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HP那个红头发的救世主 作者:熙爷

字体:[ ]

 
 
 
文案
呵,呵……似乎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呢……但是无论怎么说,用一根小树枝战斗也太……令人不安了吧?就不怕一不小心折断了吗?
咦,这里居然没有类似天空竞技场这样的地方?那不是少了很多乐趣了嘛!不开心……
诶,这是什么?小巫师的家?嗯哼~充满了小果实的地方吗?真是……太好了~
霍格沃茨,嗯哼哼~
注意:
1.主角三观不正+无节操+变态
2.一大堆人都会被玩坏【比如,校长,教授,魔王……】
3.CP暂时不明,但主角不会是受
4.可能会有乱入,以及崩坏
 
 
 
主角是西索,按照作者的理解来写的,当然也有所改动,如果没看过猎人可以当做原创主角来看。
以及,作者认为西索在猎人里面绝对是好人啊,看他对待小杰那帮人,简直不能再爱护【泥垢——】好吧那是在养果实……
任何与事实不符的部分仅作剧情需要,本文中的任何观点只代表作者自己,或者也是剧情需要,不喜勿喷。
人物OOC和剧情BUG在所难免,发现了可以温柔提出作者也会尽量改正,当然实在改不了的(如涉及剧情等)也没办法。
作者不是玻璃心但也不喜欢被人骂,如果有语气过分的评论被作者删掉了请不要问为什么。
 
 
 
内容标签:HP 猎人 西方罗曼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索(夏利·波特) ┃ 配角:伊尔迷,德拉科,布雷斯,肖恩,乔舒亚,伏地魔等HP众 ┃ 其它:主攻,另一个救世主  
 
 
 
 
  第一章
 
  “你答应过我的,邓布利多!你答应过我会保护她,保护她的生命!”西弗勒斯·斯内普双手撑在桌上,神情激愤地看向面前的白胡子老巫师,“可是现在,现在……她死了,你竟然任由她死了!”
  “西弗勒斯,我的孩子,”邓布利多叹了一口气,蔚蓝色的眼眸里透出一股慈祥而温和的光芒,“莉莉很勇敢,她是为了救她的孩子而死的。我们应该庆幸,她还留下了两个孩子,不是吗?”
  “莉莉死了。”斯内普的气息十分不稳,很显然,这个黑发的男人正处于深深的痛苦之中,“两个波特家的小崽子活了下来……你以为这是我想要的吗?”
  “哦,西弗勒斯,你要明白,他们不仅仅是‘波特’,同样也是莉莉的孩子。”邓布利多安抚地说,“小哈利有一双碧绿的眼睛,小夏利有一头红色的短发……和莉莉一模一样。我希望你能够保护他们,西弗勒斯,我们都知道他并没有死。”
  斯内普嘴唇抖动了一下,仿佛在无声地抗议这什么,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我会的,邓布利多。我会尽我最大可能地保护他们——那两个波特家的小崽子,魔法界的双生救世主。而你,邓布利多,我希望你能够答应我,你保证,让那两个小崽子平安的活下来!”
  “我会把他们送到莉莉的姐姐家,他们会很安全地长大。”邓布利多说,似乎看出了斯内普的不信任,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我保证。”
  ……
  西索正在经历一件很有趣的事。
  那天,他正在和库洛洛战斗,一对一的,非常正式的战斗。好不容易解决了库洛洛身上封锁念力的东西,西索也得到了相应的报酬——与库洛洛战斗的机会,他兴奋得寒毛都竖起来了,完全控制不住地发出了阵阵诡异的笑声。
  库洛洛是个美味的大果实,念力强大,战斗经验丰富,西索越打越兴奋,觉得自己这么长久以来的忍耐完全是物有所值的——嗯,甚至是物超所值也说不定。总而言之,他打得很尽兴。他们两个应该算是差不多的实力,但是由于库洛洛被旅团束缚着——尽管他自己不那么认为,但西索心里清楚——西索却是完全无所畏惧的战斗疯子,所以,真的打起来还是西索更胜一筹。
  这很正常,西索想,魔术师是无所不能的,没有人能够打败他,就算是幻影旅团的团长、大名鼎鼎的强盗头子库洛洛·鲁西鲁也一样。很好,养了这么久的大果实,是时候收获成果了!再也没有比这更棒的事情了~
  正当西索这么想着的时候,已经受了颇重的伤的库洛洛——当然他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就是了,如你所知,西索比库洛洛强得很有限——打开了那本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念能力的盗贼的极意,发动了其中一个念能力。西索不知道那是什么,他本能的想要避开那团白光,却被光芒整个包裹住。
  然后,西索就失去了意识,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成了眼下这副光景——红头发,寄养在姨妈家,有一个异卵双胞胎的哥哥,嗯,现年五岁。哦,还有那个奇怪的名字,夏利·波特。西索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有姓,还是“波特”这种一点也不霸气的姓。他还不如和小伊姓揍敌客呢!
  “夏利,快点来做早餐!”楼下响起了一个尖利的女声,按照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来看,声音的主人正是他的姨妈,佩妮。
  噢,显然他还忘了进一步的说明了。夏利·波特,寄养在姨妈家的孤儿,住在小阁楼,饱受虐待的小可怜。但是,比起哥哥哈利来说,应该还算不错,要知道哈利住的地方可是楼梯间下的碗橱。两人的不同待遇,也有可能是哈利是黑头发,而他,是红头发的原因。毕竟佩妮姨妈是红头发的,这么说来自己比较像妈妈,而“哥哥”比较像爸爸?
  噢,爸爸妈妈哥哥……真是新奇的东西。
  西索一边想着,一边顺着楼梯下了楼:“是是,我来了。”
  在厨房里煎着荷包蛋,西索脑子里却在盘算着怎么不着痕迹的离开这里。他可不是任人欺负帮人干家务活的乖小孩,一旦惹得他不高兴了,他是肯定会杀人的。根据记忆来看,这显然是一个和平的杀人犯法的社会,而他,或者说夏利·波特,也没有类似猎人证的杀人免责凭证。所以,他暂时还不能杀人。
  将煎好的荷包蛋端饭桌子上,西索默默地开始吃饭,同时在脑子里挖掘着记忆中的任何有用之处。这时候,他的弗农姨父——一个肥胖的,拥有紫棠色脸孔的男人开始说话了。
  “今天我们要带达力去游乐园,你们两个也要跟去,我可不想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被弄得一团糟!”他的脸色很难看,显然他并不喜欢这两个寄养在自己家的侄子,“你们给我听好了,在游乐园的时候不准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明白吗?!”
  西索听到弗农的话,眨了眨眼睛——游乐场?似乎,人很多的样子?所以,应该很容易走丢吧……嗯哼,真是太好了呐~
  于是,当徳思礼一家带着哈利准备回家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夏利·波特走丢了。
  那么,离开了徳思礼家的西索,又去干什么了呢?
  众所周知,猎人世界的三大美色之中,伊尔迷是杀手,库洛洛是盗贼,西索这个战斗狂人貌似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职业。可是,西索却和伊尔迷还有库洛洛一样,都很有钱——甚至,他还是伊尔迷的人形取款机。如果要问西索的钱是哪来的,他一定会带着诡异的笑容回答你——从天空竞技场赢来的。但事实上,西索从天空竞技场赢的钱只能算是他资产中的零头,西索如此富裕的真正原因,在于他可以随时随地“造钱”——随便一张纸,用轻薄的假相变成钱的模样,存入普通人的银行里,就能让他卡里的钱多起来。所以,西索永远都不会缺钱,除非开银行的全都成了念能力者,当然了,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来到了异世界、目前对这里一无所知的西索依然没有认真赚钱的打算,按照记忆里的英镑的样子造出了一大堆纸币后,西索走进了一家银行。虽然他的样子——五岁的小男孩——给他开账户存钱的举动增添了一点小麻烦,但是这点小麻烦很快就被解决了——“是我爸爸让我来的,爸爸说我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办事情了~”
  噢,是的,一个长相可爱又聪明懂事的小男孩总是能够获得别人的喜欢。西索记得自己小时候常常用这副嘴脸问别人要口香糖吃,而基本上他都可以得到满足。
  “那么,可爱的小先生,请问你的姓名是?”
  “西索,西索·揍敌客。”
  是的,最终西索还是用了揍敌客的姓氏。西索自己没有姓,认识的人里面也就只有伊尔迷、库洛洛还有刺猬头小鬼有个正儿八经的姓氏——当然,还有一些人西索知道他们的姓名却不承认他认识他们——西索·鲁西鲁听起来很奇怪,他也不可能和小杰姓富力士,所以,想来想去只有揍敌客最适合他了。
  “嗯,揍敌客小先生,卡里一共是二十七万,请收好!”
  揣着新办的□□,西索找了家酒店度过了来到异世的第一个晚上。他决定第二天一早去找找类似天空竞技场的地方,大概要去黑色地带转转,因为夏利·波特的记忆里并没有这种格斗家的天堂。如果这个世界没有这种地方的话,他会很困扰的。因为,不能够经常跟强大的对手战斗的魔术师可是会极度黑化的,虽然说五岁的身体让他的战斗欲望有所消减,但是看在扑克牌的份上,果农可不能没有美味的果实啊!
  当然,西索不会想到,当他发现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念能力者的时候,自己心中会是什么感想。因为,在此之前,西索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到了一个什么地方。
 
