婆。
    李显……李显觉得果然不能小看任何人,尤其是女人,女人有的时候比男人更加坚韧也更加心狠。
    谁都没想到这些亡命之徒的女人到了那种穷山恶水的地方还能发光发热,甚至鼓动当地蛮僚叛乱。
    回到长安之后,郑玘找个时间就去找李显谈话了,之前小白虎带来的祥瑞喜庆已经被战争蒙上了一层阴影。郑玘担心李显自责所以想要开解李显,但是没想到李显比他想象的更加坚强一点。
    “我没事儿。”李显这么说着的时候脸上看不出一丝勉强:“当初对于那些人的处理我是上报了的,三省那边也批复同意了,剩下的事情就不是我的责任了,毕竟谁也想不到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郑玘看李显似乎真的没有不开心的样子,着实松了口气。
    对比起郑玘的担心,李显更加关心另外一件事情:“这次平叛是要让谁去?会让你带兵吗?”
    郑玘可以说是最近冉冉升起的将星之一,朝廷也有意锻炼郑玘,上一次还是郑玘领兵出去呢,结果郑玘听到李显这个问题之后却摇了摇头:“我领禁军应该不会派我出征的。”
    李显听了之后又是放心又有些担心,郑玘升迁速度堪比火箭主要就是在军功上面,现在不让他领兵那怎么立功?而且李显总觉得郑玘应该可以继续任文职的,可是李治和武后似乎都没有这个意思,郑玘自己似乎也不太着急的样子。
    冬狩队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底了,李治都已经封笔了,调派谁去领兵这件事情似乎并不十分急迫,毕竟战报还没有十分详细,直到过年之前才搞明白,叛蛮首领是和舍以及设蒙俭。
    李治在过年之前只是下令让梁、益等十八个州募兵,等过年之后就直接让太子左卫副率梁积寿率领梁州和益州募集而来的五千三百士兵去讨伐叛蛮。
    说实话这些命令下达之后,李显就知道这所谓的蛮僚叛乱朝廷根本没有放在眼里,而李治这是在进一步提高太子的地位啊。
    以前太子在朝堂上的影响力更多是在文臣方面,虽然他手中也有东宫十率,而东宫十率跟十六卫的建制是差不多的,但是动用到东宫十率的时候太少了,东宫十率的将领也更多的像是预备役一样的存在。
    李治现在开始启用东宫十率的将领,大概就是要开始扩展太子在武将方面的影响力了。说实话,一个只能亲近文臣不能控制武将的太子是坐不稳皇位的,对于这一点李治十分清楚,所有人都觉得他让武后参与朝政是头脑发昏被武后迷惑了,但是李治从来都十分清醒,比起生杀掠夺,他更擅长平衡朝堂,大概谁都没有想到其实武后以及武后手里的力量也是李治平衡朝堂的一种手段罢了。
    这一点太子和沛王不懂,所以他们还在抢地盘,只不过他们两个也不傻,一直不敢把手伸到老爹的地盘上,只能不断的挤压别人的生存空间,比如说李显比如说武后。
    武后已经忍耐了很久了,这一次太子触摸到了兵权估计会更让武后心生警惕。
    以上,是郑玘跟李显分析的,李显本人大概分析不出来这些事情,不过他却是比谁都小心,从来也没想过争权,他的确是想过要变的更强大是没错,但是现在水太浑了,不能轻易下水,更何况……他和郑玘心里都是清楚的,李贤吧……大概还能拯救一下,但是李弘……他身体不好这是谁都没办法的事情。
    郑玘也曾经问过李显他有没有办法,但是李显……他又不是医学生,怎么可能知道李弘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更何况李弘贵为太子,这么多年下来为了他的身体肯定很多名医都想过办法了,可这都没用……他能怎么办?4444444
    正月过去之后,武后为了给她死去的亲妈祈福,果断让公主出家为女道士,道号曰太平,这也就是太平公主的由来了,别的公主都是以封底为号,而只有太平公主实际上是以道号扬名的,当然太平公主的封地也少不了就是了。
    既然太平公主成了女道士,自然就要有道观啊,正好颁政坊有一座太清观,武后将其改名为昭成观,并且移到了大业坊。
    一开始李显还在担心,太平公主就这么出家了以后是不是就要住在昭成观了?小萝莉还不到八周岁啊,虽然在这个时代过几年就能嫁人了,但是在李显眼里太平公主显然还是个小孩子,让这么小的孩子离开父母去给外祖母祈福……反正李显是不太乐意的。
    好在李治和武后并没有让太平公主住到昭成观去,太平公主依旧住在宫里,生活看上去似乎也没什么变化,让李显觉得所谓的出家置道观什么的更像是一场秀。不过这样也好,他家萌萌的萝莉小公主怎么能去过那么清苦的日子呢?
