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安阳在异世 作者:小呆橙(上)

字体:[ ]

文案
 
开饭馆,置宅子,斗极品,护夫郎
天大地大,媳妇儿最大
宝宝你靠后站,别挡着阿爹抱媳妇儿,不然明天没有点心吃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阳,木清 ┃ 配角:柳牧然,齐豫 ┃ 其它:主攻
 
 
 
 
 
☆、第1章 穿越异世
 
“唔,这是哪儿里?不就是出去买个花雕酒做菜,怎么一醒来全变样了!”安阳四处打量着这个有些破旧简陋的屋子。一张瘸了腿的八仙桌,两条小板凳,再有就是身下的大木床了。
    想起来了,下楼时一个不注意踩空了台阶。看房间的布置,不会这么巧,赶上了穿越大军吧!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况且原来的世界也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留恋的了。自己打小就是孤儿,十五岁便到饭馆的后厨做帮工,几年下来也学了不少的手艺,养活自己是没问题的。安阳从床上蹦下来,四处观察房屋的构造,发现除了卧室,堂屋,还有一间小厨房,缸里有一些糙米,角落里堆着一点豆子和玉米,还有一小罐的油和一小布袋的盐。除此之外,简直不要再干净,看来这个家着实不富裕。出了房门,安阳向院子里走去,发现了一口井,才想起来看看现在是个什么样子!还好,还好,与原来的自己有八分相似,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刚毅的面容,还是内敛帅哥一枚嘛。就是瘦了些,也是,生活条件不好,吃不饱,怎么长肉呢!
    安阳捏了捏有些瘦的胳膊,叹了口气,也只能慢慢养了。
    刚醒来时,安阳只顾着打量周围的环境,却忘了现在的处境,对原主的身份与现在的时代一无所知,正当安阳无措时,脑袋突地像要爆炸一样,钻心的疼,接着大量信息涌入脑海,两盏茶过后,安阳缓过神来,才知晓原主也叫安阳,年十八,幼年便失了阿爹阿么。想到这,安阳抹了抹额上的汗,惊叹造物主的神奇。
    原是这个世界并没有女人,只有男人,而男人又分为哥儿与小子,哥儿额上有一点印记,比较瘦弱,担任生育子嗣的职责,而小子比较结实,担负起养家糊口的重任。哥儿额头上印记的颜色代表着生育能力,颜色越深,孕育子嗣的能力越强。想到这安阳抹了抹额头,幸亏原身是个汉子,而且安阳本身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再加上长到这么大也没有遇到过心动的人,所以也只是惊叹了一会儿造物主的神奇,便也从心底接受了。对他而言,伴侣是男是女不重要,只要合眼缘便够了,而且不用被压再好不过了。拜网络小说所赐,这方面安阳还是了解的。
    咕咕咕,安阳摸着肚子,从醒来到现在已经快正午了,早饭还未吃,怪不得现在这么饿。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院子里种着一些青菜。安阳从菜园子摘了些黄瓜,,又拔了两根茄子。在院子的水井旁冲洗干净,回到厨房,拿出厨房里仅有的一把菜刀,用刀背将黄瓜拍开,准备做一个简单的凉菜。拿出一瓣蒜,将其细细剁碎,放进斩断的黄瓜中,淋上点香醋,撒上盐,没办法,家里的调料只有这些了,搅拌均匀,虽然调料不足,但古代水好,土好,空气也好,不施化肥,是真正的绿色蔬菜,吃起来原汁原味,很是美味。
