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与君辞 作者:Df苜

字体:[ ]

 
文案:
一朝不慎穿越,三无产品能干嘛!
文案:某苜:你觉得最好的事是什么?
某黎:给他生了个包子!
某邵:把他掰弯了!
某苜:-_-||
宿梦黎是朵高岭之花,冷艳高贵,但他还是会被傅九邵这个外傻内骚的王爷给推了。生离死别这种事,他们不曾拥有,反倒更像静水流深。
若问傅九邵这光阴荏苒二十载,庆幸之事莫过于遇上宿梦黎不负此生,不慕荣华,有他的地方,便是天下,他也不换,他的府宅之中,恰好有一良人待他而归!
 
内容标签:生子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宿梦黎,傅九邵 ┃ 配角:你猜 ┃ 其它:
 
    第1章 穿越
    
    1穿越
    不知为何,天气不同往常那般,天空中的云雾缭绕,像暴雨的前夕,但又有些不同,说不上来的怪异,却也未曾会有人去注意,在这个时代,变天也有些不甚为怪了。蜻蜓低飞,与路上的行人擦街而过。
    空气中弥漫着沥青的味道。一辆跑车凌汛而过。
    “小黎,你到哪了,嘉宾席就缺你了,你怎么搞得?”耳麦那边传来的女声有些急促,但又有些无奈。
    “浔姐,不好意思,原本所计划好的道路,今天被临时封锁了,我现在改道而行,需要,十分钟,你帮我一下,先挂了,等到了,再与你联系。”
    宿梦黎骨节分明的手向左急速打着方向盘,这个路口,是一个V型地,出车祸的不少,宿梦黎在过弯之后,迅速踩下油门,玻璃表盘上的指针迅速转着,前面都是直道,当然,宿梦黎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将驾驶速度控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宿梦黎在将耳麦拔下,放在一旁的时候,猛然发现,周围的景物大变。
    平直而前的道路,忽然变成了黄土遍布的沙路,道路两旁,皆是一人高的芦苇,白絮在其上点缀,有些许杂乱之感。
    宿梦黎右足猛踩刹车,不为其他,而是,道路尽头,竟是一方悬崖,也不用问如何知晓,山烟从下方盘绕直上,看这架势,如若没有千百丈来深,定是形成不了的。
    跑车向前滑行,留下陷在途中两条印子,恰逢上天保佑,终是福泽深厚之人,竟是硬生生从阎王手中抢人命,车子居然正好卡在断崖之上,让人觉得只需稍微一晃,便可掉入山谷之底。
    宿梦黎惊出冷汗一身,他小心地解开保险带,微微颤栗的指尖便出卖了他此时的惊吓。
    “呵!”一口呃在喉中的浊气轻吐,右手本想将副驾驶的黑金玄铁折扇取出,奈何被压在了纸袋底部,用指尖将纸袋轻轻用指尖穿绳拉过。将袋中之物尽数扔于崖边,只听的一声闷响,便知已然着地。
    他小心翼翼蹲在座位之上,迅速借力在车身上,安全到达崖边,可是身后的跑车已在一瞬间坠了下去,空留划过长空的声音,却不曾到底,究竟有多深,无法揣测。
    宿梦黎立于崖边,弯身拾起落于崖边之物。桃色唇瓣微抿,额上已浸出一层薄汗,只留在心中暗叹一声“好险。”罢了。
