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荣耀与幸福+番外 作者:季惟苏

字体:[ ]

 
本文又名『重生之完美情人』
 
文案
 
  这是个腹黑受把自己的白月光扳弯的故事。
 
  容昕重生了,在度过了漫长的十六年黑暗光阴之后毫无预兆的重生了。
 
  他可以改变过去,不再让自己陷入永无止境的黑暗,然而他忽然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了。
 
  直到前世的死对头出现,这个既是他喜欢的人又是他最强对手的男人……
 
  然后容昕愉快的决定,他要扳弯那个正直充满正能量的姚赋。
 
——扫雷
◇主角容昕,文主受,1V1,双洁,HE。属性:正直帝王攻·姚赋X蛇精病腹黑女王受·容昕。
◇此文不虐不虐不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咳咳,因为人设的缘故,前面会有点虐,不喜点叉。
◇此文前部分略暗黑系,不喜者请默默点叉,不要刷存在感,谢谢。
◇苏苏:启禀大人,小臣入网文界以来,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然所得不足糊口,家徒四壁……今决意开此新坑,为免剧情之狗血大人难以承受,若去意已决,万望大人怜小臣一片真心,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内容标签:重生 强强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昕、姚赋┃ 配角:容家众人,姚家众人,其他省略…… ┃ 其它:腹黑受、女王受、蛇精病受 
  ☆、重生[修]
 
