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冒牌货 作者:hellrabbit

字体:[ ]

 
 
文案
 
骑士队长变成妹子了。。。还遇到了心仪的男人。。。
 
内容标签:性别转换 奇幻魔幻 骑士与剑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赫利雷特/西斯 
 
 
 
    上篇:骑士落难
    
    第1章 CHAPTER1
    
    当西斯从剧烈的头痛中醒来的时候,一双蓝色的眼睛出现在了他面前,眼睛的主人看到他醒来,凑过来吻了吻他的额头,然后就撑起身子从凌乱的毯子里爬了起来。
    在那一瞬间,西斯有点儿断片,他直愣愣地看着那男人精瘦白皙的果体,好一会儿才找到了自己的理智。
    下一秒,他就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那是一双比记忆里要小巧得多的手,没什么茧子,指甲饱满圆润,看上去更像一个……女人的,而不是男人的手。
    “怎么了?”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那男人早已穿好了衣服,语气冰冷地询问仍旧躺在地上的人。
    “我…”西斯张嘴,却发出了纤细柔软的声音,嗓音里还带着嘶哑,他感觉嘴唇有点发痛,摸了一下,看到了血,“嘶!”
    那高个子的黑发男人在他面前蹲下,蓝色的眼睛好像深海里的宝石,“对不起。”他说着看了看对方嘴角的血渍,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塞到他手里,“抹点这个,止血。”然后就起身去收拾东西了。
    西斯本应该道谢,但看着对方穿着漆黑斗篷的背影却又把话咽进了喉咙里。他打开盖子,挖了点药膏,胡乱地往嘴唇上抹了两下,然后就从地上找到自己被扯得破破烂烂的衣服穿上。
    男人看到他站立起来,以为他要走了,沉默着。但西斯却从地上捡起那张毯子,递给男人,语气里带着不容拒绝:“带我走!”
    黑发的男人没有接过毯子,眼神复杂,西斯有那么一瞬间甚至在他眼里看到了杀意,现在的西斯没有与之对抗的能力,抓着毯子的手也开始颤动,他祈祷着伟大的神能够让他看在……昨晚的份上心软,却又觉得这对于一个流浪的骑士来说并不算是一个划算的交易。
    男人接过毯子卷好,捆到马鞍上,然后看着衣不蔽体的西斯,用低沉的嗓音问:“你是谁?你要去哪里?”
    西斯看着对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眼睛,用佯装的颤抖声音说:“我是莫辛克族的混血儿,我叫…塞茜,我的父母让我嫁给族里的莽夫,我不愿意,就逃了出来,结果遇到了歹徒,把我卖到了技院。”
    对面的人沉默地听着他编造的故事,也不知相信了多少,但柔弱女人的话总是能够加大事情的可信度,更何况对象是这样一个孤独的流浪骑士呢?
    男人看着他,说:“我之前并不知道你是…处/女…”他眨了一下眼睛,“因为你在那样的地方,我也喝了点店里的东西,所以对你下手也没个轻重。”他向前走了一步,西斯却看到他的手神经质地在腰侧的剑柄上抚摸了两下,然后听到对方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着声音近乎带上了威胁,现在的西斯从心底开始为这种压倒性的雄性力量颤抖,但他还是握紧拳头,努力看着对方的眼睛:“我请求你带我去首都美维洛,我听说那里是一个平等开放的地方,人人都能够和平相处,我想去那里安家。”
    “那是一个很远的地方。”对方的话语里不知为何带着些恼怒。
    “那就把我带到镇子上,我也许能够想办法自己去!”西斯说。
    对方想了想,点点头,解开自己的斗篷,递给西斯:“衣服…破了。”
    西斯这才愣了一下,低头看到自己果露的胸前,连忙把那还带着温热的斗篷批到了身上。
    他看着对方身姿矫健地跨上那匹高大的骏马,握紧拳头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些把他变成雌性的人,等他找到了他们,他绝对会把他们的脑袋砍下来!
    就在西斯咬牙切齿的时候,男人远远地对他说:“我的名字叫赫利雷特,我不是一个很有耐性的人。”
    西斯连忙向他跑了过去。
    