    直起身,抬脚便想向前跨步而去,却大学脚下的土地瞬间崩裂,山崖一角,已然向下坠去,随之而伴的便是,宿梦黎的一句“坑人不能这样啊!”便迅速下降,没入崖底,生死不知。
    异世 — 白华王朝,帝都,静景城内,芙蕖湖中。
    芙蕖本为花名,依湖而生,靠湖而活,为之取名芙蕖,并不是湖中长了多少芙蕖,而是开国先帝名为傅芙蕖,而帝都之内又有一湖,京中自是有不少溜须拍马之人,便大肆宣扬此湖有龙神而居,顾得一方安好。
    传的人多了,也就不知道原先的名字为何了,也便芙蕖,芙蕖的叫着,本来帝王的名字不可随意唤着,但傅芙蕖死前下令,待他百年归去之时,也可唤这个名字。
    虽是含有帝王之名的水域,却也不是皇家专用,普通百姓也可再内随意游玩,除却皇家有事物之时。
    芙蕖池上,碧波浩荡,远处,一艘精致的画舫往东方行驶而去,画舫顶部雕龙画凤,十分逼真。
    一人站在画舫的甲板之上,负手而立,掩不住的风华。
    那人,俊美非凡,精工雕琢的五官分明,棱角如画,十分吸引人,蜜色的唇瓣浅浅上扬,带了几丝年少轻狂,张傲不逊的气息,一身水墨色山水外衫,更显得其出众非凡。
    奈何,那人悠悠身形轻转,张口便喊到“二皇子,三皇兄,你们不是说这边有大鱼,比九邵还大吗,你们骗人,明明只有一堆荷叶,和小小的黄黄的鱼,一点不好看,还瘦瘦的,母妃院中的比这个好看多了,哼,我要走了。”说完还一副可怜样的扁扁嘴,很是无辜的样子,抬脚便想离开。
    二皇子傅九幽,三皇子傅九歌,哪能那么容易放过他们的傻弟弟呢 — 傅九邵,白华王朝的五皇子,世人皆知的傻子,若不是还有层皇亲身份,定是不好生存的,这世道炎凉,岂是我辈所能揣测,所能说清的!
    话说一傻子,能有多少登天能耐,足以让两位皇子所记挂,关键倒是他娘亲隐妃甚的龙宠,何为爱屋及乌,自是有人嫉妒的,因他一人误了他们的封王礼。这一事自是多少大臣的心急事,储位之争,站队自是决定以后家族荣辱兴衰的重要一战,如今,随着封王礼的推辞,也一直不曾决定好。
    但是,话说回来,人家说道底也是傻子,和傻子比较,比谁傻吗?
    “你看,那边不是有条金丝红鲤吗,”傅九歌指着莫须有的鲤鱼,说着冠冕堂皇的话语,“你看!”
    “二皇兄,我看不见,你给我指指吧,”水眸雾气氤氲。
    “就在那两片叶子中间,好好看看,终归是有的,不就在那里吗。”傅九幽睁眼说着瞎话,不打草稿,都如此顺溜。
    傅九幽同傅九歌对视一眼,便被人推了下去,在旁人眼中,只是衣袖轻抚,并未如何动作,但凡会武功的或许都能看出其中门道,只余小邵在水中挣扎。
    “来人啊,五皇子落水了,赶紧去救,”傅九歌拍手做掸尘状,身处皇室,基因自是极好,让一旁伺候的侍女迷失了芳心,连忙低头,脸却慢慢羞红一边。
    傅九幽双手撑在画舫篱栏上,“你们不下去救人吗?”状似不经意的一瞥,脸上微带怒气,让人以为真的为五皇子担忧。做戏之人,岂有不把戏演全一说。
    “傅九邵,就让我看看,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傅九幽看着在湖水中挣扎的人,眼眸中那还有刚才的神色,有的只是无边的阴鹫,淡淡看着那那人!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就留个爪印吧,客官。某苜抱大腿道!
    