  一辆黑色的奥迪A6驶进了海大附属中学的校门,驾驶座与副驾驶座上分别坐着一名三十出头的青年和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
  “小昕,身体真的不要紧?”容肃卓看着自己的大儿子,眼底浮现一丝忧虑。
  容昕抬头看了眼容父,脸上挂着疏淡的笑容,“爸,我没事,去报名吧。”
  见容昕笑得这么疏离淡漠,容肃卓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咽了下去,叹气,“那好,走吧。”
  办理完入学手续,容肃卓载着儿子往家里驶去,表面云淡风轻,内心却感觉十分压抑。
  之前在报名时儿子强烈要求要寄宿的行为让容肃卓十分介意。
  虽然寄宿制是初中才开始的,但是,自己让孩子在学校住和孩子自己要求寄宿,这完全是两回事。
  更何况容家离学校很近,哪怕是走路也只需要五分钟,完全没有必要寄宿。
  想到一周前儿子昏迷一整天醒来后的反常,今日儿子要求寄宿的举止愈发让容肃卓心焦。
  他一直记得医生在大儿子昏迷前给出的诊断,大儿子是因为精神压力过大而昏倒的。
  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儿子性情大变,但思来想去,容肃卓只能将容昕的反常归功于小儿子容晰的出生。
  在大儿子昏迷前,妻子晏清雅在八月一日诞下了小儿子容晰。因为小儿子的诞生,加上妻子才生产,容肃卓难免忽略了大儿子容昕,如果不是容昕突然昏迷不醒,容肃卓夫妻也发觉不了容昕的不对劲。
  尤其是容昕醒过来之后,性格没有从前那么活泼开朗不说,甚至变得异常的淡漠,仿佛将自己整个人都封闭起来。
  只有在看见小儿子容晰的时候,容昕才会有些不一样的反应,但那种晦暗的神情完全无法给容肃卓夫妻带来任何喜悦之情。
  如果不是容昕突然晕厥,容肃卓跟妻子怕是要过很久才会发现这个问题,而等到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会引发什么后果。
  容昕醒过来后对小儿子异常的关注令容肃卓夫妻胆战心惊,完全不敢让两个孩子单独呆在一起。
  到家后,容昕跟容肃卓打了个招呼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房间内熟悉又陌生的陈设,容昕终于确定自己是真的回到了过去,不是幻觉,不是做梦,是真的……
  容昕记得自己今后十六年的人生,初中被称呼校草,高中被称呼学霸,大学时被称呼男神。
  每个称呼都是他周边人对他优秀的肯定。
  然而,容昕的心底却有个永远不能触碰的禁忌。
  他从小就很聪明,因此也想得很多。
  小学升初中后,他这个集万千宠爱近十三年的独子,突然有了个比他更受重视的弟弟。
  十三岁左右的少年人本就是最叛逆的时期,哪怕容昕自认聪慧早熟,也逃不过这个叛逆期。
  但别人家的孩子叛逆期,恐怕远没有他做的丧心病狂。
  缓缓抬起自己的手,少年时期的自己手比成年时要小一些,然而就是这双手,亲手抱起自己未满三个月的弟弟,将他从九楼的阳台扔了下去,当场死亡。
  哪怕跨越了十六年的时光,他依然清晰的记得那段时间的所有事情,因为弟弟失去父母的关注而心生嫉恨,因为邻居们调侃父母有了弟弟就再不会像从前那样毫无保留的关心爱护他,他本身是不会信那些话的,可父母确确实实对弟弟十分关注甚至经常性的忽略他,他怒火冲头,就将未满三个月的弟弟从九楼阳台扔了下去。
  惨剧发生后,容昕的母亲当场崩溃昏厥,容父容肃卓得知周围邻居对容昕说过的那些话,失去理智的对那些长舌妇破口大骂,再也没有往日的优雅从容,失去了小儿子,容父不想再失去大儿子,就把这件事压了下来,但压下来就不代表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随着年龄的增长,容昕越来越清晰的记得他做的那件丧心病狂的弑弟举动。
  那成了伴随容昕那之后十六年的阴影。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母亲用那种震惊错愕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那双曾经充满了慈爱的目光自弟弟死后,慢慢变得尖锐、冰冷、憎恨和嫌恶,尤其在第二个弟弟诞生之后,母亲直接提出让他住校的要求,隔离他跟弟弟的相处。
  父亲虽然也说不会怪自己,但有时候看见弟弟照片的时候,也会用一种深沉而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
  第二个弟弟长大之后听说他以前做过的事情,也用那种异样的眼光看他。
  他就像被整个家隔离了,孤独、冰冷笼罩了他之后的整整十六年时光。
  不管在外如何风光霁月,容昕的心依旧被玄冰层层包裹,得不到丝毫温暖,尤其容母用那种惊恐的目光隔离他跟小弟相处的时候。
  后来大学毕业,父母要为他介绍对象,他自爆天生喜欢男人,然后就离开了容家独自生活。
  从他离开容家后,容家就好似没了他这个大儿子一样……
  缓缓闭上眼,心间的酸涩刺痛让他深刻的意识到,他回来了,但是……回来了又如何?
  回来了,所有的人都没有改变,唯独他改变了,那又怎么样呢?