    第2章 CHAPTER2
    
    西斯一开始想坐在赫利雷特身后,但男人却对他说不喜欢有人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西斯努力爬到他的前面坐好,觉得他是一个怪人。
    虽然男人牵起缰绳的时候好像把西斯环抱在胸前,但西斯却觉得他并没有这样浪漫体贴的想法。他低下头看着赫利雷特苍白纤长的双手,那上面布满伤痕,甚至在食指上还有一个像是什么东西留下的咬痕。
    啊!是昨晚他咬的!暧昧激烈的夜晚的记忆在脑子里闪现了一下,他记得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试图捂住他的嘴,告诉他要控制住声音,而西斯却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一口就咬住了唇边的那两根手指!
    渐渐的清晰的回忆让西斯有点耳朵发烫,他甚至觉得应该找个机会杀了这个骑士,但他现在还手无寸铁,真正伤害他的人还逍遥法外。
    这几天是莫辛克族的交培期,实际上很多种族都在春季交培,着是自然女神的召唤。莫辛克族是一支古老的种族,有学者甚至将他们的血缘追溯到大地神创世之际,这个种族一直深居简出与世无争,也许是起源过于古老,他们很难繁育出后代,因为莫辛克族的雌性出生数量仅为雄性的十分之一,而且十分容易夭折,成长期后甚至更加稀少,因此,在很久以前来到交培期时,族群的长老就会向自然女神克拉娜雅祭祀,祈求族群的繁荣昌盛。在克拉娜雅还显灵的世代,她给了莫辛克族一股适应生存的力量,那就是每到交培期,不够强大的雄性在嗅到强大雄性的气味后,会转变为雌性,以此来繁育后代。
    西斯觉得这就是女神克拉娜雅的恶作剧!他觉得没有哪个雄性愿意变成雌性来为族群做牺牲的!他的父亲就是个找不到老婆的雄性莫辛克族,因为身强力壮才骗了个人类的老婆生下了他,西斯一直回避自己莫辛克族的身份,因为他体内的血液会让他有变成雌性的潜质,他从小就非常努力地锻炼自己,以防遇到雄性时会发生转变。
    但那阴险的加尔林!觊觎着他位置的副队长,不知从哪里找到的提炼过的雄性信息素,让西斯这样强大的雄性莫辛克族在一夜之间变成了雌性!还手舞足蹈地笑着说原来这是真的!即使变成了雌性,西斯仍然放倒了加尔林,好吧,他只有力气踹了他下半身,然后连夜逃出了驻扎地,结果路上遇到了骗子,说好收了钱给他住一晚,结果把他弄晕后卖到了游牧民族的技院!
    昨晚发晴期的身不由己还历历在目,好像一万只蚂蚁爬到了身上,下/腹有火在燃烧,那些歹人根本不用药物就能够让他主动爬上任何雄性的身上去,他们把他关在帐篷里,塞进来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年轻骑士,然后就…
    那事儿完了后,西斯疼得不行,喊得跟杀猪一样,大家都嫌弃他吵,把他和骑士扔了出去。后半夜,骑士酒醒了,想起了前半夜的奇怪经历,叫醒了西斯,但西斯醒来后就又开始发晴,不由自主地缠着身边唯一的雄性,把二十几年的脸面都抛到身后去了。或许赫利雷特觉得和他做的滋味还不错,就又做了好几次,直到天亮。
    这一夜的荒唐后两人都有点后悔,甚至现在都在想着要不要把对方杀人灭口,但那其中妙不可言的滋味和疲惫的身心却干扰了理智的运转,其实这种事情本来也没有那么多所以然,两人也都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他们现在想的就是怎样甩掉对方,所以一直走到镇子上,两人都没怎么搭话。
    
    第3章 CHAPTER3
    
    很快就到了最近的镇子,赫利雷特看着带了一路的女人,表情复杂。不等对方催赶,西斯就识趣地表示自己可以单独离开了,骑士点了点头,牵着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说没有失落是骗人的,看着那渐渐消失的黑色背影,西斯觉得此人真是拔吊无情。
    镇子上有很多人,各种奇奇怪怪的种族都有,因此大家也就对这个披着黑斗篷的金发女人见怪不怪了。
    他走了很久,又累又饿,昨天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让他现在双腿都有点儿打颤。他停靠在一个简易的手工艺人搭建的棚子旁边,让自己的脚能够歇一会儿。
    身后传来了一个热情的声音:“小姐!买首饰吗?我这里的首饰可是纯银的!周围可没有这么好的成色啊!”
    西斯转过身子,看到了一个橘色头发的女孩,女孩拿起摊子上的一个手镯就往他手腕上套,“您看!跟您纤细的手腕多么得配啊!”
    雕花镶矿石的装饰品让西斯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甩开女孩的手,把手镯从手腕上捋了下来还给女孩:“我不喜欢首饰!”
    “哎呀!哪有姑娘家不戴首饰的!这个不贵的,我给您便宜点儿!”女孩说。
    西斯摆手,问女孩:“你知道怎样去首都吗?现在有去首都的商队或者其他什么的吗?”
    “不知道,”女孩瞪着他,“你又不买我的东西,我不知道!”
    对话似乎无法进行下去,西斯愤愤地说:“我去其他地方问吧!”
    “穷鬼!丑女人!”女孩在他身后咒骂着他浪费了自己的时间。
    西斯早料到这些小商小贩唯利是图,因为饥饿与疲惫,他有些体力不支,来到了一个阴凉的马棚旁,他舀了点儿水喝,又看着马厩食槽里的粗麦子咽了咽口水。
    或许他可以乘主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吃点儿而不被发现,想到这里,他往周围看了看,顺手抓了一把麦子放到嘴里嚼了起来。他也不是没有吃过更糟的东西,从前行军的时候,即使发霉的食物也难不倒他的胃,现在这个情况并没有更糟。
    就在他把下颚嚼的发酸的时候,几个结伴而行的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对着他大喝一声,抓住了他偷饲料的手腕。
    “小偷!”那高大的男人对他吼道。
    西斯看着对方强壮的身躯,竟产生了一丝畏惧,要是在从前,他根本不会把这样的杂碎放在眼里,但手腕上的力量不是他所能抗衡的,要是发生冲突,自己一定会受伤的。
    西斯转念一想,一个男人也不会当众去打女人,看对方一群人好像要离开这里,这也许正是一个好机会。
    于是西斯开始摆出可怜的姿态,求他们饶了他,说自己饿得实在没有办法了,希望他们理解。
    这些人也并没有想让这样的小事耽误行程,很快放开了西斯,这群人里有男有女,西斯觉得他们可能并不是坏人,于是问他们要去哪里。
    “去北方!”像是领头的男人说。
    北方正是首都的方向,西斯觉得自己幸运极了,祈求加入他们,并表示到了首都一定会让家人重谢他们,在旅程中也可以帮他们的忙。
    “我们可不会白白地带一个人分享我们的食物。”那大个子的男人挑着眉毛说。
    西斯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那是骑士忘记带走的药膏,他把盒子递给男人,说:“这个可以吗?”
    男人把东西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略微惊讶地看着西斯:“这是个好东西。”
    “那就好了,我用这个跟你们交换,”西斯说,“这是很贵的东西,就当做我的旅费好了!我一个女人也吃不了多少东西,还可以帮你们做事,这是一笔划算的交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