    点上土灶锅,也亏得安阳自小便独立,学了做菜后,接触的锅灶不少,才将这大柴锅点燃。淘了一些糙米,焖上,烧起火来,不一会儿传出了阵阵米香。熄了火,安阳将饭菜端上八仙桌,坐在炕边,吃了起来。吃完饭后,将锅灶碗碟涮洗干净,安阳盘算起现在的生活。
    很显然,这个家现在家徒四壁,原先也是有过好光景的。可在原主七岁时,阿爹去镇上打工伤了身体,落下病根,买药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还是没能留住阿爹的命。原主的阿么与阿爹自小便是青梅竹马,感情深厚的很,阿爹去后没多久,阿么忧思过重也跟着去了,只剩下了小小的七岁孩童独自生活。原主的阿么出身于一富户人家,也是小有资产的,再加上只有阿么一个孩子,陪嫁嫁妆也有不少,六亩的上好水田,一匣子上好的首饰,可治病与置办爹么的后事,已经花费了七七八八,只剩下了一支金嵌玉的梅花簪,是留给原主娶郎生子,作为传家宝传给儿夫郎的。
    失了爹么,又没有其他亲人在世,原主与安阳一样成了孤儿。没了亲人,但李阿嬷与自家阿么是手帕交,又及为喜欢原主,便从旁一直照顾着,不然当时一个七岁稚儿如何长到十八岁。虽然身体瘦弱,但好歹也是顺遂长大成年了。对了,这里与现代不同,小子十六岁成年,而哥儿则要更早,十四岁便已成年。原主由于家境贫寒,至今尚未娶亲。
    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该村名为上安村。村长姓安,名虎,爽朗直正。不然也不会一当便是二十年。而这李嬷嬷便是村长的夫郎了。村长家里在村里是数得上的,所以才有能力一直接济原主,直到其长大成年能够养活自己。
    安阳理了理思绪,大致了解了现在的状况。今是武朝元年,新帝即位,大赦天下,广施恩泽,减免了二成赋税,因而村里的人欢欣鼓舞,喜不自禁。原主也被李阿嬷叫去家里庆祝,饮了一两酒,回到家便人事不省。第二天安阳变成了安阳。
    简单的吃过晚饭,安阳便琢磨了起来,家里的粮食所剩无几,而手上的铜板也只剩几百文了。虽说有支金钗,但那是传家的宝贝,动不得。看来要进山看看了。
    也亏得原主和山脚旁住的猎户方大叔学过两手,还算有些身手。这方大叔不是别人,正是原主阿爹的异性兄弟,对原主是十二分的喜爱,家里只有一个小哥儿,便将这通身的本事传给了原主。也是即使李阿嬷家再怎么接济,也是有限的,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原主靠着打猎也减轻了不少生存压力。到底小时候饿着了,伤了些底子,是以有些瘦削。
    第二天早上简单的吃了早饭,安阳便提着堂屋墙上挂的弓箭,背着竹篓进了山。别看这个村子不大,可山不小,野物山珍也着实有些。安阳边走边将地上的鸡腿菇,平菇采下放进背篓。走了两步,听见了一些响动,放慢脚步,安阳扒开前面的灌木丛,发现了一只雪白的兔子,正吭哧吭哧的吃草。提起弓箭,安阳射了过去,还别说,这十年真不是白练的,一下便中了目标。提起大白兔放入篓中,安阳又往前走去。似乎今天老天爷格外垂青安阳,这不他发现了一只正在孵蛋的野鸡。安阳从后面袭击,抓住野鸡的翅膀,用绳子绑起来,把那十几只蛋也收入囊中。今天收获差不多了,设下几个陷阱,往回走时又发现了一丛野山椒,安阳欣喜地摘下,大步回了家。
    回到家中将兔子皮剥下,硝制好,挂在墙上风干,把兔肉切成块,用葱、姜、蒜、醋、酱油腌制好,放入柴锅加入角落里找到的洋芋蛋,也就是土豆,一起炖煮,不一会就飘出了诱人的香气,因为洋芋蛋放得多,安阳便没有做糙米饭,就着兔肉洋芋吃了起来。
    吃过晚饭,正是夏日,只打了井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因着今天事情较多,进了趟山,难免有些困乏,安阳便熄了烛火睡下了。
 