  就算这次他不会重蹈覆辙的弑弟,可十六年的时光,从少年到青少年,青少年到青年,那么多年的时光就可以因为重生两个字而一夜之间烟消云散吗?
  他做不到!
  他已经做不到跟家人相处了,重生前他已经有五年多没见过父母了,说他做不到,不如说他不知道怎么跟父母相处。
  所以他才做出离开这个家独自寄宿的决定,反正……没了他,还有弟弟不是吗?
  一周过后,海大附属中学正式开学,容昕不管母亲怎么阻拦,依旧固执己见的要寄宿。
  拗不过固执的儿子,容母跟容父只好帮儿子收拾东西去学校。
  弟弟还是新生儿不能受风,所以容母依旧留在家里照顾未满三月的弟弟。
  容昕也没管容母到底要不要去送他,头也不回的上了车,到学校整理好宿舍的床铺,学校宿舍是四人一间,上床下桌,容昕选了靠窗的床铺,这里空气流通好,采光也好。
  东西放下之后容昕就让容肃卓赶去上班,言明他自己就能整理。
  看着越来越疏离淡漠的儿子,容肃卓开始严肃的思考跟妻子再要一个儿子是不是错误的决定。
  目送容肃卓离开,容昕整理好自己的床铺,然后躺在床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
  他有点茫然,重生毫无预兆,他就这么突然回来了,猝不及防,虽然有了改变过去的机会,但是……容昕觉得没有任何意义。
  自爆性向后独居的那五年,他如果想要让自己过得很好,以他的学历和才能,无疑能保证自己生活优渥,但是他却选择了一条丧心病狂的路走到黑。
  他加入了帝都的地下势力,他害过的人不少,心里有负罪感,但是他破罐子破摔,连弟弟都能杀死的他,害死那些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又有什么值得愧疚?
  三观重整的容昕就那么在地下势力混得风生水起,任谁看见他都得低头叫哥,除了那顶头的几位头子。
  重回过去对容昕来说不是悔改,而是重温过去最黑暗的时期,这种感觉对容昕来说十分不美好。
  他完全不想重温过去,哪怕过去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回过神来的容昕听到有脚步声,翻身坐起来就对上了门口衣着干净俊秀的少年,少年扫了容昕一眼,往宿舍里走两步,让身后跟他一起来的两个人快速的收拾行李。
  容昕挑眉,他前世,姑且算是前世吧,他前世没有寄宿,自然不知道这间宿舍里的舍友还有谁,不过面前这个俊秀的少年,很眼熟。
  那少年注意到容昕一直在看他,颈脖蔓延着诡异的粉红色,仰头看着床铺上坐着的容昕,“我是姚赋,你叫什么名字?”
  姚赋?
  容昕的眼底飞快掠过一丝惊讶,姚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在帝都混了五年,可以忘记国家领导人是谁,但却不会忘记跟他作对了整整五年的姚赋。
  该用什么关系来称呼他们呢……也许可以用官与匪?
  前世他在把弟弟摔死之后,容父因容母精神不稳定而选择了搬家,他也因此跟着转校,在开学不到两个月的时候。
  前世的这段时间他似乎一直陷入要不要弄死弟弟的复杂感情里,于是周遭同学有什么人完全没有注意,他遇见姚赋是在大学毕业他加入地下势力之后,所以才会第一眼看见少年版姚赋的时候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来。
  至于为什么姚赋在少年时期会跟他在同一所学校读书这件事……他当初根本就没花费精力去跟同学们相处,以至于后来剧变搬家转校他对海大附属中学的同学们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过能在这里遇上少年时期的姚赋,感觉并不坏。
  飞快收拾好刚才紊乱片刻的心神,容昕脸上一如既往的挂着疏淡的微笑,“容昕。很高兴认识你。”
  也许他找到重生到过去之后的意义所在了。
  前世他就挺喜欢正直充满了正能量的姚赋,也许是因为姚赋身上充满了他身上没有的和得不到的光,他对这个人很憧憬,很想藏起来只有自己能看见。
  重生了快半个月,这也许是他唯一感到有兴趣的事物。
  前世站在对立面他得不到姚赋,今生重新开始,他就不信得不到姚赋。
  姚赋莫名觉得床铺上坐着的少年笑得让他背脊发凉,但又感觉不到丝毫恶意,只能勉强的挂着笑容应付下来。
  跟姚赋闲聊了一会儿,容昕意外的发现少年时期的姚赋居然这么单纯可爱,纯洁的像一张白纸。
  他很想染污这个人,怎么办?
 
  ☆、煎熬[修]
 
  “少爷,东西已经全部整理好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打电话通知管家就好,我们会尽快把少爷需要的东西送来。”帮姚赋整理好行礼的女人站直了身体对姚赋说道。
  “我知道,你们回去吧。”面对这两个佣人的时候,姚赋倒是没有在容昕面前的腼腆,很自然的吩咐了一声打发人离开。
  容昕眼底闪烁着光芒,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确定面前这个人真的是姚赋。
  他就说那个跟他说几句话都局促腼腆的人,怎么可能是他记忆里冷酷正直不讲情面的姚赋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