    第2章 相遇
    
    2相遇
    侍卫的领头之人,慌忙跪在夹板之上,用余光看了一眼俊美无双的二皇子殿下,背上不禁冷汗层出,皇子身份与侍卫长身份不可同日而语,他自是不敢用正眼望着二皇子,毕竟说难听点那是犯上,皇家威仪岂是他一个小小的侍卫长所能藐视的。更何况这时候又怎可容许自己稍出差错,否则到时能有全尸已是万幸。
    侍卫长后背稍弯曲,双手作揖道,单膝跪于甲板之上,显示无上尊崇。
    “回二皇子殿下,吾等皆不会游水,如若擅自下水救人,定会连累五皇子溺水,这责任,本侍可担当不起,望二皇子谅解,希望到了岸上再做打算。侍卫也是人命,二皇子心忧天下,自是不愿看到他人白白丧生,望二皇子成全。”
    傅九邵抓着荷柄,水汽氤氲的眸子望着傅九幽,显得十分可怜,“二皇兄,你找人来救我吧,我没事的,九邵坚持的住。”
    不知道是不是祸害真遗千年,从浅厚层叠不一的莲叶之中,倒真游出了一条一丈长的鱼,虽不好看,倒也不怎么让人扫兴,只不过快速没入莲叶之中。
    船上之人因傅九邵的话语,自是看到了那条鱼,本就是无中生有之事,竟凭空出现一条游鱼,傅九幽只能在心中喊到,果真天不负我。
    傅九邵自是十分开心,见到如此大鱼。证明了两位皇兄不曾骗他,眼中尽是兴奋,更加信任他的两位皇兄,回去一定要和母妃说道说道。
    跪在夹板之上的侍卫长,在说完那番话之后,里衣已被汗水打湿,黏在了背上。他在堵,赌注是他的命,在宫中伺候人的人怎么能没有此等眼力,二皇子摆明是想让五皇子被羞辱一翻,他若不顺他的意,必定死的连灰都不剩。
    皇家之人怎么会不懂心计,在皇宫中能有多少好生存,连他一个小小的侍卫长都知道不易,何况将来要进行储位之争的皇子,一将功成万骨枯,自是古来箴言。
    傅九幽薄唇轻抿,一副思考状,向一旁的侍女望了一眼,“你们觉得如何,作为哥哥,我自是希望九邵获救,我希望,你们不要怕于我的身份,尽管大胆说道好了。”清澈好听的声音,却夹杂着一丝阴寒之气,非但不被人发现,反而让人觉得十分舒适。
    “奴婢觉得侍卫长的主意甚好,五皇子的命更重要。”弯腰将头低得更下,以表忠心,只能求五皇子自求多福。
    “那,便如此吧,你们该知道如何做了,自是不用我说了吧,九邵,撑着,皇兄马上回来叫人救你。”衣袍一角随风而起,十分谪雅。“九歌,我们走,回舫中详谈。”傅九歌看了一眼湖中抓着荷柄的九邵,向他微微一笑头轻点,示意让九邵安心。
    傅九邵对着九歌就是傻傻一笑,但也是极好看的,继承了隐妃的月貌花容。
    虽然三九天已过几月,但湖水蕴含天地之气,自是不太会随季节转换,而变化太多依旧有些冰冷,带着几分砭骨,九邵依旧抓着荷柄,浮在一边,不至于下沉,无辜的望着精致的画舫,随着水波荡漾,缓缓离开,眼中充满着湿意。
    在此事发生的一刻钟前,湖水另一边。
    宿梦黎刚从惊吓中醒来,脑子有着昏疼,如酒后醉醒那般,指尖轻轻揉着太阳穴,借之以缓解昏疼之症,轻轻将头晃了晃,让自己清醒些,也不知这般昏睡了多久。
    宿梦黎想借力撑起自己,却发现又趴在了地上,而地面有些向下凹陷的趋势,历经前事坠崖,心有余悸甚深,猛的睁开本还有丝迷茫昏沉的墨眸,仿佛誓要夺尽天地芳华,令之为他失色。
    放眼望去,入目的是万顷莲海,突然发现自己所处何处,却发现,自己立于一片巨大的荷叶之上,倒有几分诧异,这叶子可以撑死他的人之重量,看样子像长木王莲,但又不尽相似,起码莲柄处不曾有刺,世界变异品种奇多,也不曾有什么好好奇的,如此想想便又释然了。
    宿梦黎看着一旁的纸袋,心里暗道真好,落入这无名之地,还有它的陪伴,便将它拿了起来,缓缓站立了起来。脚下的莲叶随之缓缓晃了一下,并未有多大动静,荡漾出一圈复一圈的波纹,但也不甚好看。
    小心谨慎地用脚尖试探了一翻荷叶的边缘,觉得也还算是平稳,便抬脚像另一边跨去,立于另一片荷叶上,轻叹了一口浊气,感念上天造物之恩,竟可如此灵秀,便抬脚接着走。
    “咕~咕~”肚子倒是不怎的争气,便叫了起来。宿梦黎看了旁边一株不知是何物的果子,再环望了一会四周的景色,依旧是一望无边,不知何时能走出这片碧海。
    万般无奈,觉得还是妥协较好,四际无边,如若不先填饱肚子,依旧是死路一条,便随手摘了两枚果子祭奠五脏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