    过年期间另外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大概就是李贤的孺人有了身孕,这位如果是男孩子,那就是李贤的次子,如果是女孩子那就是皇孙女,照例说李贤已经成亲了妻妾有孕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李显看李弘的脸色实在是不太好,在看向皇长孙的时候,虽然脸上的表情依旧温柔和煦,可李显就是觉得他的眼神略有些冰冷。
    哦,对了,现在的皇长孙,沛王李贤的嫡长子终于是有了名字了,叫做李光顺。李显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特别想要吐槽,却又找不到槽点。
    今年过年李显本来想要去见见郑玘的父母来着,不过怎么想都想不到一个好的理由,让他没想到的是郑玘的父母居然主动找上门了。是啦,拜年嘛,李显作为郑玘的上司,他的父母过来见见似乎也……不是特别不合适。
    李显本来已经做好了面对两位家长冷嘲热讽的准备了,毕竟他拐了人家前途远大的儿子嘛,而且这两位就这么一个儿子,看郑玘这个样子说不定也要绝后了,一想到这个李显就不由得有些心虚。
    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郑临江和杨氏对他非常非常的亲切,哦,这个亲切指的是杨氏,郑临江在杨氏身边看上去就像是个跟班的,全程并没有怎么说过话。
    这边李显觉得他拐了人家儿子,那边杨氏也有些心虚,这次会面还是很成功的,当然郑玘是事后才知道的,虽然说过年会放假,但是也要有人值班啊,杨氏和郑临江就选了一个郑玘值班的日子来的。
    李显在长安只能够呆到正月十五,正月十五过去之后,李显就又要开始忙活了,首先……他要去祭祀山川,不知道是不是去年因为有他祭祀过的原因在,反正一整年还真是风调雨顺,当然偶尔也发生了大风折木的事情,但是总体而言比去年好多了,李治不确定是不是跟李显有关系,不过祭祀这种事情每年都要来一次的,干脆就让李显去吧。
    李显……李显觉得对于祭祀这活他已经是非常熟练的了,从一开始的有点小紧张啊弄到现在跟出门旅游差不多也是挺不容易的。
    只不过这一次李显觉得比前几次都舒畅,因为护卫团统领是郑玘。是哒,李显假公济私的让郑玘亲自护卫他去祭祀来着。
    李治和武后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由他们两个去了,当然他们两个在过年期间都能看到一同出游赏花灯什么的也传出了一些风言风语,只不过他们俩实在是太心宽了,哦,心宽的大概是李显,而郑玘是知道的,只不过看李显没心没肺的不在意他也就不去解释了。
    然后郑玘就见识到了李显的神奇之处,李显在祭祀的时候遇到下雨已经不止一次了,哪怕觉得坑爹他也拿老天爷没办法,除了习惯他大概也没别的办法了,更何况在下雨之后路过田间看着百姓充满希望的样子他也是比较有成就感的。
    郑玘护送着李显去祭祀完毕之后顺便又把人护送到了扬州,然后……还无耻的在扬州玩了两天,李显直接将人带到了他的观澜别院。
    观澜别院是李显自己设计的,咳,土鳖出品,想要高大上是不可能的了,皇室世家那些人的审美是依靠多少代人和无数钱堆积出来的,李显穿越之前是个土鳖,穿越之后哪怕融入了在审美观上也没比土鳖好多少。
    所以他的王府他从来没怎么布置过,不是按照规定的制度走就是交给甘柏成,甘柏成也是世家出身啊,虽然不是什么大世家,终归比土鳖李显好很多,长安达官显贵太多了,李显丢不起人。
    只是这样的话那座王府在李显的印象中从来都没有被定义为家过,太循规蹈矩的地方就不像是个家了,在李显的认知里面,家就应该是让人觉得温馨舒适的,或许不是那么漂亮也不是那么高档,但是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了。
    于是观澜别院横空出世了,在扬州这个地方李显就是土皇帝,他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而且观澜别院选择的地方也很偏僻,可以说观澜别院就是作为李显一个人的家存在的,如果有人上门拜访也是去州府或者刺史府。
    观澜别院的设计让郑玘觉得非常的奇怪,当然啦李显并没有直接弄个花园洋房什么的,而是尽量将自己喜欢的东西融入到了这个时代的建筑之中,于是……现在这座观澜别院是李显跟都料匠争了好久才出来的。
    按照李显原来的想法去设计的话,简直是惨不忍睹,比如说……你能想象在一座唐朝风格的庭院中间来个美人鱼雕塑吗?还有那些看上去繁复华丽却没有任何内涵的花纹又是什么鬼?壁纸又是个什么玩意?
    是的,李显本来还想折腾出壁纸来的,但是他只是依稀记得当初很多壁纸打广告都说是什么无纺布壁纸,因为当时在忙着税改他就放弃了这件事情,墙就是普通的大白墙了。
    原本的喷泉因为技术达不到被改成了小池塘,还养上了好多锦鲤,哦,当然这个池塘被放到后院了,因为所有人都不同意在大门口弄个这玩意,感觉好奇怪的样子,妨碍风水啊!
    是的,李显当初要盖观澜别院的时候选地方也其实也不是随便选的,当然他本人是随便选,但是交给下面人之后,下面人就自动找了风水先生过来,最后选定的地方李显一看反正是海边,而且还圈了私人海域他也就没有纠结什么。
    郑玘来观澜别院第一天就听着李显在他耳边各种嘀咕吐槽,说的都是他被打回来的那些设想,郑玘在一旁听着然后脑补着李显说的那些东西,听着听着也不由得嘴角抽搐了——真要按照李显说的那样弄的话,这座别院……得成什么样啊!
    郑玘心里默默给坚持己见的都料匠点了个赞,他宁愿看到这样一座没有特别大特色的别院,也不想看到一座五花八门看上去惨不忍睹的别院。
    好在李显这个人很豁达,对方觉得不合适改了他也没太大意见,现在他唯一怨念的就是没有玻璃坊不能研制钢化玻璃,如果有了那个东西,他就可以将主院里面铺上钢化玻璃然后下面都是海水以及各种漂亮的小鱼和海生物,如果有各种颜色的灯就更好了。至于养护费用什么的,作为大唐帝国土豪的最顶层,李显现在已经不担心这个事情了。
    只可惜,灯就别想了,钢化玻璃或许还有可能,只是现在玻璃坊收归国有了,普通人不让随便弄玻璃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