☆、第2章 亲事
 
次日一早,在公鸡的打鸣声中,安阳醒了,伸个懒腰,起身从井中打了盆水,洗了把脸,又把昨日剩下的兔肉热了热,早饭就这样解决了。收拾好碗筷,想起昨日带回来的野鸡,安阳动手在院子的西边角落,简单的用草搭了个鸡窝。又把家里的一些小木头劈成木板,搭了一个小栅栏。剪掉翅膀,把野鸡安顿好,日光正好,也亏得安阳前世不是什么富家大少,知道怎样分辨鸡蛋是否受精,检出了八个受过精的放在鸡窝,让野鸡孵化,蛋生鸡,鸡生蛋,也就不愁没有肉吃了。
    想起现在的处境,房屋摇摇欲坠,破败不堪,原主也没有多少家底,手头的钱只有几百文,现在最重要的是,摆脱现在的窘况,起码要把肚子先填饱了,把身体调养调养,再把身上这几年未换的补丁衣服换一换,即使是最粗糙的布料也好。
    因为阿爹阿么的病以及相继离世,家里的田地都卖了出去,现在只靠安阳上山打猎,种点菜勉强维持生计。作为农民,最为看重的自然是土地。有了田便有了生存的底气。所以攒钱买几亩地势在必行。现在说这些还太早,还是先解决肚子的温饱问题再说吧。
    咚咚咚“安小子,在家吗?”
    安阳丢开思虑,现在这个时辰,也不知道是谁。理了理衣服,静下心,忙应了一声“在的”,便一路小跑去开门。
    打开院门,便瞧见了一位穿着红布衣服,耳边也别着一朵大红花的中年阿嬷立在门外,见安阳出来,便立即笑了起来,大声的说:“安小子,这可是天大的福分呢,府衙替你官配了一位夫郎,虽说是官配,可人家可是镇上官家的木清小哥儿,贤淑知礼,可不是咱们这乡野哥儿比得上的,你呀,就等着一个月后娶娇郎吧!”
    还没等安阳反应过来,那中年阿嬷便一边笑着一边走了。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这里的小子若十八岁还未成婚,便要由官府官配一位夫郎,不得违抗,否则一律按刑犯处理,押入大牢,是以还从未出现过违抗命令的人。安阳不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况且他对伴侣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只要好好地一起过日子,安阳定会待他如一,终生不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相伴一生。
    这两日只顾着熟悉环境,还未拜访过对原主多有照顾的村长一家。村长的二儿子在外边做官,想必要了解一些。提上昨天采的一些蘑菇,放上了几个野鸡蛋,安阳趁着早上凉快,往村长家走去。
    一路上碰到了不少人,安阳依着记忆,一一打了招呼。“安小子,这是去哪儿?”一位扛着锄头的汉子笑着问。
    “刘叔,我去村长家串个门,没啥事”。
    “好好,去吧,刘叔我先去田里看看”。说着步履轻巧的走了。
    “好的,刘叔,您忙,小子先走了”。
    到了村长家门口,安阳喊了一声“安叔,小子来看您了”。话音还未落,只见一个眉目爽朗,健壮有力的汉子,一拳便打在了安阳的肩膀上,让他险些摔个趔趄。不等安阳回话,李阿嬷快步走了出来,双手拧住村长的腰间软肉,嗔到“你个混的,不知道安小子身子弱,受得住你那钢板似的拳头”接着便道“安小子,别理你安叔,快跟阿嬷进屋来”。安阳朝着村长看去,只见他呲牙咧嘴,好不逗笑。当即应了声,边笑边解释“安叔,小子这两天进了趟山,采了点东西,这不,给您拿过点来”,说着将篮子递给李阿嬷。
    李阿嬷当即黑了脸,“安小子,过来拿什么东西,这是你安叔家,又不是别人,这是拿你李阿嬷当外人呢!”安阳立即回道“阿嬷,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您自小看我长大,是最为亲近的人,从山上采的这点东西不值什么,只是我的一片孝心,您不必担心我的生活,家里还有许多”。李阿嬷听着当即红了眼,哽咽着“若水儿还在世,不知道多开心”。安虎劝着“哭什么,孩子大了,知道孝顺是好事,想必水儿他们夫夫泉下有知,有一个这么懂事的孩子,
    也会感到很欣慰”。
    安阳也帮着安叔劝慰李阿嬷,总算是把眼泪收住了。跟着安叔进了堂屋,刚坐下。李阿嬷便端来一碗绿豆汤,“安小子,尝尝这绿豆汤,阿嬷早上熬的,掉在井里,现在还凉丝丝的,快喝上两口解解暑”。端起白瓷碗,大喝一口,“阿嬷,这绿豆汤又甜又凉,在这夏日,尤其爽口,小子最喜欢您的手艺了”,李阿嬷听闻眉开眼笑“好喝呀,你就多喝点,李阿嬷这里呀,还有一大锅”。
    喝着绿豆汤,一边和安叔聊着这两天的事,一边想着今天早上的事儿。李阿嬷看着安阳有些心不在焉,又想起现在他家的状况,关切的问道“安小子,可是出了什么事儿,别藏在心里,说出来我和安叔给你出个主意”。安叔也拍了拍桌子,“安小子,别让叔着急,快点告诉叔出了啥事,可是受了委屈,别忧心,叔给你做主”!
    安阳听罢,叹了口气,说起今天早上遇到的事。等安阳说完,安叔拧着眉头,叹了口气“也是今年家里事情太多,我和你阿嬷没顾得上,把这么个茬给忘了”,接着又说道“到了十八,小子尚未成婚,由官府配夫郎,自古便是律令,一旦定下,便不可违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