  第二章
 
  六年后。
  清晨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玻璃照进屋里,撒下点点温暖的光晕。拥有一头张扬的火红色短发的男孩躺在米黄色的布艺沙发床上,微眯着那双金黄色的狭长双眼,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慵懒。
  他就是西索,在异世界的六年无可避免地让他变得懒散了许多。他锋锐依旧,却不像六年前那样,或者说,在原本的世界那样一阵子不来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就会浑身不舒服。最不舒服的一段日子已经过去了,现在也不过是习惯了这种安逸的生活罢了。
  噢,不,其实严格说来,也并不能算是真正安逸。他现在是一个在业界非常有名的雇佣兵,代号“魔术师”,时不时的因为所谓任务而深入战火所在之处。当然,如果不是这样,或许他根本忍受不了无法和强敌对战的痛苦吧!
  这一套带着花园和游泳池的别墅是他的私产之一,周围住着的也都是一些身价几十亿的富豪。噢,是的,典型的富人区。西索如今已经有二十七亿存款了,说实话六年才加五个零让他有些略微的不满,要知道西索在原本的世界里可是一个拥有一张数不清零的存款的□□的顶级富豪,被伊尔迷当做“移动取款机”的存在,虽说这个世界没有伊尔迷时不时的剥削他,但只拥有这点存款还是让他不大高兴。嘛,尽管他拥有随时可以“造钱”的技能,但是总是用轻薄的假面一张一张的造钱也是一件挺麻烦的事情。
  “嗯哼~”轻轻哼鸣了一声,西索在日光中睁开了眼睛,然后,那双金黄的眼瞳中迅速闪过一丝杀意——有什么东西跑进来了呢……
  扑棱扑棱……
  是鸟类扇动翅膀的声音。
  从沙发上坐起身,食指和中指间不知怎么的多了一张薄薄的扑克牌,然后,手一扬,扑克牌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将入侵的鸟类动物钉在了墙上。
  这是一只褐色的谷仓猫头鹰,天知道这种昼伏夜出的动物怎么会在大清早飞到他家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